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5章 原始案宗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笑得很诡异,两只冰冷的眼睛里的红丝如蛛网交织。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所有的声音都被这段割破耳膜的笑声打断,周围的空气在这一秒不再流动。一切都静止不前。

呀!一声轰破耳膜的尖叫声乍然而起。声音来自法医女助声。两眼静止不动。在下一秒停止的空气,时间继续流动。

轰然倒地,在女助手倒完的同一妙,四十岁的女法医发出恐怖的喊叫声扭转头直冲下楼,未等跑到门口,就口笔流血而亡。死得不能再死。

这还不算完事。所有的人怀揣着恐惧的心理直接将尸体用白布包起来抬出去的时候。

“什么东西?”警员小刘发觉有什么在使劲的拽自己的裤角。扭头低下一看,发现另一具女尸的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裤角拉扯。

“这还有个活的,队长。”小刘准备弯下腰翻转女人的尸体。

“不要动,让我来翻你走到远一点站着。”积攒多年的破案经验,副队长从心里觉得这不是一般的普通凶杀案,周个房间透出邪异,诡秘。

小刘是年轻的新警员。他决定还是由自己翻这个女人的身体比较好。自己破的案多阳气盛煞气也重。

女主人匍倒在地的身体刚被翻转过来。恐怖的脸无法形容两只眼珠子不知所踪。舌头被人割去,整张脸全被人划开血还不停的流出来,无论是尸斑还是腐烂程度。或是冰冷僵硬的身体都宣告这个女人死的不能再死。

身体里突然发出诡异的红光而且温度迅速升高。

“爬倒。”胖队长急忙中猛的扑倒旁边的同事,与此同时。砰!血雾笼罩整个房间,女人尸体被炸成血色粉末飘洒在整个房屋空间各个角落。

所幸人没有死亡,只是炸伤了三个人其中也包括副队长王波。

次日,楚离坐在含苞欲放的迎春花前品茗着好茶“雪落春”。这是只季才出的茶也是旷冬市的特产。即使泡在滚烫的开水里,也会喝出清冽的味道非常特别。

孟太姒从外面回来递给楚离一份报纸:“看吧!上头条了,那个女人的尸体如你计算的一样准时爆炸,没有留下丝毫线索。”

自从小弟去世之后,孟太姒的气质变得沉敛多了。

“小离,这样案子就会移交给玄异秘案组吗?”

楚离放下茶杯,换了个坐姿半卧在沙发上面,抖开报纸看见上面赫然写着醒目的字眼:灭门血案,天理昭昭。至于案情细处却是没有半点报露。

“他们还有一对子女在国外就读,万家礼还有一对私生子女被弃。”孟太姒端了杯茶一仰而尽。

“没有那么容易就交给玄异秘案组,像这种诡异的案情警察局也有自己的看法及一套侦破方法,我们可以从中引导,将这个案子的另外一个当事人慢慢的引出来。”楚离的眼神沉静而冷清眼底的寒光隐隐若现。

下午,旷冬市第一公民医院外科病房内一个英俊的小伙子推门而入。

“请问,这儿有王队长吗?警局的。”说话的小伙子身高一米八,长相斯文偏瘦皮肤细白年龄约在二十岁上下,身穿一件淡黄色优雅休闲装,彬彬有礼的看着病房内的病人及家属。

王波没有亲人只有两个同事守在一边,看着进门的小伙子,再看王波的表情就知道并不认识这个小伙子。

“我就是,请问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吗?”王波从床上努力的坐起来。

“我叫楚离是琼都大学政法系大三的学生,我知道一点关于案情的内幕….哎!不是……也不知道算不算内情。”楚离大大方方的上前一步,平淡的脸上有一缕伤感。

“来来,换个病房。”这时候门被推开了进来了医生和几位护士。经王波及警局的要求本来早在昨晚就要换个单独病房,一直推迟到现在。

“一会儿再说,楚同学。”王波示意楚离跟着自己去到另外一个单间病房,这是一个套间。因为案情是秘密的所以不容许他人知晓案情的发展。

“你为什么不去警局直接找到这儿来?”王波从楚离的气质中敏感的察觉楚离不似一般的大学生,感觉他身上有一股说不清楚的东西吸引着他。

楚离上前几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面:“我是去警察局说,可是无意间听人说这个案子是你在负责,而且你又去过现场所以就想来看看你。”楚离摇动床脚下的转柄。王波的病床慢慢的竖起,王波由躺着变成坐着。

楚离双眼如炬上下扫一眼就知道这位王波队长伤的位置。没有伤到要害只是下肢体中度炸伤。

“你说说什么情况?”王波端了杯水递给楚离。

“这还得从很多年以前说起,很久远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事有关。”楚离的回答让王波略微皱了下眉头。不过还是继续听楚离说那件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这对夫妻以前为了发家制富以诽谤等等方法害死很多人并且家破人亡,其中有一家你在仔细讲讲………”

如果这些话搁在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王波会请他出去。可是对于面前的楚离。王波不由自主的选择相信他。

“我是听很多人说万总年青的时候很风流。只是遇到他太太之后就规矩了。”王波做了个请楚离继续往下说的手势。

“在武隆市有个女孩,被万家礼勾引并爱上他,尔后万家礼的太太跳出来还请了很多人诽谤她,并利用女孩的兄嫂贪婪无度的心搅乱了这个女孩的家庭,最后女孩得了失心疯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有的财产最后都落到万家礼身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也让很多人都不明白。而且除了这个女孩之外其她的女孩死的时候都被挖去双眼。而且大多数女孩去世的时候腹中都有孩子。”

王波的眼睛不带眨的看着楚离,听他说完之后。

犀利的眼光如炬看着楚离并问着:“大部分女孩死的时候都怀着孩子?那这些事情万太太的妈妈知不知道。”王波想起了就是万太太的妈妈和婆婆年近七十早已绝经并多方证实没有怀孕的状况下,在案发现场却发现两个老人肚腹里都有孩子并且都连着脐带。

万太太自己妈妈的肚子里的孩子还笑了,对着女法医笑。婴儿那满脸的怨恨之色到现在王波都能清楚的回忆起来。

“万太太的妈妈当然知道,不仅知道还且当时还是她以自己社会身份到处宣染让那起想巴结她或是求她办事起哄拉风的人,全身投入的对女孩家庭进行人身打击。最后弄得人家家破人亡,全部财产都落到万家礼头上,这一点很多人都想不通。”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你是这些家庭的某家亲戚?还有那些死后被挖掉双眼的女孩子都不是本市。全是武隆市吗?”王波巴不得立马飞回警局打电话调出武隆市的卷宗。很多年前自己的确是听说了一系列女孩双眼被挖事件,苦于没有找到凶手的沉年案卷。

今天突然听见眼前这个叫楚离的男孩提到这些案子,并说到这些案子的男主角就是万家礼,而且他们一家不仅是害人者更是别人家破人亡后的受惠利益最大的人。搁了谁?谁也想不通。

楚离没有回答王波的话,而是拿出了一个纸条上面记录了一些人的名字,时间,地点,还有证人的名字。以及他们现在的住址及工作单位。

楚离站起身走到病床前替王波队长盖被子的时候,双手却在运施《天魔录》在王波不经意的情况下治愈了他的双腿。

“案子需要你。”楚离说这话时人已经走到走廊尽头。

看似慢慢的走路身形如此之快让王波非常惊讶。忘记了腿伤,本能的从床上跳起来向门外奔去。却被值班护士一把抓住:“你去哪儿?哎呀!天啊!你的腿怎么能动了,夏医生,夏医生207号的病人腿……快来看啊!”

护士小姐的喊叫声一下将王波从本能中拉回现实,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可是中度伤患啊!可是现在无比的正常连痂都没有了。

深夜,局里的照明灯连着街边的路灯将周围照的通亮。没有人值夜班。只留下两个年纪长点的和这个队长,因功而升级刚一回到警察局就接到上面的通知调令将他这个副队长正式升为队长。

此刻,他正对着电脑看着从武隆市调来的十多年前的少女挖眼案宗。不错!正如那个青年楚离所说的一样,这些女孩最大的相同之外都是与万家礼恋爱并怀有身孕。

国家有名文规定,但凡是与有妇之夫怀有孩子的女人,这些孩子出生后都将不能得到男方的抚养及赔偿。当然这是在男方隐瞒女方的情况下。

王波慢慢的清理着这些女孩的相同处发现几点1,这些女生都不是独生子女,皆有一哥或一弟而且父母年纪都很老。2经过当年刑侦案子的警察回忆所说那些女孩都有一个共同点:性格比较刚硬或是偏执倔强。3,她们都在不同程度上受过亲情的伤害。4她们在感情方面很执著,她们期望得到爱又害怕得到爱。性格内向5,她们从不接受别人介绍的男友,万家礼都是通过网络与她们认识。6从她们的日记中记录看出,万家礼都是在她们怀孕之后,老婆跳出来……继而诽谤排山倒海……

突然,一个叫祝千菊的女孩的日记引起了王波的注意,里面是这么写的:

五月二十七日 雨

我总感觉到他在骗我,可是为什么我这么傻要爱他,经过多方调查这些女孩跟我是多么的相似。难道就这么巧吗?都是在怀孕之后他的姐姐就跳出来了。他姐姐跟他是什么关系?真是他姐姐吗?今天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可是为什么我会强烈的感应到她和万家礼的关系。她问我的话都很平常可是为什么这些话在联接以后,会让我有这么强烈惶惶不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