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1章 对持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急诊室的灯亮了十四个小时才熄灭。从里面走出来的是面色疲惫不堪的唐兴龙。鱼贯而出的就是这些陌生的护士端着早已说好的污浊虫子水和一块块撕落的人皮。从记者们跟前穿过吸引的记者纷纷拍照。从隔离窗前记者看见了妙若儿的心电图出现细微的波浪图形。

说到当日以针穿过身体射出那几道白光时,唐兴龙当众取出银针从当日洞穿的地方插进去流出的是紫红的淤血。

“做为一个医学家,自古中医与巫相通。我相信这位女士一定是受到迫害,当时,如报纸新闻所报道,从这几个穴位穿过身体的地方放射出白光,请大家仔细看,这些地方已经腐烂。这条黑色细金属丝就是我刚从这位女士身上抽出,大家请看这拍下来的片子上可以看出来,这位年青的女士受了多大的冤屈及苦难,在这里我本着一个医者的良心请诸位新闻媒体界的记者们放过这个可怜的姑娘吧!”

记者纷纷对着这根布满铁锈血肉的金属黑丝猛一阵拍照。

“她能够活下来不仅是个奇迹,也归属于这位姑娘坚强的生命意志力。即使如此她的生命还在垂危之际,这一个星期内看她是否能脱离危险期。”

屋内的楚离已经能坐起来说话了。但并不愿意太多的回答记者们的问话。寥寥数言使整个案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通过拍片CT拍照,专家认证妙若儿有人类所有的一切特征。先前所说的纯属子乌虚有一派胡说。

……………东海市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雪连续下了两天三夜。高天虎开着舍尔提拉A5从东皇路以很慢的速度向丽新大道的天宫花园而去。这条路上今天没有多少人。路上的厚雪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层,开车要极小心。

“让我来开吧,董事长。”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蓝启看着高天虎的脸色说话。

“不用了快到了,在那儿你不用跟进去,找个地方喝点东西。”高天虎的眼光深远看着前方。其实自己没有想让蓝启跟来,还想让他去办点别的事情。可是楚离再三让蓝启跟着他,没办法。

天宫花园繁花似锦,整个大门都点缀成花的海洋。随着冷冽的寒风很远就闻到阵阵花香袭人。姹紫嫣红萃簇锦抱,大门四根汉白玉柱子顶端以绿藤花蔓编织出一个大大的皇冠镶以各色水钻极其奢华靓丽,鲜花制作的灯笼从花枝间隙里透出点点白光照着花朵晶莹剔透连着四排一直垂到地面,中间铺了一层厚厚的大红地毯。整个六百多层高的天宫花园看上去富丽堂皇。

“快过节了啊!蓝启。”高天虎看着这天宫花园高达五米的精致奢华的大门。洋溢起迎春日的喜庆与欢乐。

“是啊!还有十七天就过节了。路滑,我扶着你总经理。”蓝启伸手扶住高天虎的胳膊。

“嗯,也好这是近十年难得的大雪。”高天虎踩着脚下滑不溜丢的冰层面,他是练过功夫的人过这种冰层面对他而言是小意思。二人步履稳健大步流星的走向天宫花园。站在七楼的窗户口有个中年人看见高天虎和蓝启过来身子一闪进入旁边的一间房内。

门内穿着黄色蕾丝绸纹裹身长裙的礼仪小姐上前询问:“请问二位先生是吃饭还是……”

“找你们总裁已经约好的。”蓝启的话引起了大厅内坐的一位身穿修身西装少妇的注意。匆匆走过来自我介绍:“请问是高先生吗?我是大堂叶经理叶岚凤。王总安排让我接二位上去。请。”

叶岚凤做了个相请的动作,就走到蓝启的左侧前。一路带着高天虎和蓝启直上七楼,穿过回廊走到总裁办公室。

“叶经理,请你找人带我的助手去茶吧坐坐。”高天虎说完推门而入。

这是一间将近三百平方米的办公室,地面是以金漆白银为底色调。整个办公室的墙壁挂满各国的油画等艺术品琳琅满目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一间小型展览厅呢。可是高天虎现在可没心情欣赏这些世界级的名作。

随着高天虎推门而入的一瞬那,坐在办公桌后的王天成看见高天虎的第一眼就让他内心腾然一振无来由的生起敬意,眼前的高天虎比去年看上去尤若变了个人,如果说那个时期的高天虎是霸气侧露而这时的高天虎侧看上去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威严耸立。

只见他一脸的平和面带微笑,而不怒而威的天然威赫在高天虎体外形成一道无形的气场让人不得不对他生起害怕……不!王天成这时明显的感觉自己在气势与气场上已经大大的输给了高天虎。但是他绝对不愿意在心理上输给高天虎,而且还输的这么快。他很快否定了内心这个刚刚升起的念想。

因为气势的不如人,想着刚才自己对高天虎产生了崇拜之意,觉得这样相当没有自尊很丢脸,强烈的怨念从狭隘的心胸升起环绕着自己对高天虎嫉妒而升腾。

虽然你高天虎是黑道中人,但老子也不是吃素长大的。王天成一步步走下小櫈级。张着大嘴哈哈笑着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张开双臂。这个仅比侏儒高几公分却远比正常人矮得多的男人。几十年来的打拼也形成了他自身阴险诡诈的内在气场。

“哈哈哈………高总,请到内室叙话。”原来圆形团扇屏风的后面又是一道门。这里是个套间,二十平米的客厅里面还有个休息室。

“王总,好久不见咱们都是老熟人了就不讲太多的客套。”

不知为什么给高天虎上茶的小姐手有些发抖,不小心洒高天虎腿上。

“笨蛋,连个茶都不会端滚出去。”王天成一声怒喝吓的小姐一哆嗦干脆整杯茶都泼去高天虎身上。高天虎脚下用力整个人让过去。一杯茶香四溢全泼在沙发与地毯上面。

“没事,小姑娘打扫一下就好。”高天虎安抚着吓得啰啰索索发抖的小姐。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高总,再重复一遍!”王天成面色温和眼神更加诚意,可这一切在高天虎看来这正是王天成虚伪的地方。

高天虎并没有再次重复刚才的话而是正题直入。

“王兄,您租来的青铜鼎爆炸。当时我侄女正站在一边,因为没有受到伤害。却被他人诬认为是灵异类。”高天虎神色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小矮人。

“高总真会说笑话,无缘无故租来的青铜鼎为什么会爆炸,你侄女不是灵异为什么站那么近没有受伤,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什么洞穿身体不流血反而放出六道白光。”王天成的声音忽然凌厉起来,抬头看着面前威猛高大的高天虎。心里对他的恨意可谓是滔天巨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就是他王天成自卑的显现。

心里想你高天虎来的目的,不说老子也明白了。就冲你家小狗日的侮辱老子也别想老子会帮助你们。比钱吗?这东海市?有谁能比老子更有钱?虽说你高天虎半生黑道。可老子也不是吃素长大的,数十年来老子闯荡的风雨比你高天虎多得多。不过是想在气势上压过老子。可老子有实力。老子有钱!

“王兄一世混迹商界自然见多识广,天虎请王兄帮小弟这个帮。王兄所有的亏损天虎一应赔偿。来日有需要天虎的地方,天虎一定顶力相助。”高天虎威严自敛很诚肯的想将事情往好的方面做。

“你这是在侮辱我吗?”王天成一手拿起今天的报纸看见上面的报道真是让他怒火中烧。

“侮辱?不知王兄此话怎讲?”

高天虎也注视到报纸上的新闻而且是头条报道:灵异女子妙若儿并非异类,实属人类。上面把在医院所有的图片全部印上去。高天虎嘴这露出微笑。

“你说你替我赔偿,不就是侮辱我王天成没有钱吗?就你钱多是不是?这个女人就是个妖精。我还有更多的证据证明。”王天成心里个气呀。实在是气的不行,这群饭桶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老子就是要这个女人死!老子得不到的女人,你楚离个小王八蛋更别想睡。搬出你的舅舅也没有用。

高天虎注意到王天成眼神中的阴狠,联系到楚离跟自己说的一些事情。明白了这件事情跟王天成有绝对的关系。那个女巫师绝对没有那么大的人脉做出那么多的事情。自己这次来,是来错了?哼,高天虎暗自发出一声冷笑。来错了也就是来对了。找到了事情的主谋岂不是更好。

“咱们就不用绕弯子啦。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若儿。”高天虎的眼神淡漠而严谨。

“不是我不肯放过那个若儿,而是你那个侄子舍不得,我也没办法。”王天成露出卑鄙的笑容,手上把玩着一个小香囊。

“听说里面能够装很多东西。我也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呀神的。可是当我看见了若儿小姐就不得不相信这个世上还真有你看就这么个小小的口袋就能装下日月乾坤嘿嘿嘿嘿………”

高天虎明白了,王天成不知道从那儿听见的楚离有个金色储物袋,而诸多的珠宝就是取之不尽。

世人的贪婪心就是这么愚蠢,不属于你的东西就是得到也用不到。高天虎牙根就不理会他的意思。

“有人证明青铜鼎内被刻意放入爆破弹,正好若儿触动了机关,因她站的是个死角所以没有受伤……设下光咒的乌海麻丝……这种障眼法……。”高天虎旁若无人完全视他如空气的说话方式让王天成终于坐不住了。恼羞成怒。高天虎就是要他这样。越怒越好办事。

“青铜鼎在这儿爆破?你把老子这儿当什么了啊!敢在天宫花园肆意妄为的人还没生出来呢。”王天成粗矮横壮的身体从沙发上面弹跳起来,身上澎湃起一股杀意。他好久前就想跟高天虎斗一场。可是一直没有机会,二来也没有利益冲突

现在不一样了。这个兔崽子仗着自己在东海市有点势力居然完全不把我王天成放在眼里。欺负上门了。

“还青铜器内置**,妙若儿触动机关,这是他妈的哪儿跟哪儿呀?要是真像他个兔崽子这么说,老子还去那儿找个置**的人,人家又为什么置**,这不是纯粹是放屁吗?你他妈的不是黑社会吗?老子 看你特玛的有多能打?你侄女在老子这儿搞爆炸。你今天跑到老子这儿杀人!哈哈……高天虎,老子到想看看你们一家是怎么栽到老子手上。

美女老子要,宝贝老子也要 ,你们一家人的狗命老子更要。”王天成咬牙切齿的话没说完……

“咚咚咚”几声粉乱的脚步声冲进来几个脸上纹龙画虎的彪形大汉,一进来就围住高天虎,脸上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