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2章 恨嫉斯狂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把这个龟孙子给老子拖出去痛扁一顿然后丢出去扔了。找那个笨巫婆去一趟琼都。其他的按照原计划不变。”王天成现在一点都不怕了,看了报纸上的报道楚离分明就是个普通大学生根本就没有外界传言那般凶猛。眼前就凭自己养的这些打手足够教训这姓高的啦。

只见他招招手由一个壮汉抱起来,端放坐在一块高达一米五左右巨大的花纹青阳石上面稳稳坐着,看高天虎的眼神就跟看一具死尸一样毫无温度。

高天虎看见这些彪形大汉匆匆跑进来围住自己非但不慌张,脸上甚至还露出好玩的神情那表情就像是这群壮汉不是进来打他,而是让他耍弄似的。虽然很久没打了,不过呢看这些家伙们跑步的步伐就知道中看不中用。

“王天成,你就让这些孙子们来对付我?你也太小看我高天虎了,看老子一招之内放倒你们。”说时迟那时快,随着高天虎话音未落。人就腾起身体飞出沙发,双腿横扫后面四人颈脖。速度之快如电光火石。

这五个家伙包括王天成在内,都还没有看清高天虎是怎么出手,粗汉们就统统倒在地上觉得头颈吃痛。爬在地上吭吭叽叽不能起来。

这时,王天成非常不惊恐,反则嘴角露出一抹阴笑,将青阳石下的开关一按,两股水注呈羽屏形从青阳石下端朝高天虎喷散过去。整个房间全湿透了。

高天虎手撑沙发背靠,腿脚用力身体翻跃而起。眼明耳聪得就看见地上一抹蓝光电光闪泄。

心下惊悟明白:“王天成你好恶毒”。 高天虎在空中借油画框之力在空中翻两个跟头。疾风电闪之际穿过水屏伸出铁拳向王天成击下。

一切都在瞬间,高天虎身上也落下些许清水。

此时躺在地上未来得及起身的五位打手已被这伏压电波随着水迹传电到身上个个浑身抽搐。眼看着不死也剩半条命。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王天成坐下的青阳石从中裂开。王天成适时的躲进青阳石内。幸好!王天成身后是面大窗。窗台无水一片干爽。高天虎也只能半爬上窗台。背后则是十七楼的高空。

屋内传来嘎嘎嘎的机械转动声,高天虎回头看时整个大青阳石都在转动。一片花火随着暴虐的吼叫声:“高天虎去死吧!”

数声惨叫声被炙焰卷起。大青阳石内置滑轮迅速滑下原来这是部电梯。

高天虎面对王天成的歹意,杀心燃起,身后已是一片火海,火舌冲着他身体燎燃而上,面前则是高楼悬空。四周没有任何可凭仗落脚的地方,正在紧急关头……。

“高总,上来!”

蓝启坐在茶吧选了个靠门口的位置坐下。始终观察着天宫花园总裁办公室的动静。看着几个彪形大汉气势凶悍地从茶吧经过。蓝启看他们的方向正是回廊尽头总裁办公室。心里想着高天虎就想过去看看。刚走出茶吧就敏锐的察觉到一阵热浪扑来。

烈火对本身为火纹耀天狐的蓝启而言再熟悉不过。灵敏的觉察力让他洞察出事因。遂跳出窗外张开双臂飞过去大喊一声。高天虎眼疾腿快跳下正好伏在蓝启的背上。

这笔烂帐可不能背到自己身上。蓝启在接住高天虎的同时双掌气劲推出寒焰掌。冰寒妖异的蓝色火焰以排山倒海之势倾灭间封熄房间内的大火。也救了那五个烧得不成人样的保镖性命。

这是早就布置好的内置电梯没有人可以看出来巨大的装饰青阳石内有什么机关。在商海沉浮哪个老总没有几件防身攻击性的武器。

这不过是区区之一而已,趁着电梯王天成进入一条密道曲折高升电梯行着一条不规则的轨道。密道门也是由宽约一尺左右的大理石开合。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跟着高天虎在一起的蓝启是只修练数千年的灵狐。不需要高天虎的吩咐自己就明白意思,此时已然寻着王天成的气味早已守候在十四楼。

换了一套青色晚礼服的王天成准备陪着新看上的一位女大学生用晚餐后好好乐上一乐。就算高天虎不丧生火海。这笔烂帐也可以扣倒他头上。到时候他这个主事的一死就凭楚离和高天赐这两个毛头小子自己还不容易收服吗?

匡福田不会对自己说假话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说假话,哪有一个高级警察官员会迷恋神话里面才有的宝物,还有那个妙若儿美丽的身姿让他一生都忘记不了。做梦都想把她抱在怀里亲热啃食。

在他心里就自然形成了,楚离的厉害不过尔尔虽然凶悍可是对于真正的修练者而言还是不堪一击。宝物与美人他王天成都要得到。

这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虽然天生丽质玉颜天成,可是完全没有那种特有的气质都是靠他王天成的钱堆砌出来的高贵。

以王天成而言这个女人跟着自己完全是看上了自己的财大气粗。今天他就要好好的摆个场面。

他拍拍巴掌,十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彬彬有礼的来到跟前非常文雅的对他深鞠躬。喊声老板。王天成朝站在第一个的保镖打了个响指。这个牛高马大的保镖就爬到床下。一会儿这个女大学生一双晶莹玉足就踩在这个男人的背上,慵懒的轻吟一声玉臂轻舒拉住王天成递过去的骨骼粗短的小手。

由王天成给她解衣,宽衣,换衣,化妆毫不介意身边还站着十个男人。一切都完善尽美之后,这个被誉为天宫花园最美丽高贵的龚秋玦小姐算是完美出炉了。

王天成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自已也涂抹的水光油滑如众星捧月般刚走出房门就看见一双脚。这是个封闭空间没有风,可是这个男人的裤子如风劲吹。这是气场。强大的气场。王天成抬头一看:高天虎此时一双充满凌厉寒冷的双眼看着自己。

“为什么要杀我!”声音没有半丝温度。

这些保镖都是见过大世面,唰!唰!唰!全部挡在王天成与那个女大学生前面。

“为什么要杀你?高天虎你还真是胆大呀!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想死老子就成全你”王天成躲在保镖后面阴险的笑着:“放心吧你去死,你死了你家里的宝贝和女人,产权老子会妥妥安好。哈哈 …………”

十个保镖一听老板说出高天虎的名字,浑身就一个激叮在这黑道上谁不知道高天虎一旦出手必要人命。十个人面面相觑底气显然不足。

“咚”“咚”“咚”“咚”“咚”“咚”随着一阵纷沓快速的跑步声来了十几个彪形大汉。

“不好意思老板,人是我叫的这样更加容易保护老板和小姐。请老板和小姐退进屋内。”二一个保镖看着又来了十来个心里总算有点底了。

“放你妈的个屁,叫谁退到屋里去。今天你们要把这个龟孙子打个半死老子要好好的折磨他,让有的人知道谁才是强者。”王天成说这话的时候高昂的头部狠狠盯了一眼站在一边双目水光潋潋看着高天虎眼露崇慕之情的龚秋玦。

自从他认识高天虎,但凡是女人无论那一种,看他高天虎的眼神总是深情脉脉。

他要杀了高天虎也是为了这眼神,他暗地里嫉妒高天虎近乎疯狂。虽然他是个矮锉子但也是男人也有男人的自尊和骄傲。在自身残缺这方面使他看见诸多女性对高大帅气,血性能耐的高天虎投以倾慕之色。

心里的恨就多加一分,尤其是自己身边的女人吃喝用都是花自己的钱,居然还去对别的男人勾以颜色。不但恨高天虎,也让他更加仇恨自己身边的女人。所以这么多年他没有结婚。在他看来无论多么漂亮的女人都是给了钱就上床的表籽。

高天虎看着眼前这二十几条年轻的生命,这纯是给人卖命不值得一死。

“王天成你就发发善心放了你的手下吧,给我签了条件我也放你一马不追究你对我恶毒。”高天虎现在已经不再道上混更不愿意看见曾经血流成河的场面再次发生。

看着眼前二十多条鲜活的生命,他慢慢的按下内心的杀气,还是希望将事情往好了说。

可是现在的王天成一点都听不进去,这二十多个人对他而言连狗都不如,更别说让他去怜惜他们的性命。此刻这些人都是他仇恨的火焰利刀。他要用这火焰彻底烧死,砍死高天虎。他不死难以泄他心头之恨。

“高先生是吗?你求个饶我让老公放了你。”

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龚秋玦以为自己真是王天成的命中夫人,丝毫体察不到王天成对自己的怒恨,竟然还替高天虎求情。这一求情更是让王天成愤怒之极。此时只见他站在红木櫈几上面。温柔体贴的扳过龚秋玦的俏脸,粗糙的双手在她玉脂滑嫩的脸上温柔的抚摸。

面上盛开着极灿的微笑,眼中却射出狠辣寒冷的目光:“很想让他活吗?我的宝贝。”

龚秋玦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眼光出于本能的恐惧她吓的一哆嗦。加上王天成长得本来就丑即使脸上盛开着灿烂的笑容,可这魔鬼一样的眼神…此际在龚秋玦眼里也显得狰狞可怕。

“不!他该死,你随便杀。”龚秋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种话来,话出口惊怕的一身冷汗。还没等她从王天成的大手掌中将脸抬回来,就听见耳边一声阴诡的断喝:“再说一遍让他听见。”

“总裁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个人不能饶恕。”看着王天成越发狰狞险恶的笑容。龚秋玦第一个念头就是闪人。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她。

“哈哈哈………”王天成的狂笑中。一个保镖挥舞铁拳对着高天虎的面颊凌厉的一拳击下。

没有人知道高天虎原本就不是一般人的体质修练的功夫也非同一般,以前是为了生存不得不杀戮,如今生存有道无需杀,但是面对如此狂毒的王天虎。既然出手高天虎就没有想过留命,

眼见铁拳挥至,高天虎身形一闪,犹闪电一样冲向另外一个保镖,腿如狂雷,狠狠一腿划过长空,脚尖往下拐了个弯重可重重砸在保镖头部改成扫过颈脖。只听得保镖闷哼一声晕过去了。

“哥弟们,不要留情,上啊!”领头的安保部长是王天成小姨的情人挥舞着胳膊努力叫喊着让别人上,自己却往后撤。自己虽然是一窍不通,可是当了安保部长这么多年也见识不少了从高天虎一出手。他就判断高天虎是个高手,他可不想上去送死在后退的时候他并没有往王天成那方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