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2章若儿危险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不相信?”楚离看着关海萍吃惊的样子,早就猜到她会不信。把玩着手里的筷子食拇指轻用巧力,弹射到房顶划出一个圆满落下来。

“那后来呢?事情整个经过?过程?”关海萍再一次重视眼前的这位少年,眉清目秀身材清瘦不经意眉宇间浅露而出的出尘不凡之气质让人觉得他不能轻易靠近……不知道是自己眼花了还是产生幻觉,关海萍看见楚离像道缥缈的影子飘出身体对自己笑笑又回去,如此的不真实。让关海萍马上用手揉揉双眼,以她的观察能力及定性是不可能出现这种状况。

她有些惊心地看着楚离,却见到楚离向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关海萍用眼睛环视了一下左右环境,以确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熟悉的环境之后,低下头浅浅喝了一口蘑菇汤镇定了下纷乱的情绪。

“来,关姨吃这个酸辣包菜还不错。”楚离见她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些,。也就慢慢的说着话:“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冲突,只是我打别人,正巧碰见他们五个所以……”

“你撒谎,他们五个从来不聚在一起出游,你是在那儿碰上他们,你又要打谁?你可以不说,但是我已经猜到你想问我什么了。你要打的人肯定是他们五个关心的人,能够让他们聚齐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军部有要紧任务。二,就是他们自然门有事情。你要打的人肯定跟自然门有关系……哦!对了,是不是因为妙若儿,如果照你们先前的思路,是不是知道了警局要把妙若儿押向火山底洞,所以你们去哪儿闯…不对,以你的个性是不会这么鲁莽……”

面对着关姨毫不客气的拆穿自己的谎言,楚离低下头:“好了,关姨你不要再猜了,你只用告诉我,他们有没有可能动用军事力量来对付我家人就好。他们可以不经过国家军部最高层同意吗?……”

“国家军人最高宗旨就是保护所有公民的生命安全,任何一个军人哪怕是统帅也不允许随便伤害任何公民。楚离跟你结怨的人是谁?你到底要打谁?”关海萍看着楚离不说话,只是用温润如玉的眼神看着自己,知道他不愿意告诉自己是怕自己牵扯太多而不能好好退休。这孩子真的很让人担心。

“你不想说就算了,以后我再帮你留意下他们五个人的动向。小离,你真让阿姨担心。”在关海萍所有认识的后辈中,她亲切的感觉只有楚离是把她当长辈一样关爱。这种感觉让她对楚离产生一种爱,像母亲对待孩子的那种母爱。

“小离你可以告诉我,你这身本事是谁教给你?你身上有很多秘密能让阿姨知道吗?”关海萍焦烁而担心的眼神让楚离深深感觉到爱。

楚离轻轻的握住她的双手:“我不能口言以对的告诉您,我怕你会接受不了。”楚离暗示着她。却看见她愣神的模样,眼底焕发的神采像个小姑娘。心里想这女人无论多强悍,年纪有多大,可是一经接触到她们不了解的事情,她们的眼神里还是那般纯真。

“总之阿姨,我为你好就是了。”楚离想着如果报仇这件事结束了,娶那几个女孩子时就可尊她为母,从她家里娶过门,先让她们联系感情是最好不过的。关阿姨一生没嫁在情感上的孤独。可以移转到亲情上面。看着关阿姨衣着大方得体,想起自己当初对她的提议她都能够欣而接受。

楚离的话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只是楚离的下一句话却让她感觉到深深的温暖。楚离愿意在需要的时刻将家人托付给她,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官职高能保护她们。而是楚离能把自己像母亲一样的尊重。人的本能在危险时总是会想到躲到妈妈的怀里。全家人在一起低御危难的侵入。

“关阿姨,时间很晚了你一人回家也孤单,不如跟我们回去,你还没有去过楚离家吧。”机灵的林辉从中看出楚离的想法,于是也就做个顺水人情,邀请关姨去楚离家玩玩,正好清湛也在可以熟悉一下彼此。

到家了不过九点左右,清湛正在织一些小饰物,家里的沙发套子,桌布,椅垫几乎都出自清湛的双手,除了学业之外最嗜好的就是旅游,读书及手工艺。此时她正在给家里的小饰品勾织一条长菱形的垫子。

“关姨,来坐。”清湛没有过多的话,看着关海萍坐定后就转身去餐厅花阁高几内取出一一个紫砂罐勺了出茶叶,放置茶具里先前泡的那回浓绿的倒掉,又取出百分之九十的开水冲下去,沁人的花茶香绕人鼻端。茶汁浓绿中泛着淡淡的黄晕。

“好茶,醇甘微苦。”关海萍轻轻细尝了一口。随着清湛去洗手间洗了个澡换上了温暖舒适的家居服。坐在厅里沙发上面看着楚离全家的照片,一看心里一个感叹,这家人亲情融洽的确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看着看着就想起了自己的家。自己离家出走数十年的家,不是不愿意回去实在是回去毫无意义,回去只让人心更疼。知道父母活的很苦,可是这又怨得了谁呢?若是光从孝字上看,自己的确不孝,非常的不孝。可是孝字的艰难搁在一个倔强而让人不能忍受的老者身上,自己只能选择出逃。往事想起历历在目非常简单的事情在别人身上简直就不是个事,可是在某些倔强到偏执的人身上就会完全不一样。

“姨,是不是想起了很多往事,那就不要再想了,以前不可能有或是得不到了,从今天起在这个家里都会有。”楚离的话让关海萍内心激动的海浪翻腾,多年的坚强在此刻崩溃,关海萍拥抱住眼前的大男生,一个自己想了好久能够拥有这么好的一个孩子的男生。多少次在梦里她都有后悔痛失青春。青春里就算是有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或者是跟一个自己爱的男人生下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孩子……天从人愿上天把楚离送到自己面前从此孤独数十年的生涯结束,自己有家了。

清晨,窗外浓雾在玻璃上沁成一大颗一大颗的水珠子像刚下过雨。窗外雾海茫茫看不见对面的景色。关海萍拉开窗帘,今天是星期一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看着身上的暖黄绸丝睡衣,是她喜欢的颜色和款式。这孩子真有心。她心里轻轻叹着。

“这么早就起来了吗?不多睡一会儿今天是大雾天气,吃晚饭我送你去上班。”

关海萍走到餐桌边看着今天早上的早餐愣住了,碗里盛好的是生叶面籽糊,就是葱叶,菜叶,香菜叶,碎花生,芝麻熬的面籽糊,好香。现在的家庭里已经不再吃这个了。

“阿姨,今天是我妈妈的忌日,所以早上我会做妈妈以前做过的食物来怀念妈妈。阿姨您尝尝吧我的手艺。”清湛从瓷罐里盛了一碗递给关姨。将桌上的酱菜,果酱也推过去了些。金黄色非常薄的饼子四五层夹着菲黄肉丝。

楚离吃好后刚走出去就被林辉叫住:“你会开车吗?直着往前冲。你给我当导航吧!”

大街上每隔五十米远就有导向灯照的通亮,即使如此那些车还是开的很慢像蜗牛。在楚离那对灵活的眸子的指导下,林辉开的是得心应手速度反而比平时快了些。不到二十分钟车就开到总警处。看着关姨进去之后,二人急奔机场回东海市。

晴光大好,正值中午机场附近找到一家可口的饭店。楚离摸着早已瘪下去的肚腹委屈的对林辉说:“早就知就让清湛多煎几张饼,这大太阳晒得老子头晕。”

“你怎么不说早知道就好好的勤快点多摘些菲黄。肚子饿是吧?那就慢慢过吧。搭的回去。”

“你怎么不说是老子省下来都给你吃了呀?”

正当哥俩为了早餐没吃饱的事打着结。一辆天蓝色菲拉NS停在二人面前从内伸出一颗长发飘逸的美女头:“上车吧,哥,小离。”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回来。”楚离的糊涂总是喜欢多此一举的问,有个小寒在家里。大家会不知道楚离时刻的想法吗?

林瑾甜蜜而忧伤的回头看着后座位上的男友:“是小寒说的啦!她时时刻刻注意着你内心的需要。”

“哦!若儿还好吧!”楚离说话时眉间丝系愁绪。伸手将面前的反光镜放在林瑾的面前,以便自己能看着他的瑾儿。

“今天上午就送往琼都,还是专机送去的。她死活不答应离开东海,小寒劝她也不听最后还闹起来挣脱了所有的铁链。警察怕她再伤人……”

“怎么样?”楚离紧张的扶住林瑾的肩膀,焦急的问。

林辉发现小妹眼中的泪珠快要滴落下来,才猛然省悟小妹为什么不让楚离坐副驾驶座位的时候,伸手一把甩开妹妹上前方的反光镜。妹妹不愿意让楚离看到她的表情,继而担心若儿的安全。想必若儿可能又出什么事了。

“小离别太紧张,这样防碍瑾儿开车。”林辉将楚离的胳膊拉开让他好好的坐在后座位上听就好了。

林瑾拼命的忍住不让自己有半点哽咽声,泪水却不听话的从眼眶内滴出,林辉拉开车窗并抽了纸巾给妹妹擦泪:“脸上有油。妆没画好。”

林瑾大口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冲淡了胸中的堵闷继续说:“警察就用高剂量的***射杀她。射了好多枪。她呆呆的看着小寒。小寒示意她倒下并且吓唬她,如果不照做,小离会不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