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6章 楚离受审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年就杀魔教众生而看,他们所露出来的冷静,勇敢,义气以及保护弱小的担当都不比正道人士差,甚至比某下三流门派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事过后,她就在思考为什么魔教众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十恶不赦,难道是她错了?所有她要受到这沉睡近千年的玄冰之朔所带来的沉睡。

更让她不能释然的是最后斩杀的这个魔弟子楚离居然带着对她的仇恨及光复魔教的重任。仅凭凝结一缕不散的怨气。居然能与自己一样重生在这个星球并且得到源始魔尊的传承。成为真正的魔尊子。

死到底是不能解决问题。

《天魔录》必然在他的身上。拥有《天魔录》以自己的天赋必然很快就能划破空间,以肉身而游历各个星球之间。到达帝星再次修炼即可破开层层天幕去到梦寐以求的地方。

楚离的怨力如此清灵纯劲。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真正的,让他毫无怨言的奉上《天魔录》呢?梵静庵这些天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依她现在的实力只能跟楚离打个平手。但是如果穿上仓云海的那件梦阑衫就不一样了。向她提及过,可是云海没有答应。

楚离会找自己报仇已成定局不可避免,平手已成定局。这是因为楚离无法将自身的诸多不同的能量开发到极致的原因。他的心在俗世。

想到这儿梵静庵不由的妒火中烧。这一刻她忘记了冰朔千年的原因。妒火烧毁了她纯粹的灵魂:一个魔教弟子一个为世人所不能容忍的恶魔凭什么这诸多好运都落在他的身上。偏偏他又不珍惜而甘愿心向俗世这不是白白浪费了。

而我怀着断天下之大恶的胸襟斩杀恶魔却落得个千年沉朔的下场,凭什么?上天太不公平了。我拥有至高无上的天赋却不能得到《天魔录》这种助功力以破虚空的玄奥秘籍。想我梵 静庵为了正义可以让天下之太平却得不到祖师爷的半件宝物。她仓云海何德何能居然可以得到祖师爷给予的“梦阑衫”这件仙界重宝。而我付出了这么多却只能沉睡于玄冰朔。

如果真正说我错了,不就是杀了几个恶魔吗?恶魔有什么不能杀,只能说他们最狡猾临死之前还要装的勇敢承当。他们怎么可以有勇敢,承担,兄弟手足之情,师尊教化之爱。他们只是群恶魔会做作的恶魔。

梵静庵被妒恨燃烧着怒火想着楚离的各种奇遇,想着他所拿到的各种宝物武功秘籍。想到这儿她好恨,好恨……

“如果他珍惜这诸多机缘好好修练将这些能量开发殆尽,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即使如此死在他手里,死在这些秘籍武功之下又何妨。楚离啊!楚离!尔当真是要我拿尔家人的性命相挟吗?”梵静庵自言自语一路走上玉带峰,举头仰目看看脚下孤峰耸立与城市的边缘俨然一个孤独的孝妇素裹寒衣,此时此景与自己冰冷怨恨的心情何其相似。

怒极的楚离,可会速修体内能量与我相抗?我若真能拿到《天魔录》何需死在你手里,岂不枉哉!想到此处能帮我的必是那警神化世的梦阑衫。仓云海啊!仓云海!你与楚离有缘为夫妻,其秘在梦阑衫。我必要在你等醒觉之前穿上梦阑衫。否则,我岂有资源能量与源气至巅峰的楚离相抗。

山下一道黑影急速向山腰而来,听其呼吸观其脚步梵静庵断定他必有急事相报。遂身影虚晃几个花影,人已站在黑影前方三米处。

来人是自然门第四代清门殿殿主范清遥,一身V字领黑袍这是自然门按等级制度所穿的袍服,短发,身材瘦长年约四十五六岁,圆形耳廓厚大的耳垂让人看一眼就能记住。

“禀圣师。据玄异秘案组组长张绍清来报,案犯妙若儿与楚离……”

范清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圣师轻轻嗯了一声,明白圣师有话要训,所以不再往下多说了,两手垂直各放一侧,头部微低一副恭上卑顺的样子立在一旁。

“妙若儿居然被抓?这点事何以惊动玄异秘案组。以楚离的智慧是绝对不至于让事情发展至此。一定有人从中捣鬼。这个人算是帮了我们了。”梵静庵头部优雅的向右微侧,右侧峰顶火山口此时在她眼里看上去是多么美丽的风景。

梵静庵笑起来眼睛下眼敛中间会微微上扬,美丽的眼睛因此变成两弯月亮,因眼神的不同而让整张脸有着不一样的美丽。

脑子里迅速的想着楚离因要救林瑾而在大西密海洋与五位首席将军一战的事情。他为了一个妻子可以搏命,那如果同时为了几个妻子,他还会选择博命吗?楚离啊!楚离!死也不肯将《天魔录》交予我。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将《天魔录》交予我。那么被迫交予我手,等你等死后,吾已破开空间。看你等一缕怨魂何处寻我。

“传话下去,将妙若儿提至火山底洞。”梵静庵脑海里想到火山底那沉睡未醒的岩浆…嘴角弯出一丝似笑非笑的泓沟。

圣师的美妙空灵的声音尤在耳边,而范清遥的身体已然被梵静庵送至山下。范清遥回头看看玉带峰若是自己下山,少下也要半个多钟头。而圣师仅仅袍袖一挥,范清遥就觉得背后一阵清风推至山下不过数十秒的时间。这让范清遥惊叹不已。朝直往秘案组准备调人前往西平沙湖……

没有乌海麻丝的束缚,妙若儿随时可以离开西沙平湖底,只是若要与楚离长伴相守,不被通缉必要过‘死亡’这一关,这对妙若儿来说是容易的。

看着湖底因水兽而噬咬的血腥,妙若儿一阵心烦,亦想看看灵力恢复得怎么样。这样想时双臂推出暴雨菱花掌,湖底的水巨多的水分子瞬间形成一个个铜钱大小的花朵瓣蕊历历分明,以格行空间向前方的推进,每格每花所聚焦的能量将湖里的水藻,污浊物,血腥零碎统统冲刷的一干二净。

这一区域的整片湖底干净清雅就像一个水下广场。

…………………………

“楚离,关姨的电话告诉你,玄异秘案组要将妙若儿带往火山底窟。”

楚离刚进家门就听到清湛告诉自己这些话。没有吭声,这些天他回到东海市蓝启已经将事情查得水落石出。

自从王天成将录相带将给媒体之后。

有一对洛氏兄妹夫妻四人带着孩子在若儿发彪的对面房间里给孩子开生日小宴会。结果是兄嫂俱亡,死相难看,妹妹的丈夫也重伤,两个小孩无恙但被吓成精神病和痴呆。

当时妹妹正弯下腰捡孩子失落的酒杯,因此逃过一劫。但恰巧是这个妹妹,略通伽南巫术,在守护丈夫的那天晚上看到一道青光降临,自己就晕倒了,醒来后所有的伤患者,包括自己的丈夫儿子和侄儿统统好了,奇迹般的好了。因此她就怀疑与那道青光有关系。

正在此时,王天成因被楚离气坏又妒恨楚离诸多美女在旁,于是就想给警察施加压力,让死亡者的亲属给警察施加压力,得以重判妙若儿也泄自己的愤恨。老子睡不到的美女你也别想睡。看你楚离有多少财富可以救下这个女人。王天成报着这种报复的念头将那天的录相带交给各大媒体,这样正好帮了那个洛家妹妹一个大忙,看到录相后,她确认妙若儿不是异能而是妖孽之流。

于是就回师门找到师尊禀明此情况。随后她师兄就跟着她下山施用乌海麻丝当众本想让妙若儿现原形。没想不曾如愿。却无意间让整个案子变得复杂,本来下月底就可以枪决妙若儿也还清众怨。没有想到去被玄异秘案组接手。查妙若儿的事件顺带还要查楚离以及楚离身边所有的人。

因为要查妙若儿是什么?祖籍何处,楚离是通过什么方法认识她,并让她跟着自己。跟着自己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貌或是这中间还有什么别的原因?这样一来本是件单纯的无意凶杀案变得复杂得不得再复杂。

“火山底窟?”楚离听慕警司说起过那儿离自然门总部很近,可以说就是左右邻居。

自从上次血洗东海市自然门分部以来,整个自然门就把楚离视为仇敌,只因他也是高武修练者所以自然门内未把他交于警方,交了也没有用。对于这种人事的发生就算是警方插手最后还是要移交玄异秘案组。

最后因为自然门内部的原因始终没有人问罪楚离,倒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楚离太特殊,非圣师而不能捕。至少在自然门内是这种想法。

可是这次就截然不同,因为妙若儿的案子。人吧!天生一张嘴巴两张皮,怎么说都行。加上楚离财富公开,诸多的美女在身侧种种的疑惑使很多人都对他是妒恨交加。借着这个案子……楚离已经嗅出暴风雨来临的前期浓重的燥气。

这次自然门可以公开以明正严法的态度调查楚离及他的家庭。

楚离看着面前四个身穿警察制服的中年人,那眉眼之处蓄满了怨愤,简直就跟楚离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从左到右一个胖子面部稍黑,左二是个瘦子看着就阴险,脸上的表情看楚离就像是个死人。

右边是两个白白净净的人,右边的中年人长着大暴牙。楚离觉得他长得跟恐龙似的,好玩。想像着他的牙要是被打掉了,不知道是什么面相了。想到这儿楚离不由得笑了起来。

“楚离生于东海市民营面粉厂,父母双亡跟一个姑姑长大,父母其祖辈皆是农民根本不符合家有传家宝诸多财富的说法。楚离,老实交代你的财富珠宝是从哪里得来。”从暴牙的嘴里吐出来的话,还没等楚离讽刺他,就听见左二的阴险脸发话了。

“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瘦高个子狭长的双眼透出点点阴险精芒,配上他的大马哈狭长脸真是说不出的怪异。

“我是牢犯吗?我犯了什么罪?我做出了对国家有伤害,有违法的勾当吗?你们凭什么审我?我家爷爷是农民。农民就不能有传家宝了吗?我爷爷奶奶没有武功高强的人保护,他敢露财吗?不怕人杀吗?我爷爷奶奶被人杀死了,你来负责!你们赔命!”楚离坐在对面的椅子上面,右腿放在左大腿,斜着身体,一副吊儿郎当的德性,丝毫不把面前的这四个玄异秘案组的人放在眼里。

“佛家有云:貌有心生,看看你们四个长相,一个不如一个,赛着比着难看。我现在怀疑你们进秘案组是贿赂而来。……”楚离斜眉吊眼,嘴角挂着一道深深的挖苦讽刺

“楚离!放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收起你的那一套流氓行为,老实回话。”狭长眼的中年人一副死死压住楚离的态度,好像楚离就是他的盘中餐,他想吃便吃,想扔便扔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样。其实这是装出来的气势他自己也知道,楚离并非他们这一行人能对付得了。

楚离听了一不气二不怒,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他们四个秘案组警察。楚离脸上张扬出的表情给他们的感觉自己好似四只小老鼠张牙舞爪面对狮子一般。

楚离有心气死他们不偿命:“放肆,哼!老子看了你们只会放屁,要不要来一个你们尝尝。”话刚说完。就听见楚离的后放传出‘噗—腾’,满屋大肆弥满着充满菲菜味的臭屁。实在难闻。面前坐的这四个人掩面捏鼻离开椅子躬着身体像大虾一样跳扑向窗前,打开窗户大口哈气。全然管不了屋内的楚离发出哈哈哈哈哈…………………的大笑声。

良久。

四个秘案组成员对望了一眼。眼神默契四人心灵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