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0章 医院门口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若儿,若儿。”急切的呼喊声带起一阵骚动。

门外一阵突兀纷沓的脚步声,几个男男女女撞进玄异秘案组,最前面的正是楚离拨开众人,抬腿从正在门口蹲在地上大气呕吐的警员头顶上跨过。

“若……若儿呢?”

楚离看着地上的……女人?穿着好似若儿被逮捕时候的衣服。楚离整个人都愣傻了,两只眼睛在女人身上扫动,看见女人箍进肉里面的手镯。蹲在地上仔细看,正是他送给妙若儿的第一件礼物上面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虽然楚离心里有准备,知道一切都由关姨设计好。可是这种“惨相”还是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力,本能的对自然门的怨恨夹着触目此景的伤悲像一团火燃烧起来。

一瞬间伤心愤怒火贯头顶,气冲牛斗想也不想一拳冲到正面向他走来的司徒组长的脸上。只听一声细小清脆的破裂声。

司徒队长闷哼一声双手捂住嘴脸蹲在地上,即觉得一股热流冲鼻而出像泄了洪的闸门般。黏稠血腥顺着鼻腔滚滚而出。掩不住的鲜血落下一片花红。

“你特玛的出手就打人。”刘金山看来人是楚离又如此蛮横,早就听说他的厉害在,所以刘金山在出手时是下了狠招。看家绝功‘煞星归途’双掌用力百分之九十五的力道,两道白光打在楚离胸前。

楚离因吃了寂灵草的原故,体内丹核被封此时就是一个如同会打架的男生,当然不能阻挡对方这两道真元白光。这回算是吃了个大亏。

“呯!”随着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楚离个人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对面墙上重重的砸到雪白地板上面,顿时骨头碎裂全身疼痛再也没有半分力量。喷溅出一米多地的鲜血滴在雪白的地板砖上面格外醒目。楚离此时整个人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如果没有极致强硬的体魄,就冲刘金山这一掌十个人也是死。

玄异秘案组的人大吃一惊。尤其是刘金山整个人都呆住了,两掌之下毫没有感觉到楚离体内产生任何能量阻挡。他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年!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刘金山整个人掉进一个没有底的漩涡中。只有祈祷上帝保佑楚离安然无恙,如果他死了,刘金山也是要依法赔命的。

旁边的小寒看得分明,一时间泪眼迷蒙声声凄呼:“楚离………”

小寒以最快的速度抱起楚离,被封的灵晶让她探不出楚离的伤有多重,可是以眼光根据血液浓度的不同可以看出楚离伤及内脏。

“不要管……我,快带走若儿去医院那里有唐伯伯,快。”楚离吐出一团深红色的血液。坚强的意志强行支配他的大脑意识,不让自己在关健的时候晕倒。

大厅里面传来关海萍怒斥玄异秘案组的成员。并让工作人员将若儿和楚离送去医院。救护车已经带着尖厉的呜啸声由远而近停在门口,从车里面冲出数人将楚离和妙若儿抬上担架挂上输液推进救护车内。

进入琼都中心公民医院大门口,宽大的广场中央有大型的喷泉周围种满各种花草虽在萧瑟冬季依然开放着不知名的紫白花一簇簇一丛丛煞是好看。这里是全国顶端医疗中心。

救护车绕过大门西侧的停车场。将车停在医院正门,医院的护士,护工过来将楚离和妙若儿担下救护车放在手推床上急促的推往急救室。

当妙若儿从担架上被抬下来,可怕的样子让医院拒之门外。随之而来各方新闻报社记者纷纷闻迅赶来。

“送回去,这个已经死了抬走。”进入医院正门从右侧通道第一个房间里走出一个年约近四十烫着棕黄色头发,皮肤很白可以见的是白肤下层是满脸淡淡的斑点中年女医生脸型略长颧骨高,面相上说这种女人克夫。

厌恶的表情让她那本来就不漂亮的脸看上去更加难看。只见她高昂着头,看着躺在推手车上气息极其微若的妙若儿浑身铁链加身的惨相。除了惊愕之外更是满眼的嫌弃。从她的脸上看不见丝毫的同情。

医院这份好工作养成了她颐指气使的脾气一只手插在白褂口袋里,另一只手挥来挥去指挥着护士们。

“还有那些记者,是那些报社的来干什么赶紧通知副院长拦住他们。暂时不要让他们冲进来。”

“这个女的送进太平间。快不要放在这儿影响医院声誉。”

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吩咐手下的那些护工出去阻拦那些记者,最起码不能让他们看见自己将这个快要死的女患者赶出医院。这样会坏了医院的声誉和自己的名誉。

“不,救若儿救我的若儿,医生。”楚离在半昏迷中听见医生的话,本能的坐起来拉住站在身边的医生,要求这个女医生收下妙若儿。通道里的寒风让楚离冷得禁不住浑身发抖。小寒紧紧的用被子包住楚离的身体可还是看见他在颤抖,脸色惨白里透出青色。

“救不救我们医院说了算,要你废什么话?人都死还抬来干什么,扯住我的衣服干什么滚开!”楚离在与医生的拉扯中挂在手臂上的注射瓶掉在地上,黑红的鲜血瞬时快速得从手腕倒流出。

“干什么你,你太过份了。”小寒眼疾手快的将针头从楚离手腕拨下这才防止失血过多所引起的事故。

“你是病人的什么人?”女医生看出小寒穿的衣著者是名牌,原本厌恶的表情变得平和许多。

“刘护士,过来把这个男病人推进急诊室,来人把这个女的送进太平间。动作要快。”女医生不耐烦的指挥着护工将妙若儿拖去太平间。不要在这里停留以免破坏医院的形象。

“不许推进太平间。”

大家背后传来一声凛冽的断喝。让大厅围着诸多的吵闹声嘎然而止,纷纷回头向后看从通道相反的方向走来一位年约五十多岁国字脸面容严谨中不失慈爱的老者。他正是医院特聘的中医专家唐兴龙。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病人全部抬进急诊室内。”严肃亢进的声音让周围围观的人迅速让开一条通道并且不少人上前支把手推着担架车。

刚刚推出医院正门的护工又回头将妙若儿推进来。这时已经有记者抱着摄像机跑过来拍摄这里的一切。

“推进太平间,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医院已经很尽力了。”

“王主任你不能这么做。”唐龙龙几步跨到门口亲自将妙若儿的推车拉回。原来这个凶巴巴的女医生姓王,还是个主任。

只见王主任纤瘦的身体一步横在唐兴龙面前:“请你照顾医院的形象。这个病人已经死了。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你们说是不是?”王主任前一句说的声音非常小。小得只有她和唐兴龙听得见。后面的话说的很大声,最后一句可以谓是喊出来。当所有的护士护工接触到她阴沉的目光时都不约而同回答:“女患者死了。”

洪水一样灌进很多记者纷纷对着妙若儿拍摄。这时候有个中年男护工走到王主任跟前对她小语几句。王主任的嘴巴立刻能放个鸡蛋进去惊讶的表情还未落下就看见唐兴龙指挥几个没见过面的护工将车推进急诊室。

“请问您就是急诊室的主任吗?您刚才说妙若儿已经死亡,您确定吗?您在诊治施救的过程中可曾发现她不是正常人?准确的说她不是人类?请问你………”

“你说她死了,为什么那位医生又把她拖进去?”

“大家不要吵,既然急诊室的王主任确定灵异女人已经死了,而另外医生还说有气。那就让我们看看这个灵异女人如何起死复生?是医生的医术高明还是这女人到底身是异类?”

在各种问题的轰炸下,尤其是在这远离生活的灵异之类的事情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王主任此刻真是一个头十个大。拼命的挤出围绕在她身边问些千奇百怪问题的人群。没跑两步就一头撞到一个男人身上软而有弹性。抬头一看正是刘副院长也是刚刚接到玄异秘案组的电话才匆匆赶过来。远远就看见正大门前围的水泄不通。

通道另一端的急诊室前也是人群熙攘。

二人匆匆进入急诊室却被唐兴龙挡在门外。救诊室内,唐兴龙将准备好的丹药给了小寒一粒解开她体内的灵晶由她给楚离治伤。至于若儿必须要彻底治疗。身体里的虫子被小寒吐出一口紫焰烧死殆尽。肿胀的身体内挤出一盆又一盆的腥浊难闻的污水上面漂浮一层蠕蠕而动的虫子从急诊室端出去。其实也是做样子给外面的记者看。

让他们亲眼看看被视为异类的妙若儿是真的受到很严重的伤害,而且这些虫子还不能流进下水道必需漓干水后烧死。肿胀的皮肤破损的肤质一片片撕下来丢出去可以让他们看看这是不是人皮。唤起人类的同情心让大家看看玄异秘案组是怎么判案?这种虐待人的手法简直是骇人听闻。这些报道如果被登出来将会引起全国性的轰动。

“唐伯伯您能看出来关姨这是给若儿吃的什么药吗?”楚离看着妙若儿面目分毁的“脸”不由的想这药真是下的太猛了。

“千体吮。这种药下了之后普通是人经受不起必死无疑。真不知道那个关海萍是从哪儿弄来的这种药。看样子这药应该放置很久了。这种现象看着吓人,其实只是表面,当然对于非人类而已。

经我治疗之后,若儿姑娘全身会结一层厚痂,就像蚕蛹,然后一块块的破裂。你的若儿还是以前的若儿,只是这段时间她看着像没有什么生命迹象。”唐兴龙脱掉手套边洗手边说:“这种药最好的特性在就于它能够将人体类的五脏肺腑经脉血液精气……用当今的语言就是克隆在这层腐烂的皮肤层下面。”

“这种药失传很久了,楚离你过几天帮我向你那位关姨好好打听这药的来历。嗯?”唐兴龙抬起头来看着楚离等待着他的答复。

楚离也稀奇透了这种药自然是不会拒绝,看着唐兴龙递来的眼光,连连点头。

一声嘹亮清脆的公鸡打鸣声让急诊室内的众人愣了一下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急诊室里怎么会有公鸡?楚离突然醒悟这是小寒给自己设置的手机铃音。

楚离接下手机一看:“是表哥发的短信,他说已经找了一大批记者新闻报社,充分的报道妙若儿是人类的消息以给玄异秘案组压力,还有我刚才被刘金山打伤的事情也传的沸沸扬扬。”

“做的好,一会儿…对了这些东西收起来。本来这些东西我是准备给若儿拍片时用的符咒现在用不上了,因为她的皮肤下已经有了人类器官。走吧!推她去做CT室拍片。

让医学证明妙若儿姑娘是被陷害的人类,绝对不是他们所说的异类。这样就可以成功的让玄异秘案组将案子转交给警察部。至于青铜鼎那件事你舅舅已经亲自去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