当前位置: 首页
第249章 乞丐与宝藏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哭什么?没关系小意思,都好多年了不疼不痒的。”师哥安慰着小师弟楚离,太意外,太震惊了,如果在数不清的日月里痛恨那个臭女人让自己吃了这不死的药折磨自己受着万般的痛苦。可是能跟今日小师弟……没想到他居然能够重生。重生啊!

相逢,那所受的痛苦什么也不算,小师弟还是当初的小师弟还是那么单纯善良,通过他对待葛宇琪就可以看出来。

“师哥,我不会让你这样过以后的日子,我要治好你。我要你跟我一样意气风发。我要你跟以前一样英俊萧洒。来吧!师哥。不要这样看着我,不要怀疑我今日的能力。”

楚离肯定的对大师哥笑着,兴奋的笑着。眼睛里似乎已经看见站起身来的大师哥。

夜,空,没有月亮。像深海里被墨斗鱼所困。给人以恐慌的压力。

“四,我记得这前面不是葛家的园林吗?什么时候拆了什么也看不见。”

被称作四的中年***在葛家园林前方不远处的路灯下凝神看着不远处的斜对面,眼前氤氲的雾气中只看见隐约的轮廓,数条气脉不停的从里面往外钻…

慢慢的他脸色开始变得恐慌而惊讶:“不,这里好像被设下封禁,而且…好像……不确定…里面好像..似乎有魔气正在往外放出……。”他的修为很低相当于初级修为自然看不出葛家园林内的真实情况。可是即使如此以他的勤奋修为也能模糊的判断出这里被设置封禁。

这个城市能够被设下封禁的地方并不多而且必须要得到有关单位的允许。为什么这个原先是葛家园林的位置会被设下封禁。这要回去调查一下,如果上面没有答案,那么这就是个疑点………

每夜,自然门的秘案调查组都会派弟子在琼都市各个地方,尤其是在城市角落或是荒无人烟,豪宅别墅附近看视一番。今夜也不例外。

“得了吧你,你喝酒多了,这个位置可是葛家园林!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出来,就你那么多的好像,还似乎。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如果真的是封禁,视觉的效果可以改变外观,但实质上的触摸还是实质。

夜风仍然盘旋在园林的上空不肯离去。楚离释放的气息让空气显得更加浑厚。

“师哥布下这封禁是因为我吗?现在就不必了吧。”楚离一挥手就御下了这座园林的所有封禁。收敛了气息扶着师哥往屋内而去。别墅内莫雨龙若和葛宇琪已经安装好了电灯。只等楚离扶着师尊进屋。

一道道紫红光圈应接不暇的恢复着师哥的下肢,如今已经恢复完整,只是多年没有行走的师哥要重新学习行走,像小孩子一样步履慢慢……

“我说是你多想了吧,刚才那阵天太黑了,看我们走近了就看见别墅内有灯光是吧,还有这满园的树木历历在目哪 像你说的有什么封禁还有什么魔气,我看你喝多了,纯属瞎扯淡。走吧这地方也检查的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交差了,走吧。”那个年轻一点的男子扯着叫‘四’的中年男人往回走。但他总是带着疑惑的神情不住的回头看。最后,摔开另个男人的手跑到开始站着的路灯那儿……

“不!我觉得这栋别墅有问题,你看这儿是我们刚才的角度是吧,为什么刚才我们没有看见灯光呢?还有刚才为什么这座园林视觉不清晰呢?”

“四”指着葛家园林对那个稍为年轻一点的男人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说的也对哦,为什么刚才没有看见呢,切!你还当真的呢,也许刚才人家没有回来吗!所以没有灯光。这还不难解释吗?我看你就是多疑了。所有的一切不过就是刚才看着蒙蒙不清,现在看得清楚了而已,行了回去吧,这秋天夜里还挺冷的,走吧,就算你迷惑也要回去跟上面说是吧,总不能老站在这儿对吧!走走走……”

透过枝叶攀附的绿树枝藤的缝隙间,楚离看见中年人被同伴拖着拉走的背影,楚离的脸色冷若寒霜。一开始楚离就发现了他们只是想留他们一条生路所以御下所有的封禁收敛了激动澎湃的气息。可是这个细心的中年人始终怀疑这里。所以楚离心里顿时起了杀意。

他不允许有谁再次伤害自己的师兄,如果这个中年人上报这里的情况的话肯定会来调查,葛宇琪虽有一身的功夫可是不够沉敛冷静稍微试探就能露出马角 。所以这两个人必须要死,另外一个也不能留因为他已经知道这里……楚离的眼中急聚两团紫色焰火……

几个呼吸之间转角过去的街头多了两具尸首。

而且别墅里除了暮雨龙若之外几乎没有人看见楚离是否出去过。师哥沉浸在巨大的欣喜中。葛宇琪牙根就没有这个能力去察觉。

“我在学校叫你小师叔是不是不大合适呀?”葛宇琪看着比自己还小一岁的楚离,虽然心里已经认定了他是小师叔是神奇的重生而来到这个世界。可是心里总是因为年纪的差距而怕别的同学笑话自己。自己不免会不好意思。

再说别人如果是仔细询问,这追究太远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宇琪在心中并不想知道让人知道他拜师的事情。尤其自然门的势力这么强大。拜师这件事情连父母都不知道呢。

楚离看着一脸通红的葛宇琪,心里想就这么个家伙居然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真是奇了怪了,不过看他的样子真实是为师兄着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在学校叫我名字就好了。”

“小弟,你从明天开始就传授琪儿《天魔录》吧。”师兄鲍雷看着楚离希望他能够答应这个要求,毕竟葛宇琪的天份也是百年难遇的天才。

“呃!……”楚离没有想到师兄会这么快提出来,葛宇琪这小子,楚离打听过知道他吃喝嫖赌五毒俱全,就这么个品性楚离还真不想教他。楚离觉得在这个社会葛宇琪这身功夫足以自保。不需要多学别的更强悍的功夫。学了也是浪废。

看着楚离的表情,鲍包心里一冷自然脸上也不是怎么好看,气氛一下僵了。

“不怪小师叔,是怪我,师尊,是我在学校在外面举止太浪荡让小师叔误会了。”

葛宇琪的话让楚离一愣,什么意思你的品性本来就不好,我还误会什么?

“小弟,你过来坐在这儿我有话要跟你讲。”鲍雷将身边的椅子让给楚离坐,面色有些慎重似乎有很重要的话要跟楚离说。

“那年我被逐出宗门,四处流浪碰见青荡山青木门的一个女弟子………后来她知道我是魔教中人后就哄我吃下万寿解毒丹,这是一种可解百毒又能活很长的丹药,她消耗了所有的生命力帮我消化了这颗丹药,当时我挺感激她甚至想要娶她,与她共生死,楚离你要知道一个被逐出门的人是多么的孤单很受欺负,突然有个这样的女孩对我,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感动。”

“可是就在她临死前,她却说了让我恨不得要杀死她的话。”

楚离听着师哥说出这话遂睁大眼睛看着师哥,期待着师哥的下文,在潜意识中他已经认为师哥之所以成为残疾可能跟这颗丹药有关。

果然,在鲍雷沉痛的语言后面说出了真相。

“她说她要死了,可是她爱我,又恨我是魔教中人,她对不起师门所以她选择了死亡,可是她又不愿意看着我死在师门的剑下,于是她让我吞吃了家祖传的‘万寿解毒丹’这种丹药如果是男人帮助消化两个人都不会出现问题。可是如果是女人则女方会耗尽生命,男人则会在十年内下肢残废。我刚开始不相信,她就让我运转周身气脉试试,果然没有任何反应几处大穴还出现堵塞逆痛。”

“她告诉我之所以会这么做,一来可以让我活下来不再受到正派屠杀,二来重伤了我,她对师门的愧疚就少很多。三来,她让我一生一世都记得她永不忘记。看着她垂老暮死在我怀里,你知道我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吗?后来,我受不了无限的生命带来的折磨我想寻死,可是你知道吗?这个丹药很奇怪,不仅能解百毒,甚至吊死或淹死都不可能,我坐在湖底却不影响我呼吸。……后来我就慢慢的不想死了,我发觉我的身体依然可以蓄练真气,而且更让我惊奇的是比以前有腿的时候真气更容易凝聚丹田。楚离,你是知道的,只要是我用心记下来的东西,我都不会忘记于是我又慢慢的修练本门心法内功。在魔教受屠之前父亲得到消息找过我,让我将《天魔录》背诵下来,一至六重。可惜我太笨这么多年来我只修练至二重就卡住上不去了。”

“后来,我流浪到这个国家,有一次在市场我卖杂耍,那个时候宇琪还很小他看见我,看我玩杂耍看了一个下午。第二天他又来告诉我,说要把我带回家让他爸爸妈妈养着我。我当然以为是他开玩笑。可是没想到还是五岁的葛宇琪真的就说服了他爷爷,把我接回家,自此我就一直住下来直到现在。”

“宇琪的天赋很高,在他还很小的时候自然门就注意到他,要让他去自然门,不知道这孩子怎么跟自然门像有仇一样,死活不去,长大了更是不惜败坏自己的名声来破坏自己在自然门高层管理眼里的形象,以达到不去自然门的目的。后来我觉得他是个好苗子丢了可惜。这么多年来只有他对我最好,也就是在四年前我告诉了他一些关于我的事情,他正式拜我为师,楚离,我要跟你说的是宇琪这孩子不坏,没有你想像的那样品行不端。”师哥鲍雷面带商量的表情看着楚离,希望他能够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