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7章 夜坐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四个秘案组成员面色难看的双手拿着记录本使劲扇着屋里的臭气。然后四人对望了一眼。眼神默契四人心灵神会。留下一人,其余的鱼贯而出。

又过了一会儿进来个年龄较大的警察大约在五十岁上下,红光满面一副和气的面容。富态的身体踮着八字步走了进来,看他肩领上的并没有玄字。

楚离换了个坐姿,这回是左小腿放在右大腿上面。半靠在椅子背上,眼睛瞪的大大滴并晃动着脖子上他那颗俊美的脑袋。玩味的看着这个富态的警察踮着八字步走进来。

“嘿嘿嘿嘿………”富态警察对着楚离一阵和气的善笑。开始自我介绍

“我!王得亮琼都总警察暑警司协助玄异秘案组调查妙若儿一案,请你好好配合。”

楚离也冲着他发出一声似笑非笑的:“嘿嘿嘿………自我介绍,本人楚离特等善良公民,不知因何被抓,请王警司协助调查还我清白以告世人。谢谢。”

王得亮看着楚离的滑皮相,想着在来之前受到关海萍的亲自接见,秘密谈话让他从心眼里对这个楚离是百般的好奇,千般的不想揽事在身,各种传闻如流水般不绝于耳。他只想随便瞎话几句草草了事就得了。越马虎就越对得起关海萍的嘱托。刚好那前面四个吃完楚离屁的家伙出去,看见他来了就把他给推进来。推进来之前也给王得亮上了一番课程。这堂课对在警界混了数十年的老油条王得亮而言基本上等于对他吹了一口空气,没用!

“王警司,你们警察局审讯案犯就是这样审的吗?还陪着笑脸去审吗?”从楚离身后走出的大暴牙,双手放在背后一副以上位者的嘴脸训斥着王得亮。像他们这些玄异秘案组的人一向不屑于与警察局的人相交往,总觉得他们低自己一等。

“刘组长,我只是来询问楚离一些事情,他是案犯吗?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档案没有写明?他是鬼魅还是狐狸精?他不过是一个寻常公民,因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他才被牵连进来。我不对他客气我能对谁客气?”

王得亮踮着八字步背对着暴牙刘组长。面朝着楚离朝他使着眼色。

如若不是这次关海萍多方努力周旋,根本就轮不到警察暑插手玄异秘案组的案子。因为从来没有先例,可以让警察插手玄异秘案组自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第还是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看见王得亮向自己使眼色,楚离番然醒悟,可是事情来的太突然要怎么编呢?他可不善于撒谎更重要的是同时被提审的还有清湛及孟氏兄弟二人。想必东海市那边的行动也是同步。只要一个人说的不圆满那故事就编不下去了………

“你挡在中间干什么?让开。”王得亮的话让刘暴牙组长好不气恼。他什么意思这不是明摆着偏向着楚离吗?还有他这态度居然不把我当回事还当着楚离的面质问我。简直是混蛋。

“嘿嘿嘿……我哪儿挡着你了,你们自然门的弟子个个都是腾云驾雾能掐会算千里眼顺风耳。我一介俗人我还能挡你。刘组长你太高抬我了吧。”王得亮听着刘暴牙组长让自己让开,这语调口吻就跟吆喝一个家奴一样。搁在别人就生气了,可是他王得亮是局子里最滑头最贫嘴的人。非但没有如刘暴牙组长的愿望让到一边去,反而挡得更严实了。刘暴牙组长根本看不见楚离的任何表情。

“哼!”刘暴牙冷冷的重哼一声,扭个头转到楚离右边:“说,你跟妙若儿是什么关系?你招集一个……”刘暴牙组长说到这儿啃住了,他还真不确定妙若儿是何方妖怪鬼魅。

“说,楚离你是不是跟妙若儿没关系?”王得亮的问话把刘暴牙组长的鼻子都嫩给气歪了。手指着王得亮忍无可忍的暴喝一声:“滚出去,这儿没你什么事。”

“滚出去,这没你什么事。”王得亮一脚踢在楚离坐的櫈子上。楚离‘嗖’一的声像阵风一样旋出房门。

“回来!”刘暴牙待追到门口哪里还有楚离半点影子。气得满脸肌肉抽搐指着王得亮:“你等着,我一定要上控到你你上司面前。让你们警察局彻底从这个案子里滚出去。”

“是你让要他滚出去,还说这儿没他什么事。我不过是将你的话重复了一遍而已。”王得亮富态而灵活的身体一扭堵在刘暴牙前面。摆出一副冤枉委屈的样子大喊:“你口口声声说楚离是重案犯。那三个组长为什么跑了,是他们渎职吗?不要把责任推到我一个人头上,你去问问倒在我王得亮手上的罪犯有多少?

如果这次不是你们玄异秘案组非要我们警局协助调查,我特玛才懒得来呢!告诉你,案犯和良民之间你要分清楚点。国家给权利你们是让你们还公道于民,不是让你们看着谁有钱就抓谁。”

“你,你你……”刘暴牙组长愤怒之下左拳形成三个灰银色圆环冒着腾腾冰雾。王得亮也是胆子特大,当即就挺着他那大块头就给堵赌上了,赌他不敢出手。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儿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住手。放开王警司。”马哈脸跑出人群左手拉开刘暴牙拎着王得亮衣领的右手。王得亮这才松身挤开众人走开。

半夜两点多钟了,楚离还坐在客厅,没有开灯,面前放着一个小瓷茶杯他正自捏着转着。他在等小寒回来。事情正如他所料,东海市自然门也向表哥,蓝启他们下手了。蓝启是只狐狸善诡辩,况且,他与孟氏兄弟早先在国外住,户口自然也在那边反正都是假的怎么查都行。至于斯冰因为长时间跟人类早有商业来往,早就有人类的各种信息证件也都在国外。几个外国人在楚离家里住住难道这是违法的吗?

小寒回来看告诉了楚离东海的情况。东海市也拿蓝启他们没得办法,统统放了回来。

“你小楼休息吧,小寒。”

“我还没吃东西呢!”小寒从身上掏出几个食盒,去厨房拿了两双筷子递给一双楚离。

“我不饿,你吃吧。”

小寒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自已吃了后上楼洗洗睡了。

北方的深夜,风总是吼叫的让人心惊胆颤。

玄异秘案组审迅处四号室内还亮着灯。里面有三个人,两个玄异秘案组成员刘金山和傅日坐在一个枣红色条桌内。

相隔不足两米的地方坐着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长发女子看不出实在的年龄,但是很漂亮,只是眉宇之间焦虑很浓。头顶上方的白织灯将房间照得通亮。寒意甚浓在北方没有暖气的房子里坐着是非常难受。

“你玛个臭表籽到底说不说,让老子陪在你在这儿挨冻。”坐在左边的傅日不耐烦的站起身来搓着冻的发麻的双手,跺着冻僵的脚,双手将身上裹着一件非常厚实的长毛兔皮衣紧紧的包住自己那已经包得不能再包的身体。抱怨着上司不要脸给自己这么一件破差事。

“你要是再不说,小心老子…”傅日走过来站在长发女子的面前做了个非常下流的动作,以彰显他的威猛。

“说还是不说!”

长发女人伸出戴着粉红手套的手在脸上擦了一下,真的很厌恶这男人咆哮声喷出来的口水溅了她大半个脸。

从傍晚被所谓玄异秘案组的人带进来一直到现在就是这两个人。旁边一个像座石雕一样一声不吭。这个坐坐起起,起起坐坐来来复复都喊着相同的话。只有一个字“说”

长发女子只知道他们是身份。可是自己没干坏事呀?

她试着说了一句话没说完,就被眼前这个男人给炸回去了。此后,她不再说话。因为实在不知道这个男人所谓的说。是让自己说什么?

桌面子的那具坐着的干尸好不容易有了个细微的动作。微微的抬了下眼皮慢条思理:“吼了一个晚上,都没说出来,你让她回答你什么?笨蛋!蠢货!”

干尸刘金手握住桌面上早已结了一层薄冰的水。

掌中运功。渐渐冒出热气这才端起来清了清喉咙:“林瑾,我们只让你回答一个问题,回答了你就可以走了。回答不了也可以走了。但是要有道理。”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对对对对……对,说,快说”傅日虽然被刘金山骂了,但是不见他生气只是讪讪了笑了两声。

“听着,问题是:楚离跟妙若儿是什么关系?”刘金山的两只眼睛直直地看着林瑾的双眼,不放过她稍纵即失的瞬间。

“我和哥哥刚从国外回来什么也不知道?”

“你是怎么认识楚离的。”

林瑾再次擦掉溅到脸上的口水,文文雅雅的回答:“我以前是东海市中学的老师,这一点你们可以去调查。”

“你回来后看出他们是什么关系?比如吃饭时他们两个人嗯嗯…哦哦…”刘金山做着情侣之间的眉来眼去的神色非常滑稽,可是此时林瑾却没有任何想笑的意思。

“确切的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妙若儿。这次到学生家里住只是偶然,我没有发现你说的那些意思。我只知道……”

“知道什么快说。”干尸刘金山的上半身往前挺了一公分远两只眼睛睁得更大了。

“楚离有公开的女朋友未婚妻,这个大家都知道。所以你说的那些不可能有。”林瑾的回答让刘金山冷笑一声。

“林老师,据说你为了和楚离相爱,早已与父母脱离关系了吧。你与楚离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你为他袒护。”刘金山走出条桌走到林瑾面前看着这张精致的脸蛋。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buOJOB'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