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31章 舍僻归顺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管万家礼在等谁?最大原可能就是等帮手,这样对王波对付舍僻更有帮助。这些人还不够,远远的不够。还有一拨人要请来,如果让自然门分部晴天白日下曝光,这批人是必需的,必需来的。

手机屏幕上一个人影盘旋在地上足有两米多高,水桶那般粗。这是什么慢慢变化?王波就只扫了一眼,觉得事态严重,打电话告诉了玄异秘案组之后。走到门口一声吆喝习惯性的手势。不大一会儿就集齐了大批人马赶往旷冬市海湾象石岛而去。

海边的湿气很重,众人雇了两艘客轮向象石岛进发而去。只能去到一半路程。另一半需要潜艇。王波不敢太张扬这样会无辜牺牲太多的队友。因为对方有太多不确定的暴虐因素。

根据楚离提供的位置,王波带着东西从象石岛最西侧边上岸。

为什么这个岛会叫象石岛?因为岛上西侧有块特别巨大的石头上端很平铺整个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头大象的背部。所以名叫象石岛。王波就从这个象背带着大批队友上岸慢慢向那个盘旋的浓雾中的影子走去。

海岛湿气很重,周围蒙着一层薄薄的雾,可是这里却有片浓生的厚雾,就像有人在这里生了一堆火所发出的浓烈青烟。

…………从昨天半夜到现在已经快一天的时间了。舍僻以为这不过是平常不过的皮肉伤,可是在吞食了“御形复生”丹后,慢慢的修养过程中才发现这不是普通的皮肉伤。

舍僻是无牙深山内一处深潭中最普通不过的水蛇,活过数百年之后偶然的机会里才得到修练之法门,从最底基开始修,修练了数千年还成了不人形。偷吃了万家礼爷爷送给万家礼的保命丹药后才成人。所以,直到今天他还分不清皮肉伤和伤元气的区别在哪里。

原以来只需要三个多钟头就可以复元的舍僻,在疗伤的过程中才明白昨夜那个偷袭者伤了自己的元气,以至于在恢复其间非常缓慢。

舍僻自从坐在这儿之后,不久身体就发生变化,开始从腿脚合并化为原体,原是盘腿恢复伤痛变成盘卷着,整个身体表面覆上一层细密的鳞片再后来鳞片变得厚沉乌暗,两只手也裉进身体里,整个人变成一条百多米的人首蛇身。

“御形复生”的药效流转在身体的每个部位每片鳞之间淡淡的绿色笼罩在一阵阵暖流从头向全身流去,舍僻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疗伤。根本就无暇分心周围的动态。

王波一批警员分成四组一组八个人。两组上山,另外两组以山岩为掩护分两侧而攻。。

月光下舍僻快要练完最后一颗丹药,整具蛇身冲出浓雾直挺挺向上窜去。谁也没有见过这么长的蛇,更没有见过蛇身人首。

新入队的小警员方晚,看见眼前骇人的一幕心里发慌手一抖,走火了。

“咻!”

擦破空气的呼啸声向舍僻巨大的蛇身射去以。

子弹!如此速度,如此声音在几近宁静的夜里让人心里一颤。舍僻这才从疗伤中惊醒,倏然发现自己四周都是人。怎么办!不能变化成人,否则就陷露了自己的身份!不,这只是妖而已,只要逃回去不承认谁能知道我是舍僻。舍僻是我?

强大的膻腥风刮得山崩石裂,巨大的蛇尾横空扫卷,近十名警员被卷进蛇尾就在眨眼之功夫全部抛进海湾。留下数声救命即不闻声息了。

绿色阴毒的蛇眼像两只悬在半空的灯笼,飘肆的长发躲闪密集的子弹。

看到了就是山顶,这些人警员就在山顶,为什么会是警察来抓我?难道是万家礼告状,这个蠢才!他呢?蛇眼环视周围没有发现万家礼。

伤患已经差不多了,不能恋战回去吧!

舍僻想都没再想一头扎进水里,蛇在水里可是游的很快。转眼就在数里之外。

“哗!”

一声滔天浪头狠狠的从海底抛起。只见海里出现一头浑身是血的怪物。没有人会想到狼会从海底窜出,更没有人见过赤红毛发的狼。

深夜!月亮挂在天上呈大半圆,明天就是十五了,周边没有云彩!风在高空嘶吼。看着底下海中的浪滔,没有风的搅糊也能潮高水涨。这是妖的能量。血,红了这一片区域。

月光下四颗雪亮的獠牙,腥红的舌头。

“舍僻,你也有今天,我忍你很久了,我要为我父母报仇。你受死吧!”万家礼咬牙切齿的咆哮!

“你这个蠢货,就凭你也杀得了我。做梦吧!”巨大的蛇尾将刚刚扑近身前的万家礼抽抛向高空重重的跌落在海中。正好就在舍僻的头前方。

“嗷!”

尖利闪着雪亮的牙下滴着绿色的汁液,这是毒,剧毒。

舍僻张开血盆大口朝刚落入海底的赤血狼万家礼咬去。

万家礼身影一缩变成人类。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万家礼!”岸上,海中一片惊呼。

孟氏三兄弟就在此时将旷冬市最有声名的新闻媒界请来,船上的记者正好在这惊心动魄的时候赶到。

这可是特大新闻啊!这一报道出去会引起多大的轰动啊!船上的人不顾危险的忙着拍照,却不知道这边早已惹怒的万家礼,他马上改变了攻击对像,另可不报仇也要杀了这警,媒界两批人。也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否则两个孩子真的完了。

海水在月光下泛着深蓝色的暗光,激流汹涌,海水下更是积攒着滔天的力量向游船奔腾而去。舍僻看出端倪明白这是自己逃出众人眼线的唯一机会。巨大的尾巴猛的一抽身体像利箭一样射出数十里远。

想逃?楚离可不会让舍僻逃走。身形一晃人就不见了。

“轰!呯!啪啪啪!”

数声巨响,尘土飞石,土崩山裂,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空带着海水落在王波脚前数百米处。

“为什么要害我?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舍僻像发了疯一样躯体一阵狂乱的扭动,巨大的尾巴抽在象石岛海岸边的岩石上面,大小不一的山体石块受到强大的冲击以强大的力量向四周空间射出。好在这些警察都通过训练,反应能力还是不弱。纷纷就近找掩体卧倒。碰运气了看看石头会不会砸到自己身上。

“啊!”

倾刻间,舍僻就发现了楚离并且认定了他就是昨夜偷袭自己的人,可是楚离身上强大的气势让他不敢靠近。可是楚离的眼神却告诉他,今天没有活路了。

“你是万家礼的同党?”舍僻朝海中看去,已经发现万家礼同三个人类打上了。

更让他心惊胆颤的是海湾的另一面鹤顶岛自然门分部已经亮起了导航灯,所照射的方向正是象石岛。

冷冽的眼光,摄人的气魄,狠辣的实力。

“舍僻,你逃不掉了。”楚离从半空中落下来,看着已经化现人身的舍僻。

此时的舍僻,识觉告诉自己,完了,今日就是大限这期,面前的这个小男孩,无比的怨念在舍僻的心中滚滚翻腾:“小杂种,你不让老子活,老子也让你死。”

“你不是问我,我是谁吗?好!小爷就告诉你。小爷的名字,楚离。”

“楚离。”岩石后的王波听见声音,猛的抬头真正的看见果然站在自己和舍僻中间的青年人正是楚离。原来他不是普通人?他是什么?一时间王波完全有些糊涂了。

海里打架的是万家礼,面前远方站的老者长发肆舞正是自然门灰袍长老舍僻也就是刚才那条巨蛇化现的蛇妖。那中间离自己不远的青年是谁?鬼!妖!人!还是神?

“不想死就带着你的人上那条船。”略带戏谑的声音响在王波脑海。

出于生命的本能,王波手一挥带着剩余的警员向那条停在岸边不远的游艇跑去。

“你是楚离?原来你就是楚离!”楚离这个名字在自然门可谓是耳熟能响人人皆知。

舍僻乍闻此话,尤如五雷轰顶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毫无生机。此刻他连最后想拼命的 念头都失去了。

楚离是多么高大上的人物,那只有圣师才能与之匹敌。而自己仅仅只是个灰袍长老而已。

“你真的是楚离 ?”舍僻面如死灰,整个形体陡然消瘦。

舍僻上前数步,语气显得平淡哀伤的说:“求你念在我修练不容易…”他看见楚离的眼神凌厉寒冷如锥般朝他钉来。

“我不是求活命的机会。”舍僻回避开楚离凌人的气势。

“那你求什么?难道是想我留下你的内丹?”楚离突然想到这儿也就是随便问问。

“是的,我修炼数千年不容易几经磨难,我虽然死了可是我想将内丹给你,送给有缘的人,也不枉我修炼一场。再者,我知道你跟圣师是有恩怨,可是必竟我们没有仇恨,而且我在你手里也活不成了,求你看在我们同是在这个空间修练的份上,留下我的内丹不是爆碎。”舍僻说到最后“卟通”给楚离跪下来。

“啧!说的跟你妈的真的一样哈!这可怜?你当老子不知道!你们妖族所修炼的内丹相同于人类的灵魂,所有的力量都集于此。功力弱的会被你反噬。功力强的!对,送给功力强的不错。哈哈哈哈………”楚离看着面前的舍僻,丝毫没有露出恐惧之色。心里不由的纳闷,难道这个蛇崽子是真的只想将内丹留给后人,做个贡献?

楚离,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杀了他,不如利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