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3章 初试剑锋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整个栖霞山岭万钻耀灿干将宝剑发出的剑气尤如喷射而出的巨型烟花火除了美丽璀璨之外更有杀伐天地的傲气。玉盘般的月亮在这一刹那间显得朦胧而颤栗,仿佛被这旷世神兵利器的霸狂所惊吓。

刺破夜的宁静。霸狂的剑气尤如风飓向周围数百米的建筑物及植被掠去。

咔!卟!卟!蓬!……………一片狼藉。树倒石裂。

“我去!”梵静庵在头一秒时还在修炼,下一秒不到就像离弦的神箭一般从窗口跃出。印入眼帘的景像令她大为惊怒,这个阵法是师尊去世之前所布,没想到却……梵静庵睁开明华的双眼射出凌厉的眼神搜寻着附近的始作俑者。

“楚!离!”

梵静庵眼光凝视,周身运气脚尖一点身体直冲虚空。东方温宛的月亮前面挡着一个人影,略长的头发稍齐耳根,深灰色的衣服此时有些缕乱看得出来是经过一场撕杀,此时正抱臂站在虚空两眼不屑的睥睨着梵静庵。

“小王八蛋,半夜不睡觉跑来撒什么野!”看着着阵法被破,出来一群银噬蛇,此时正是月圆之夜,月光尤其幽寒。恐怕伤及门人,梵静庵禁足自然门门众人。包括仓云海和雪儿也只让她们俩个远远站在一旁。

嗖!的一声,刺破空气的呼啸声绕过梵静庵直直冲到楚离面前不到两米的地方停下来。一柄闪着青色光华的短剑悬楚离面前。不需要滴血认主。

“涅空气明阵”已经使干将明白谁是自己的主人,并解封他身上的密咒,此刻顺着楚离的心意光华闪现,一个青衣中年人站在楚离面前。

“主人,地上这些银噬蛇以前是由我管束,如今听候主人裁决!”青衣中年人正是宝剑干将,被解除密咒的他浑身散发出飘逸干练的气息,坚毅的目光沉敛而犀利的看着对面虚空而立的梵静庵。

两耳不闻窗外事,满心只为快些修炼,偏偏让这个小王八蛋钻了空子,实在是太大意,更后悔自己没有早些将阵中事物告诉仓云海及小雪。否则以她们俩个定能跟楚离个小王八蛋做以周旋,怎么也不可能让干将认他为主。罢了!罢!罢!这都是天意使然,一个疏忽大意,一个谨慎过度。

梵静庵内心汹湧怨念的看着眼前的楚离。小王八羔子如果那时能将灵魂烟灭何至于重生这么一个你!

即使内心怨念深重可是表面看着梵静庵依然平静似水,宛若天然雕刻的温润美玉。

“啧啧!啧!小王八蛋!呵呵…老子就是个小王八蛋,怎么了!比起你这么个老娘们,老子不知道小你多少辈!”楚离心知此时杀不了她,可是呢!今夜没算白来,因其阵法内置奥秘使得自己提升了很大一层功力。再就是白白收了这把旷世神兵利器。

看着梵静庵齐腰的秀发肆意飘拂,精致的面孔配以奶白色的束腰长袍,宽大的云袖随风飘荡。冷清的气质中透出孤傲。真没想到活了那么多年,模样还似如花季般的少女。

现在如果再把这个臭女人气个死去活来。呸呸!老子今晚算是来的太值了。

“不对,不对说错了,你不是老娘们,娘们是指结婚有孩子的女人。你不过就是个老丫头而已,空长了一张绝世无双的漂亮脸蛋,白长了一身珠光玉泽的肌肤,真特玛的太可惜了来了这人间当了几百年的女人,真是白当了女人。哟啧啧!”

听着楚离的话,梵静庵有些纳闷了,心里想我怎么就白当了女人,还说空长了什么。什么意思?

“楚离,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是我……我长的漂亮与否跟白不白当女人有什么关系?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听完梵静庵的话,楚离简直是要笑断肠子了,这女人虽狠毒但确实还很单纯。而且非常纯洁。既然你特玛的这么单纯,就算是你倒霉的根由了。气死你也只能怪你太单纯。白痴!嘿嘿嘿………

“好!什么是不关老子的事,玛的!太关老子的事了。什么是女人!什么是丫头这两者的含义知道不?区别知道不?”楚离嬉皮笑脸的回答,眼神更是进一步的邪荡,在月光如水的夜晚更深一步的引诱。

梵静庵是何等聪慧,看着他的表情,瞧着他的眼神还有那些话,略一思索就全明白了。凤目冷寒如星一声清咤:“住口!”

切!你让老子住口老子就住口,有所谓有问有答是理也。有问不答非礼也!你问老子才说。现在后悔门也没有。活该。

楚离满眼的戏谑一张嘴就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你特玛的白长这么漂亮,不让男人摸你,你特玛心也太邪恶了,知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为你梦魂痴狂,害了多少男人。

“楚离,你找死!”梵静庵被他说的俏脸红云飞颊,真正是恼羞成怒,举手隔空一个翻云掌朝楚离狠狠的掴去。

楚离自提高功力之后,速度也成倍的提高,如闪电一般从梵静庵的正面绕到她的后面,嘴里兀自还如洪流般源源不断的说来。

你特玛白长的肌肤嫩滑,不让男人亲你,你特玛白长了个女人的身体,一对咪咪白丰满高耸而立没有为世上的男人做出奉献,你简直就是罪大恶极,真正该死!哈哈哈………”

“波!蓬!波!蓬!……”

一道道白光如闪电般狠狠劈向在虚空中游曳不定的楚离。楚离凭着快于她的速度一次又一次巧妙的躲开。这次梵静庵的怒火如同狂涛般,这个小狗崽子满嘴胡说八道,还这么会躲……

“你不是问与老子有没有关系吗?让爷爷好好的告诉你,丫头,梵丫头趁你现在皮光粉滑,你家小爷还看得上,就送上来让小爷摸一摸也不枉让你来这世上走一遭。你可是最清楚了老子可是魔教合欢宗出身,最懂香艳风流之道保证让你不白披这女人皮一生。怎么样,让你家小爷好好的享受一番吧!哈哈哈………让你梵静庵这个老丫头也快活美美一番也好记得你家小爷对你有再造之恩,让你脱离丫头变女人。哈哈哈哈……………”

楚离肆意张狂的笑声震荡在栖霞山上空。

“楚离!你……”梵静庵不再疯狂追赶而是突然停下来,运转周身气脉一双光华潋潋的美瞳里射出两道冰寒至极的冷光,双臂交叉变幻双手在短短数妙中捏出十几个剑字决。冷喝一声:“出!”

一道艳丽的红光从梵静庵捏出最后一个剑字决时,冲出手掌以曲折飞速轨道刺向楚离胸口。一道青光从楚离体**出朝着红光硬碰硬。

“蓬!”一阵细碎的淬绞声,在红光的笼罩下散出几道金光继续诡异的途径向楚离包围刺去。红光宛如空中盛开的最后一朵玫瑰碎裂的片片凋零落地。

楚离悬若虚空而立,他相信干将宝剑。果然干将调转剑头锋利的剑气呼啸而出追上数道金光,几声碎音剑气与金光同时下落。

与此同时,楚离察觉身后的空气波动震荡,不回头就闻到冷冽的梅香。

楚离脑子里浮出雪儿表姐拎着花蓝的模样,心念一转召回干将身形突的往右弯拐,左手朝那空气波动中一抄。一朵金黄腊梅俏立在手指之间。

她的武器可都是天生地长的花朵。楚离可不想看这个雪儿表姐,那表情不看也罢。除了冷还是冷。

得了!上次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重伤了一次表姐,这梵静庵老子也戏弄调戏够了:“小爷闪人,不陪你们玩了。得了旷世宝剑,让爷也来尝尝这御剑飞行是什么感觉吧!”

“老丫头,仔细着脚下的银噬蛇,月光之夜。这可是你们自家养,别赖到我头上哈哈哈哈………”

楚离跳上干将趁着一缕青光消失在栖霞峰之外,抛下的话语依然回荡在栖霞山岭叫梵静庵伤透了脑筋。

看着脚下的银噬蛇所带来的强大的腐蚀能力。还有楚离的话………自家养?看着梵静庵的表情。仓云海和雪儿对视了一眼相信楚离说的是真的。一语不发。

“等到白天,太阳最大的时候。”梵静庵心里恨透了楚离,这小崽子把万窟竹都破坏了还怎么圈得住这数千条银噬蛇。杀了吧!太可惜。药用价值极高。不杀吧!这时半会没地方圈。会害人。

万里长空,大片大片淡灰色的浮云间,雪白的密集云交杂其中。初升的阳光道道金线为白云勾缕着鑫边。

“真是太爽了呀!这种感觉太有爱了,让我大爱特爱!哈哈哈哈………”楚离御剑飞行越飞越高,时而急速前进,时而飘忽不定,时而静止不前,时而轨道诡异,得意忘形的楚离不久就被卫星搜索注意并跟踪。

高空中搜索的电波纹让正自高兴得手舞足蹈的楚离大为败兴。可是为了不引起国家的重视,楚离还是非常识相的落下来。

高楼林立,天桥纵横,急速的超底飞行越离了卫星搜索。

菜场,此时清晨正是人山人海的时候。

楚离站在一个卖水货的衣摊前,为自己买了一套加厚的棉袄。付了钞票,急走几步东拐西拐找了个公共厕所,轻松了之后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来。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从这儿回家不会太远,顺便买些家人爱吃的菜菜回去正好赶上做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