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5章 上山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来以后,家里父母已经过世,他自然成了家里的主人,这以后平静下来才将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想。

原来嚎咆子根本就不是放情人走,而是利用情人去找新的生命来做炼冶胎囊。为什么越练越年轻祖先最后下定论是经常跟嚎咆子在一起练习,他们的毒液不相同而祖先见她练的无比轻松,有时会偷练她的。最后从嚎咆子向千毒祖的对话中得知。她练得那种毒液不仅可以死而复生更能以一变十。”

“一来由嚎咆子自己下山勾引男人,二来假意放走所谓的情人下山招人上去,就像我祖先这种至诚至信的人,为了完成亡人遗愿而上无洞山的人。以上山去做千毒祖的练毒胎囊。

后来,祖先回来后也没有再娶妻子,单身将小女孩养大成人。将自己炼治的毒药及从千祖洞偷回来的一些全部埋在地底深处。我祖先以为自己会死,可是却总也死不了,直到很多年以后我祖先才明白自己已经成了千毒不死身。可是他又错了。在五代十国时期千祖毒魔出山虐为恶不知道怎么就死了。死的时候我祖先才明白自己的寿命是附在千祖毒魔的身上。”

“祖先招来了自己的子子孙孙让他们不要离开这片宅子,这片土地,若非要远离遇到天灾人祸则可以拿出药水保命救身。我那年离开家的时候,奶奶遵寻祖训送了这瓶药给我。只教给我用,并没有来得及教给我解的方法,也不是来不及,而是那年我心好痛,只想一走了之没有听奶奶说完而已。”

“真的跟听故事一样啊!”林辉首先发出一声感叹。

“还有一些炼治药方都是世代相传到了我奶奶这一代,我只记得是被她放在一个紫木盒子里,现在想起来是这么大点的紫檀木盒。”关海萍边说边用手比划着。

楚离一直没有说话只用两只眼睛看着关海萍,思索着她话里的千祖毒魔是在五代十国时期出外做乱才无故死去,这段时间不就是仓云海灭杀源始魔尊的同一时间段?也是天下妖魔最混乱的一段时间!

楚离思索着无论如何这都是跟自己有缘的人,无论是前世还是前几百世,无论来生还是来生的子孙都会因机缘契机成熟而相缝,宇宙自然六道轮回并不是人死如烟灭一切均不存在,自然万物之灵气戾气厌气相互交织机缘到来时无论是那里都会走到一起。

“楚离你如果想要的话,我过几天飞回老家去找找看看那个盒子还在不?希望不会太大。”关海萍见楚离一直没有说话,身上的气息静怡之极,猜不出楚离在想些什么!

“好吧,我回去问问唐伯伯,询问下他老人家的意思。”楚离抬起头微笑的看着关姨。

一顿饭吃的温馨而有趣。饭吃完了各自又点了一些果点。聊到十一点了,才慢慢走出玉颜楼。

关海萍出门就坐车直接回家了。楚离和林辉携同黄凌儿以及林瑾一路谈谈笑笑往家里走。

深夜浅月淡如水。

栖霞山峰顶,富丽堂皇的自然门清阳殿内,内阁四楼一座雅致的房间内,窗前案几上的梅花烛盏上面五根黄蜡烛光摇曳出屋内明亮而温暖的景像。

“拿来。”

梵静庵站在几案内侧,对面是仓云海只见她慢慢的将梦阑衫从身上脱去刚刚准备递给梵静庵,就感觉到一阵凌厉的气息,梵静庵几乎是欲等不耐的将梦阑衫从仓云海手中抢去。

仓云海愣神之际更看见了梵静庵那美丽平淡的面上泛出狂喜而得意的光芒,这让仓云海更加迷惑不解整个人如同坠入了雾海之中迷茫不已。

她从来没有见过梵静庵有过如此神态,在仓云海看来,她认识的梵静庵是非常的淡泊从容,内心的宁静可以达到一个从未曾有的高层境界。而今日居然如此失态,而且在自己尚未递给她之前,她居然伸**过去。这让仓云海多少感到有些吃惊。

更让她吃惊的是,当梵静庵穿上这件梦阑衫之后,脸上的表情完全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高高在上可以俯瞰人类当于天神比拟的……无论是她的气质还是表情均可以说是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什么会这样?仓云海非常不解的看着梵静庵。

“怎么!我穿着这件衣服不如你穿着好看吗?”梵静庵微笑的脸庞灿若鲜花,然而眼睛射出的精光却让人神秘莫测。

仓云海退后几步,睁大眼睛仔细看着穿上梦阑衫的梵静庵。一头乌黑的长发肆意飘荡,梦阑衫所散出的宝光灵气如同将梵静庵整个人包裹在云雾之中,给人的感觉她就像是九天之外的神女。气质高贵优雅且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的气息。

“姐姐,穿着的确很漂亮。可是你……”抢,这个字仓云海最终还是咽下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内心疑虑。疑虑中且带丝丝后悔。

如果不是为了摆脱“浩音魔吻”所带来的千年孽情。她是不会将梦阑衫借予梵静庵。这可是她不仅在祖师爷元韩真子面前发过誓而且也承诺过数世相合的好姐妹楚云姜诺言。

“放心吧,我一定会全力替你除去楚离,让他解出那魔咒孽情。”梵静庵练功修为到极至巅峰,飞对她而言不过是小意思,可是仅仅只能在这自然万物之内飞行而已,而且飞行也会让她消耗体内元气。

可是自从穿上梦阑衫的一刹那,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脚离开地面,虽然只是离开地面可随意飘在空中。但就这种感觉就令梵静庵大喜过望。感觉实在是太爽了,看见仓云海出去的背影。

梵静庵就迫不及待的走出房间,不用丝毫元力就可随心所欲飘游在空中。在月光里她仔细看这件梦阑衫上所缀的宝石,浅月淡如水的月光笼聚一线照在襟边的一颗拳头大小的宝石上面。

“找到了。”梵静庵喜形于色。就是这枚了可以助我练成“繁星大典”

“楚离呀楚离!等拿到你的《天魔录》修练成功,我就可以破开虚空真正的做到我所想要的一切。楚离啊楚离!为什么你就不能乖巧一些主动把《天魔录》交出来呢?这样我们大家不是都省事了吗!”

梵静庵在空中好好的游荡爽够了之后,回到清阳殿前走到门边拉扯了一下门旁边的紫色流苏绳。一阵清脆的声音过后。

就听见脚步声进来一位身穿银袍的年轻小伙子。双手抱拳:“圣师,有何吩咐?”

“叶文,通知玄异秘案组在妙若儿这件案子移交给琼都警察局之前,将妙若儿给我带到这儿来,无论你们用什么方法。去!”梵静庵看着门外黑郁莽莽的山野,幽暗的瞳孔没有光泽以至于没有谁能看出她此刻在想什么……

凌晨还不到六点钟,楚离被手机声惊醒,迷迷糊糊的他顺手抓起手机:“喂、谁呀?……哦…啊!”楚离一下从床上蹦起来“什么?若儿不见了,什么时候的事?自己跑了?不可能!床上有封信是吧!信上写什么?”

楚离跳下床就开始穿衣服,不到两分钟衣服就穿好了,简易的洗洗脸就冲下楼梯,喊上孟太姒和孟太习跟着一块儿去了医院,现在的楚离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自然身边得跟一个高手,否则不是要吃准亏了吗?

楚离三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住院部内,护士小姐早就守护在一边,看见楚离来了匆忙的迎上前,将信交给了楚离。楚离来不及欣赏信封独到的艺术美感及清丽的花香。直接将信封拆开。

大致意思是说让楚离要人就去自然门。带上《天魔录》。可恶。楚离气愤的将信揉成一团还没有扔出手掌,就感觉到掌心温度陡然增高,一团红色火焰发自信签本身倾刻化为灰烬。

“梵静庵!”楚离胸内情绪大感悲伤暗喝一声,仅仅只是让周边的人对他视以奇怪的眼色。

背后传来温和的声音:“楚离,来把这个吃下去,记住我的话能克制时尽量克制自己。”

楚离转过身看见唐兴龙左手掌心一枚暗红色药丸,右手握一杯温水。心里很内疚如果昨晚不回去,留在这里,就不会让他们轻而易举的带走妙若儿。

“唐伯伯,你不要自责都是我不好,不应该让你昨天夜里回去,不关你的事,你不要太过自责,我答应你,只要他们不伤害若儿,我就能够控制好自己。”楚离通过唐兴龙的眼神看出他心里的想法。谁也没有料到玄异秘案组他们会来这么一招,而且还是带回了自然门总部。通过这封信也能知道是梵静庵那个臭女人想以妙若儿换《天魔录》这上千年了,几经轮回。她居然还没有忘记《天魔录》此时楚离才明白过来胸中此刻燃烧着另外一团火焰。

除魔卫道,还我们朗朗乾坤江湖。现在看来全是放狗屁。从这封信看来楚离当初所想的不错,梵静庵就是为了得到《天魔录》破除虚空寻找一条修仙路而发起所谓特玛的一场武林浩劫,数千名魔教弟子被斩杀。梵静庵……你够狠!为了将我将赶尽杀绝不惜赔上上千人性命。

今生若老子不能报仇雪恨,誓不再世为人。

楚离将这颗红色药丸放进嘴里,端起玻璃杯饮而尽。转过头对孟氏兄弟说:“哥俩回去吧,我一个人就可以去应付了。”

“不,跟着你,老的不能打,打些小喽啰还是可以的!嘿嘿嘿……”孟太习伸手搂住楚离的肩膀:“走吧,哥们去把若儿救回来,你打架我们带人走。”

茫茫雪山莽原,站在山下望向山上,一山三色,山底满目尽是苍凉,光秃秃的树木上飘零半落几片枯黄焦黑的叶子。山腰处却是郁郁翠浓,从山下望上山深厚的雪地延深进原始森林处一片黑暗。山顶更是绮丽多色火红的火山口褚红的岩石如血般醒目,粉红嫣紫腊梅清,在这距离两千多米的山下即闻见那与风嬉游的清冽梅香。

墨绿之顶粉嫣之巅隐见着金漆飞檐,盘龙绕梁。

“楚离,走我们从西面绕过去可以省很多路。”孟太姒看见西面隐隐约约有条路隐。三人大步疾走仿若三道影顺着山路迎风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