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6章 日记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六月十九日 晴

难道这是他与他姐姐设的局,由他出马勾引女孩,再由……对了,这个女人这个在认识万家礼不久后认识的女人,为什么我的潜意识里会强烈的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九月十九日 晴

我可以这样设想一下吗?万家礼爱上我,然后他姐姐在网上与我相交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在我宣告怀孕之后,他姐姐也许就是这个网名叫‘血染残阳‘的女人跳出来……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到这么冷这么害怕,,不!我要好好的想一想。头好痛好乱。

十月二十八日 大雨

我一定要好好的设想一下,因为我越走近他越觉得他可怕,无论是在网上认识的人及现实生活中打听出来的事,方方面面我都觉得自己掉进一个黑窟窿里。

这个女人利用她们跟兄嫂或弟妹的关系不好,在家里搅得一团粥,最后父母死了,这个女孩也被……这些女孩死的这么诡异是他们杀的吗?为什么财产会到了万家礼的手上。

今天我也问了他,他的眼光好可怕虽然胑是瞬间,可是我看的很清楚那是什么眼光无法形容。

我爱他不能失去他,但是我要怎么保住自已还有这个虽然富有却支离破碎的家呢?为什么我的嫂子会这么自私,哥哥会这么冷漠?如果万家礼真是设局我的家庭不是要……

十月三十日 大雨

我告诉他,我怀孕了他的眼光好温柔,可是当我转过头无意间从镜子里却发现他看我的眼光尤如毒蛇一般。我假装没看见。我要看一看我的假设想像是不是真的。有一点我已经肯定了他不爱我,我的心碎了凉了但是我还要继续,至少我要让自己清楚我爱上的男人是个什么人?

十一月七日 多云

无论是语气还是语言我都可以确信是她就是那个网友‘血染残阳’。看着她极度委屈,僻人处那瞬间转换成狰狞的脸,我真的是无话可说。无论她说什么都伤害不了我,因为她在我心里没有位置。

当我问她是不是血染残阳。她的表情告诉了我,她的眼神如同一只被撕破皮的恶狼。我无视,心在流血这真是一个阴谋。下面的所没猜所就应该论到我哥嫂出场了。为了全部侵吞财产这个我的亲嫂子已经蛰伏很久了。我的傻哥哥,你以为你们把我逼死逼疯了,你们会得到好大一笔财产吗?彻骨寒心的笑意从我的神经末稍延开。

十一月十五日 晴

今天我去了律师所写了份遗嘱将其所有的财产在我被害后,由律师分月转交生活费给父母,我不相信兄嫂拿了父母的钱会善养他们,绝不相信。果不如我所料,嫂子携同冰冷的哥哥和他们的女儿来势汹汹………我可能要疯了。我的思维已经在死之疯之间徘徊。冰冷的哥哥,你真的相信我死了或疯了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活下去吗?

万家礼的身上或是背后有一股的黑色势力强大而隐形。我的敏感让我再一次……不,好像是说错了,我的大脑越来越不行,思维已经不连贯了。

今天我看见他的眼光是绿色的,人怎么可能有绿色的眼光,不是我的错觉,我有些怀疑他不是人……我要疯了是吗?

…………………正当王波仔细的看读祝千菊的日记时。桌边的电话。

叮叮叮叮…………一阵清脆的电话音将正在深思的王波吓了一大跳急忙提起电话。没有声音电话那头静得给人一种躺进棺材的感觉。

王波刚放下电话。叮叮叮叮叮……………清脆的电话又响起来。

这回王波轻轻的提起电话,清楚的听见里面的声音。这是重案组小刘的声音:“王队,在不在说话呀。”

“什么事?”王波心想这么晚打电话肯定有要事。竖起耳朵听他下面说什么。

“王队怎么搞的现在才出声,我以为你不在呢。”

“废话少说,到底怎么回事?”这小子半夜里打电话来说废话,正好又打断了王波的思路,所以他老没好气的问小刘到底什么事。

“是这样的!以我的技术还不能将万家礼瞳孔的影像人影清晰的显现出来,所以我找了我的一个学姐她是这方面的专业生。这不!我手上正拿着照片呢?要不我现在就去局子里,你请我吃麻辣烫怎么样。”

小刘嘻嘻哈哈的声音让王波生出一股强烈的警惕感:“小子,问你个事。你在这之前一分钟有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没有,绝对没有就只打了这一个电话,你又不哼声。”小刘非常肯定的回答。

“麻辣烫我一定会请你,但不是现在太晚了。而且今晚你呆在你学姐的工作室不要到处乱跑。还要告诉你那位学姐不要到处跑,我现在就去你们那儿。”王波说完放下电话。从椅子上取了大衣关上灯和大门向楼下走去。

大街对面的汽车里,楚离和孟氏三兄弟看着王波离去的背影。

“什么时候他们才会把这个案子交给玄异秘案组?楚离为什么你要去找这个王波,还给他提供线索。”孟太真有些不解的看着楚离。不明白他绕这么一大圈子干什么?

“只有重案组破不了的凶杀案及案件出现不同寻常的人或事物时才会交给玄异秘案组,更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女孩的冤情应该得以昭雪了。走吧”

听了楚离的话孟太真启动了汽车缓缓向前开去。

“真没有想到这个木长老居然这么混蛋,不过也亏了他,这才让我将计划重新策划。”

楚离嘴里嚼着口香糖听着孟太姒的话差点没被噎死。

“那俩个婴儿是你放进那俩个老坏妇人的肚子里面?”孟太姒感觉到楚离也太缺德,那个凶案场面他也是今天晨练时听别人透露出来。

“屁!人是我杀的不假,可是那些诡异的事情不是我干的。我不过是催运了附在她们身体里的怨气而已。包括那个爆炸!那个万太太不是一般的女人。总之他们一家都该死,除了那双不知情的儿女。还有那对万家礼真心喜欢的女人生的孩子。这个女人对万家礼也是恨之入骨。”楚离想起了他借用别人的身份去看望这个女人的时候。

自己提到万家礼这个名字时,这个女人眼中的憎怨与冷漠。

“万家礼这个王八蛋还真是他妈的一个性格难以解释的家伙。对自己心爱的女人都这样恶毒,这种男人死十万次都不足以泄人愤。”孟太姒想起那个女人的诉说真是一个叫惨。

不过这些也都是旁事,谁让她眼神不准看不出来一只披着人皮的恶狼,再说楚离这几个人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不过是了解了一些情况走了,最后还是孟太姒这个实心汉子丢了一沓钞票给这母女三人。

“小离,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孟太姒回过头问坐在车后座的楚离。

“这事情说来话长,不过我要说的就是一切都是缘合。缘份到了一些真相无论无隔千山万水真会走到一起。”楚离说完这句话从身上掏出一枚小小的金属牌。这是去终南市遇到一个偶尔算命的人送给他。

前几天夜里,他拿着这块牌子无意间融进自己的清灵源力发现里面是块地图,他照着方位找到那个人,他是一个深山修炼名不见经传的门派的掌门。掌门交给他这些东西。并告诉他一些话。但没有回答楚离的疑问,就送楚离下山了

“如果真要做一件事情不是一定要武斗,从内核败坏他们的力量,让阴暗面对光明,适时转换角度都是可行。”

楚离坐在车上想着掌门说的话。想想真对,一个自然门从建立到现在已有几百年历史,岂是由自己全数就能杀完这么简单?杀能杀得了多少,死之前肯定又有多少人像当年的自己一样,那么痛恨呢?

老子要杀了他们,要他们死而无憾,要他们觉得自己真正该死!那才叫爽。

车在黑夜里畅行无阻,后半夜了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车辆,何况这里并不是繁荣地区属于较偏的位置。不久,王波的那辆车停了下来,这是一个四层楼下面,远远看着从里面射出淡淡的灯光照在门前一片朦胧。

“王队来了,我说要回去,学姐硬说她怕,你又要来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了。”一个瘦高个子,唇红齿白大约二十多岁的男生从里面出来。拉了王波进去。

屋子面积不大不足二十平米一个小吧台对面一个小桌子边上坐着一个长发宽脸戴眼镜的女孩子站起声来一脸的渗怕。

“我真不应该接你们的活儿。”女孩说完这句几乎就要哭了。

“我们不走就在这里陪你到天亮。你去后面休息一下吧。”王波眼角余光看到侧边有个小门,估计那里是个小休息室。

看着女孩怔怔的表情,知道在工作的时候肯定遇到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如果不是小刘在她身边,估计她直接就要把这活儿给扔出去了。

王波走到她身边对她说:“这样吧,我家老屋在墨辛街不算繁荣但是比这里人多。你明天这里的房子退了,搬到我老屋去住。”

女孩环视了一下整个房子,这里可是自己开了两年的店,去那里住可以只是离工作地方太远了。

“你住二楼,一楼也是门面明天我就让那人退房。”王波觉得自己应该对这个女孩负责,如果这个女孩真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对得起人家这么年青的生命。

女孩子听了立即喜上眉稍,这边小刘直接给了她一拳:“赚了哈学姐。”

王波一脸严肃的对小刘说:“照片给我。”转过头对女孩说:“你休息一下,到了白天我还有话要问你我。”

女孩听了这话,身体微微颤动知道王波要问什么。进去了不一会儿般了个小沙发出来,她不敢一人进去睡。干脆合衣半躺在两个男人身边休息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