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9章 我的青春小鸟
作者:蓝田烟  |  字数:5124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天上英语课的时候,龙磊凑我耳边问我:“昨晚那么多女人就没有一个让你满意的?”

我摇摇头:“那些女人不适合我。不过,有一个跟你蛮配的。”

“哪个?”龙磊很感兴趣。一般我说某某女生和他很配他都兴趣十足。

“就是那个穿米白色毛线衣的孙若寒。”

“嘿嘿,”龙磊阴笑两声,“她就是我要告诉你的,我前些天新追到的女朋友。”果然不出所料。

“你小子这次追马子没找我写情书了啊?”

“不是的,纯属偶然……”

“龙磊,stand up ! Please answer my question 。”龙磊的偶然被英语老师有些严厉的声音打断。刚才她问了什么问题我俩都没听到,肯定回答不出。

“And your partner ,苏通?”

我站起来,很无辜地看着她:“Sorry , I don`t know 。”

“下课后你们两个留下来。”英语老师说。这么倒霉,一向以温柔闻名全校的英语老师这次居然要我们留下,看来凶多吉少了。

英语老师叫Anne,中文名字叫上官燕。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赵薇的歌曲《我和上官燕》,很好听的一首歌。上官燕要我们喊她Anne,可是我习惯上叫她上官燕。她大我们三岁,再加上本身长得娇小,看上去比我们还要年轻。跟我们站一块,别人根本就分不出她是学生还是老师。正因为这样,没有了老师那层束缚,大家跟她都玩得很好。听说还有不少学生追过她,可是被她委婉地拒绝了。其实龙磊也想追求她的,后来觉得自己配不上才放弃了。

“龙磊,苏通,你们站过来吧。”上官燕说。我俩老实地站到她面前。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知道为什么留下你们吗?”上官燕温柔地问,脸上笑意如风。

“不知道。”龙磊低着头说,像个犯错的孩子。不过我们本来就犯错了。

“这个学期末你们就要考四级了,再不努力怎么能过呢?”噢,原来是这件事啊,害我们担心半天。

“如果你们不通过这次考试,我怎么对得起把你们托付给我的人。”上官燕这句话更像是对自己说的。可惜当时我没听出来。

“上官……老师,放心吧。四级也就是小Case,别太担心了。”我一时疏忽,把上官燕又当同学了。

“能通过就好,”上官燕说,“多看看书,图书馆资料很多。没事了,你们走吧。”

“我们走啰,上官燕。”我说。

“叫我Anne。”上官燕很生气似的,但我知道她没有真生气。

出了教室,龙磊嘴里突然冒出一句话:“苏通,星期五你生日,怎么过啊?”这话像流弹一样击中我,大脑瞬间空白。

怎么过?我从没想过,这么快就到我生日了。去年我生日还是和楚楚一起过的。我们租了辆双人自行车,进行了一次环城一日游。可惜……

“请几个人,随便在哪家饭店整一桌得了。”我实在想不出其他的方法了。

“这样也行。请哪些人啊?”怎么龙磊总问这些我没想过的问题,哪根神经搭错了。

“这个,你知道,我认识的人不多,加起来就那些人。五君子是肯定要请的,其他的,你找两个你认识的凑数吧。”

“好的,饭店就由我来帮你预定。”

“行,那我回去了。”

我在想一个问题,想了几个小时了。回家的路上在想,打开电脑时在想,跟卓颖说话的时候在想……哎,究竟请不请卓颖?我很矛盾。

打开我的音乐盒,播放赵薇的《我和上官燕》。音乐流淌。

面对 这个世界 是甜美的冒险

藏匿的小心愿 能否一一实现

扬起头看着天 两张固执的脸

我们彼此怀念 在隔壁的房间

似水流年

繁华的大都会, 护城河的西河沿, 古老城墙边, 淡淡四季天……

很好的歌词,很甜美的声音。

卓颖敲了敲我的房门,我抬头看她。她说:“你也喜欢这首歌?”

我点点头:“歌词和节奏还可以。”

“我也喜欢。”

“你来敲门就为了说这个?”

“是呀,你以为还会干吗?”

“没干吗,我只是忽然觉得头晕。”

“臭苏通,你又欺负我。”卓颖杏目圆瞪。

“好好好,我认错。”

“这还差不多。顺便问一句,你的衣服怎么全是名牌?太奢侈了吧。”

“全是名牌吗?我怎么不知道。不过,我的稿费很大程度上就用在了买衣服上。”

“纨绔子弟!”卓颖很鄙视地丢下这四个字,洗衣服去了。

“切!”我哼一声,“上新浪看看我的博客去。”最近新开了个博客,点击率一直不高,郁闷死我了。

“啊——”我忽然听到卓颖大叫。发生什么事了,有必要那么害怕叫得像将要被那啥一样吗?我赶紧跑过去察看情况。

“啊——啊——”卓颖看我来了居然叫得更起劲,声音震得我的耳膜哟,那叫一个痛啊。看不出来,这么美丽的女人叫起来还如此震撼人心。

“你喊什么?”我捂住她的嘴巴说。

“啊——”这次叫出声的是我。卓颖她咬我。

“你到底喊什么啊?”我摸着手上那两排牙印问她。

“你自己看。”卓颖指着桶里的衣服。

干什么,衣服有问题吗?我疑惑地转过头。

“哇!!!”我自己吓一跳。“对不起,对不起!!”我嘴里反复地说着这三个字,心里那个羞啊,别提了。我怎么把内裤放桶里了?我记得昨天洗完澡后已经把它洗掉了啊。对了我今早上因为赶着去上课,起床换了条裤子后就把内裤放桶里了。我的天那,我怎么这么不小心。

“哼!!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卓颖羞红了脸问我。

“没有,我哪会这么卑鄙。”

“你怎么没有这么卑鄙?”卓颖反问我。

“你见过这么帅的卑鄙者吗?”我装作很无辜的样子。

“嗤——”卓颖笑出声来,“这次原谅你,下不为例。”

“喳!”感觉自己是个即将被处死的人意外获得大赦一样,太惊险了。

“卓颖……”

“嗯。你怎么还不走,想跟我学洗衣服吗?”

“没有。你……星期五,有空吗?”我终于决定了,请卓颖。

“干什么?”卓颖脸上写满防备。我又不是色鬼,这样看我干吗?

“我请你,吃饭。”说出这几个字真不容易,我居然很害怕她会拒绝我。

“为什么请我吃饭?”卓颖的问题还真多。吃顿饭又不会死人,担心个毛啊。

“哎呀,吃饭就是吃饭啊,没有那么多原因。我动机很单纯的。”

“你单纯?臭苏通你鬼心眼最多。”卓颖边洗衣服边揭我的短。

我抬起手臂闻了闻:“没有臭呀,我天天洗澡的,你怎么总叫我臭苏通。”

“你是真笨还是假笨?不告诉我真正原因我就不去。”

“你这算是答应了。真正原因就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苏通我生日。”

“少臭美了。”卓颖终于被我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