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1章干将宝剑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大脑中心出现一个圆形四块切割面的物体,物体边缘有如同锯齿。整体呈淡青色略显透明。表面“嗞!”“嗞!”“嗞!”放射着浅蓝色电磁光。

这是什么东西?楚离自问,妈的!真是不凑巧如果此时天亮了,老子不是要被梵静庵那个老婆娘给抓捉了吗?因为此刻楚离发现自己全身已然不能动弹了!大脑内腾腾的黑雾被这个物体驱赶到四周。

这是怎么回事,黑雾里怎么会有闪电?楚离陡然感觉到一股股清凉之气流遍他四肢百骸,内心小宇宙那东位面数颗星核此刻就像被什么引诱着向身体头部游动,更可爱的是后面都拖着晶晶亮的小尾巴像一条条的小蝌蚪游向大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楚离内心一阵狂喜,自从上回吸收宇宙牵引之力后将宇宙东位面二十七颗星核收为已用修炼“辰暴”,可是却怎么也不知道如何能够灵活运用更别说提炼“辰暴”,有时候反受其累。难道在这竹林之中无意间启动魔眼与这竹林中的属性相合……想到这儿楚离立时静下心来平心静气的感受身体大脑内部作用。紫光!清流!黑雾!电流!

大脑内这个如四叶状锯齿状圆形物慢慢正在缩小,表面凸起一颗颗青色小芽,就像是特别小的种芽一般布满四叶体,周围的黑雾在四叶锯齿闪出的电流里慢慢淡化成灰色,楚离看见了那是一缕缕神识如烟状,神识是什么?就是灵魂的精华。这中间的四叶锯齿体是什么?就是神识深处的记忆换句话来说这就是他楚离自无始以来至今生所有轮回的身份资料全在这一粒粒的青色小种芽里面。

一阵阵暖流流经四肢百骸,洗涤尽身体内部所有的杂质,脑内白光一闪楚离从冥思中回到现实,自然的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站起来,仰起头很自然的看向上方,竹林的正南方有三把长剑排成三角形。冬夜天空寒啸狂风散发的木质属性被这三把利剑全部吸取作用于旋出无数道热辣飓风滚入这片竹林……

楚离进一步观看这才发现,竹林里流光黑线与天空的月亮遥相呼应在此处形成一座‘天罗地网’的风水阵势。怪不得无论楚离飞多高都触及不到竹顶,更别说能飞出去。还在这脚下的草地,因为阵内有月冥石的作用利用月光风向使这片草地坚韧无比,任何人都别想以土遁之法潜入地里否则必是自找死路。

楚离看着眼前正南方的竹林剑阵核风,心中不禁微笑,“辰暴”刚刚修练好就拿你开荤了。声音太大不好。“辰暴”里面有一招鬼冥逝元正好可以用在此处。

楚离全身腾起紫焰的能量,两只拳头握紧中指背突出更加增加了力量的强度,脚尖点地,人像弹子一般冲上正南方竹林阵核,“嗞!嗞!嗞!”劈入强大原气压之中整个人的冲力达到极限,

出乎楚离的意料之外,三把利剑感受到外力的到来,急旋数妙后三合一变成一把利剑带着绿色的厉风反向楚离呼啸而至。楚离惊得眼孔睁大的同时人向旁边一晃躲过利剑的来势汹汹。这时楚离才看清楚剑体长两尺泛着淡青的光芒,剑柄乌黑闪着漆光中间圆形被人附以密咒。剑身镌刻着两字—干将。

是古代志怪小说集《搜神记》中所记故事,干将,春秋时期吴国人,古代传说中造剑的名匠,曾为吴王造剑。后与其莫邪奉命为楚王铸成宝剑两把,一日干将,一日莫邪。献给楚王可是怎么也达不到楚王的要求。楚王硬是让干将冶炼雌雄两把如他梦中的神兵利器。

干将无奈只有仙山寻师得知以活人身祭剑方可,而祭剑的俩人还必需拥有坚毅的灵魂方可。夫妻二人想来想去这种为了冶剑害人的事情他们是实实在在做不来,更何况去那儿找什么灵魂坚毅之人。想来想去只有二人双双祭剑自此干将与莫邪的灵魂附在雌雄双剑之上。

其父受遗嘱雄剑传给其子。雌剑献于楚王而后被楚王所杀。,其子眉间尺长大成人。学得仙术终于为父母报仇。自此干将,莫邪雌雄双剑不知所踪。传说雌雄不相离。离者剑戾。

楚离惊见干将雄剑现于此竹林阵核之中。细看青色光芒中略隐黑气,剑柄握手之处又封以密咒。就知道干将宝剑是被那位高人封印在此,如果自己能解去密咒像它这种有灵魂的宝剑即使不归属自己也不会再来伤害自己了。

头顶,青天阴月裹着一袭寒气的光华丝毫不漏的泄向干将,风性属木在水质属性的月光之下肆意澎湃如巨涛般砸向竹林之内。

月华潹淋在干将剑体漂起一层惨青色,就像白森森的尸骨折射出的光影深入骨髓的寒,裹在澎湃的飓风中发出恐怖的能量。

一道道紫红色的能量开始从楚离的脚步环绕上颈部循回翻绕,而后仿佛紫雾般化成实质的紫红纱帐罩住楚离的身体。

在尤如紫纱雾帐的保护下,澎湃起热浪的飓风无法靠近楚离的身体。只在他的周围翻滚。

“轰!”

干将宝剑在黑色风飓的催动下,周身出现诡异的一幕化剑为刀,从楚离的腰下直劈而来,而后化为剑指连续攻击。

“轰!”“轰!”

两声震荡,周围飓风散去一半, 干将雄剑被楚离两掌震荡开退几米远。

楚离嘴角不自禁有了一丝冷笑,下一招直接使用“辰暴”破了阵法,收了你?啧啧!可是这样又太不好玩了!虽然没意思。可是楚离也并不介意如此简单的成功。

“梦雨星子”

楚离心意一动,夜明如意珠即刻化成两只拳套完美的戴在楚离双手。犹如闪电一般伸手朝干将雄剑剑柄伸去。

“锵~~~”

一阵金铁撞击声响起,楚离只感到手臂阵阵发麻,整个人怀不自禁地飞退开去。楚离一咬牙,整个人猛地翻了个跟头,借助强劲的腰力,右腿仿佛长靴一们抽向干将中段。楚离的心脉魔眼睁开清楚的看见干将中段有一丝蛇形纹闪异着金色光彩,想必那儿就是干将灵魂不灭之所。

“滚!”

银光闪出一个雄壮威猛的***在楚离面前,**着上身浑身的肌肉可以看出他强健的肌体能量,沉稳健练的气质可以看出他大约四十来岁。金色的光芒浮闪于他整个体表,不细看他的眉心渗出缕缕黑气。

化成人形的干将厉喝一声,右臂直接与楚离的右腿撞击了一次,而结果是干将飞退开,楚离也略倒几步。

此次交手不仅快如闪电更出乎人意料之外。速度太快快至疑似以为只是花影晃动,人未出手

“哼!楚离是吧?果然非比寻常,可是想要破此阵以你的能量还不够。”干将冷笑着看着眼前的青年楚离。心里却是惊骇不已。

时光境迁转眼就已经数千年,在他最深的记忆里就是妻子莫邪剑在唐朝被一位海外商人买走。自此,自己就孤苦零伶一心寻找一个修仙者可以带着自己海外寻妻,这么多年来他跟过一个又一个的修仙者被他们抢来抢去。末了!就有一个法力高深的修仙者在自己身上印了符咒 。自此以后他的记忆就越来越模糊了。

他虽然只是一柄带有灵魂的利剑但是也跟过不少能力高强的修仙者。但是跟今天这个青年相比,那些修仙人的实力实在是差的太远了。跟这个楚离不能比。干将的灵魂可以渗透至看出对方身体内潜在特有的能量源力。而眼前的这个楚离却让他无穷渗透,好像能把他吸进去。就像深夜无边边际。这太让他恐怖了。

“哼,干将!你别想骗我,这个阵眼不过只有你一把利剑而已另外两柄利剑不过是你多年幻化而成的附体。至于你身上还有密咒,换而言之你是身不得已,如果你愿意跟我的话,我愿意解出你身上的密咒还你一个自由身。如何?”楚离本来就是个有话直说的人何况面对干将,不过是把利剑而已,能收为已用更好,不能收为已用只要他不妨事也行。

干将心里似乎被他说动了,可是又觉得太不肯定了,这里虽然被禁但在这方圆竹林阵内还是可以自由活动,不止如此持有他的人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恶念。而眼前的这个人眼神里给他的感觉很平静没有恶念,可是他到底是什么人?

这么年青可是看不出他有多少年龄 ?自己虽为神兵可是必竟是把古剑,万一他心起恶念,炼化自己……..剑在魂灵,剑毁魂灭。干将想到这儿内心生起恐惧让他心寒胆颤,灵魂为之摇曳像青烟一般。

楚离见干净的身体发生质的变化像笼青烟缥缈而无质。知道他心里对自己有了恐惧。可是为什么他会在一刹那间对自己生起这份恐惧呢?楚离不禁感到一阵纳闷不得要领。

“铮!铮!铮!”一阵金铁铿镪之声。干将青光一闪化身三把利剑分不同的方位同时向楚离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