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4章 关海萍的回忆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唐兴龙看着楚离一副半知半解的样子。不由生起无限感叹。世事多磨谁能想到数千年以后天楼门和魔教传人会相知甚好呢?唐兴龙于是向楚离讲起了源始魔尊被仓云海灭去法身之后的事情。

都是修仙的人看破红法万法空相,可是事实上仓云海自此就被很多弟子们看不起,过了百年后她就脱离天楼门自行修仙。

而天楼门中谁也不服谁为了当掌门相互攻击,因为仓云海走时心有不甘所以并没有留下掌门玉牌及《流虹剑脉》及各种秘密心法。至使天楼门修仙人一代不如一代。收的门徒也鱼龙混杂。最后流于江湖为了钱财大收门徒谁给钱多就教谁,这个期间开始出现外传弟子。我所承袭的这些都是我祖上传下来。

楚离低头思考了一会儿不带确定信的问唐兴龙:“你祖上可有说过梦阑衫这件衣服。”

“有说,不多一笔带过,原文如此:道家圣宝,梦阑衫幻灵至情,非合影情子,万御不可伤也”

楚离看着唐兴龙的嘴巴不再动了。茫茫然未聆懂疑惑的看着他。不由的说:“就这样?什么意思?”

“不明白,因为这是一笔带过而且又与我修练没什么关系,所以不记不想。你怎么想到梦阑衫?是在那儿见过吗?”唐兴龙思索了一会儿两眼陡冒精光:“是不是你姑楚云姜那日穿的衣服。”唐兴龙此时也想到楚云姜化成仓云海之时,身上的道袍尽毁,无来由的从身体内显现出一件缀满宝光似云状雾的裙裳。当时情况紧急没有怎么细想注意。今天听楚离提及回头细想。只有仙家宝物才能从主人的身体内显现而出。

“那照此而见,是一件盔甲!”

“是件盔甲!”

唐兴龙与楚离不约而合的想到。万物不可伤。对的应该是一件盔甲,只是这盔甲的样子好生奇怪如云似梦,丝毫不同于其他仙品中的盔甲。

“唐伯伯您刚才说的那什么什么道家圣宝,梦阑衫幻灵至情,非合影情子,万御不可伤也。”

“这个合影情子会不会是一种药水,洒上去就会烂掉?呀烧掉?”楚离的问话让唐兴龙皱起眉头深思了一会儿。

“没有,从我祖承书籍上来看没有一种仙草或什么药水是叫这个名字。还有你刚才说的烧掉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因为蓝启身为火纹耀天狐来说。对火或是高能炙热的物体他最是熟悉不过。无论是仙家的三昧真火,还是凡火,妖火,灵火,天火以及整个宇宙中能发热乃至其他可以产生腐蚀性的比如硫酸。

蓝启比谁都熟悉知道的清楚。如果这个非合影情子是种能产生高热腐蚀类的无论是什么!蓝启他会不知道吗?

哟!哟!哟!”唐兴龙突然想到可以问问蓝启毕竟他对这方面熟悉。如果排除了热,那可以去询问小寒是否是关于‘寒’性这方面。

说到这儿唐兴龙看着楚离。两人一对眼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楚离心里想着如果我化掉这件盔甲的话,楚离脑子里有种若有似无的灵想与仓云海及楚云姜有关系而且与这件梦阑衫极有关系。可是为什么总是抓不住头绪呢?所以楚离现在的心里就想着如何破解那件道家至宝梦阑衫。

走廊里由远至近传来稳健的脚步声。

“楚离,你舅舅来了,别想了快去倒两杯水。”

听见唐兴龙说舅舅来了楚离赶快的伸出脖子正看见高天虎和蓝启有说有笑的朝这边走过来。高兴的赶紧倒茶端椅子伺候着。

“在这儿?没休息。挨的那一拳没什么大问题吧?”高天虎透出关切的眼神从头到脚的看了楚离两遍确定他没事就坐下来。

“楚离,要不要我再给你查看查看?”蓝启走到楚离的后面摸摸他的后胸。

“没事了,真的唐伯伯治疗功夫一等一的好,蓝启坐下来喝水吧。”办公室只有三张椅子,都坐下了只剩下楚离站着了。

“真没有想到王天成那家伙还会功夫,幸亏去的是我们,要是别人还真制服不了那个锉子乌龟蛋。”蓝启张开双腿坐在圆櫈上面左右晃荡着自在。

“诺!小离,你需要的,这个就是王天成的字据现在整个东海市警察都在忙着调查青铜器突然爆破这件事情。替死鬼已经找好了。王天成那老家伙说谎还真不是盖的。真特玛的利索。这次如果不是蓝启跟着,还真拿这个老家伙一点招都没有,杀了他也不顶什么用!”

楚离走过来扶着蓝启的肩膀说:“是吗?你折磨虐待他说来听听,我最喜欢听折磨人的事儿。”

“没折磨只是探挖到他的私密处这老小子才蔫妥了,想必明天拿这个去交给关姨,案子就会有很大的转机。好了,没我们什么事了,回家睡觉吧,本来可以我一个人来的,可是高总就是担心小离的伤势就跟过来了。现在看你一切安好。我们回去了。”蓝启说完就跟着高天虎走出房门,外面下着雪。楚离从窗户向外看。

“唐伯伯,舅舅他憔悴多了哈!”

“算了,你在医院留着也没什么事,我开张出院证明你走吧,回家好好陪陪你舅舅!”唐兴龙站起身来刚刚将条子将给楚离,楚离就热情的拥抱了他,兴高采烈的跑出去冲进天地雪茫茫之中往医院冲去。

回到家里蓝启和高天虎上楼休息了,唯独留下楚离在楼下闲着没什么事情想想时间还早就打了个电话约了关海萍。

还是玉颜楼还是那个房间。楚离打了个电话找来了林辉带着林瑾和凌儿一起来,四个人正好坐的全了。

“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对了!小离你在电话里问我的那个药‘千体吮’的来历。是我少年时候出家门的时,我奶奶硬塞给我,说那是家庭里秘传的只有一瓶不仅能解百毒,还能以奇毒制胜。

那天,你说要用药让若儿看起来,因沉沦湖底水牢看起来不胜折磨。我就想到这世面上的药都容易被检验出来。而我家的这瓶药是世代相传据说用了上百种药草及药石。使用后的效果没有想到会这么佳,当然也亏得你们有唐兴龙医生那样的高人。否则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解。给若儿喝了之后我才惊骇恐慌这药力的作用。若儿没事我就放心了,否则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说到这儿关海萍非常不好意思愧疚的低下头。

“关姨!老奶奶没有跟您提过关于这瓶药的来历吗?”楚离的问话让关海萍两眼出神望着窗前的一盆金钟吊兰,好像这盆金钟吊兰将关海萍的思绪深深的勾起了回忆。半晌,关海萍才将眼神从吊兰边收回。

“依稀记得,小时候只是当故事听。现在听你问起慢慢的就想起来了。”关海萍的眼神在朦胧的灯光下显出对往事的凄迷而深遂。整个人的气质此时更显得深沉,就像山谷深处一片深蓝的潭水平静看不见底。

没有人去打搅她的宁静,只见她幽幽的呼出一声气息,脸庞低转时分早有几滴晶泪掩进睫毛深丛。

小时候奶奶告诉我,祖先原是一个举人因迷恋花楼女子,荡尽家产被父母赶出家门又遭那女子遗弃不料还染上一身难治的花柳病无脸再见世人,走进深山崇岭想一死了之。

却不想在路边遇到一人得眼疾痛不欲生。祖先看见思想自己反正是要死的人了,而眼前这人也年纪很老了,干脆就养他侍奉他归天年,想着远在他乡的双亲无人伺候。自己在这里的行为或许可以让远在他乡的父母稍许得到别人的温暖。

想到这儿就扶起那人,并背到山下一间小屋内,仔细奉养。后来那人死前给了一张石牌祖先,让他前去无洞山找一个名叫嚎咆子的人。祖先去了之后才知道怎么一回事,可是已经太晚了。无洞山是千毒祖的修练之所。在里面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虐待,当然这些折磨虐待都不是白受的,都是在体验各种植物,虫兽,石质种种物质里最具毒成份的精华,在千折万虐中练气养生,将毒气吞服进体内后再将毒液从穴道及血汗中排出留其精华在体内。谁留的毒多在一次次的试毒大会中,祖先脱颖而出。这时候他才认识嚎咆子,原来是千毒祖的女儿。与那人是相好背着父亲放他走掉。没想到却送来了个人。”

“后来呢?关姨的祖先就取了嚎咆子,继承了新任千毒祖?”楚离顺着故事的脉博去想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

谁知道却是关海萍的否认。

“我祖先越练越年经且荣光焕发,不似其他人因中毒太深个个都变得奇丑无比难以见人,可以说用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那些人都变成了畸形,包括嚎咆子在内。但是我的祖先不敢表露出来而是故意将自己扮丑。嚎咆子在最后一次比毒大会前生下了一个女孩求我祖先带着女孩赶快逃走。我祖先觉得事有突然想到初次在野山林间碰到嚎咆子的情人时,他的样子很可怕,那时我的祖先一心想寻死因缘份而救下了他。”

“因此就问那个嚎咆子几个问题,在我祖先的逼问下嚎咆子终于恼羞成怒与我祖先在后山大打出手,甚至连自己的孩子也不放过,最后还是死在我祖先手里。我祖先将孩子抱到一棵树上摘了些野果煮了些泉水喂饱了那个孩子。重新回到千祖洞让他看见惊天地骇鬼神的一幕。他看见十来个长相周正嚎咆子从石壁中破壁而出向千毒祖汇报情况。吓得我祖先连滚带爬的从后山逃跑已经太晚,没耐何躲进附近的深潭中,好在潭附近有很多蔓藤长草以便遮掩才没有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