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6章 师父死亡之谜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三人脚尖轻点如仙鹤冲天待落地便已在十丈之外。几个闪点之后三人均已到半山腰进入那片绿郁浓翠的原始森林。

一层薄如纱酷似实质雾墙挡在三人面前。

“薄绡禁制!”楚离的唇边露出一弯极浅的轻笑。

孟太姒站在楚离前边:“让我来吧!”话开说完,右手双指凝贯劲气,在这道薄绡禁制上面看似随意的点了二十多下。就听见一丝听似裂帛的声音从天到地一层‘薄绡禁制’融进空气中不见了踪影。

莽莽雪原丛林中,阳光被茂盛的树冠挡在外面,楚离身上瀑泄而出气势让远远而见的野兽竟不敢近前侵犯这三个外来人。没有任何阻拦即使是风,在这片茂密的树林里也不能完全成为他们上山的阻力。不多会儿,三人已然穿过茂密的树林,蓝天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像一个烘烤了很久的圆形面包。

姹紫嫣红迷人的花香直冲鼻端脚下依然是厚厚的白雪,而眼前是满目能见的各色单瓣或重瓣的花朵,满树鲜花,看不见叶子只有花。

一声尖锐凌厉的长啸直冲云霄。雄厚的源力震荡着周围空气现出一条条波纹。大片雪花烟尘漫天飞舞。

楚离才发出一声长啸不多一会儿,漫天花雪陡然发生异变,变成一条长而宽的飘带在空中似乎被什么所控制不独瓣落,不散雪舞。

楚离抬头一看,梦阑衫的主人赫然变成了梵静庵。楚离突然感觉内心有一阵冲动,好像心爱的东西被外人夺走,他要抢回来一样。这件梦阑衫如何会穿在梵静庵这个贼女人身上?

楚离怎么可能让梵静庵站在自己头顶上空,遂运起源力亦然飞起与梵静庵面对面。

“我的若儿呢?还出来!”楚离的声音冰冷的堪比九幽寒绡。森冷的眼光幽幽看着对面的梵静庵。梦阑衫是道家至宝,显然是元韩真子送予仓云海,这么好的东西仓云海怎么可能送给她,唯一的原因就是只有她—梵静庵有能力再次杀了我吗。

“拿来!”在梦阑衫这件道家至宝里,梵静庵的手像似蒙了一层水雾一般。

“人。”楚离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在看出梵静庵毫无意思还他妙若儿的一瞬那间,全身源力暴涨,身形如闪电,拳出化做无数颗黑红色流星向梵静庵呈全方位豪扫而来。

“杀!”随着一声清冽的断喝,梵静庵的十指张开变幻出奇魅的莲花光影。玉白的手指发出莹润的光泽瞬间拉长变得极其尖锐,纤指光影不断的脱手而出带着尖厉刺破空气的呼啸声射向数以万计的黑红流星拳。

梵静庵在这件道家至宝梦阑衫的保护下大大的增强了信心好好想与楚离大战一场,以好让她见识一下《天魔录》的非凡之处。

“哧!”“咝!”“卟!”“蓬!”

随着四声刺穿耳膜尖厉的狂啸声。随即一声“蓬!”一阵恐怖的巨响声将四周的空气炸裂成断层。脚下的雪,花,叶如同一阵阵小型的龙卷风向站在地上的每个人袭卷过去。

山顶的万丈雪壁发出巨大的“轰隆!”崩塌声如洪水般向这边狂压过来,速度之快转眼即至。

“恍恍然,至无上,上邪。越剑长空,佑吾苍黎………”仓云海见此状大骇,口中一边念念有词。一边伸出左手双指,咬破中指弹去数滴血液进入梦阑衫内。大喝一声:“收衣。”

正当梵静庵心中想着自己不过用了仅仅不足十分之三的功力与楚离硬碰硬就带来雪山崩塌这如此大的效果。正沉浸内心的狂喜得意时。

却觉得身体突然一重并急速下落。惊得她运出元力这才在半空稳住身形,发现本已穿在身上的梦阑衫此刻却穿上仓云海身上。一时间内心激出纷乱狂扰的嫉恨。

“去!”一声急促清冽的清喝。一股青色薄雾自梦阑衫内冲出飞入空中融进空气内迎向雪崩暴雪而去。

楚离眼见梵静庵跌下半空嘴角咧开一丝讥讽。

这是梵静庵所不能忍受,即便没有梦阑衫我也不一定会输给尔楚离。梵静庵暗恨的发出一声低喝。只见她探手成爪金色真气运转,一时间梵静庵的左手犹如蒙上一层金丝网纱一般夺目灿烂。划了空气直接抓向楚离。楚离看着梵静庵金丝网纱一般的右手。

心中一惊思想瞬间回忆起当年伽木山顶他与师尊一起。密织的金丝网线从树林中穿出,趁师尊不备将其绞死。师尊在临死之前用全力送楚离逃出阵网。

楚离泪水纵横今日才明白眼前的梵静庵不仅是杀死自己的仇人也是阴险绞死师尊的仇者。

想起往事楚离心如刀绞,内心的情感滔天澎湃激荡着楚离的全身一字一顿从楚离口中发出:“梵静庵,还我师尊还我若儿!”话一出口。

全身的源力暴发到了巅峰,只听一声暴破声,全身的内外的衣服裂成碎片飘撒在空中,身体内小宇宙迅速旋转带动东位面二十七颗星核。二十七颗星核能量迅速溢流循环在楚离的筋骨血气肌肉之内。使楚离全身皮肤充斥着殒石光泽的同时闪耀着星辰之辉。

只见楚离右爪如同闪电,轨迹飘忽不定,亦不带一丝风声,霎那便躲过梵静庵的一爪,并绕过梵静庵的右手,直接捏向她的肩头。只听一声骨头清脆的碎响声。梵静庵身形飞退,脸色难看至极右肩传来的痛楚让她对仓云海嫉恨更加。

“梵静庵你该死,你实在是该死!”楚离目光扫向梵静庵,星芒闪现出杀机。

楚离紧握双拳体内宇宙牵引所带动的二十七星核灵力疯狂起来不断的融入全身。

楚离强悍的肉体也吸收这星核灵力,整个躯体仿佛殒石形成一般。只见他猛的暴发最强星核灵力,整个人被暗沉的黑色包裹闪烁着奇异的彩光。

“咻!”

一道疯狂的尖锐的啸声响起,一道黑色闪电直直向退至山腰的梵静庵冲去。

梵静庵感受着楚离霸道的气息,心里真正盘算着要如何打平手这一仗,因为她已经发现楚离体内这道强霸的气息并不是来自《天魔录》而是冲破《天魔录》第九重之后,被源始魔尊索引破除宇宙而渡缘所得二十七灵星星核之能量。就这已是让梵静庵垂涎三尺而不能得。而此时只能放下内心的雨望。

只能先想办法过目前这一关。真是可恨仓云海在这紧要关头居然想着去救下面那群无用的人。梵静庵看到这道黑色流光,感受那气息,虽然不能否斗得过但是躲还是躲得过去。

梵静庵急速的变幻身法轨迹如同狂风气流所产生看似无章法却只有自己所熟悉的轨迹电行般绕着楚离。

可,她的速度终究快不过楚离。无奈何只有运起护身天罡正气硬硬的接了楚离一掌。身体被击飞到高空,嘴角却显出一丝狡惑的阴笑。

楚离只觉打在这层浑厚的天罡正气丝毫奈何不了梵静庵。不禁感到奇怪,既然她有这么浑厚的天罡正气护身为什么刚才却宁可被捏碎骨头也不运转出来护体?

难道这是她最后……?楚离通过意识想到梵静庵复苏时的那一刻,陡然醒悟。不禁骂道:“好阴险的贼婆娘。”

“就冲你个小兔子也敢肆闯自然门,找死。”身穿银色长袍的段长老倚仗比孟太习快几倍的速度毫不费力闪到孟太习身边,趁他没有反应过来一掌狠狠的拍在太习头顶上顿时血浆崩出,当场呜呼哀哉!送命也!

“啊!”

“啊!太习。”

一声惨叫伴着一声惨绝人寰的悲怆冲上半天空。楚离低头一看呛鼻的血腥将他整个精神强震的抖动。这是孟太习的血液,虽然孟氏四兄弟和楚离相识时间不长,但是可谓是终日形影不离,且对楚离又爱护倍至感情已经超过了亲兄弟。眼见太习血溅当场而且还死无全尸。整个头颅骨被段长老拍去了一大半。

“太姒,小心!”楚离看见段长老眼见孟太姒悲恸亲弟弟的时候,又从旁准备出手。楚离那里容得下他再度逞凶从半天空如同殒石般直落而下。未落地之际,右手伸出一道白光脱手而出挥向段长老。

段长者急速的弯下腰身旋转一圈闪躲过去岂料怎么能再躲过第二招,只见三道白光同时如绳索一般从大腿,腰身,胸前穿过。三股血流如同河流一般从几个方向冲出染红了附近两米内的深厚雪地。

楚离杀的兴起,看见殷红的鲜血喷出染红了的眼睛射出寒厉的杀气。嘴角挑出一抹异样的邪魅。

“太姒抱着太习让过一边看老子来收拾这名门正派的自然门。”门字刚落音。就听见数声惨叫声彼落此涨不到数分钟血,滴溅树梢。残肢断体满天飞扬。

楚离的凶悍怨怒让自然门弟子纷纷后退躲避。任谁都是极珍惜自己生命,没有谁真的是不要命,况且对方与自身又无任何冤仇。此时没有谁豁出命来阻挡这个楚离这个魔一般的瘟煞神。

山顶雪崩止住塌方雪壁的地方出现一片青翠植物随着风摇曳起一股清新香甜的味道。血腥从山下一波一波随着风弥漫而来。仓云海惊悚回头看见山腰自然门所发生的一切,来不及多想脱下身上这件道家至宝梦阑衫向山腰抛去,用意念急呼疑惑不见的梵静庵。

此时的梵静庵被楚离用尽全力狠狠的一掌击在护身天罡正气上面。这一掌正是梵静庵做梦都想得到的星核灵力,此刻她掏出一块从梦阑衫上摘下来的灵体仙石。这块仙石是梵静庵早早算计好的可以蕴藏宇宙能量的昊戊灵体石。此时梵静庵哪里管得了自然门人的死活,只在清阳殿内二楼一块硕大无比的天然太极幻石中将吸收在天罡护体正气内的星核灵气注入在这块昊戊灵体石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