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8章 意想不到的死亡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着王波下楼离去的背影,楚离回过头对孟氏三兄弟说:“看到没,他就是那根导火线,只要我们再从旁起点劲。就有一场好戏看了。呵呵呵……”

无牙山深处的某一处洞穴内,幽暗湿气颇重,绿苔藓一层层爬满洞壁,洞内巨大的石头边坐着几个表情不一的人。

其中一个坐在石坎上的老女人气哼哼的脸上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一脚踹在旁边的尸体上面站起身来,跨过死在地上的老头。

“万家礼,我早就知道这个老家伙根本就靠不住,你们不信我的话,好了,现在我们一家都跟着你们倒霉香儿爸也死了,好在我们是人类,我可不想和你们一起守着这山洞过日子,我们要回人间,你们一家守着这山洞过吧。”这个满脸都是皱纹的老太太将身上的毛皮扔给坐在石头上面的女婿。拉起自己的女儿就要出山洞。

万家礼抬起头两道森冷的目光看着对面的丈母娘,嘴边露出阴冷的笑容,被他媳妇看见绕过他背后走到自己妈妈和丈夫身边站着。

“你想怎么样?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妈妈。我也算对得起你了,至少你的一对儿女没有死。为了你,我也干了很多坏事,你在外面风流的那些女人的野种的孩子怨灵都累积到我妈妈身上这笔帐就算了,我爸死了也算了。”她那没有眼珠的眼眶掠过地上躺的老头。

如果你敢对我们不利也别怪我曹香不客气。别忘记了我们一家是干什么的!”曹香从昨天到今天吃了颗丹药休息的也差不多了,两只空洞的眼睛看着非常骇人不说面目表情也很狰狞,之所以看得见完全是因为眉骨上方的一对阴阳眼藏在皮肉之内。现在的她也只能靠这一对阴阳眼看物景了。

“镇妖族吗?呵呵……你们人类真是世上最险恶最薄情的族群。”万家礼从石头上慢慢站起来来,冰冷的气息让对方俩母女觉得山洞的温度下降很多。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不安。

“人本来就是薄情险恶自私,只是你从来就是蠢,你以为你站着就是个人了吗?你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进入人的世界,何况在我的世界里,别说你本身就是头野兽,就算你是个男人,在我的眼里同样是畜牲,能我为用者是畜牲,能为我嫁者依然是畜牲不过是高级点而已。

男人在我的眼睛里都是奴仆听候我的差遣,我可以放任你风流,但是那些风流的债务必须统统由我来收,这次是大意了,连累我妈妈成为阴婴之冢,也算我们有福在头七的白天被发现就救了。

看在一对儿女的份上,我就不把这笔帐算到你们头上。不过请你最好收起你的眼光,我很讨厌你的眼神,别惹恼我,让你们一家三口求生不得求死无路。”曹香说完这话一扬手臂,胳膊上立即浮现一个黑色的圆圈—噬雷环。一种可以束缚妖类灵魂的环子。

山洞里湿漉漉的洞壁上面绿色的苔藓隐隐约约在洞壁斑驳的沟纹里浮出一个极淡的人身影子,看着这对夫妻吵架。而不露任何声色只是淡淡的影子龟隐在层层绿苔之间。

真没有想到以为他们伉俪情深谁想会如此不堪。难道这个万家礼面对着一个噬雷环就这么忍了吗?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是镇妖一族,更没有想到失去了双眼,舌头掉了一半居然还如此张狂嗜恶,如此女人死不足惜!

这正是寻着气息到此探查的楚离,此时隐身在这儿见到如此情景,心里进一步盘算更新计划。

争吵还在继续。

“曹香,你不要太过份,你以为一个噬雷环我就会怕了你吗?别忘记了你和我已经有了一对儿女,你的贞处已经被我破了你的血液已经与我融合,别说你未必可以毁得了我一家三口,即使毁了我,你以为你就会全身而退吗?”万家礼厉声回应老婆曹香的猖狂。凌厉的气势陡然上身,绿色的眼神在这幽暗的山洞更是如同两道幽冥路的光火,寒冷,阴森。

站在曹香后面的丈母娘看到情景对自己也不好,赶紧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们出去也只是想找到祸害我们的凶手而已,不过是曹香性子急了说的话不好听,心是向着你这个当丈夫的。”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你们一家只是你最强悍,出去找人过来杀了你还怕这两个老家伙吗?

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那道狡诈阴冷的眼神没有逃过万家礼的眼睛完全看穿了她心思的万家礼怒火喷烧,右手化掌为爪寒似冰铁的尖爪长出几分。

“啊!”一声惨嚎。只见眼前绿色的身影一晃。曹老母整个右臂被女婿活活撕扯下来,鲜血顿时从她断肩出喷射出来。速度太快完全出乎两母女的意料,在她们的脑海记忆里,这个女婿一家都是顺从滴。

根本就不可能给曹香念咒语的时间,一道黑色的闪电呈孤形噬雷环已经飞出洞外滚入深草丛中,而此时的曹香衣缕烂掉露出白花花的皮肤,一张惊惧的脸抽搐的有如抽筋一般。空洞的眼眶内虽然没有眼珠可是能从她恐怖的身体上看出她害怕的到了极致。愤怒的呼吸像气浪猛烈的喷向她的头部。

“妈爸,你们把那这个老女人给啃了,让她们知道畜牲野兽最大的能耐就是食人。”

随着万家礼的话音,两道身影同时扑向曹老母。一时间血肉飞溅,血腥味弥漫整个山洞。在一阵剧烈的撕扯咀嚼及惨嚎声中这个刚才还乖张猖狂不可一世的老女人就被一对亲家野兽啃食得只剩下一堆血肉差糊的白骨。

“你吃了我妈妈?”曹香从晕死中回过神来在万家礼的巨掌下不能动弹。她实在是嚣张惯了。

“曹香,你实是嚣张惯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把我当人看,从来就没有忘记我是野兽,可是你忘记了野兽本就是吃人血肉的。你们曹家的女人世世代代都把丈夫当奴才使唤,当畜牲虐待,老子忍你很久了,不过看在一双儿女的份上,看上你让我们一这家提前变成人的份上,老子饶了你。正如你说的人世冰冷自私,你以为就你回到人世间你能干什么?滚!”

“吧!唧!”

曹香如同一个皮袋被狠狠的扔出很远。

“吼!”

一声低沉的兽吼震动山林。

“啊!”

惨惧扭曲的嘶嚎:“家礼救我!”

楚离的下方,一只金钱豹躬曲的身体非常生气的看着这个不知从何方掉下来吓得它一大跳的女人。它已经吃的很饱,并不打算啃食这个女人,只是很生气这个女人从高处落下来差点砸到它,将休憩的它吓得够呛。

这个女人有利用价值,如果万家礼真想放过她,绝对不会以这种方式。想来不过是想借刀杀人而已。

喧嚣的都市里繁华的大街,旷冬市警察局门前人来人往。

重案刑侦组。

“自然门舍僻长老?这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有长老?还有这个长老的像怎么会出现在万家礼的尸体的瞳孔内?”王波听局长的话,一时间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今早才由柳夏慧告诉自己自然门是个什么宗派。已经要求将这个案子交给玄异秘案组织去调查,他不用管了。

王波听了非常恼火,想起了楚离的话,就来到高级警督办公室门前。进去后将照片直接交给局长。谁知道局长的答案更让他觉得案件的扑朔迷离不可思议。这个一个受国家重视且秘密的门派的分部长老怎么可能出现在死者万家礼的瞳孔内。

更离奇的是万家礼死去近一个星期,按常理瞳仁中不可能留有死者临死前的任何影像。可是现在不但留有,而且对方还是如此高高在上的长老,一个玄门长老跟万家礼有什么关系?

万家礼有可能不是人,这句话又再次浮现在王波脑海内。只可惜这名叫祝千菊的女孩已经不在人世了,她的日记也没有留下更多的记载。火敛局的尸体不翼而飞。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王波这个侦案迷深深陷进案情不能自拨,突然宣告说不让他侦案了,这种感觉尤如一个乞丐面对大盆鱼肉被抢的感觉。

“报告局长,我申请调住玄异秘案组请局长批准。”王波的申请让局长一愣,要知道这玄疑秘案组向来都是独立断案。不受当地警察系统约束。

“你想去?很难,我尽力。必竟这个案子哄动太大如果由我们的人破获了肯定更好。”局长站起来给了王波一个肯定的微笑。

黑夜里,一间废弃的仓库呛鼻的湿霉味散发在周围。

“有没有好一点厚一点的衣服,我好冷好饿。”曹香开天眼看见这黑漆漆的仓库及眼前这个看不清的影子。暗叹,对方的功力很高,高到自己开天眼都看不清楚。胃里没东西,衣服又破了,曹香几时受过这等苦。

现在的她跟乞丐还不如。至少乞丐还有个窝。她连窝都没有。

“只要你如实回答就好。说万家礼跟舍僻长老是怎么认识?所有的一切我都想知道。”楚离丢给她一件羽绒服虽然这是南方的春天,不过对于一个没有食物的女人而言衣服应该厚实点。

“我知道你看得见,只要回答的好,这些就是你的啦!”仓库的空间里悬浮着几个肉包子。

冷厉的声音比寒风更加凌厉,嘲讽揶揄的语气正如她经常对人说话的口吻。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要混饱穿暖就好。看着对方的气势,曹香的思维如水一般散开。

听他的口气决定跟万家礼这个狗杂种有仇,想着万家礼刚才把她丢下去砸在那只金钱豹旁边,他是故意的,曹香恨恨的想,还有那个舍僻长老狗屁不过是条生长了数千年的蛇而已,如果不是靠着丹药的功效,他能变幻成人吗?万家礼这个蠢蛋,都说了舍僻靠不住他不信,果不其所以然,在我们被杀的时候以瞳影传像,他都没有来救助,可想他是巴不得我们死的。而眼前的这个人……肯定不是跟他们一伙的。以这个人的能量早就应该知道万家礼就是山洞里,若是朋友为什么不去找万家礼?他的声音这么冷像冰刀一样,说到这两个人的名字的时候不但没带一丝感觉甚至连语调都没有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