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48章 师哥,我要你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葛宇琪愣是慌神了,不明白师尊是碰到什么事情以至于现出如此惊怒的情绪。师尊刚刚问的那一堆话正是葛宇琪准备告诉师尊,而此时看见师尊这副凌厉苍绝的气势压迫得他根本就张不开口。

只听师尊最后一句让开。吓得他赶紧的退到一边。

排山倒海的气浪从师尊身体内汹湧的奔腾冲向那扇厚重的红木大门。

“呯!”

眨眼之间好端端的别墅大门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支离破碎的木屑在真元力的作用下碎成满天的木屑。

师尊一晃身来到楚离的正面悬浮半空之上看着楚离,眼神中的惊讶,疑惑还有压抑的怒气。

一字一顿的说:“你修练过《天魔录》身体内的清灵源力如此深厚。琪儿的功力是得你相助。你是谁?有什么目的,你的《天魔录》从哪儿得来?你竟然将清灵源气输给了宇琪,你对他这么好究竟有什么目的。”葛宇琪的师尊看着眼前的青年人年纪绝不比葛宇琪大,俊秀的面容似曾相似的眼神中有震惊,伤心,怀疑,不可置信,欣喜,兴奋,心痛所有人类的感情情绪所蕴结的眼神都复杂的包容在他这对黑亮乌晴的眼眸里。他是谁?我认识他吗?为什么他会用这种亲人的眼神看我?

楚离的眼神更深一层的让他迷惑不解。

初秋的深夜,狂风的里的寒气彻骨,而楚离的内心却在升温着前所未有的热量……眼睛睁大到极致看着老人的裸露在外的胸膛。

强大汹湧的真元力将老者的外衣撑破,胸膛前一个血红的‘鲍’字尤其醒目,一块人字型深青色玉玦上的环扣是凤木雕成的圆球…………

…………… ……………

“师尊求求你不要赶师兄离开吗?”一个稚嫩的声音跪在同样黑白长发的老者面前哭泣,只是这位老者身穿月白色长服,胸口宽五寸的地方绣满了青云仙草,腰间系着一条玉玦腰带。一头黑白长发柔顺的披在脑后,面相与这位眼前的老者有七分相似只是在气质上更多了几分慈爱宽容。

师尊同样悲伤的眼神中更多的是严律。

那一夜,师尊在大师兄的胸前绣了一个鲍字。让他知道即使违反宗规被赶下山门,他依然是鲍家的孩子,深青色的人字玉玦是师娘留给师兄,上面的圆球是自己连夜为师兄雕刻意味着二人还有重聚的机会。

不容置疑他是大师兄的后代子孙。楚离心里这么想。

这人修练《天魔录》这是我宗门至宝,而且听说早已被焚烧,他是从什么地方得到并且能修练至今日的修为。楚离并没有隐藏任何气息反而将所有的气息全部释放出来,即使如此,葛宇琪的师尊仍然看不透楚离的修为到了何种至高的程度。

他为什么要帮助葛宇琪修练云露合欢体,如果仅仅是看中了葛宇琪这孩子的天分,或是看中了他的家世在当今这个社会地位?清灵源力那是要多久才能修炼出来,只有小师弟那样的天之骄才才能够在三天之类修到《天大魔录》第三重。小师弟?……眼前这孩子的眼神为什么这么像小师弟的眼神,他为什么看到我胸前的鲍字及玉玦之后,眼神会变得如此亲热,情绪这般激动…难道他是小师弟的后人?不可能。

葛宇琪的师尊马上否定了这个念头,小师弟当年身首分离还是他回到宗门为宗主,父亲及众多师兄弟收尸,小师弟的尸首是自己一块块捡回来好好埋葬。他没有结婚哪来的后人?

俩个人都没有说话,都看着对方。

尤其是楚离此时只觉胸中情绪激荡澎湃,激动的情绪让他口舌若结。咽喉干渴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是看着对面酷似恩师的脸,那胸前的家族绣字。还有……玉玦之顶圆球内藏着同时的一个小圆球。世隔千年沧桑,饶是楚离目力超好才能看清小圆球上模糊的两个字,鲍,楚。

葛宇琪的师尊看着楚离良久除了觉得他的眼神酷似已被分尸的小师弟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什么。奇怪,疑问的事情还是要问,于是葛宇琪的师尊先开了口。

“小兄弟。你……”

楚离听得一声小兄弟,身体剧烈的一抖瞳孔尤然放大,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老者,这声音活是当年大师哥喊自己……多少年魂牵梦绕想着和师兄团聚,即使千年孤独的游魂在只有黑夜的轮回首上穿梭,这些回忆,他仅靠着对师门的无限眷恋及对慈航门梵静庵的仇恨而苦苦凝结着那一缕不散的魂魄……

至于后面的话根本没有听清说的是什么。一阵浑然不觉中木然的点头后。如梦呓般说出:“敢问您祖上是不是叫鲍雷?”

话到此处时,楚离不由自主的浑身流动清灵源力,骨骼,血肉,皮肤瞬间外貌有了新的改变。冲破《天魔录》第七重之后楚离就知道这个肉体宿身可以随时改变为千年前的那个自己。

“你到底是什么人?跟我小师弟楚离是什么关系?”

老者的话再一次震惊到楚离,而且这一次是无于伦比的震惊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没有比老者说到‘小师弟楚离’这五个字的程度来的让楚离震惊。这绝不可能……以师兄的功力绝对达不到活下千年的力量。即使今天看他的修为也不过是跟蓝启在一个层次上面,如何能活千年?难道他吃了什么药?或是有什么奇遇?

梵静庵是因为沉睡而将生命延续至今。仓云海是因为她的尊师祖送了她一件梦澜衫她能够在无始的轮回中循回不断的苏醒直到今日彻底的觉醒。而自己则是重生。

那么眼前的大师兄是什么力量让他的生命得到活到这么久远?

“你真的是我大师兄?我是楚离,我就是千年前魔宗最小的弟子死在梵静庵那个臭女人剑下的楚离,我重生了,我重生在我的这副宿身里面,回去找到被我藏起来的《天魔录》,我是楚离,我有证明证实我是楚离,如果你真是我大师兄的话,你应该认识这个。”楚离合着控制不住而奔腾的泪水说完这番话时,手中多了一块东西,这是魔焰炽铁铸成的魔教神话系列总共九片,每片约数毫米,颜色是墨绿色流烁着幽蓝光华。

葛宇琪的师尊伸出手口中念念有词,原本握在楚离心中的魔焰炽铁片就飞向他的手中。慢慢的他悬浮空中的身体落下来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楚离。眼神里的激动惊喜复杂的各种情绪并不低于楚离。

“我也有一副。”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他化掌为刃横锉开锁骨在楚离的悲恸中自我破骨求真取出千年的记忆以及这套魔教神话魔焰炽铁放在楚离面前。

在此之前,楚离也有想过他是不是骗子,因为当年驱赶大师兄离开魔宗时,慈航门门主是知道的。在首举灭掉魔宗时他也听说这些所谓名门正派并不准备放过师尊的亲骨肉大师兄。所以楚离并不清楚大师兄是生是死。如果梵静庵设下这个局来套取《天魔录》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必竟社会地位如此之高的贵公子习练云露合欢体。着实让人心疑。按照通常常理社会地位越高的,尤其是如葛宇琪这种从祖上都在琼都大陆世袭为官的子女通常会被自然门挑走。何况葛宇琪的天分这么好,按道理自然门是不会放弃他的…………可是看见眼前的老者自我破骨取真拿出的这一切证据摆在楚离面前。

楚离的心柔软了,融化了就算对方是骗子,在这一刻他也想认了。

“不要对我哭,没有用,你是不是楚离不能因为这些而证明,你若是楚离应该记得一些话,我说一句你对一句,这些话是私话平常私话。”葛宇琪的师尊轻轻推开楚离看着他的眼睛。心里有痛有疑惑,带着残疾身体的他在动荡巨烈变化的社会到处迁移看惯世实沧桑。他的心远比楚离要坚定。

“你是怎么进入魔宗?”

“是小时候在山上砍竹笋遇到师尊他看上我带回去。”

“你可有父母?”

“没有,我是小乞丐。”

“你给我滚,我不要你这个弟弟。”

“你对我再凶我也是你弟弟,我会砍竹笋给你吃,我会对你好慢慢的你会对我好起来的。”

“看到没?下了这座山就可以找到你父母了,我让他们在山下等你,这是干粮钱包你走吧。”

“哥,你是我哥,师尊是我亲人,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再没有其他亲人,哥,不要丢下我,我没有爸爸妈妈,我要你,要师尊,我只要你……哥..哥哥…”

夕阳落下,满山枯草的冬季淹没在灰暗里,一个稚嫩的身影追着少年的背影……

“师哥……”

楚离跪在老者的面前抱着他苍老的身体大声哭泣。童年的画面一页页自脑海翻过,自那夜满山遍野的火把,师哥找到了自己背回了宗门。自那日起他就是楚离的亲哥哥………

“你真的是楚离,真是我小师弟楚离。”老者抱住楚离更加悲恸的哭泣仿佛要把这千年所有的眼泪统统一次性流干。这千年来所受的苦都不是苦,与今日的相逢而比较,这些苦都不算什么?真是苍天有眼啊!

“哥,我不要在和你分开,师哥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楚离跪在地上抱着老者,痛哭之后他发现不对劲。低头凝视着师哥鲍雷的下身。下身有问题。楚离这才突然想到师哥一直是以盘腿的方式?

站在身边痴痴呆呆的看了半天,通过他们的话,葛宇琪总算是弄明白一半还是似云似雾的不大敢相信。看见这位同班同学质疑师尊的腿是否有问题时。马上跑上来回答。

“师尊的腿残很久了,我碰到他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楚离听着葛宇琪的话慢慢的仔细的看师哥的腿。是的残的很厉害,无论是骨骼还是经络都缩短,几乎像两条婴儿腿而且还干瘪的吓人。

葛宇琪愣愣的看着楚离。心里即兴奋又好奇,就像一个小孩突然知道天上的神仙是自己的亲人一样的感觉吧。

“你真的是我师叔?”终于问出来了。葛宇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好快呀。

楚离看着他此时像个孩子一样笑的高兴的模样,,也不禁微微一笑,可眼睛里却滚出了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