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0章 小人王天成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冷然地看着面前这个坐在升降软皮老板沙发上的侏儒。他

脸色表情极其不屑又极其愤怒,尤其是楚离刚才那种戏谑玩味的眼神大大的刺伤了他的自尊心。他感觉自己就像个皮球被楚离涮了,像个乞丐,楚离是来施舍他怜悯他。

王天成的塌蒜头鼻子连同右半边脸不停的抽搐着。抹的油光滑润的面孔由于气愤而变得毛孔张开,两片薄嘴唇往两边扯开露出灰黑的牙齿上布满蝺洞。使原本看着就不协调的五官变得狰狞。两只眼睛凶光毕露且怨恨的看着楚离。

楚离厌恶的皱眉不想再看他第二眼。不再说什么也不再管他什么心情表情,直接走出门。感觉有些想要做呕。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的牙齿会像这样难看得让人憎恶。

站在门外的高云赐看见楚离从门内走出来那厌恶的表情。俩人都没有说话离开了天宫花园。

“那家伙是纯粹的小人,那家伙以前想贿赂我爸打听你瞬间发财的路子。老爸说是传家宝,这小子当时脸就不好看了。这次你找他,他以为你是向他求软,所以才会向你提出来这个要求,以他的为人就算是知道了答案也不会放过若儿。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放过到嘴的美食除了你表哥我……嘿嘿嘿……”

楚离一拳头打在表哥背上:“你特玛的一点都不替老子着急,看笑话。”

东海市女子拘留所内一个清脆柔美的声音大叫大喊:“放我出去,我要出去,不要这里好脏好小,我不喜欢。”这是一间单独的拘留室,里面仅只放了一张小床和一个床头柜什么也没有一个圆形的小洞在头顶上方的墙壁上面,半米月光在那里遛连徘徊。门右侧边是一个圆形马桶。

这是一间单独的拘留室,妙若儿已经被做为重点案犯而且是凶暴型。八个身腰圆壮的女警拿着警棍离她很远。

为什么小离要我不发脾气,要我这么乖,她们不理我,不给我饭吃!我好饿。妙若儿喊了半天自己不是人类。可是没有人理她。这个烂门,若儿心想自己半巴掌就可以拍了它,可是不敢小离已经好生气了。

肚子真的好饿啊!

屋里连灯都没有,黑漆抹黑虽然这不影响妙若儿的视力,却给她一种又回到山里的那种孤寂感,那时候还有小动物跟她做伴,这儿啥也没有…………

“若儿。”一道青光,小寒捂住了妙若儿的嘴巴。

“来,吃东西,这可是小离专门请人给你做的,不要说话只听我说就好。”小寒放开了若儿的嘴巴。

“我想回家,嗯…哼哼……嗯…嘤嘤嘤……”妙若儿没有直接打开这些美食只是无力的将头靠在小寒肩膀上伤心地哭起来。

“若儿,好好哭啊!肚子吃饱了有气力再使劲哭…小离说了让你在这儿赖着性子说自己不是人类,但是不要东飞西飘,这样那些坏人会害你,虽然小离在外面很厉害,可是终归是要在这个社会生存,张扬过度反而引起大家的不满,放心吧小离说了一定会救你出去但是不让你做的事情你千万不能做……好了,暂时就说到这儿吧。这束香水百合是小离送给你。以后每天我会来给你送饭。他们给的千万不要吃哈……很难吃。”

“林辉也会安排日期让你跟小离会面,他也会天天来看你,我也会天天来看你。若儿,怎么说呢!你以后不要再调皮了,这个国家是有法制的太调皮,你又太漂亮会让很多的坏人起坏心眼。你肯定会受一段时间的苦,但是要挺住。以后出去了小离会帮你报仇的。”

小寒看着妙若儿吃光了带的食物一大半,就留下了水果,饮料,剩下的自己吃了。说实在的为给她带饭,小寒还真没怎么吃饱。

两个女孩吃吃喝喝玩玩聊聊天也快半夜了。小寒就走了。

临走时若儿看着眼前的小寒无比顺眼,感受她就是自己的至亲,后悔死了以前怎么那个倔要跟她吵架。硬是抱着小寒哭泣了好久,才让她离开。只单单的抱着双腿对着望窗掉眼泪守着半边月亮等天亮。

“死了那么多人,而且都是惨不忍睹,站在任何立场都让人心不愤怒。她是不是疯子都不能说明她没有异能。既然是疯子而且又拥有这么大的能量留在外面一定给社会造成太多不幸的伤害。所以无论怎么样……”

楚离听出慕警司话里面的不安成份,从椅子上站起来跨出几步走到慕警司面前,炬光直射慕警司双眼。

“你冲我发急也没有用,这丫头太厉害了不可思议。换了你是警察局长你也会这么做,毕竟人民群众的安全比一个漂亮女孩重要许多。”

慕警司的话让楚离无语。

“其实以这个女孩的能量想要逃狱很容易,可是她没有这么做想必也因为你。她是不是疯子下场都不会好,你看看外面左拐那栋楼的大厅那些家属们哭得死去活来。是人都会向着他们……”

楚离用冷得不能再冷的声音说:“你的意思是让我杀了她,她不能留在这个世界。”嘴边挂着一抹凄苦,他何尝不知道那栋楼一层都是牺牲警员的家属,自己就是从那边过来的。再多的钱也买不回失去的人生。

换了自己是那些家属中的一员,真的有心会将若儿碎尸万段,哪怕她不是故意的。不仅是若儿。如果说若儿是疯子,做为家人的自己也会被恨,痛恨。

“这个女孩只能生活在深山里,楚离做为朋友念在你帮过我家人,我告诉你,妙若儿很有可能被押解到栖霞山那个火山口底。”

“嗯?”楚离大惑不解:“火山底。”

“是的,六百多年里妙若儿很荣幸的会成为第二个重型暴力犯被送往那里。一则,你也许知道,传说中的自然门在那里。除了为国家选拨超能量人才以外,就是看管火山岩底的重刑犯。”慕警司喝了杯茶没有在意到楚离表情有异继续说。

“距离火山口百米以上,是国家将一些比如政治犯之内关押在那儿,百米以下则是像若儿这样重刑暴力犯。一旦火山运动爆发,那就是天惩,上面覆盖一张铬雷电网谁也逃不出来。很残酷。”

“我不会让我的若儿受那种苦。我会堂堂正正救她出来。”楚离的脑子里显出关海萍的身影。楚离走出警察局大门听闻前方传来的阵阵哭啕,没有咒骂声,全是慕警司的功劳,是他隐藏了那些警员的正真死因,只说他们是为国捐躯还有那些商家的家眷。

楚离站在大门外,一排排尸体摆在那儿,楚离摸了摸衣兜内的银行卡,深深的仰天叹了口气泪水湿了满脸,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懦弱,懦弱到连一个适当的理由,身份,资格都没有……

如何才能进去把钱给别人。停留了片刻,楚离侧转身走了进去跟着群众进去为这些死亡英雄点上一柱清香。这是楚离第一次给亡人下跪,死亡者高达四十九人而且大多都是三十岁以下,青春年华啊!就这样丧生在一个女孩子无知的手中。

从祭奠堂出来楚离感觉到眼睛有点花,头昏脑胀步履略显漂浮的拦了一部车,晚上在林辉的陪同下搭飞机去琼都。

浑身无力的楚离坐在飞机座位上面,想着慕警司的话。自己身边那个女孩不是身怀异能,可是她们都有理智。是自己的错呀!小寒被自己带回家那时候可是姑姑一步步带着教导着。斯冰长达多少年都是跟她父王在一起接交人类也很多,熟悉人类的脾性也知道社会法制。扇舞姐就更不用说了。凌儿虽在深山莽林可是身边也有父母的教导,脾性也温柔许多。

唯有若儿呀,即没有人教也没有人带。其实自己应该让……楚离想到清湛跟自己说的一些话。为什么当时没有在意呢!铸成大错难道只把错误往她一人头上淋。不!我也有错,无论如何我也要救若儿出来。出来后安置在那里以后再说。还在先救人再说……

楚离和林辉刚踏进家门,姚清湛就从客厅出来第一句话就是:“若儿闯祸了,我刚看了新闻。”

“怎么可能。”楚离和林辉相互对看一眼,难道是慕警司趁他们刚离开东海就出卖了他们,这样对警局也没有好处呀。

林辉的手机响了,是慕警司发来的短信意思是说王天成将录相带交给了媒界,现在整个警局都围满了亡者家属,要求正法妙若儿。群情振愤,痛骂警局隐瞒真相。

“你们进门的前几分钟,我已经打电话约了关部长,请求她出面,以她对法律的熟悉程度比我们更容易找到漏洞帮若儿度过这一关啊!”清湛看着楚离气变形的脸,拖着他的手安抚他坐下。听楚离说完这个王天成的事情。姚清湛也没有多说什么。

“既然咱们遇到了小人,就以小人的方式回馈他就好了。先想办法救若儿,其他的事我们来做。”

清湛的话没有落音,楚离的手机就响了,是关部长的电话约自己今晚玉颜楼见面。

“我知道这个地方,我陪你去走吧,别让关部长等我们。”林辉站起身来。

清湛看着他们的背影心情也是十分焦虑,好不容易回来坐了不到三分钟又急勿勿的走,下个星期就要大考了,这可是不准误的。如果考不好有可能就会被赶出学校,必竟楚离请假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