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0章 夜探一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经过这一次跟梵静庵的较量,楚离清楚的明白了一件事情。在这个一切讲究法律证据的国家,任何一个人无论是谁都不能够在脱离证据的情况下,任意妄为。圣师虽说是自然门之首,却只能撑控玄异事事件或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平时自然门是不干涉俗世之礼。所以这次梵静庵将自己设计诓去栖霞山的目的就是要通过道家至宝梦阑衫上面三百六十颗灵体宝石中的一颗来吸收自己的星核之力,提高修为以求达到更高的境界。

梵静庵一定要杀,斩她一个熄不了我内心的仇恨,也报不了灭我魔教五千余众之仇。所以自然门满门上下也要死,只要是跟他们有关系的老子统统要灭。

楚离看着栖霞山方向眼光陡然凌厉而寒冷。

梵静庵的功力绝不是那么不堪一击,千年前她就可以达到巅峰接近斩破时空之能量。如今功力更甚之前。就从那次她复苏看来,她的神识在那天的整个天宇中虽说小到豆粒,渺如尘沙,却依然闪烁着粉晶光芒丝毫不差与浩宇星晨,更难得的是当我运起宇宙牵引时,发生星空殒洞很多星晨都暗沉下去只剩下虚影游离于轨道之上,就如此,她依然炫立星空毫无受损,非但如此而且还能吸取我的宇宙牵引能力使她能尽早的复苏。

楚离想起那日,宇宙时空之中当所有的星辰都沉暗下去只剩下虚影轨迹时,那颗粉红光芒居然只增不减耀灿在一片漆黑的天宇。一颗神识都有如此强横的力量,神识主宰的身体绝不仅仅表现出那日的脆弱。

那日的她首先表现出来的是穿着道家至宝梦阑衫与我对持,引发雪山崩塌为免生灵涂炭,仓云海万急中收回梦阑衫,她的实力一下就与我差离很多,这不能不让我生疑再后来她以护体真元硬接了我一掌。我怎么就忘记了呢!千年前她所在的慈航门宗门秘典《敛雲极》中护身真元摄他人的能量慢慢提炼出精华为已所用。如今他偷取昊戊灵体石以护身真元接我星核掌,掌中的星元力量全部落入她护身真元之中。昊戊灵体石最大的作用就是疗伤修复。

除了疗伤修为方面比我差很多。两人对持斗站不可能说没有伤痛,而我就胜在可以在伤痛之后身体内源能量帮我迅速恢复。而她则不能。她知道自己的劣势所以就以此来提高修为达到斗战时能迅速修复体能伤痛。

昊戊灵体石必竟是她偷摘取不属于她本身,再说我的星元力与灵体石的属性未必相同,这样一来她肯定要找个地方练功提高修为。

家内所有的事情都已完毕,我何不趁此机会去查看一下自然门呢?那日的杀戮只有一个付字派的长老出现而已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楚离站在园子里靠着水杉仰头看向万里晴空繁星一片。打定好主意决定夜访自然门。

栖霞山就在琼都市西南方中间隔着一大片草坪亦可以说是草原因为面积委实有些大中间有条蜿蜒曲折的大路,不过这时候楚离是不坐车。因为不需要,只见他脚离开地面约有十数寸高随风游动片刻就来到山脚下这里又种了不小的一块树林。都是近几十年前种下的,树都不粗隔开群山绵延与平原大陆。

夜!很静,除了风声及应合风声,树林所发出的呜咽声,再也听一见别的声音,楚离的听觉延深很远也听不见甚至是兔子打鼾的声音,此刻在这原始森林里即使是冬天的雪夜也会有夜生动物出来觅食,可是现在却听不见一丝声音。太静了,静的让人未免生出恐惧。

如果有一个普通人在这里肯定动也不敢动拼命的抱着一颗树颤抖到天亮。当然这只是普通人,不是楚离。

今夜上山的路换了一条,不是那日上山大路。楚离运气脚尖两只眼睛在雪夜里眼神甚至比白天更好。脚下的白雪在晴蓝的月色里折射出一片光华让人疑以为是凌晨,即使是普通人也能看清比较远的地方。

今夜,水光华潋,万物都显出别样灵动。

楚离以最快的速度最灵活的身形曲折蜿蜒在茂密的树林之间,其速度可达到电速,楚离知道这山里面覆盖有科技电子眼。不能让这些电子眼查看到自己的形踪。高达二千多米的栖霞山位于山腰的自然门就在眼前。只是位置……?

楚离的记忆里好似有些变化,上次来这些主殿的位置?主殿墨慈殿好像是大门朝东北位置。可是今夜怎么朝北方了………

三大主殿呈品字形面向东北,四周环抱巨大的古银杏上面攀爬缠绕着雪白,鹅黄的凌霄花随风摇曳着万千风采。三个主殿各有三个以汉白玉为底的宽阔广场中间有二十四根雪白大理石柱,每根石柱上面都刻有古代文字并刻有神兽,而且每头神兽的头部都面向东北……

可是现在三大主殿很明显的偏移了位置,二十四根石柱其中有七根神兽的头面向东方,给人的感觉好像在念念不舍的回望故乡。

楚离仔细回想了一下,难道是自己记错了?想了一会儿他不怀疑是自己记错了,而是肯定这房屋有问题。楚离的记忆是超强的可是面前的事实让楚离多留了个心眼。

楚离以一颗巨大树冠为掩护注着这里的房屋各个通道,方向,出口,入口。后面有两栋巨木雕刻住宅楼,优雅而别致周围的各种花蔓让这两栋看着并不太小的八层住宅楼给人的错觉反而是别样精致。

远处一条人工开采的小溪,可以说是小溪吧,没有河那么宽阔流水激荡,显得很平静潺潺的溪流声从栖霞主峰引经雪水经过此处呈S形盘绕而过。溪边腊梅随着冬夜呼啸的寒风送来缕缕梅香,让人闻后禁不住感觉精神盎然一扫疲惫之感。

楚离身形稍纵即逝几个闪电就将三个主殿看了个通透,无人。

也对现在这么晚了,外面又有电子眼这数百年并无战争,这些人平时除了练功可能也没什么事情做。也只剩下吃饭睡觉了。楚离在心里掫喻这自然门的弟子们竟然没有一个守夜。

从青阳殿左侧往南拐进入一片怪石嶙峋的山竹疏离之所,楚离抬头望望这片奇怪的地方,心里想这建造竹林的人为什么偏偏要放些这么多巨大而奇怪的石头在这里,还有这脚下不平草地乱石堆砌要不是我身形更灵活,若是生人进来了搞不好走几步就撞到石头上头碰血流。

楚离走了几步觉得这片竹子有异,尤其是这竹子本身通体青翠之中暗隐着黑色流光线条,深夜月光之下宛如竹子身上爬缠着多条灵动的小蛇一般。

楚离暗想不好,虽然自己不懂什么阵法,可是按这种状况这片竹林委实不是什么好所在。想到这儿楚离离脚就退身想要退出这片竹林。已然来不及了。

四周全部都是望不到边的竹林,一泄如水银的月光铺在这片林子里。耳边是什么声音?楚离定定神仔细听来“咝!”“咝!”

这声音对楚离而言并不陌生是蛇吐信呼吸的声音。每颗竹子上面的流光黑线此刻都活动起来。在一瞬那间给楚离的感觉在真实与幻觉之间。楚离摇摇头冥神思考:蛇是属于冷血动物行走之间略带腥风。生于阴热沼泽之地。这大片竹林中有蛇不足为怪,可是只听“咝!”“咝!”声!未闻腥风。这是错觉?楚离静静而悠长的呼吸着四周的空气,是带有竹叶的清香及花草的香芬这与蛇行走之间的膻腥味大有差别!这不过是幻觉而已。

楚离轻笑一声,这小小的竹林还想困住我?如果不是觉得轰倒竹林会引起麻烦,老子就一掌劈倒一片。楚离带着一阵轻笑,脚尖离地超低飞行。可是!出乎他的意料,飞了好一会儿,按道理说应该飞出去了,可是为什么还在这片竹林里?老子明明是冲着一个方向飞。

楚离停下来站在一块石头上看四下看。

还有这风的走向!并不似一般竹林里的风,风!风有问题?外面吹进普通的竹林内的风属性由阳变阴湿迎面吹来因为根根竹子的阻力而变得略带间断层面感。而这片竹林里的风就如同有个拿着个鼓风机拼命的对着一个瓦罐拼命的吹,整个风气是由上往下而且风属性热,头顶上压力增加。

楚离抬头看着头顶,原本疏离的竹子长到最高处变得密集而挺拨。月光透进来的光斑驳的洒在雪地上草丛间。

冬夜,竹林,嶙石,狂热的飓风还有“咝!”“咝!”扰人心智的蛇音,每根竹子上面的黑线流光蛇影都时刻让人心惊胆寒生怕不一会儿它就会回过头来咬你一口。或是缠绕在你的脖子上勒死你。

当然这一切都惊扰不了楚离,只是,只是楚离的目光际远,一片无际。怎么可能?楚离心中一阵冷骇。

因为目际多远,竹林就有多远。楚离暗运源力想飞上竹林顶空。可是怎么飞总是离竹顶有数米高。

而且越到顶端竹子越密切枝叶越繁茂几乎遮挡楚离的视线,必需开天眼才能隔物看清前方。 楚离只有再次降下来站在竹林里,心里想只有找到阵核中心才可能出去。楚离仔细观察这里所有的不同,可是放眼开来更让他丧气,所有的竹子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嶙峋的石头跟外面的也没有什么区别。

头顶上的热风一浪浪的砸下来气势越来越雄浑。难道阵核在上面?

楚离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找了块平坦的地方坐下来,冥思内省呼唤魔眼。内心小宇宙运动循环一道清气两道紫气来回循环心脉间的魔眼慢慢凸现出来。紫红色的魔眼慢慢睁开一道带着芒刺光华冲向楚离大脑中枢地段那里一片黑暗。楚离心内感到受恐,以前这道魔眼光华总是冲向眉心处。可是为什么今天?楚离来不及思考只觉得整个大脑黑暗地域随着紫光入侵整个的动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