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45章 金甲缓冲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月亮慢慢隐去身影,石榴林显得更加黝黑在浓密的枝叶间,这里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不远处的从石榴林深处传来数声兴奋的叫喊声以及快乐的喘息淹没在深广 的黑暗里。

一处丛草深茂的坑洼里,清湛慢慢的苏醒过来。四下看看不知道怎么回事,头痛欲裂,挣扎的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向回…………。

私人园林除了地表拐弯处数盏灯外,一切都沉寂在黑暗中。

伸手不见五指的别墅内。

清冷月光从窗外洒进来照见桌上一颗青色灵性水晶石泛着莹莹的光芒。

一盏小小的油灯摇曳着昏黄的光亮使别墅的氛围显得更加阴暗古怪。

“可惜是水木乙性,若是金水亥性就最好了。可人不能太贪心就这样一颗就已经是绝世佳宝,从今晚起你就不要回去了,三餐由仆人送来。在我这儿修练吧。”黑暗中传出苍老惊喜的声音。

借着油灯的光亮一个银发披肩的老人隐约显露在黑暗与光影交错里,他隐的很深,坐在角落中就连衣服也是黑袍拖在地上,寂没在黑暗中的椅子很奇怪隐隐的冒着冷白的雾气一团团的升腾尔后漫延在这栋别墅里。

如果这时有人进来,肯定不会感到凉快而是彻骨的阴寒,摇曳的油灯不但没有给人带来光明温暖的感觉,反而让人强烈的感受到那是双不知所明物的眼睛,恨不得一巴掌给它拍熄灭了,省得冷不丁从后面或是某个位置窜出来个鬼怪吓破人胆……

有时候纯粹的黑比摇曳的光让人感受更安全。

艳阳高照,食堂里人山人海,挤挤攘攘。空中弥漫着汗水的酸味夹杂着女孩们特有的脂粉香水浑合饭菜味,面对着外面暴晒的阳光,食堂窗户紧闭,更多的人没有食欲只在跑到这儿闲聊天,在食堂吃饭大多数时吃的是份心情。

看着女友清湛一脸的茫然,楚离深思片刻。最后抬起头来问她:“你确定星期三还佩戴在身上,尔后一觉醒来就没有了?而且当晚还晕倒在石榴林外?你为什么去石榴林?”

清湛很苦恼的摇摇头:“奇怪的是那段记忆很模糊想不起来。楚离,你不是说灵性水晶石之间有相互感应能力吗?能找回来吗?”

“能!没问题。”楚离果断的肯定让清湛心里稍微安落。继续低头吃饭,今日的午餐还不错,红烧鱼和清蒸排骨,小青菜粉条汤。大食堂里每天都会做一个浑汤一个素汤。五荤五素任学生互相搭配。

楚离手撑在桌面上摸着下巴想着那天晚上看见葛宇琪唇间隐露的银气,这是自家师门“阅女谱”里其中的一种“云露合欢体”练习之后的初级入魔显现,若是到中期嘴唇则会显现出金气,大学成后嘴唇则会显现出紫气。

当年师门被以兹航门为主的正派人士荡平之时,所有的门派宝典除却镇宗之宝《天魔录》被自己藏匿外,其它宝典书籍均被放在葬魔谷大火焚烧一天一夜。

可是,那天楚离在看见葛宇琪第一眼时就看见他唇边的银气,不浓重很淡这证明他才刚刚学有小成还来不及归敛于肝脏。练习“云露合欢体”借阴补阳采取对方的纯阴之气潜化自身的阳气尽数归尽肝脏内储藏达到绝阴之身在。一般练大成就者身上就会有种阴诡的气质。

本来那天楚离想找机会教训他一顿让他识相点滚出这个系,凭他的作风以为进入政法系绝对是个司法界的败类。

可是当楚离看见葛宇琪嘴唇上显现的银气。心里就震惊了。师门宝典在某种意义里已经与楚离血脉相融的亲缘感。让他顿时对葛宇琪的感觉改观了,不但对葛宇琪没有厌恶反而增加了些许亲切。让楚离更想知道葛宇琪师从何人。这个人跟魔教有没有关系?

但是这几天他都没有上课了,没上课了?突然间楚离想到葛宇琪没上课的日期与清湛遗失灵性水晶石的时间相近。心里疑虑更大有九成怀疑灵性水晶石的失踪与葛宇琪有联系。

吃完午餐,楚离来到暮雨龙若的公寓拿出灵性水晶石。准备感应清湛丢失的那颗去向。看见坐在一旁修练的暮雨龙若心里动了一下:“龙若,你以前见过葛宇琪知道他是我魔教中人是吗?”

暮雨龙若微微抬起眼脸睁开眼睛看了楚离一眼。

“嗯!你怀疑他?但是他跟大家一样是活生生的人,他的父母亲朋也没有异常,唯独他,我也是最近两天根据他的气脉怀疑他在练习古武功。至于是不是魔教,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怀疑他是魔教中人?”

“也是根据他的气。”于是楚离告诉暮雨龙若有关魔教典籍《阅女谱》其中之一的‘云雾合欢体’练就后的显现特征从而猜测葛宇琪的师门。

“你也练习过这个‘云露合欢体’”暮雨龙若带着坏笑看着楚离。

楚离脸上一红,挺不好意思的说:“没有,别瞎说不过也差不多,我练习的是‘越女承欢典’《阅女谱》记下三项主功法都是以采阴补阳,但是练法不同,这个是潜修心法,外有武技辅导。我是有点怀疑他是不是我大师兄的后人。大师兄因被我害的被逐出师门,走时大师兄脑子好记忆好将‘云露合欢体’背的滚瓜烂熟。不然,所有的魔教弟子都死了,典籍也烧了还会有谁会修练?”

暮雨龙若从蒲团上起身过来坐在楚离身边。安抚着楚离低落略带忧伤的情绪:“那就从灵性水晶石查起吧,这个城市除了你我之外说不定还存在其他的不露面的异人呢。”

“我就是怀疑是葛宇琪盗走了这颗灵性水晶石。我手上这颗是纯火属性能够足以感应到那颗的存在方向。现在人太多了不方便,晚上吧!我们一起去。”

浓重的黑在狂风的挟持下狂暴的提前来到人间,大朵的乌云从天边飞过来眼看一场大雨就要来到。

满天的绿叶飘零,城市最安静的街道被太阳压迫好久的绿色园林在大风中仰起头高声呼唤伸开绿枝拥抱这即刻倾盆而注的大雨。

狂暴的真气在五脏四肢经络里风起云湧,一条黑色的脉线由虚变实遨游在这以脏腑为天空的云海中拼命的成长状大表面形成以粉黑为主的鳞眼。无数次的从肝脏出入,每次的出入它都由虚变实,表体数以万个的鳞眼越变越厚重。厚重的到了葛宇琪自己都看得清,数次的出入肝脏表面慢慢的凸出一层金色的甲层这相比之前的那层银甲要厚实多了。

葛宇琪高兴得要死,果然师尊说的对,有了这颗头顶上高度不足一尺的水木灵性宝石我的功力以数倍往上提升,要不了一个月我就可以冲破金甲。由一根黑色脉线现在已经变成两根缠绕穿过肝脏,这是归纳真气中的精华。在滔天的真气中游走将其精华部分藏匿于黑色表休内的鳞眼内每穿透出来一次肝脏表面上的金甲就厚一点慢慢凸出的金色部分一点点的呈龟甲状裂出格纹。

要不了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在这其间再取几位少女的真元,我就可以真正冲破金甲层进入紫甲状态。葛宇琪边修练边内观身体内部的变化让他惊喜头顶上的那颗水木灵性还在不断的喷出青色团雾以供他修练………

清咧略带微甜知感的雾气慢慢消失,葛宇琪抬头看去,这颗灵性宝石正放射出一种浓墨绿的光华冉冉升腾………

“抓住它!”

别墅门开处响起一声凌厉的断喝。与此同时葛宇琪升手向上抓去,却抓了个空,绿色的光芒呈喷状向一个方向而照射。不等葛宇琪再次升手,头顶黑影一闪,漆黑的长袍掠过葛宇琪的面颊,等他从遮挡视线里重新看见时。

师尊已经将这个灵性宝石拿住。

脸色无比严肃的对葛宇琪说:“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有一颗火属性灵力石,不仅如此,他还懂得灵性石彼此的感应……”

葛宇琪没有听完师尊的话就急不可待的冲口而出:“师尊的意思是,他在召唤这颗灵性石吗?”

“这个雨天来的真好恰恰帮了你,不过这只是暂时,明天你回学校打听下这个女孩这颗灵性石的来历。”老者说话时四道淡绿色的真元飞速的流向两手双指间,随着一声轰天地的雷响。

老人升到半空四道淡绿色真元从他指间如游蛇般窜向这座园林四周,彻底封禁了这座园林改变了他人眼中的视觉效果。

“你现在马上回学校找几个少女回来。既然他知道招唤之法那肯定也不会是个平凡的角色,那个叫姚清湛的女孩若非修练就是身内有重创。”肃冷的口气又沉重的喟叹一声:“很多事情我都没有考虑。快去吧!”

担忧的看着师尊花白的头发,葛宇琪心里想了一遍:“师尊如果对方能力高强的话………”

凌厉的眼神如同火炬一样照向葛宇琪:“废物,敌人还没有出现你就害怕了吗?像你这样就是学会了《天魔录》也是个绣花枕头的废物。即使他凶悍也要上去跟他打,输什么都不能输了气势。”

葛宇琪在师尊的注视下深深的低下了头,觉得不仅仅是自己的脸被师尊所注视,包括整个身体乃至身体之外的部分也被师尊猛烈的气势压得死死的,吓得一动也不敢动,气都不敢大吭一下。

悬于地面数尺的师尊盘着腿坐在虚空怒气的责备弟子,看着弟子一声不吭心里又有许多不忍:“宇琪你已经长大了,即使以后继承了你父母的衣钵,以你的聪明也一样能在这个世界当个官安安稳稳的过一生。我知道你是出于好奇才愿意修练师尊这些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