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30章 曹香之死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王波双目如炬看着眼前的女人从她的表情看出她在说假话。在尸案现场,明明是他们六个人都在二楼同一个房间内。

“肚子发胀时间很快就像汽球一样的膨胀起来一会儿就炸了,我还想报医警可是没有来得及,然后,我妈和那个老野兽就死过去了。”曹香说到这儿又是一阵悲恸哭泣。

稍后稳定了情绪之后又说:“我当时要报警,可是万家礼这只野兽不让我报警,为此他还打我。正在撕扯的时候,那两个婴儿突然活了还冲着我笑,其中一个眼睛非常可怕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我就觉得眼睛像被刀剜一样的痛就不知道了。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就在无牙山的一个山洞里。”

“案发现场是在二楼一个房间,还有你凭什么说舍僻长老是蛇,证据呢?”王波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自然门是个什么地方?那可是维护国家安全………近期王波对自然门从无知到逐渐了解。知道了一些关于自然门其神圣的职责等等……至于自然门的圣师更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如果舍僻真的是蛇而且还能当长老。那这个自然门的圣师是干嘛吃的!

可是,突然间这个死去多天又活过来的万太太告诉自己,她得什么镇妖族,,又说自己的丈夫和舍僻长老是什么蛇,野兽。

这个女人是疯了吗?即使真情正是如她所讲。她真的是人类就不怕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影响她自己的孩子。新闻一报道她的孩子该怎么在世间立足?王波看着这个女人怀疑她的精神出了问题,可是这个女人所说的话都证明她没有精神病。

“我可以带你们去无牙深山找那只野兽,这样可以证明我说的话是真的。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就跑不远。”灯光下曹香恐怖的脸上越显狰狞。

“你是怎么活过来的?舍僻救你了吗?”王波心里想着当照片证明是舍僻时,已经调查过舍僻经常住海岛山上,从没有出去过,至少在这十年内。

“不是,是万家礼那只野兽救的我和妈妈,爸爸却死了。”曹香回想着当时的情景想哭却流不出眼泪。

“是万家礼救了你们,却又让自己的父母吃了你妈爸。你是怎么跑出来了?”王波觉得这个女人没有把话说完,好你是在跟自己绕着圈,她有什么目的?

“他当着我的面让那对老野兽吃了我妈,没吃我爸,我是被他个王八蛋扔出来,侥幸没死活着回来找到你们。希望你们能够为我做主去无牙山抓住万家礼这头野兽。”曹香卟通一声跪在王波面前嗑头哀求。

乌云密布紧紧的贴着高山脊梁,强大的压力内心的愤怒让万家礼一拳轰开身边的巨石,当初真不应该放了这个女人,居然带着大批的警察来搜山。

看着身边残喘的父母慢慢露出狼形。万家礼一阵心痛,昨夜不知因何原因重伤的舍僻来到这儿居然趁自己不在的情况下,再一次抢走了“御形复生”丹还将本就重伤的父母打得只剩下一口气。

“舍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万家礼的拳头渗出血滴浸红一片洞壁。

微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家礼,我们走后你去找堂哥,他们会为我们报仇。”

等万家礼跑到父母身边已经闻不见父母半点气息,眼瞳涣散心脏停止跳动。万家礼面前此时就是两具毛色不同的狼尸。万家礼的父亲是儿狼族中的上级变种赤血狼,可种狼的基因非常特殊可以修练,而母亲只是普通的灰狼。父亲爱上母亲后被族内逐出群,怎奈爷爷舍不得赠送他两瓶丹药,其中一瓶在百年前被舍僻偷吃。自此在爷爷的逼迫下发了血誓尽一切力量让万家礼一家走出山林过上人间富贵生活。他也确实做到了。

娶曹香纯属无奈也为了相互利用,各取所求。就在前半个月,他做梦都想不到舍僻为了在旷冬市立下威望,讨好圣师居然暗地里害自己,将阴婴冢立在自己妈妈和曹香妈身上。这样玄异秘案组就可以接下案子轻易破获,也好成全他顺利上任青衣长老。

可是他舍僻做梦都没有想到万家礼能逃得过生死劫,他一定要报仇,在报仇之前先将这个坏女人收拾掉。

万家礼怎么也想不通,曹香可以回镇妖族或是请巫师来杀自己。怎么也不应该找警察来抓自己。难道她不知道以现代媒界的功能,以自己在矿冬市的声望六条血命案一定会吸引来众多媒体的关注。这样以来一个人类跟一个异类生的孩子。自己的一对儿女也是她曹香的儿女,要怎么在这个世界上存活。就凭这一点。

万家礼也不可能再放过曹香,一定要让她死。她可以对自己无情,但不能伤害孩子。

万家礼看着山下的警察慢慢向这边移动。他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残忍的冷笑。回过头看看这个不算太大的山洞,心想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轰”的一声尤如雷响,土石乱飞,洞壁颤抖一个不算太大的坑出现在面前。万家礼抱起父母将其合葬在一处。添上土。

跪在地上的万家礼陡然化为一团黑影朝山下急驰。

“啊!”曹香惊恐慌张的往王波身后躲,并大声喊叫:“开枪。”

人的反应本来就比野兽差,就算是受过武功训练在这茂密的山林里首要反应就是看准了才会开枪,至少要看到一个影子。

可是,在这乌云密布,狂风肆意虐待的山林,可谓满眼皆是树影乱晃。没有阳光的深山野林中黑暗,首先是黑暗影响视力。野兽频出,危险四伏。精神集中力也并不在某一点上。

腥风!暴虐!狂躁!速度!

一团黑影自上而下如同电光狂流从每颗树之间曲折卷过。

王波在听见背后一阵骨头捏碎的声响的同时,空间震出寒如冰流的声音:“曹香,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连孩子的生存权也要剥去吗?你该死。”

王波回头看时,曹香已经头朝坡下摔倒。头骨被捏碎,鲜血从头部五个黑洞处流出。早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你们与其在这里不小心被野兽啃食,不如花废时间去自然门分部找舍僻吧!你们可以偷袭他的七寸,朝左边三分你们就会发现他的密秘。”凌厉森寒的声音随着狂风在头顶上空回荡,回音堪比雷声更加烈耳。

让他们去吧!想必曹香已经将舍僻的真实身份告诉这帮警察了,有他们去,我的胜算会更大。堂哥们虽然可以替我报仇,可是那里有自己亲手报仇来的痛快。

海岛自然门分部,舍僻并不敢回去修练疗伤,而是找到了离海岛不远处的另一个海岛这里总共面积不足两百里没有人烟。更没有谁知道他在这里,很安静也很安全,当然,如果没有楚离跟在后面发现的话,可能过不了几天他的伤势就会恢复。可惜……

警察局内所有的警员围在王波身边:“太突然,太奇怪了。没看见人,我们没有一个看见人。这个女的这回算是真的死了吗?搁几天看看她还能不能复活。”

警察们七嘴八舌的围着吴波说着话,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毕生难忘,那不是人的手指,完全是野兽的利爪,回来经分析是狼类。万家礼真的是狼吗?这个问题在所有警察脑海里盘旋不去。

“王组长,刚才传来消息,那个舍僻长老昨夜神色诡异的出门到现在没有回去。我们的人去他的房间看见有一滩血,取回样本回来察看,不是人血。”小刘从门外冲进来拨开众人向王波报告。

自从知道舍僻长老之后,王波就让局里通过关系找了个理由让小刘住进自然门。以此来观察舍僻的举止与动向。随时向王波报告。

虽然案子已经交移玄异秘案组,但是昨夜曹香来的突然,局里重案组的警察都对这个案子感兴趣,按步骤告诉了玄异秘案组,可是曹香死也不愿意过去,还催促警察去搜山。以致于发生今天上午的事情。

王波这次没有将事情的恶向发展告诉玄异秘案组,通过数次沟通,发现玄异秘案组的人非常自大,而且也很看不起他们,言语之间讽刺颇多。既然这样那就请你们自己破案吧。

我们不破案只不过是怀着好奇的心态察明一下事情的真相而已。

王波刚刚下楼就接到楚离的电话:“很奇怪,我和朋友们游玩大小海岛,在这里发现舍僻长老,他受伤了,伤的还很重,不仅如此还有很奇怪的现像。”

“什么现像?”王波的神经一下崩紧了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右耳朵里。

“他不但受了重伤,当然不好说什么神怪之力,我只能告诉我的眼睛所看见的事实。我看见他的身体变得很好,在地上盘了好几圈,这里在下雨,水雾很大,但是我看得很清楚,他像条蛇一样。”楚离咧开嘴笑了。

“我想起了万家礼的案子,太诡异所以就打电话给你,你看看你们是不是能快点赶到。”楚离没等王波说话。又赶紧加了一句:“这里雷电大猛我不能再和你通迅了,记住这里是象石岛。就在自然门所处的鹤顶岛附近。好了!再见。”

楚离站在半空看着下方的舍僻长老的身体各个部位正在往外冒烟,想必正是炼化那丹药恢复伤患的作用吧。

楚离的视线范围内又出现了一个人影。暴虐的气息虽然隔着水波一样让楚离完全感受得到。

万家礼,好!都来了就好。是来报仇,可是他为什么一直潜伏在水下不出来呢。楚离看着水下的万家礼两只手,不!应该是爪子攀爬在水下岛岩上借着力量伸出来向前方看。两只眼睛中射出阴毒的绿光。杀气毕现。他到底在等什么?

楚离心里想着,望着四周海面并没有发现什么。而脚下下方也只有舍僻一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