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43章 穿不起的衣裳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幽密浓翠的园林,鲜少人来这里,这儿是私家园林没有花朵,只有树木各种新型栽培及珍贵树木。正是盛夏时分,阳光将绿色逼进叶脉中吸取其中的水份,炙热的午间太阳晒得整座园子蔫蔫的怏。

绿荫深处有一栋黑色二层小别墅。

“师尊,你看我是不是嘴唇有些白。”问话的是一个身高1米8几的男生俊秀的脸庞五官细致,唇红齿白。

别墅内没有安装空调却有着一股阴寒之气揗环于小楼每个空间。地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袍一头花白长发的老者。清瘦的面颊,表情平和,眼露铄钁精光。

“不是白,是银气,不是肉眼所能见。宇琪你有没有照我的吩咐去做,你所修练的‘云露欢合体。’需要你和大量的少女交合采阴补阳。不要成天和那种破鞋二流货非但不能给你所修练的气脉,久之你反失精阳过多。”

午后的阳光穿透窗户照在地上洒开一片澄金。

“拉上窗帘我讨厌阳光。”老人说话。身边的青年人很照做,走到窗户边拉上厚重得的窗帘。屋里一片晦暗。

黑暗的角落又传来语重心长的话:“宇琪,你不要浪费光阴,你生在一个好时代,这个时代的少女即开放又无耻,可以为了钱做一切事情,可以说这是个满国皆娼的年代,当然还有一些保持着远古时期道德准操的女人,虽然她们的年纪很大,但是她们身上的固本回元力很强大,如果跟这种女人交合,你会吸取更多的力量,对你修练会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是,师尊我一定照做。”青年人的声音中带着恭敬回着老者的话,目光一丝不苟敬畏的看着坐在地上的老者。

“好了,我说了这么多,我要看看你的修练到了什么程度,窗口边上的那颗青栾木你试试吧。”

窗口那棵青栾木有两人怀抱粗。要一掌击断并不容易。年青人犹豫的看着老人。隔着窗户一掌击在树上,树折但窗玻璃及窗帘还要纹风不动。很对。

“怎么做不到吗?”

老人的情绪一下变得有些激动。严厉的眼神看着年青人。年青人深深低着头囁囁嚅嚅的说:“师尊,弟子真的做不到,打开窗户都做不到。那颗青栾木有几百年木质很密实。我………”

“你让开。”老者的声音很冷,冷到极致。青年人刚刚移步从窗户边让开。就听见外面一阵巨烈的噪动,如同狂风乍起,小楼仿若地震般。

青年人打开窗帘,那棵青栾木被连根拨起横倒在一旁,青绿色的树叶散落满地。青年人惊讶的回头看着师尊。他真的没有看见师尊是如何出掌。

“卟通”一声。青年人跪在老者面前:“师尊,弟子不如师尊的境界可是弟子真的在用心学习。请师尊责罚。”

阳光照在老者的身上。老者很厌烦的皱着眉头,黑影晃动他已经从这个角落晃到另外一个角落。阴暗又重新将他覆盖。

年青的徒弟手一挥窗帘重新遮挡严实不透显一丝光亮。整个屋子透着浓重的阴寒。

“我的师尊说我是个笨蛋,不是个练功的料,无论我怎么用功都不如他们那些师弟,尤其是我小师弟聪慧过人。我的师尊也就是我父亲他只让我修习‘天极盾法’就是以真气训练从身的强度达到无以比拟的强硬程度。还是小师弟将师门最浅的修法‘云露合欢体’偷拿出来送给我,我照着练习,为此我被逐出师门。后来师门被灭我惨遭屠怒,以至现在半身不遂。即使如此我都没有放弃过。我说我活了一千多岁你肯定不相信。”

老人的声音因回忆而陷入其中而显得过于颤抖。

青年人的确半信半疑,对于一个半身不遂的人要历经千年的世态炎凉社会动荡谈何容易,何况他又不是神仙,能老就能死。他从师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师尊讲往事。看着师尊激动悲怨的表情,他也不敢打搅老人。但又害怕老人太过激动而病倒…………

“师尊,弟子知错了,以后会勤加练习绝对不给师门丢脸。”青年人起身给师尊端了杯茶很孝敬的递过去。

“你的资质比为师强多了,修练也有三四年了,四年你就已经进入‘云露欢合体。’初期,你所缺的就是灵气。上次师尊送你去学校,看见一个女孩身上有灵力超然的水晶石。如果你能拿到那块水晶石每日吸取其中灵力再加上采阴补阳,我相信你的功力肯定会突飞猛进。”老者说到这儿的时候眼睛里显现出一片希翼的华彩。

“师尊,你说的那个女孩是谁?什么出身拥有那么好晶石的女孩家里一定不穷。”

老人的眼光希翼而猛厉:“我已经帮你打听到了,她叫姚清湛有个男友。他们都是你就读的琼都大学。她的父亲是黑道上一个赫赫有名的珠宝古董鉴赏家,估计这块晶石是她父亲送给她。百分之百的宝贝,据我感受到的晶石气息最少也有数千年,对你而言是宝中之宝啊!”

老人看向年青人的眼光猛然变得犀利而疯狂:“无论如何你都要得到那块晶石,宇琪,你知道吗?只要你能得到那块晶石,修炼途中你可以顺利一大半。就好比你走山路,突然就可以走大路。你想那是多么的好啊!”

看着师尊这张全然为了自己好的样子。葛宇琪想到了学校里是有这么一个女孩。美女!

姚清湛!怎么是她?葛宇琪脑海里出现一个面容清丽眼神坚毅的女孩。没想到她还有个黑社会背景的老爹。

葛宇琪告别师尊,走出小园林这是一条非常静谧的小街。边走走想师尊的话继而想到姚清湛身上:这个女孩有个男友而且听说感情非常好,如果来硬的抢,每天放学接她的两个保镖吧!不是吧,听她喊哥。功夫也相当的不错绝对不是街上的那种混混。

葛宇琪原本是为了楚离才来见师尊,跟师尊谈谈。既然师尊都说明了自己嘴唇上的银气不是肉眼所能看到。那么楚离为什么这么说。而且那眼神分明是一种暗示。要么楚离会观气是道家高手。要么他就练就天眼通?不可能,他比我还小一岁呢。算了不想他的事。

应该好好想怎么从姚清湛手里拿到那颗超灵力晶石。

从学校扩大的范围来说,这里准备挖一个湖泊,做一个自然生物基地,大型机车在学校来来往往但是经过的是新开的后门。只是太大的动静往往会吵扰到学生。不过学生本身就是朝气蓬勃,尤其是生物系的学生特别关注这一块。

葛宇琪从后门进入学校,如果他想的不错的话,姚清湛正和几个同学到这里来看新挖好的湖泊注入进清澈的水。自己也买了很多水生物拎着准备选适当的地方放进去。

葛宇琪远远就看见姚清湛上身一件大红露肩紧腰短上衣。下着一条牛仔短裤边磨了一圈毛毛边将紧实挺翘的臀部包裹的十足的性感。

葛宇琪站在姚清湛身后很远的地方,眯着眼睛看着夕阳暖明的光影透过清湛那两条光洁修长的大腿中间射过来。远远的看上去那个地方正好像一朵花萼的形状。他深深的咽了一口吐沫,舌尖舔了一圈嘴唇。真心有些羡慕这个女孩的男友,妈的!把这个女孩抢过来。

对了,她不是有深爱的男友吗?哼哼!葛宇琪看着夕阳里迷人的姚清湛。脑子里出现一条计策………。问题是她的男友是…?

夜幕降临,远远望着清湛和另几个女同学在湖畔种树。葛宇琪将手中的高档香烟递给清湛的同学。俩人侃侃而谈。

这是和姚清湛同一个班级的男生。是个小资本家的儿子,殷实的家境让他丰衣足食过得很舒服,前不久自己就读艺校的女友被眼前的这个英俊的***男生抢走。让他在同学面前丢尽了颜面。而他喜欢的女生也在前天202宿舍落得个集众喧淫的下场被抓进警察所。

他恨死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远远的就看见他盯着姚清湛不放,眼神色迷迷滴。早就听有人说楚离很能耐,而且自己也见到过楚离和警察局高级警司嬉笑着出入高档酒楼。这是个报仇的机会,为他让自己丢脸,也为女友有眼无珠。总之这个男同学觉得自己纯洁的爱情被这个***蹂躏在脚下踩的稀巴烂。

他觉得这是个报仇的机会,虽然指望不大,但是楚离和姚清湛的感情却足以让面前这个自势骄傲的***吃个大鳖头。所以他看见葛宇琪寸步不离的跟着姚清湛向湖泊走。他也在后面寸步不离的跟着这个可恶的***,果然这个混蛋***需要自己的时刻来了。

葛宇琪四面看看有张熟悉的脸,但是不太得,管他是谁反正是这学校的学生。谁看谁不熟悉呢?

时间在这一秒停止。

葛宇琪愣住了,随后又问了一句:“你说姚清湛的男友是和我同班的楚离?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不要瞎说啊!”

你也有生气的时候,今天早上才听了别的同学说,昨晚上葛宇琪就对楚离恭恭敬敬好像对楚离有所顾忌一样。这不,刚在他面前提到楚离的名字,他就愣住了。这种邪少爷也有顾虑的时候?不要,我要添一把火,最好让他们打起来。

“看葛公子的样子不会是怕了这个楚离吧?他可是学校最威霸的男生以前曾经把黄金岛的小姐都搞定了,看样子你也是在乎了,算了,免得出了事我也要一起兜着。清湛同学虽然长得漂亮可不是学校最大的美女,你还是另挑一个吧。姚清湛这件衣服,不是你葛公子穿得起的牌子。”这个同学满眼的轻视,讽刺,安慰,……葛宇琪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巴结,奉承。何时被人家用这种可怜安慰的眼神看过。还有这同病相怜的眼神活瞪瞪就是将他葛宇琪降低了几个档次这对于他而言就是奇耻大辱。

这世上没有是我葛宇琪玩不了的女人。他楚离算个屁。他看老子的嘴唇有白那不过是道家观气的本事而已。葛宇琪像这样想想心就安定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