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5章 解困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自从进了这湖底水牢楚离就见到妙若儿在受苦,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算了,先把她救出去。这个念头在楚离脑海升起……

看着妙若儿身上捆扎着细如发丝的乌丝,就是这些制约住若儿,即使救出去也不能完善她的生命。是谁在害若儿。是谁把眼光注射到我身上。梵静庵吗?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代宗师,不会这么阴诈。王天成…?楚离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剧烈的阵颤。

最终还是理智站了上风,楚离的嘴角朱红的血液缓缓流出来:“若儿,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呀若儿。”楚离抱着妙若儿轻轻抚摸她天颜绝美的脸庞:“等我安顿好她们一定救你出去”。

“其实你现在就可以救若儿出去。法律是一人做事一人当,顶多就是怀疑抓捕湛儿她们问询你的去处。”站在一边的关海萍说的话有些动摇了楚离的决心。

“不!不,不行…救我没用,这天…麻丝如果不从…我身体里…抽出。无论我在那里都不能活……”妙若儿的声音充满了无力感每个字都细若游丝仿佛随时都会掉气一般。

看着楚离和妙若儿都这么痛苦。想着父王…最后斯冰狠狠的咬牙下定决心大声说:“大不了就是被父王喝斥一顿。大不了努力的跟蓝启生一窝孩子出来延续族内血脉,大不了…”斯冰发现关姨正用莫名其妙且担忧的眼光看着自己。而楚离和若儿也抬头颇担心的看着自己。这才觉得自己说话太废了,应该直奔主题。

“我知道怎么去除这些乌海麻丝,不过……”

楚离看着斯冰吞吞吐吐的说不明所以然。急的他冲着斯冰:“你到底想说出来?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那本书………”

斯冰的话让楚离完全误解:“放心,冰儿,那本《茫海修亦》我不要了,钥匙也可以给你父王,只是祈求你快点说出来去除乌海麻丝的办法。”楚离只差没有给斯冰下跪了。哀求的眼神凝出雾。

看得斯冰心生慌慌凄凉。心里想着如果些刻躺在这里的是自己那蓝启会不会……站在同是爱恋中的女人角度上斯冰稳重的说。

“我的意思是说,只有那把钥匙才能够救若儿。我父王以前告诉过我…”

“你父王?莫珂耶男?如果那把钥匙能救若儿,绿叔叔老早就跟我说。我怕就已经送给绿龙叔叔救下若儿了。”楚离一副不信任的表情,却注意到若儿眼底的活彩像簇小火苗盛焰。

“若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克制乌海麻丝的东西来救你……”楚离很伤心实指望事情有转机可是未曾想到却是一场空。

莫珂耶男!他还当真信不过,可是在这种心痛情伤万般焦急的情况下,楚离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莫珂耶男是斯冰的父亲,况且,是在发生这件事情之前告诉女儿。莫珂耶男没有必要跟自己的女儿说胡话。心里只想着是不是要去找首席将军之一的雪儿表姐想办法。虽然是敌对关系,但是他看得出来雪儿不恨自己。

斯冰见楚离不信自己的话。言下之意略显出对父王的轻慢不由的略生起气来: “救你的头啦,实话告诉你,我父王是幽暗绿龙的长兄辈。我可是冒着被我父王骂死的决心才说出来的。你们还不信,不信拉倒。”

妙若儿感谢而惊喜的看着斯冰:“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好。”

楚离看着生气的斯冰,突然想过弯来,是呀!这话是莫珂耶男以前告诉冰儿。那时候冰儿跟我们还不认识,再说钥匙又在身上用用试试也无关最好。

“怎么用?”楚离解开上衣露出腰带。原来楚离嫌拿着碍事又见其质地软韧有余,就遂即在上面箍了两个扣当腰带用了。

妙若儿没有想到楚离就把那根棍子当腰带缠在腰间。可是钥匙只能对着《茫海修亦》才能取出。 这样一来大家又犯了难。

“还有一样东西可以将乌海麻丝给吸出来。可是不大好找。”斯冰的话让楚离无奈的瞪了她一眼。

“不好找也要找,你说说看是什么?”楚离焦急的嫌她说话只说一半。

“是兔子,灵石翼兔。对了!怎么就忘记了呢?师尊说过在我遇到你之后有一难,到时候可有这只兔子帮我解围。师尊带着我到处找的那只兔子……可是我把它弄哪儿去了。”妙若儿忽然想起师尊告诉过自己的话。兴奋之余略显有了点精神微微的欠起身体使劲的想那只跟着自己的兔子去哪儿啦?

“是不是我们刚刚见面时,那只长翅膀的小兔子?”楚离见若儿一时间愁的要哭了,赶紧哄着她问,认识她的时候就是追那只长相不寻常的小兔子,才会进入山洞然后认识了若儿。

“对,想起来了那只兔子是给蓝启了。”妙若儿高兴的看着楚离。

………………… …………………

“有点眉目了,小寒倒杯水给我,渴死我了。”蓝启像阵风一样从外面回来。

“给,冰水兑点热。”看着蓝启仰起脖子一口气喝干水。

小寒皱着眉头对他说:“刚才主人以意念询问我,你那只兔子去哪儿啦。若儿被一种叫乌海麻丝植物洞穿身体需要这只小兔子。”

“是不是说你呀,出来。”蓝启翻开上衣大口袋。

“是不是说我呀。”一只晶莹玉亮极其可爱的兔子钻出蓝启的口袋。

“是这只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小寒惊奇的看着眼前这只通体晶莹透明只隐约看见一颗小红心背上长着一对小翅膀的兔子。

真是奇怪跟蓝启天天在一起这么久居然没发现他身边还带着这么一只漂亮可爱的兔子。早知道就早要过来玩玩啦。真是浪费了这么长段日子。

但凡是女孩子都喜欢漂亮可爱的小动物,更何况这还不是一般的漂亮可爱。小寒当然抱在手上显得爱不释手,左摸又摸亲亲抱抱。

“主人的大劫至了,难怪这几天感觉她很痛苦幸好今早赶过来。”翅翼兔从小寒手中挣脱跳到蓝启的肩膀上半自言自语的说:“等这事玩完了,我就只属于我自己了。”

湖水平静如镜,小寒发出两声清脆急促的啼鸣,破水而入,远远就看见楚离四人。

“先说好,是不是这次救了你,我就只属于我自己了。”两个拳头般大的翅翼兔睁着通红流晶的眼睛刚说完这话就看见妙若儿惨不忍睹的惨相。

“刁蛮的丫头也有今天,平日里坏是坏了点可是这报应也太惨了吧。”兴灾乐祸的神情里透出悲天悯人。

“说什么你。”楚离万万没有想到它会说话了而且长得也不一样了,但是话说的这么难听,尤其是在妙若儿如此痛苦的时候说。他有种想揍它的冲动。

妙若儿拉住发脾气的楚离。温言喊了声:“小棉你来了。以前不是说好了吗?你救了我,就还你心符。”

“你们让开。是你说的哈,条件谈好了哈不需耍赖,否则恨你十辈子。百辈子。”小棉挤过来跳到妙若儿的双乳之间。准备施法。

对了,小兔子名叫小棉。听着它让大家让开。除了楚离抱着若儿之外,其余的人都让到一边看着它如何吸尽乌海麻丝。

小棉像人一样站立起来,一对晶莹的红眼睛越来越亮尤如两颗灿烂的宝石发出艳丽的红光。一阵金属断裂声从妙若儿身上传出,粗大的乌金链全断成小段。唏哩哗啦掉落在湖底荡起阵阵波纹。

楚离觉得非常奇怪,但此时又不敢多言只能静静的看着它。突然觉得妙若儿的身体发生异样的蠕动,低头一看那些乌黑的丝线化成缕缕黑烟被吸进小棉晶亮赤红的瞳仁中。而怀中的妙若儿则发出舒服轻松的**声,僵硬倦屈的身体慢慢得以舒展。

最后的乌海麻丝被吸进小棉的瞳仁后,小棉跳过来爬在妙若儿颈颊边伸出红红的小舌头舔舔若儿的两只眼睛。

看着妙若儿身体已无大恙就催促着她回家取心符。若儿笑了笑从身上摸出样东西,右手乘它不防备抓住小棉的长耳朵,坐起身来也不管它如何大叫四条腿如何挣扎。左手狠狠的在它肚子拍了一下:“让你兴灾乐祸。”

挣脱滚下湖底的小棉打个了滚刚刚骂了句:“忘恩负义咦………哇!哦!”一道雪白的亮光大家眼前站了个十五六的大男孩,长长的黑发披在背上赤身裸体,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就见他狠狠的扑倒在妙若儿身上:“原来姐姐一直带在身上。姐姐亲一个。再见了姐姐。”

“这就是小棉?小棉是男…是公的…我一只以为是母的呢。”楚离率先回过味来看着那道击起层层波纹的白光说着话。

“楚离,我再一次慎重告诉你,请你以为不要用公母二字来说我们,明白了。”

听见这话楚离抬头看见恼颜羞色的小寒正横眉冷对千佛眼得看着自己。还没等楚离说话。小寒冷哼一声:“你们在这儿吧,我先走了。”众人眼前花影转,随着一声清脆的鸣啼,小寒破水而出一道青光往南而去。

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就办好了,只是还不能带若儿回家。楚离心疼的把她留在湖底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西平沙湖。……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跟玄异秘案组的人交涉,这些都是自然门内的初级弟子。

楚离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离开之后,很快被自然门知道。一层层上报,很快梵静庵就知道了楚离的未婚妻落在自已人手中。

从火山洞口往深层处看,梵静庵看见火山底部深层处年轻的火浆正在沉睡。平静的尤如一条美丽的红绸带冒着阵阵热气。不知道要睡多少年这个并不重要。这里已经空无一人,整个火山底牢空无一人。

梵静庵慢慢的步下火山口漫步在积雪覆盖的山道上。宝蓝色的长袍紧身束腰勾勒出迷人的线条,宽大的袍袖,齐腰的长发让她更显出出尘不凡的仙人气质。

她从山道而下,一路上未曾留下任何脚印。白雪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让人不能用眼直视。就如她美丽的脸庞,绝美中透出威赫。

自从她醒来。整个自然门没有一个人在看她第一眼后还敢再看她第二眼。她的表情始终带着亲和的微笑却让人感觉她比这漫山白雪更冷更难以让人接近。所有的人对她都望而生畏,只敢看着她的脚尖说话。

她要让他主动把《天魔录》交出来,为了这本《天魔录》,梵静庵失去太多,一时的心急掀起武林屠魔大会,杀戮太重,血腥太浓以至于坠入宿道。

让她生气不解的是面对最后一个魔教弟子居然如此有骨气另可死得骨肉分裂也不肯交出《天魔录》。她了解的魔教就是一群十恶不赦的东西,像骨气,志气这些只能是正道人士所拥有。他们不配更不可能有。

可是在杀他们的时候,梵静庵回想着在自己斩杀那些魔教众生时,在那血腥恐怖的场面时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个显出惊慌恐惧的表情,没有。甚至表现出比正道人士更加的勇敢不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