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3章 妥协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高天虎身形很快,人一闪就到了保镖围攻的外圈。

“蓬!”“蓬!”高天虎前后两击劈空双剪腿同时击中踢飞两个人撞向十几米外的墙面。谁都不想死,能装死都装死,老板不在惜自己的命,难道自己也不顾惜自己的命吗?从高墙上摔落下来动弹了两下都各自摆了个晕死的姿式不动了。

高飞虎嘴角挑了一丝讥笑而后,一个高压劈腿直接碎了对方的左臂。还不等其他人上来抓住还未倒地的保镖另一个胳膊“咔嚓!”废了他的右臂。飞起脚尖直踢身后一个保镖下巴,又一个飞出去重重摔地运气不好头先落地血溅落红。

站在一边的安保部长一手提着电棍边挥舞着边喊:“兄弟们,高天虎只能用脚踢人,手是他的弱点,大家合起来废他的胳膊…………”

高天虎早就听说这家伙仗着长得高大俊猛跟王天成经常狼狈为奸勾引漂亮妹仔送给王天成,高天虎早就对他行为感到不耻,

呼啦啦,围上来十几人挥舞着钢筋棍子的保镖,看他们挥舞的样子也不像是保镖,纯粹是彪形马仔打架不要命的那种货。看样子这俩个王八蛋还真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呢!高天虎也不再客气

身形急速飞闪抓住一个马仔背部,借力腾飞脚踩在另个保镖头上“嗖!”电光火闪飞到安保部长这家伙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单手拧住他的喉头用劲,只听“卡”的一声这家伙就彻底气绝憋屁死翘翘啦。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高天虎身上,只见他人如旋风,腿影拳影飞速攻击,对于起来两次攻击他的人就放过。再三攻击者绝杀一招毙命。不多会儿地上全躺着三十多具真假死尸。

而眼前只剩下王天成与龚秋玦。龚秋玦瑟瑟发抖的躲在王天成身后,因为她刚才看见安保部长那家伙真正是被眼前这个血性味十足的男人妙杀。而地上躺了这一堆不晓得是死是活,满地的血污惊吓了她脆弱的神经。她已经尖着嗓子喊了不知道多少声救命了,发出来的声音连她自己都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声音为什么连只猫都没见上来。

此刻王天成看见满身血迹的高天虎朝自己走来并没有生起害怕的表情。而是阴沉的不能再阴沉就像是狂风暴云紧紧压贴着地面一般,阴沉得让站在旁边的龚秋玦感到极端恐慌。极致的心理压力让她小便失禁滴滴哒哒一股子滚热的骚味融入这血腥的空气里颇是难闻致极。

高天虎站在距离王天成不到三米的地方停住,看着这个小矮人,真想不到从没有想过他是会功夫而且是个真正身藏不露的高手。

王天成以高天虎没有想到的动作像只敏捷的猴子一样蹭的一下攀到比他高的龚秋玦身上,只手拎起她的脖子,右脚借天台栏杆将比他高近三十公分的龚秋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举头顶。

龚秋玦还来不及叫出声。就被这个在半小时前还以为会给他当老婆的矮锉子,以意想不到姿式将自己扔向高天虎。及其同时“嗖!”“嗖!”“嗖!”“嗖!”“嗖!”五只不足三寸的毒箭从王天成袖口甩出带着劲猛划破空气的呼啸之风射向高天虎。

高天虎以神的速度移动快速中而龚秋玦却来不及。两只毒箭穿胸而过倾刻面色乌紫口吐黑血两眼翻白的死悄悄了。

由生到死不足分钟睁着一双向天问,自己为何枉死的青白眼珠蒙上一层丝红的血丝。她肯定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场撕杀中自己也会拜拜。

一个人影以恐怖的速度移动——高天虎的灵巧性与王天成的防御性能极强的外家功。在电光火石中“呯!”“呯!”“呯!”

拳快如电,腿重如山!

身似钢铁,掌似砂暴!

可是高天虎的身法太玄妙了,诡异到让人生起惊骇的程度。高天虎一边打一边想如果出绝招要他王天成的命也不是办不到。可是妙若儿的事就难办了。无论如何还是应该让他就范。这样才能真正的达到此行的目的。想到这儿高天虎身形一晃就飘出了几米之外。

看着王天成那类似凌厉疯狂的眼神中有绝嫉的神情。在他将龚秋玦扔过来的时候高天虎就明白了,眼前的王天成因自身残体严重自卑,心理扭曲以及对财富的嗜喜成了他唯一可以拿出来炫耀掩盖自卑的资本。听见他说楚离时露出的眼神是那等的阴狠就知道肯定楚离不经意时严重的伤害了他的自尊。

只见高天虎的身形化成一道黑风,绕着王天成急速环绕,几分钟后王天成眼前只看见数道残影,突觉得腰上神阙穴处一麻,全身气劲刹那间全泄光。不禁睁着恐惧的眼神看着高天虎,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命穴所在。

“近身之战,霎那之间,决出生死。我早就发现你的命穴所在,只是不愿意结束你的性命,我想王总裁你也不愿意死得如此容易吧!你还有这大把荣华富贵,还有漂亮的女人等你享受。还有私生子……”

“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王天成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这么隐秘的私事高天虎都能打听出来。

其实像他这种富商别说私生子,就是一万个私生子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这要看这私生子是谁生的?这可是国土资源部关部长的老婆。等于国土资源部部长是在给王天成养龟儿子。

关部长的夫人怎么会看上这么个锉货说来说去还要归功于关部长自己无能。别看王天成貌似侏儒,可是男人的雄风可不是一般男人可比拟的。当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宴请关部长夫妇赴宴。

那时候王天成凭得他机警灵活的脑袋与还是身座副位的关勇一拍而合。在他的计谋下关勇勇夺国土资源部部长的正位在庆功宴上。休息室里关部长爬在漂亮新夫人身上半天没动静,蔫妥的跑了,却惹的新夫人雨火如炽这才让王天成逮住空子还甘心情愿的为王天成生了个私生子。而这天宫花园就是托夫人之力收购国家土地资源,还有银行贷款大部分都成了死帐这才让他一跃成为东海市首富。

是的,如高天虎所说,他不过六十未近还有大把的荣华富贵没享受,他还不想死,更不想因此而被打回原形。还有很多私密都被高天虎一一道出来。此时,在王天成的眼神里再也看不见凶悍,只有甚至是摇尾祈怜的渴求。所有的一切都按照高天虎所说的那样。在这堆死不死活不活的“尸体”找到了一具最适合的人物顶充了放置弹爆青铜器的幕后凶犯,而今日的一切自然与那日的爆破案直接拉上了关系。

所有的一切都由王天成自己去跟警局交待清楚,至于案情始末编故事吗?对商人而言简直就是放屁一样简单尤其是对王天成这样的商人。

琼都市公民医院总医院住院部内,楚离躺下又坐起,坐起又躺下,此时的他像夜半幽灵一样只能夜间活动还不能有太大的动响。身体内部的丹核被封闭此时的他不过就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学生而已,望着窗外的雪,看着旁边的妙若儿还是只有呼吸没有感觉身上象征性的挂了好多个输液瓶。唐伯伯说过了只有到了结痂期才能出院,回家里躺着只等破痂而出就好。

这期间记者,警察局及玄异秘案组来了不少人,唧唧歪歪楚离全都装聋作哑要不就像个泼妇一样大喊着让他们赔。

现在医院人来人往大白天,好在清湛拿了几本律政书给他看着权当复习。唐伯伯说舅舅去了东海市,如果顺利的话前天就应该回来了呀。为什么今天还没有回来?楚离实在是床上呆不下去了。趿了双拖鞋找到主治医生室,恰好里面也只有唐伯伯。

“唐伯伯你说我舅舅他按理早就应该回来了。是不是出事了?”

“楚离,若儿的事不成问题不要太担心啊!”唐兴龙默默的看了一眼楚离没再说话。

“我不是问若儿,我是担心舅舅,那个王天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怕他刁难舅舅,要是不行的话你给我解药,我回去一趟,让舅舅过来。唐伯伯你不知道前几天直到今天我总是感觉到舅舅会不对劲,也不是不对劲……”

“是担心你舅舅出事是吧!算你小子还有些良心,放心吧这次去东海,我给你舅舅卜了一卦,卦象显示此去有惊无险。你要是无聊就去前面花园转转吧呼吸一新鲜空气对你也是有补益的,去吧。”

“嗯!”楚离听说舅舅没事了这心也就放下了。眼睛就盯上唐兴龙了。大约沉默了一分钟,楚离就开口问:“唐伯伯,你修习的是什么?崂山还是茅山仙术?”

唐兴龙“卟”的一声笑出来。

楚离也跟着嘿嘿笑了两声,依旧两只眼睛闪闪发亮看唐兴龙的眼神就跟在极力探寻什么一样。

“我是外传弟子,师禀天楼门。”唐兴龙看着楚离的表情没有变化。

“外传弟子?”楚离在源始魔尊的记忆里没有搜寻到雪峰山天楼门还有外传弟子这种说法。

“说到这儿都要归功于你的师尊,源始魔尊才对。他那一个浩音魔吻不仅彻底毁了仓云海,也彻底让天楼门数千年的基业不到三百年就崩溃瓦解了。”

唐兴龙看着楚离一副半知半解的样子。不由生起无限感叹。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Jsj6W8'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