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4章 湖底水牢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前面再拐个弯就是西沙平,楚离跟斯冰一起驾起雾风,看着地上琼都只是一片方格楼园。楚离很奇怪斯冰为什么对琼都的地理位置这么熟悉。却不知道斯冰自幼小时期起就跟随父王东奔西跑,不要说琼都大陆,就算是地球的各个角落,斯冰也是非常熟悉。闭着眼睛就能走去。

昨天,楚离与关海萍在电话里约好在西沙平湖见面,今天楚离早上出门说要来这里,斯冰送他,他还担心斯冰在上空寻不着西沙平湖的方位,没想到她却比自己熟悉很多。

到了,不远处的湖中心停着一只小船,关海萍站在船上看着一片湖光山色。冬天的北风湖面几乎冰封,只因这片西沙平附近有处年轻的活火山的原故,在严寒的冬季没有冰封。不仅如此,整个西沙平依然翠绿嫣红,在白雪素裹的琼都这里别具另派风景。

“下去吧。”楚离站在关姨的头顶上空。

“跟她打个电话,要不会惊到她。”斯冰建议楚离。

“不会,就这样下去吧。”楚离看了附近环境,岸边没有一只停靠的小船,显然关姨就知道自己会从空而降,绝对不会以为自己从水底游过去。

“关姨!”

关海萍听见声音回头看见船尾站了一对璧人,女孩子显然比男孩要成熟有风韵很多,一只特大墨镜虽然挡住女孩大半张脸,却依然让人能感觉到她的美丽,并不仅仅因为她衣着奢华。

咖啡色修身文雅休闲装让男孩子看上去温和儒雅。

“楚离,来了。这位是斯冰小姐吧!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风姿绰约美丽动人。”关海萍从船头走下船舱,楚离亦牵斯冰进入船舱。这是一间别致小屋。三人坐落两边。直奔主要话题。

“我见过若儿了,若儿在来的时候有人刻意拿着“你说讨厌她并要将她甩开的录音”给若儿听。听完之后若儿就伤心激动。正好小寒来劝她,她就说小寒欺骗她,你一次都没去看过她,她不愿意再相信小寒的话了。最后,小寒只有通过‘凝思潜移’的方式将你的思维传递给她。她这才甘愿倒地假晕。最后就出现一连串的灵异事件,先是洞穿若儿的身体喷出来的不是血,而是六道雪亮刺目的光。再后面就看见一条巨龙,绿色长龙身体上还喷着星火,跟传说中的龙或西方龙皆有不同之处。”

听完关海萍的话,楚离懊恼的给了自己一拳。那些话是自己在天宫花园,医院及警察暑出来时走廊里跟表哥说的气话。显然是有人故意在各个地方安上了录音设备,这是纯圈套,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激怒若儿,让她在众人面前发出能量,让大家和媒体看清楚这是能量而不是警方说的力大无穷

这样一来就完全击碎了警方的调查并且给警方一个有力的打击,给自己在警方的朋友一个措手不及,完全不能顾已到这边了。而媒界也会将这件事情越渲越大,这以后自己这方完全会出于被动的接受是或不是,真实或诬陷。

太真还真的猜对了,的确有人暗害妙若儿。自己的目标在东海也确实很大。楚离想到了王天成的话:以你的出身及成长,突然变得这么有钱,功夫高强已经在东海是公开的疑惑。这跟为人高调或低调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别人眼红的是你突然得到的财富及好奇的遭遇。自己身边的人也会受到瞩目,不仅如此漂亮的女人原本就招女人嫉忌。出了天宫花园这件事情。有些相信鬼神之说的人必然会往另一个方向去想,试探的结果……

“我跟若儿说了,让你去见她,就在今天现在。”关海萍说完话就站起身子。走出船舱。

“斯冰,会开船吗?………难道在水底”楚离刚问了斯冰会不会开船,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感应到妙若儿就在附近。惊奇的看着关海萍

“是的,在水底。跟我来。我们边走边说。”

关海萍出了船舱走到过道中间,弯下腰用力拧旁边的一块突起毫不起眼的红色机关。斯冰见关姨憋的脸红,知道并不容易打开,就上前一步:“让我来吧。”斯冰伸出玉白奷手力拧。楚离觉得脚下微震。一下跳开回头看见自己刚刚站的位置出现一个楼梯。

关海萍在前面带路。楚离心想原来这不是艘船,而是酷似水上船亭的一种建筑,谁也想不到这船底下会是牢笼。想必看守的人都让关姨弄走了吧。

“楚离,这的确是艘船,只是它与众不同的是它可以随时驻顶于湖牢的任何一间顶面。斯冰,这儿还有个机关。”关海萍的话让楚离不得不好好审视这里的一切。走在中间的楚离伸手去拧黄色圆形机关。发出‘嘎,卡,’的声音。一会儿前面就出现一个通道。楚离惊奇大呼这里的构造。再也不敢大意的以为前面有关姨带路,自己就可以省点精神。

原本四四方方的楼梯还未下到底层,拧开机关后,直通脚底的居然变成一条曲折的通道。楚离觉得脚上的地面是软的,与其说是地面不如说更感觉到是走在一匹布面上。

“这是煌鲲鱼的筋抽剥后交织在一起所形成的路面,不仅可以走人还可以过车。”

楚离没有听说过回头望望斯冰。斯冰点点头证实是有这种东西的存在,眼神里闪烁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茫似疑惑似惊奇。

“关姨,我们是要到水牢了吗?”

“关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所谓水牢不过是上古时期煌鲲鱼祖的尸骸吧。”

“你怎么知道,冰儿。”关姨的惊异度不低于一个惊雷炸响在面前。

“这单买卖是我亲手交易,没想到却成了你们国家的地牢。”斯冰的话让关海萍看了她好一会儿。楚离也扭头并走到她身侧,重了一句:“你亲手交易,你以前还建筑过水牢这玩意。还是你带路吧。”

“不是”关海萍和斯冰异口同声。

“上古煌鲲鱼是我的战利品,这是很遥远的事情。是我十三岁那年的成人礼,父亲带我去捕获。之后,我们将它们的内脏取出来食用,用一种特殊的药汁浸泡煌鲲鱼的身体使肌肉保持新鲜有弹性,不腐坏。类似于你们人类的木乃伊。从它的肛门处开一道小孔涂些**鱼子酱重新放回海底。会吸引金钱水兽,将做位它们的兽穴。这种水兽特别喜欢你们人类沉底的船只里的金钱珠宝,会将金银珠宝放在巢窝里借以此我们用来获利。

后来,有一个男人通过我族一位长老向我父王买下三只上古煌鲲鱼鱼尸,没想到他却用来做的水牢。放置在这里,可谓用心之歹毒。”

“你什么意思,斯冰说明白点。他们是想闷死我的若儿呢!”现在的楚离可是分分秒秒的催促着斯冰往前走。

“上古煌鲲鱼肚子特别大。头尾细,用药汁泡过虽然不会腐烂可是会长出一些小尸虫。水兽不怕它们。可是人不一样,人的皮薄。像若儿灵光泄漏,即使……能避免尸虫的伤害也逃脱不了水兽的噬咬。”

关海萍不愿意再听斯冰说下去。打断了她的话,因为先前她已经看到一些东西只是没有往尸虫方面想。可是现在听斯冰说出来。立时脸色大变,觉得浑身毫毛孔都瘆得让她受不了,感觉到有一层字密集的虫子好似爬伏在自己身体上一搬,下意识的双手猛在身上一阵乱搓。楚离抱着关海萍跟着斯冰的脚步闪电般的来到数座水牢面前。

这里只有五具水牢煌鲲尸深藏在水草从中,每具相隔百多米。通道玻璃窗前,楚离看见一串人大肠浮在窗边。看来这些坐水牢的人死时是多么的恐惧,愤恨,,怨毒。

其中一水牢显然与外面不同。刺目的雪光将很多麻麻点点蠕动的东西逼到外面聚积成巨大的乌云飞舞在水牢旁侧。而更让人恐惧的是多只尖牙厉齿的四脚水兽瞪着血腥又贪婪的眼神来回围着圈漫游。

这时候,楚离才明白这里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来守卫。

“死去,一群丑态百出的寄生虫,谁胆敢出现这方圆百丈之类。杀!”

轰!一簇金色火焰吐出火信子秒钟内烧尽了覆盖在鱼尸上的寄生虫。那些张牙舞爪的水兽这会儿早已跑得不见了踪影。

凭空一声怒喝震荡波涛滚滚,湖底砂石碎飞水草拨尽,只听声而不见人。

“我已经解除她的危难,你只可进去看望她,不要存心带她走。楚离,我知道你。亦也相信你能权衡利弊。法律是最后经予的仁慈。”声音是从东南方向传来,楚离凝神聚观只看见一片白茫茫的湖水。楚离想既然看不见人也就不去想了。

楚离脚下迈开大步直奔水牢。这也能叫门?想起刚才的尸虫,楚离一阵恶心,手上用力“扑”撕了一大片。一时性子火起干脆将整个水牢撕开露出白森森的骨头架子。若儿正自半倒在骨架内身体上绑着粗大的铁链。

数声闷响,楚离挫断数根鱼骨,扶起妙若儿。只见她面容惨白形体消瘦如影,若不是倒在这鱼骨之内怕是一阵激流就将她冲走。

“楚……离”若儿话没说完,泪流满面只是分不清湖水与泪水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在这湖水中更自显得明珠溋溋。

“我身上的灵力正在随着这些黑丝慢慢消失,一旦消失干净,就很难恢复。会慢慢化掉。”楚离抱着虚弱的若儿。内心纠结如若不是顾及表哥,舅舅还有瑾儿。妙若儿何需吃这些苦。穿透她纤弱身体的这些黑丝是什么东西?

“这是天麻丝。其实有方法救若儿,只看你舍不舍得。”久久在一边没有吭声的斯冰在犹豫不决中,终于将话说了出来,声音细如蚊蝇只有她自己听见。父王已经带领族人去东夏了,那是琼都临国。是从《茫海修亦》里面找到一个更适合族人居住的地方。父王一生都在找这本书的钥匙。

斯冰看着痛苦不堪的楚离,有心想把医治若儿的方法说出来,可是也好像远水救不了近火。

多情的楚离此时抱也不敢太抱妙若儿。心里的血早随着若儿一道道瀑射的灵光,溢流干净。内心的挣扎像两头猛兽互相噬咬。

早在多年前,高景山就告诉过自己如果有一天会面临选择自己会怎么办?他认为以自己的能力没有摆不平的事。可是现在的能力在哪里?他好想舅舅,如果舅舅在一定会帮他想办法。若儿不能死更不能这么受苦,看她的眼神萦萦绕绕的痛楚像一根根金丝齐齐割断楚离的心脏。楚离只能轻轻的抱着她的身体痛苦呜咽。救她出去……此刻的妙若儿比楚离冷静得多,知道自己无故逃走的下场会连累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