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34章 鬼珠风波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重重美食’酒楼在这个晴朗的下午迎来四个超级美女加一个帅哥。

“是大厅吃还是吃包间,小子征询四位美女的意见!”楚离左拥右抱的和各大美女站在酒楼大门口相互调笑。引来无数艳羡嫉妒的目光。

“大厅吃吧,人多热闹。”妙若儿看见好多人朝这边看来,想着前段时间的窝囊气,前前几个月每次出去蒙面。这回以后都不用蒙了,当然高兴了。热闹!嬉嬉,她最喜欢热闹。

“不了吧,还是包间吃吧。”林瑾看着大厅射过来的眼光,觉得有些别扭,可从没有在众人面前被人这么看过。

“不,就在大厅吃,就吃大厅。”若儿很倔强,没说完就直接拖着清湛的手走到第一行三排的圆桌。

“就大厅吃吧,小瑾以后你跟我日子会很长不要太拘谨。”三人大大方方的坐下来,要了一壶“云萝山”若儿问服务员要了几朵新鲜茉莉直接丢进去。雪白的茉莉慢慢旋转在浅绿色茶水中别有一番滋味。

“我要吃最好吃的章鱼。”黄凌儿伸过头来低声对楚离说。

“让你失望了这儿没有海鲜,只有河泊及陆地天空。”妙若儿扭回伸过去半天的玉颈朝着凌儿说。

“小离,我要吃那边的那个。”若儿用手指着邻桌上面的一盘菜。

“别指人家,不礼貌而且也让别人笑话。”清湛伸手把若儿的小手捏在自己的手心里。顺手拿起菜单交给若儿。吃什么就点什么。

“要不都带了吧,我们也不知道那道菜叫什么?”楚离斜着眼睛看了一眼。

“我知道,那道菜是天蚕绢宝,做这道菜的功序很复杂。蛋白质特别高。可是这张菜单上面没有这道菜。找……”没等林瑾话说完,一位身材均称面容俊秀的侍应生端着一个托盘走到她身边打断了林瑾的话。

“是的,四位女士这是隔壁桌的太太让我端过来给四位美女品尝,这是七号席位上的太太专门请国外厨师做。”一位笑容可掬的侍应生走到楚离这号席位前,将手中的‘天蚕绢宝’放在席面上,并介绍说是隔壁那位美丽的太太请妙若儿几位美女品尝。

“唔……呃……”首先若儿的脸就红了,感觉就好像是自己问别人要吃的一样。

林瑾回头一看隔壁桌的女人,说女人就大了。看年纪不过二十一二岁吧,虽浓妆艳抹却难掩芳菲灵秀,如果不化妆会更加漂亮。从头戴到脚的金器雕刻细致而厚重,身穿一件紫罗兰吊带紧身裙将曲线完美的突显而出。

偌大的桌子只有她一人用餐,旁边从别站着四个男人看穿著三个黑衣是保镖,另一个应该是厨师。

林瑾回头对侍应生说:“替我们谢谢那位小姐的好意。为了表示馈赠我们也应该略表心意。”林瑾低头将手腕间的一条宝石手链取下来放进托盘。

“小姐,刚才她说过,她很寂寞一个人吃东西。如果你们收的话就请挪坐过去陪她享用。”侍应生将手链取下来放在桌上。

“寂寞是吧,行,让她过来和我们一起吃。”楚离看着这个女孩浓妆出一副女王的表情不免有些好笑。可怜又是一个花瓶还真把自己当女王。

“我家夫人说了,讨厌你这种小白脸,只要这四个漂亮女人过去陪她吃饭。”浓妆女孩后面一个牛高马大的保镖如雷般大的嗓门在大厅里炸开。所有的人都回过头看着这边切切私语,神情里大多是鄙视楚离,觉得他是个小白相。

这边侍应生端过来四个没有靠背的圆櫈子放在女孩下手位置,很明显这四个櫈子即没有靠背又比矮很多。

“她什么意思?”若儿非常纯真了些可是并不傻气。

浓妆女孩在厚脂粉的掩盖下皮肤表情过份的夸张出施舍怜悯:“你们想吃什么,我都可以让浮罗德做给你们吃。但是你们必须陪我聊天,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浓妆女孩伸出纤纤兰花指指向清湛,妙若儿,黄凌儿和林瑾。说一个点一个。

“哟!就是让她们四个当奴才吗?”

“长得漂亮有个屁用!还不是照样给钱下跪。”

“长的漂亮有条件呀,人家给吃的下跪。”

“没吃过啊!很可怜……哈哈……。”

大厅各个角落此彼伏张间响起了太多的嘲讽,挖苦,恶毒的语言,好似别人长得漂亮就一定与自己有仇。漂亮的人倒霉比坏人倒霉更能挑起众愤。

楚离站起来看似踱步其实很快的走到浓妆女孩背后。对着那位深对自己的技艺感到自信的厨师面前,抱出一颗夜明珠(鬼珠)“认识这个吗?”楚离确定像他这种顶级厨师一定会认识珠宝。

“夜明珠!”这位顶级外国厨师眼里射出贪婪。

“去给那边四位美女做食物,这颗珠子就是你的啦。”楚离在浮罗德面前抛了两下夜明珠。每抛动一下楚离就注意到这位大厨师的表情面化,好像楚离不是抛的夜明珠,而是他的心。

“不,你是个骗子这颗美丽的夜明珠不是你的。我要报警你是偷来的。”浮罗德从夜明珠上抽回自己贪婪的眼光,非常不愿意将珠子还给楚离。看着楚离英俊的脸恨恨的说。

浮罗德真想把这颗价值连城的珠宝揉进自己心里。太美了如此美丽的夜明珠。看着夜明珠从自己手上重新转到楚离手上。他好恨,同时也很庆幸这是谁家的败家子,也许自己做了这顿饭,潘太太高兴了就会解除自己的出租契约。

浓妆女孩也被这颗夜明珠所吸引。她看着楚离沉思了一会儿,仰起脸说:“小白相我们商量一件事情吧,你坐下。”她指指下方的圆櫈。

“不!还是坐这儿吧。”拿得出夜明珠的人,在公开场合拿得出夜明珠的人百分之百是个败家子。浓妆女孩嘴角露出浅浅的得意。遂又指指旁边舒适的靠椅。

楚离腰肌扭动跳到桌面上坐着,嬉皮笑脸的看着眼前的浓妆女孩。

“你想要?”楚离狡猾的递了个眼神给厨师。

“这颗夜明珠虽然小了点可是价值数千万也是有的,就一顿饭而已,你可是赚大了。”楚离虽然表面在跟浓妆女孩说话,实则是在引诱厨师。

“潘小姐,我要和你解约,从现在起我不是你的厨师了。”浮罗德的话很显然他要做这餐饮食,夜明珠是他独自的。

“放肆,浮罗德你这是在跟谁说话?你忘记了你的身份吗?你忘记你所说的话吗?”浓妆女孩非常生气的站起身来,看样子如果这个夜明珠拿不到,别说回去会被老公臭骂连那些原来就容不下自己的夫家人越发有语言权赶自己滚蛋了。

“潘太太,你是在家里当花瓶久了不知道世事纷争了吗?这颗夜明珠值多少钱,足够买一万个你,更别说我那点自身出租契约钱。潘太太请你动足了脑子在说话,你应该和这位先生去包间商量而不是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商量。这就是你笨!好了看在你原先替我在潘先生面前说情的份上,我就说好点是你成全我。”一番话气得这位潘太太一时舌结说不出话来,也难怪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要这么高调的在大厅里显摆着说,这分明就是忘记了浮罗德有个人存在的权力。以为浮罗德是她的厨师,那么浮罗德赚的任何东西都是她的。

她忘记了当利益太大的时候完全可以抵毁一切契约。她现在干气也是没有办法。

“浮罗德你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别忘记了你这个小人。”潘太太说完这些话正准备离开。

“潘太太你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做事没脑子,别以为嫁进了潘家就万事大吉,看在跟着你撞上这么大机动的份上我告诉你,潘先生迟早会和你离婚,你的直系亲属你不是没见识过。”

潘太太一时间气得脸通红,指着正在做菜烹调的厨师浮罗德不顾身份影响,不顾形像的大喊:“你,给我滚。”然后带着三个保镖蹬蹬蹬跑出了酒楼。

留下一大厅看热闹的俗男凡女们看着披金裹玉的潘太太被一个口中的小白相和这个顶级厨师气跑了。纷纷猜测着楚离是那个豪富家的败家子。

看着她们吵架的同时,小瑾拉住楚离问:“听她们的口气,这女孩在婆家过的并不好,你真的要把这颗夜明珠(鬼珠)给厨师吗?如果这样的话这女孩在家里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放心吧!不会的,这家伙给你们做好吃的,我怎么忍心害他呢。”五人聊天中阵阵香气弥满大厅。

一道道没有吃过的美食佳肴端上桌子。

看着四个女友吃的眉飞色舞,楚离心头不免起了要把这个外国顶级厨师带回家的念头。但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自家非别寻常人家,还是少惹闲杂人等为妙。

“我的夜明珠。”浮罗德见四位美女吃饱喝足,于是焦急的问楚离寻要。

“你过去再给我们上一道清汤。就给你。”楚离掏出夜明珠在他眼前晃了晃。

“最后一道。”浮罗德得到楚离的肻定后,乐颠颠的跑去做最后一道清汤。楚离跟在他后面将夜明珠交给他。就在趁他倒汤入钵的时候。楚离手指暗劲风至,好端端放在桌前的夜明珠不知怎么滴就滚进火里。只听‘啪’的一声,裂了。声音不大,但足够浮罗德听见。

脸色大变猛得推翻面前的器具将夜明珠取出来。顿时一张粗白的脸上透出一股酱,红,白三色在脸上来往复还变了又变,最后定格在红色上。整张脸如同烂了的番茄。

狠狠的一脚踹在烹食架上面,一阵凌乱的声音地上早已狼藉一片。

“啊!”发出一声像狼又像驴的叫喊声。双手捧着夜明珠摸了又看,看了又摸最后狠狠的扔在地上,双手揪住头发一阵踢踹舞动的痛不欲生。

“夜明珠!我的出租契约!完了。”

夜明珠对他的重要程度不亚于他的性命,甚至比性命更加宝贵,他不仅是个赌徒还是个隐君子。如果不是潘太太酷爱吃他的菜,他早就被人打死街头了。契约!完了!命也完了。从他两只恐惧绝望的眼神里可以看见自己被人杀死街头的惨相。

楚离在他张大的嘴巴里塞进一大叠大票子。转身左搂右抱的刚出酒楼就迎面碰上气走的潘太太领了一个中年男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