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7章 尸身之谜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王波接过照片不觉得一愣,这怎么看像……不像现代人?换句话说现代人没这么穿衣服。还有一个年纪这么大的人怎么可能留这么长的头发?单看照片倒是像某部武侠片里的宗派掌门一类。

“这是哪儿人?东岛人。”王波接过照片随即用手机打电话通知各个码头,车站,机场询问,检查。

夜色渐明,东方露出金黄鲤鱼白肚皮。

孟太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而来凭空出现就站在门外唯一可以说明他从外面回来是因为他披了一层露水。

“小离,那老家伙看见万家礼全家死光及他自己的照片时,那张老脸的颜色真是难看死了。”太真从门外进屋后走进客厅长腿一伸就坐在沙发上面喝了口热茶。

“只有难看死了?没有动作。”楚离表现的非常失望。

“不,他看了之后从椅子上站起来问了下属有人来过吗?下属说没有更没有见过我送去的那些东西。他挥了挥手反锁了门。打开窗户直接飞身下山,我跟在后面,可惜跟丢了,没想到这老家伙跑的真快。”孟太真显得有些内疚,事没办好。

“我知道他去哪儿啦,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今天王波应该给我来电话。”楚离神清气爽信心满满的看着孟太真。

上午,王波给了钥匙让小刘带他学姐去老屋,自己赶到警局,他要将这张照片交给上面。不曾想他刚刚走到警局门口,就从里面风风火火跑出来一个人。

柳夏慧是他的顶头上锋。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女警督。略显紧身的制服包裹着她那丰满凸凹有致的身体,性感中又显英姿勃勃。

“快点,带人去火敛局好像是诈尸了。凌晨火敛局打电话来说的话都不利索了。带几个功夫好的,跟我走。”柳夏慧神色肃穆的看着王波。在她的召唤下重案组的人都从楼上纷纷跑下来到齐了。

“是不是僵尸呀,带上家伙。”

“这枪对付僵尸不顶用,带符。”

“别胡说八道不是僵尸,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快去开车。”柳夏慧命令手下警员。

“你还是不要去了,你是个女的,身上阳气不重。”王波伸手把刚钻进车里的柳夏慧往外拉。

“放手,女的怎么了!别忘记了这组里能打赢我的没几个,上来。开车。”在柳夏慧严肃的注视下,王波背后被人一推就上去了正好挤在上锋身边坐了。

两辆警车如同旋风般一路向火敛局而去。

“事情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柳夏慧看着眼前的昨夜火敛局值班人员,那眼神就跟看神经病一样。这怎么可能,给谁说谁也不会相信。可是站在柳夏慧身边的王队长却相信了。现场的诡异及祝千菊日记里的最后一段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我怀疑万家礼不是人,人的眼光怎么可能是绿色的。

万家礼不是人?那是个什么东西?祝千菊是所有受害女孩子中唯一没有怀孕没有被挖去双眼,唯一一个没有将财产交给万家礼的人,虽然事后他的兄嫂也没有得到好下场。……楚离,对!楚离是个线索。这个青年人的上眼神是那么的睿智澄明,他上次跟我说的话有很多………

“想什么呢你!王队长。”王波抬头一看,自己的顶头上锋正以满是怒气的眼神盯着自己,当然怒气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王波没有哼声而是走到棺材旁边,火敛局的枕木都是钢化玻璃方便亡者的家人朋友探视,因为死者的两个孩子还没有从国外赶回来,所以就还没有烧。

“为什么他们的孩子还没有从国外赶回来,这都三天啦!尸体不见了让我们怎么跟他们交待。”

王波没有理会柳夏慧的说辞。而是走到钢化玻璃边仔细观察。

“你在看什么?难道你相信他们说的话吗?我只能说尸体一定是被人偷走的。”柳夏慧的声音还没有落音就立即遭到火敛局工作人员的全部否决。

“六具尸体都不见了。我们这儿有监视摄像头。柳警督你如果不相信可以来我们的保卫室看录像。”

“我相信,你们过来看这个地方。”王波向柳夏慧及同事们招招手。

“看看这棺材里面是什么东西?不是太明显但决定是野兽爪子的划痕。”王波站起来对着昨夜值班的人员说:“你们看见棺材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是一个抛翻在地另外都好好的是吧?”

值班人员扭过头回答:“抛翻在地的是万家礼的棺盖,其他的都是好好的只是人不见了,对了还有那两个小婴儿很奇怪总是悬浮在棺材里面。”说到这儿的时候这个值班人员一脸的惶恐骇怕。必竟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我不相信这些事情。”说完柳夏慧走出门去第二间放婴儿的屋内。根本就不理会王波在背后对自己说的话。

“你必须相信柳警督,很多事情是无法站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但不表示不存在,比如这两个近七十岁的老太太肚子里的婴儿,……”看着自己的上锋头也不回的走出去,王波只有摇摇头。

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声响彻云霄,王波 嗖!的一下冲出门就与一个女人撞了个满怀

满脸惨白至无人色的女工作人员。紧紧的抱住王波泪水千倾只是说不出话来。

“婴…儿…凭空化成了烟雾,另一个化成了血水在棺材里消失的一干二净……”同样惊讶的柳夏慧从房内走出来,睁着惊惧的双眼看着王波好半天从才牙缝里挤出:“我相信。”三个字。

“回去报告局长采取新的行动找此懂这个方面的人才来破案。”走到太阳下面站着的柳夏慧抬头环视着天空长长的吁了几口气感受了太阳的热气之后,定定神看着王波说。

“还是我来破这个案子,我会直接向方局提出来。”王波的话让柳夏慧扭头看了下他。

“那是鬼!”柳夏慧转过脸看看外面的太阳又说着:“当然我也不怕,干了这一行死在我手上的人也不是少数,只是从来没有想过世上真的有鬼。”想起刚才的情景那可是她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两个婴儿悬浮在玻璃棺材内,身体慢慢缩小从他的身上飘出一层层烟,另一个从他的身上滴出血水。她刚开始还以为是眼花了,或者是棺材内出了技术问题。比如太热了尸体开始化了。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两个婴儿都没有了。她才醒悟过来。这短短不过几分钟而已。

“喝口热茶吧!”王波从保温杯里倒出热水递给柳夏慧。

“你们先回去,我要去找一个人。”路边王波下车。随手招了一个辆车上去直达星园公寓。

这几天他通过楚离给他留的信息找到了这里,王波对这个学生满心的好奇。平淡睿智的眼神让他觉得这个学生不同于表面这么平常。

无牙山深处某个山谷内浓荫隐蔽。

“我们为什么会成为这样?你不是说你可以护佑我们吗?为什么我向你求救被你拒绝呢?你说!”

一个身披绿毛的男子满脸苍白看得出他受伤很重,用几乎是咆哮的口气质问对面的长发老者。

“这也不能怪我,是怪就只能怪你们行恶太多,怨气太重如果不是我在你们身上布置了法门想必你们早就尸骨无全。”长发老者神情肃穆眼色之间透出对这个男子的不屑与睥睨。

“你放屁,你还瞧不起我们,你凭什么瞧不起我们,如果当初不是你喝下我们祖传秘制的‘九消夺影散’。你怎么可能进到这天下第一的自然门内当长老。这么多年没有人识破你是个妖!”重伤男子面对眼前这个无论是能力或实力都超过自己的长发老者,从内心深处感到伤悲和愤怒,这个这伙完全就是忘恩负义、

“闭嘴!你再说一句不要怪我对我不客气。算了!已经这样了在人间的富贵你也享够了没有什么遗憾,你也别再说我不是了,如果不是我,你们一家也不可能活到现在。”长发老者眼角斜处,阳光阴荫里还半卧或半躺着几个同样披着不同颜色毛皮的‘人’…

重伤男子微低着头从眼眸处射出一道冷厉寒光。他恨极。他可不想披着这身皮毛在这深山野岑中游荡无尽的一生。

…………位于东港大道中段的生活区星园公寓。王波自小生活在这个城市对这里一切都不陌生,找起来很容易。

“没想到是王警司,你好请进。”楚离让佣人给王警司泡了杯茶。

“楚同学,我这样称呼你可以吧。这次来我就是想知道你跟这些受害者家庭里谁是亲戚或是朋友,为什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王波开门见山的问题没有废话。

“不认识她们,你会信吗?总之我知道就行了,你要问什么请问!”楚离面带笑容眼神淡泊。好像对一切都了然于胸,这让王波非常不解。

“他们都消失了,可以说是在火敛局凭空消失。”王波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楚离的眼睛,当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时,却没有看见楚离眼中有任何的震惊及不信任,好像所有的一切楚离都已经完全知晓一般。

“你为什么听到这些这么坦然?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凶杀案可能与鬼魂灵异之类有所牵扯。”王波凝重的眼神仔细打量楚离,完全从楚离身上感觉不到一丁点波澜。眼前的楚离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潭,即便是狂风掠过也惊不起半点波纹。这个学生不是一般人。王波这样想。

“其实你已经找到了证据,如果我没有猜所的话你还没有将那张照片交给你们局长,回去将照片交给你们局长,你就会有新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