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8章 空间行道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健儿!”

“小师弟”

数声惨呼从前方撕心裂肺的传来。同时强大的气浪从前方向楚离滔天而至。

绛衣师尊阻止了其他三个弟子向楚离的围攻。楚离已在一丈之外。

气浪过后,范健心脏被挖的残身已经睡在绛衣长老的怀里。伸出手慢慢合上小弟子的双眼。

“师尊,请让弟子给小师弟报仇血恨。”三个弟子围着绛衣长老请求。

绛衣长老此时已经通过楚离瞬间易容及打斗时所发出的气息看出眼前的人并没有露出真容,而且他的功夫……就算是三个大弟子围攻也不过打个平手,所以他不愿意让弟子们再度冒险:“不,你们敌不过他的狡诈,看好你们小师弟的尸身。”

绛衣长老返老还童此时不过二十岁年纪,但身体内已然储存了滔天的幻天正气此时的他目眦眼裂的看着楚离。

“你杀我徒儿,我要你死。如你肯交出你的传承师门我可以不让你死的那么痛苦。”说完他的身体慢慢向半天空浮上。绛色长袍无风自舞,袍袖如同灌满了风鼓得发出猎猎风响……

楚离心里牙根就没想跟他拼个你死我活。从他的衣著楚离确认他是绛衣长老不错,但是,如果猜的没错的话,在这浮游岛未离开之时不过几日会有另一批弟子前来接受长达数十年的训练。

楚离只是想着他是绛衣长老但是还没有进一步确定。如果是的话被他缠上个几日等另一批精英来,楚离就惨了。

“看你身穿绛衣长袍,你可是四大绛衣长老之一。”楚离问完也慢慢升上天空,打一架是免不了的,但是中途可以让扇舞破开空间带着自己逃命应该没有问题。这可是她的强项。

“你多大岁数,居然知道绛衣长老?看来你在魔教地位也不低。刚才那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并非你的真身。我是四大绛衣长老之首—-千暮血。”千慕血实在是想不通照楚离这身功夫在这世间,为什么可以隐藏这么久,自然门师弟他们就没有发现吗?离开世间这二三十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为什么一出来就会碰见魔教高手?方才以为是巧遇的念头消失。看来他是有备而来,难道是冲着我们?

“好,既然你不愿意露出真容,就不要怪我不客气,老夫要逼得你露出真容。”话说间,千暮血单掌划开空间一柄燃烧着金色火焰长两尺宽于手掌的刀持在手中。

“来吧,魔徒尝尝我‘狂怒’的滋味”金色的火焰将天空印得亮如白昼,炙热的气息如滚烫的稠液扑面而至。千暮血的眼睛呈现出金红色,狂暴的气势无语可形容。

看着半指宽的刀锋呼啸出疯狂的气焰,楚离感觉到**的压力向自己压迫而来。想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狂怒’只是不知道是怎么落到他的手中又怎样能被他驾驭,他就是千暮血!想我在泫流铭岛尚且不能胜付离珂。而他却是付离珂的大师兄,想杀死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虽说回家后继续修练可达“辰暴三重”可是要胜眼前的千暮血也不可能,还是打到中途寻机逃命吧!

楚离面对他,只觉得他似一座无形的大山朝自己压过来。在‘狂怒’之下。算了,还是不拿出干将吧!楚离捏了捏自己的拳头,不错。对自己的身体拳头楚离一向很自信。

“小子你在等什么?看刀!”

炙烈的火焰燃烧周围的空气中的水份。化成浩荡滚烫的水蒸气向楚离兜头而冲撞过去。以至于在楚离方圆数十米以内的空气都是炙热难耐。如果普通人遇到那么皮肤就会炸开身体内的血液被吸殆尽。

楚离有杀他千暮血爱徒的事因,他恨不能食楚离血肉,又因楚离是魔教弟子,这又恨上几分。我就不信不能逼你露出真容。

数百度的温度渗过楚离的皮肤进入他的器官内,逼醒沉睡在心脉间的天魔睛瞳。一股极度阴寒的紫息从睛瞳中以漩涡状向楚离全身各个部位冲去并在皮肤表层结下一层紫光莹层。

楚离为魔尊子积聚宇宙间最阴昧的力量,而阴昧的气息就是寒。

当‘狂怒’的燥炙与从楚离体内迸发而出的阴寒相撞时,两股不同的力量在相互消蚀抗衡。天空开始出现花火,楚离见势不妙闪身绕到地面。只听头顶发出巨响。

响声激起周围海水翻起巨浪,月光下白色的浪沫推起几十层高的浊浪排山倒海的轰鸣声向浮游岛压来。

在楚离大感不妙之际又不能纵身上飞。两股强横的力量辐射划破周遭大范围空间产生的空间裂缝,稍不慎就会掉进去挤压得神魂魄散。

这是个逃命的机会可是要与这巨力悍暴的海浪中穿过去还真没有多少胜算。

“师尊……”呼救声从楚离的后方传来。他回头一看的刹那间只感觉自身尤若连接地心一般。心中不由大恐震,抬头看去,只见离头距离不到两米的地方,千暮血施展空间重力……整座浮游岛的人全部尤如被钉,纹丝不动也就不能被狂啸的海水冲入大海被海水吞噬。

“楚离牵住我的手。再不走就迟了。”扇舞从巨石后出来剖开空间一条行道。头朝下拉住楚离使劲拽进空间行道。

而此时的浮游岛由于各种外在原因及内在重力受压而提前进入神秘空间。千暮血发现浮游岛动态有异常 ,双臂抱住三个弟子就势一滚顺着黑色河流滚下去……黑色的河水泛着奇异的光芒重新覆盖河沙滩……

楚离隔着空间行道看着这一切:“等我报完仇逍遥快活数十年这老家伙才能跟他的弟子们再度出来,真不知道这黑色河流里究竟是怎么样的空间竟有如此返老还童的奇异。等儿和美玦头发花白的时候也带她们来此走一遭。陪我天长地久……”

海面上蓝天白云,楚离和扇舞趁人不备上了一条轮渡,这可以比在海面上行走舒服多了也不必要浪费太多真元。

秋日的阳光总是晒的人晕晕欲睡,小寒坐在园子里的躺椅上看着天空。楚离今天要回来了。这家伙这趟探险真是撞大运了,少了千暮血这个硬派对手。对付自然门就少了好多阻力。

迈过花草树木,楚离很远就瞥见小寒坐在躺椅上面,估计这丫头睡着了。从竹椅背后绕到侧边看见小寒的脸蛋晒的通红,一痕晶莹的涎水从嘴角边滴至下颔

细密的汗珠爬满额头。

楚离爱怜的抚摸着小寒的颈脖自言自语:“小丫头还是让你好好睡吧!”说完折身回别墅。

晚上,几个兄弟姐妹共同齐聚一间室内。

虽说楚离是大家共识的主人,可是楚离却不愿意让大家喊自己主人,所以平识就以兄弟姐妹相称。

“自然门的力量不容小觑,这次千暮血带着他仅有的三个弟子的离去,对我们来说是件特别大的好事,可是自然门还有其他的力量,绛衣长老其中三个,我见过其中的付离珂,另外两个功夫绝对不会弱。另外我想起来在我冲破《天魔录》第九重独上宇宙巧接宇宙牵引之时,那一刻也是梵静庵苏醒的时候,当时我记得她身边站了几个白胡子老人,功力绝定不下于绛衣长老。开始我以为他们就是绛衣长老,可是在逢遇付离珂之后,我就发觉不是,这次在浮游岛见到千暮血之后,我就更加肯定那几个白胡子老人另是他人。还有几个并没有刻在这块如意玉玦之中。”

楚离环视大家一眼:“在短时间内我们不但要提高各自的功力更要查清自然门内潜伏的力量。小寒,你联系下绿龙叔叔把大家带到上次我们养伤的那个谷内,让那里的灵气快速使你们体内的元力增加,在短时间内将功力提高一个层次。至于我,则求绿龙叔叔帮我….”

“帮你快速融汇体内所有不同的功力真元。楚离你终于决定报仇了,太好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室内多了一个俊逸伟岸的男人,一身绿衣齐腰长发。

“绿……叔叔,你……”

“我一直守在你的身边观察你的举动。斯冰,不用我带你们过去。你的父王就在谷口等着你们,这次大战在际他父亲有好礼要送给你和蓝启。”绿龙的眼睛变成金色喜悦在跳动着异样的色彩,任谁都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很好。

送他们去谷中转来,楚离约绿龙叔叔逛游在大街上,二人边走边淡:“绿人叔叔你现在还有没有再见到他?”

“你说的是魔尊吗?没有,我现在功力不够,自从魔尊重生后功力已达到很高的层次,这是用我们的话讲,其实魔尊已经达到魔神境界,我现在和他老人家也只能靠“渺识传音”这是一种高境界的传音方法,学会之后,无论你想的那个人在宇宙的那个方位或是脱离这个宇宙,你都可以与他互通信息。”

“那……他到底还在不在这个宇宙?”楚离抬头看天空,一片湛蓝没有白云,阳光流溢在这个人间每个角落。

“别的宇宙也像这个宇宙这样有太阳和月亮吗?有人吗?”楚离从天空收回眼光停留在绿龙叔叔脸上。

“每个宇宙的星系不同,但是你要知道只要有生物的地方就不会少了两样东西,阳光和水源。但是这俩样是以什么形态呈现那就不得而知了。楚离,魔尊让我告诉你,他离你很近,只要你想看见他,皆可随时随地但是你的功力在每次见他时,都必需距离下一次见他时番倍。等这次大战告以段落我就要回去继续修炼。”绿龙说这话时面色带着微笑,目光深沉。从他深遂的眸光里似乎可以看见他正在通过修练的方式与魔尊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