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4章 别墅凶案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至于昨夜的夜探自然门,楚离丝毫没有透露半点给家人知道。吃完午饭,楚离邀着蓝启和太姒等人去给太习上坟。

洛亚墓地一片凄凉,晶莹的雪覆盖着大片墓地,树木凋零地上枯枝在几人脚下发出折断的声音。给宁静的环境增添了冷肃之感。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心内的情绪汹涌狂吼,太阳照耀雪地镀上一层金,出了树林一片雪白数不清的阳光丝线让人觉得一阵眼花。

太习是这家里最小身子很弱,自幼得到哥哥们的照顾,什么大事都不会让他参预。可是现在就这么死了,而且是死无全尸。

楚离的心沉甸甸的觉得这次的失误是不应该有的,虽然几个兄弟都没有责怪自己,可是………

“安德鲁.佩斯你们还记得吗?已经进入国家安保局,蓝启,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找他。你加入他一个组织潜进自然门内部。”

“嗯!”蓝启仅仅只嗯了一声。

兄弟几个都停在一块墓碑面前,汉白玉墓碑边缘雕刻着他生前最喜欢的吊钟兰,中间是他的名字和照片。

五个人的表情都很平淡,淡到几乎没有表情。仔细看眉宇间的忧郁哀伤使每个人的脸颊都蒙了层淡如晶体的灰。

“每座沿海城市都布置有自然门分部不是在崇山峻岭间,就是在海岛上面皆有一个灰衣长老主事。明天我们去旷冬市。”楚离烧完最后一张纸钱透过浓浓青烟看向辽阔的天际。自然门!梵静庵!看老子不把你底下的窝一个个端了才怪。看老子逼你到绝境,看你到底有多狠。自然门总部到底被国家重视到何种程度?摸清底细就看老子怎么修理你个老女人?

天空一片湛蓝大朵的白云如同流离失所的孩子积攒的怨念让它们慢慢的变成灰色, 在肆虐的狂风的作用下挡住太阳,金色慢慢隐入云层。脚下的火越烧越旺滚滚的浓烟顺着风向西方一路弥散开去。

一股高半米左右的旋风却从这股风中脱离开来,将这堆纸钱绕在中间,慢慢旋转在孟氏三兄弟及蓝启,楚离的脚边留恋不离。

“小弟,我们会为你报仇,你等着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将自然门彻底铲除。”孟太真看着这股青色小旋风一个劲的在自己脚边徘徊不去。看着四弟的音容笑貌一时间各种往事伴着悲伤痛苦等情绪涌上心头,泪水模糊双眼滚滚而落在忍不禁的哀痛中蹲在地上伸手去触碰这股小旋风。数缕青烟从指缝间飞去混在寒风之中瞬间不见了踪影。

栖霞岭………夜!

经过昨夜一战,梵静庵发现楚离的功力又进了这步,这到底是为什么?她现在已经不太关心楚离收走干将宝剑的事情。干将即认他为主人,旁人即使再多操心也是枉然,所以梵静庵没有闲到有那份闲情怡致去关心多余的事情。

梵静庵在上午收拾残局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秘密。这所阵法的秘密!竟然与虚星御轨的属性同属一脉,换句话来说楚离之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悟化的宇宙牵引如何与内心小宇宙东位面二十七颗虚星星核的融合而修练“辰暴。”在昨夜居然因误入阵中而顿悟了。

这一发现让梵静庵伤透了脑筋,原来自己在功力中与楚离应该是伯仲之间,因为耐力及自身疗伤而稍稍低了楚离一层。如果楚离因误阵而得机缘修练“辰暴。”那自己与他不是拉开了一段距离吗?

楚静庵想到了师尊,当时,就是他个老人家在自己中毒之后布下了这个阵法以确保自然门安全。没想到却被楚离占尽了便宜。自己也是太大意太糊涂了。

梵静庵紧蹙秀眉,美瞳微闭一缕寒光从中射出。握掌成拳看似雪团似的力量击在面前这方厚达半尺的铁木方桌上面。只听得:

呯!七破八散木屑横飞,肢离破散脚下的大理石地板布满裂纹。

“小王八崽子。”梵静庵想起楚离那日看见孟太习的死亡。那副发狂的样子及一招之类就让一个超级高手毙命的情景。

“他绝不会就此罢休,他一定还会前来。不过看昨晚的情形他不会再次到总部来。那分部呢?”梵静庵从一面雕龙镶金的椅子上走过地上的狼狼藉。

沉敛威压的气息让长袍无风自鼓。

远外的天空乌云层层叠叠压得越来越底,白色的闪电如蛟龙般在云层中飞舞,冬雷阵阵。响彻天地。梵静庵站在竹楼楼顶脚尖轻轻一点,人就飞上虚空,看着山腰那片重植的花草,还有前两天,那个位置血流成河。

“楚离呀!楚离!你会对自然门分部下手吗?”梵静庵站在狂风呼啸的虚空里黑色的秀发肆虐飞扬,淡黄的长袍飞鼓到极至并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内心思考的梵静庵想像着楚离要怎么样将自然门分部全部瓦解。躲在云层中的闪亮突然向山脉击下。光芒!刺亮了她的眼睛。

疯狂的夜没有星子,闪电游走云层让人生起阵阵恐慌。肆虐的狂风让步行的人心里起了咒念,捂紧了身上厚重的衣服匆匆向家里赶去。漆黑笼罩整个城市。怨声一片。

“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停电了。还好家里有生日蜡烛可以用来缓缓急。”清湛吐糟的声音在别墅内清脆响起。

………………欣圆别墅二号,拖地窗帘被窗外的风抛向屋内虚空,褶皱的边缘掠过蜡烛火光一闪迅速燃烧起来。一片慌乱之声纷纷响起。

“小寒,快下来灭火着火了。”清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寒的特技就是寒气冰雹。自己拿了花瓶的水泼洒过去。毫无所用。

坐在二楼走廊看书的唐兴龙即刻双手结伽。大喝一声:“灭”不知从哪儿飞来了一个水浪压倒火光飞舞的窗帘上面。熄灭了火。佣手手忙脚乱的将灭火器拿来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又拿回去放好。

吃完晚饭,楚离和孟氏兄弟上二梯,走入书房。

楚离早就将师门一些秘籍宝典拿出来送与这几位兄弟修练,只能凭他们各人自己的资质能吸收多少是多少。

楚离从书桌抽屉里取一个黑包,里面分别是短剑及枪弹放在孟氏三兄弟面前。

“这次去,我们必需要做几个大案让玄异秘案组插手进来,你们可明白我的意思?”

孟太真眼睛一亮喜形于色:“我明白了,小离这事要一步步来,报仇虽然是主要可是也让他们尝尝被耍及失去信任的滋味。”

“这只是第一步。”楚离露出阴冷的笑容。自然门,梵静庵!杀我师尊,杀我兄弟。灭我宗派,看老子一点一滴的找回来。看老子剐的你们满门血流成河,还有你们这些长的漂亮却白白勾逗男人却不为此奉献的小女人们。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你们,让你们好好当女人美美的享受男人的幸福。呵呵呵……楚离的脸上浮出一片邪魅的冷笑。

……晴朗的天气,阳光万丈南方的春天来的比北方早两个多月。

旷东市梦华家俱公司总裁万家礼貌似失踪了。包括他的家人都联系不到。整个公司传的沸沸扬扬。

梦华家俱公司是旷东一家上市公司,做的业务都是直销海外。平时总裁总是很早来上班,可是这将近一个星期却没有见到人影连电话也打不通。很多文件都等着他裁决。

旷冬市西郊一处别墅内传出一股腐臭的味道让很多邻居都不胜掩鼻,最后没有办法只有找来警察,经过一翻查问房主正是传得沸沸扬扬不知所踪的万家礼。一个身材较胖的中年警察觉得不对劲,直接用脚踹开别墅大门。腐臭之气扑面而来。人还没有进屋就直接后退呕吐。

胖子中年警察掏出手套和口罩分给其他的警察队友,率直朝楼上跑去。血迹已经斑斑从最后面一间房子里流出来。房间没有关闭。一眼望进去。死人!六口!房主万家礼及夫人还有四个老人分别两男两女。

尸体皆已腐烂。不仅腐烂还非常难看,俩个老女人肚腹全部剖开。三个男人伸出双手像是求救。面目表情非常复杂诡异,奇怪的是三个男人的表情都是一样,而且都非常怪异均是两只眼睛睁得极大。左半边脸布惊恐慌张。右半张脸平静祥和。

“副队长,快看这三个男人的瞳孔里还有人像,怎么会这样?看这人都死了很久并腐烂,瞳孔里怎么可能还有人像。按道理来说人在死亡的一瞬间,会把对方的像保留在瞳孔内,可是绝对不可能留这么久?太蹊跷了。”站在左边的男警察帮着法医抬死者时发现了这个问题,惊叫声让法医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怎么可能?太离奇了?”

年轻的女法医助手一下子从俩个老太太的尸体边跑过来拉住法医惊呼不已。

法医顺着助手的所指的方向,不由得嘴巴变成O字型。

地上躺着的两个老太太年纪均在七十将近。可是从她们被剖开的肚腹中居然发现了两个婴儿并且还连着脐带,正当大家的眼睛看向这两个婴儿的时候。其中一个婴儿突然睁开眼睛笑了,是的!还是冲着法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