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9章 夜袭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万家礼是你要我死,又是我的杀母仇人,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我要你和那个舍僻死无完尸”曹香咬牙切齿满脑子的报仇雪恨,睁大一双阴阳眼看着眼前模糊的影子飘忽不定的楚离。尔后假装悲伤的问:“你是秘案刑警吗?我要报案。”

楚离看着她狡诈的样子很明显的张着嘴巴放胡说,自己没有露出实质的形像出现在她的面前,即使她用阴阳眼看,看到的楚离不过是团模糊的影子。

试问,有那个警察会这样出现,没想到她居然还知道玄异秘案组这个部门。呵呵…

“回答我的问题。”寒冷的口吻如同北极风暴使曹香内心猛地一突。本来还想着要怎么说怎么编排这二人的罪状来推卸自己的责任。听着楚离的冷喝立时耽于害怕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马上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是,我和万家礼是夫妻,我是镇妖族哈律一氏传人,他是这无牙山深处青泫狼族。舍僻,也就是旷冬市自然门分部大长老偷走了青泫狼祖上传下的丹药增强了功力还提早修炼成人身,在此其间修练时遭遇青泫狼万家礼爷爷的追杀,无奈答应帮助万家礼在人世间夺得富贵。要知道修行的妖已经是逆天,再去人家享受富贵那就是逆天中的逆天。可是如果这种极端逆天由别人去承担的话青泫狼族万氏还是赚了。”

“是我通过祖上的秘法使万家礼提早脱去毛皮完全变成人,包括他的一家三口。使他们像人一样走在大街上。万家礼让那些女孩子怀孕,因为只有怀上二十一个孩子才能将他体内的兽毒排干净,这样才能和我生孩子。

本来就不和的家庭因为女孩们未婚怀孕而使嫂子或弟妹们见机而上在老人面前说尽她们的坏话让老人把财产都给自己娘家。”说到此时曹香的神色露出鄙视。

“后来舍僻通过千里迷音让这些坏嫂子和弟妹们完全释放自己的恶歹,在得到夫家财产之后现出原形和丈夫离婚。以为财产稳稳就是自己的啦!全部属于自己娘家了。此时舍僻收紧千里迷音反将这些财富在她们得意忘形之时送给了我们。这些个女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曹香说这话时从未曾记起过自己也是如此这般不是东西。

楚离心想原来如此,难怪这对阴婴之冢怨气如此之大,能量如此之强悍。“你说的这些可有什么证据?”

“有,当然有,本来这些是以前我想留着要胁舍僻,可是现在是不是可以买我一条生路?”曹香看着面前的影子虽然看不清相貌,可是已经感觉到他身有隐约的杀气。

“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你这条命活着跟死了没区别,甚至死了更好。”楚离听着她有证据内心一阵狂喜。并且非常奇怪像她这样一个女人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居然还想要活下去。真是越不要脸的人越想命长。

“不!你不能杀我,求你不要杀我。我是人类,高人要杀就去杀万家礼,刚才他还吃了我妈呀。呜呜呜………”曹香‘卟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的哭诉着不一会儿地上就有一圈血迹。

“我没有资格跟你谈条件,只是说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杀我还脏了高人的一双神圣的手。不值得。我拿出来我都拿出来。”曹香跪在地上开始在身上翻,一会儿就脸面仰天怔住了:“东西不在我手上,在万家礼手里。就是你救我的那座山上是万家礼的老窝。”

楚离飘到曹香身边,细细的打量这个女人,虽然眼珠被挖看不清她内心的想法。这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楚离从她柔顺的表情穿透她阴险狡诈的内心。这个女人想借用自己的手去杀死万家礼。

“别跟我撒谎,你们一家人是穿着寿衣从火敛局失踪,你丈夫怎么可能带在身边。告诉你,老子没那好的耐心。”一团紫色的火焰从楚离手中蓬出直接将曹香刚才坐的木箱子烧成灰。

“啊!”

曹香大惊失色的转身爬到在地嗑嗑巴巴的说:“给,给你。”在保命的情况下慌忙的取下自己的一对耳环递给楚离。

“打开,里面就有万家礼跟舍僻的一切通话录音以及录像。”

当楚离从曹香颤颤巍巍的手中接过耳环的同时,一道紫光击中曹香至其晕倒,悬浮在空间的肉包子掉落在她头部周围。

楚离回到公寓打开录像一看,全部都是万家礼和舍僻的对话,但是可惜二人对于彼此的身份并没有指明,也就是说这录像拿去给警察也不过是说明俩人共同谋算别人财产的罪证,根本就没有说明他们自己非人类的事实。

正当楚离丧气的要关掉录像的时候,万家礼的一句话引起了楚离的注意。

“你能够保持这个人身多长时间?修练是可以保持长久,可是你就不保证你跟高手过招受重伤,就依你的功力疗伤是要以本尊的形态。你敢说你就不来求我吗?对我好一点也是给你自己留条后路。”录像里的万家礼和舍僻在一座花园中低声而谈。

“高手!哈哈哈……万家礼你可是真会说笑呀,这个世界还有高手吗?即使有,还有谁敢惹到这自然门来。你多虑了………”

楚离看着录像里舍僻狂妄的笑,自己也流露出笑意来。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容易。

海边城市的夜晚,月亮总是明亮如洗。旷冬市自然门分部座落在离城市不远的一个海岛上面。大片的绿草地种植着椰子树一排排。前面不远处也就是这座岛的中心有座面积不大的山,山上有似宫殿一样的四层楼,楼顶四角雕塑着鱼尾龙身鹿首像。

舍僻就在第三层南面第五个房间内,尽情书画。面前空气丝荡,一个蓝衣青年站在自己面前。很英俊。

“你是谁?”舍僻的灵识告诉眼前这个人功力比自己高。

青年嘴角上扬邪诡的笑意才从眼角流露。近距离速度忽略不计。

“噗!”

舍僻长老长发一阵凌乱散落丝缕,鲜血从口中喷出两只眼睛瞪的滚圆死死的看着自己的肚腹处一只偏瘦的胳膊伸进。这只胳膊伸进舍僻长老肚腹中的手狠狠的一拧抓出一把白花花血溚溚的肠子狠狠的一扯扔了一地。

“呜~哦!”舍僻长老发出一声类似野兽的低声悲呜。奋起双拳朝楚离面门轰去。

楚离飞起一脚踹到舍僻长老的双拳只听“咔啪”数声。舍僻长老从手至胳膊粉碎。

“差不多可以了。”声音如同寒幽地狱中传出带着丝丝戏耍的味道。一道黑烟从窗前飘出。房间里只剩下血污满身瘫倒在地的舍僻长老。

楚离从海岛直接飞回旷冬市。途经那所废弃的仓库不远处的一条街道看见曹香跌跌撞撞的一路向警察局方向奔去。

门外一阵骚乱声,门口值夜班的警察抬起头隔着玻璃看见一个没有眼珠的女人冲进警局,还大喊着报案。吓得一下子从值班门卫室床上跳起来:“啊!你你是谁?你报什么案,快来人啊!”失控的嗓音在黑夜里特别惊悚。

面对着这张脸,王波可是一点都不陌生无论是验尸时的细察还是多次万家夫妇屡上新闻。他都非常熟悉这张脸。

而且这张脸的主人尸体就在前天夜里在火敛局失踪,而今天却活生生的回来了,没有了眼珠,无论看人看物依然清楚,这不是常人所能办到的?难道真如她所说,她是那只有电影里才有的什么镇妖族?开了阴阳眼?

王波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事情这种人,不过现在的他还是非常冷静:“能说说整个事情的经过吗?既然你要报案就要说明真相,这样我们才能帮助你。你的丈夫万家礼呢?”

“万家礼是只野兽,他们一家都是。而且他还要他父母吃了我妈呜呜 呜 ……”曹香双手捧着脸开始哭泣。悲恸的肩膀一抖一抖泣不成声。

王波听了这话没往深处想以为是万家礼抛弃了她们母女。

细细打量着她,鞋子上糊满了泥巴面色极其憔悴神情极其疲惫。看她的样子就像奔跑很远的路。王波走出去拿出钱包喊了同事让给曹香买一盒盒饭回来。自己走到饮水机边倒了一杯开水放在曹香的面前。等她慢慢的稳定情绪。

“我是被害者还有我的父母,我当初嫁给他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他是野兽变化成人,求你不要把我当精神病,我说的都是真话。……”曹香的话令王波听着内心一震,全身的神经都崩紧了,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民营企业家怎么就变成了野兽,还有她这个老婆……变成了镇妖族,既然是镇妖族那为什么当初没有发现对方是野兽。

“好你慢慢的说,我详细的听。”王波稳定心神集中注意力听曹香慢慢诉说事情的经过。

“我认识他纯属偶然,知道他风流很多事情都对不起我。我都不与他计较。只到那天,我父母来家里吃饭,吃着吃着,两个老人的肚子都鼓胀起来,还隐约听见孩子的声音从两个老人的肚子里传出来。当时我们吓了一跳正准备报医警。我刚站起来,只能‘嘭’的一声响。万家礼老妈的肚子炸开了,里面有个婴儿。我吓呆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好,整个人都呆痴到那儿去了。大脑一片空白。这时候又听见我妈的肚子炸了,里面也有个小孩子。”

“等等,这中间相隔多长时间,两个老人的肚子突然变大,听见婴儿的声音到突然爆炸,这中间有多少时间,请你仔细想想。”王波打断了曹香的话,仔细的问着案情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