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9章 寂灵草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的不算也罢,好好孝顺你舅舅。”唐兴龙的话让楚离兴致像断了线的风筝啪的一下落在地上。连土渣子都没飞颗起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唐伯伯就是岳父曾经所说那个游走四方预知未来的高人。

“哦,”楚离惭愧的低下头。心里想我的确对舅舅不好,这对人好与不好是在关健时刻才体现出来。一定要好好孝顺他,舅舅也年近五十了呢。是我在世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啦还有表哥和雪儿表姐。

“你不会说话吗?”高天虎责备的看了一眼楚离。

楚离正自内疚反思。乍听舅舅这么一说愣了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不过是让唐伯伯给自己算个命而已。也是啊!自己都那么对唐伯伯了,怎么还好厚着脸皮让人家给自己算命呢。

楚离刚张嘴,话还没说出口。清湛走到唐兴龙身边扶着他起身。

“唐伯伯天已经很晚了,上楼洗个澡睡吧。好好休息一下。”

“你看看人家清湛都比你会说话,这么晚了不用休息吗?还让别人给你算命。”高天虎白了楚离一眼。拉着唐兴龙上楼了。

“哦!哦哦……是!是的不用算命,要好好休息。”楚离跟在二人身后,殷勤的做这做那.楚离真是精明一时,糊涂一时,做了还不讨人喜欢。最后还是被清湛拽出房间。

“你站在别人屋里,人家怎么睡觉呀,你呀!有时候就跟个二愣子一样。”清湛伸出葱白似的手指在楚离额头上点了一下:“白痴,走啦。”

楚离回到寝室冲了个澡倒在床上半躺着头枕在双臂上面想着刚才的事情。不禁一阵哑然。人啊!就是这样一旦知道自己错了反省时就会一头扎进去补救,此时,却往往会忽视别人真正的需要及想法。听着窗外的狂风怒吼声,想着妙若儿还有寒冻的西沙平湖底。心里不经又是痛楚。慢慢的滑进被子里,双手捏紧柔软的枕头。狠狠的闭上双眼。

昨夜都睡很晚,早上大家也都醒的很晚,倒是清湛很早就起来操心早餐了。大家纷纷下楼吃早餐。今天的早餐很特别。

“楚离,你那个事搞好了没有,都查到我公司里去了。”清早,楚离刚洗完脸就接到表哥的电话。

“那个若儿怎么样啊!要判死刑吗?你干脆利索点把她救出来算了。整容或易容就可以了。这闹得乱七八糟的,看看,都要查到我公司的帐上了。那个公司没得点子黑帐呀,搞不好我家老底都让你那破事给连累了。”表哥在电话里喋喋不休,再说下去就是完全把小寒平时骂楚离的话嫁接过来了。

“好了,别说了舅舅回来了,今天就讨论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办呢!公司那边你就先操点心吧。”楚离放下电话后。嘴里也不干不净的啰噎起来:“这个死表哥,还真让人说对了跟着好人变英雄,跟着毛狗子变妖精。跟着小寒还敢说我是败家精。自己是什么?讨厌。”

“大清早的,你在讨厌谁?”高天虎站在门口,听着他们一对表兄弟互相诋毁对方。眼里不由露出浓郁的忧郁。

“不是,舅,我没讨厌谁!”楚离以为高天虎没有听见什么。却看见舅舅忧郁的眸子黑似深潭。心下一惊慌:“舅舅,你没事吧?”楚离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感觉到内心异常的慌乱似乎有什么不太对劲的事情会发生在舅舅身上。

“我没事,下去吃饭吧。”

楼下,餐厅家里人都坐在那儿吃上了。客厅里弥漫着一股甜腥味?楚离抽抽鼻子:“什么味?你们把窗户打开。”

“唐伯,昨夜睡的可好。”楚离坐在唐兴龙下手第三个位置。

“清儿,你做的什么呀,怎么这么粗糙的食物拿出来招待唐伯伯!”楚离没等唐兴龙回答就满脸的责备看着清湛。家里什么时候有这种东西。难道是清湛一大早去买的?不会吧!楚离狐疑的看着面前的这些餐点。

“我是南方何伽族人,这是何伽族特有的食物,真没有想到清儿这么聪明拿出来说说她就能做得这么可口,赞一个。”

唐兴龙的话让楚离责备的表情豁然开朗。

盘子里是金黄色的厚面大饼。楚离端起碗喝了一口,皱皱眉毛味道很怪与其说是喝了一口,不如说是…硬吞了一口。不是难吃,而是半固体淡绿色,看着有些黏稠,吃起来却是整块略带腥气。反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楚离说不上来,反正不好喝。但是又不能不吃,因为大家都在吃。小寒还吃了第二碗。楚离奇怪的看着她,这丫头平日里特别挑食,难道她觉得这个好喝?

“给你吃个面饼。一人一个。”小寒见楚离看着自己。便伸手朝离自己近的大盘中取出两个饼自己和楚离分了。

“楚离,你的办法行不通,这事会越办越糟,不仅如此,以前的努力都白费了,若儿的苦也白吃了。

我和你唐伯伯想的办法是让妙若儿成为‘正常人’从玄异秘案组将她调回警察暑,你快点吃,把你碗里的吃完。”

舅舅的话让楚离完全觉得不可能行得通。

“舅舅,他们死者中有个妹妹是巫师已经用乌海麻丝洞穿若儿的身体显现出若儿不是人类。现在全国都知道。”楚离向舅舅解释当前若儿所处的劣势。

“我知道,所以我带了你唐伯伯回来。这次你不要再捣蛋了。所有的事情交给我们来做。你只需要负责周边的情况和其它即可。”高天虎自信的话让楚离高兴起来。唐伯伯的本事自己也是见识过的。应该没有问题。

“若儿今天要被提调到火山底窟,我们要在这之前让若儿在大家面前显现出他是弱势女流的真相。至于那天洞穿身体放光及青铜鼎的事情完全是有人事先放了爆破物而引起的伤害。所有的事情我和你舅舅商量好了这儿就不细说了。不仅你们要吃这些东西,包括妙若儿也必须吃这些东西。”

楚离听到这儿才明白小寒,为么要接二连三的喝这难喝的东西,还有这饼子咬在嘴里简直就是砖头和牛筋的混合体。

“唐伯伯你能告诉小离这食物是什么东西吗?”楚离很不好意思很内疚至使脸色红得跟关公一样非常真诚的向唐兴龙询问。

“听说过寂灵草吗?”唐兴龙笑眯眯的问题。

“寂灵草,寂灵草!好耳熟啊!好像在那儿听说过?寂…灵……”楚离有些迷糊的看着唐兴龙摇摇头:“好熟悉的名字,可就是不起来。”

“不,小离,你要闭眼冥思就能想起来。”唐兴龙的微笑变得更加慈祥在楚离眼里。

楚离听话的低头冥思了一会儿猛然睁开双眼精光暴射面色大变。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桌面被撞得晃动几下,杯碗发出清脆的响声。

若大的动静让家人都诧异的着着他,不知所谓。

“寂灵草……天啊!唐叔……不,你是我仇人……也不是……你跟天楼门是什么关系?”楚离脑门灵光闪现出寂灵草是雪峰山天楼门四大圣草之一。

而天楼门的创始人元韩真子就是锉伤源始魔尊的仙人。他传下第二十七代掌门仓云海灭掉源始魔尊的真身。算起来天楼门跟魔教还真是世代为仇。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寂灵草的能量你知道。”唐兴龙并不因为楚离的惊怒而显出格外的惊诧,眼神更加慈祥的看着楚离,但并不直接回答他的话。

“我当然知道寂灵草的能量,这种草能暂时把妖灵封住。我明白怎么做了,谢谢唐…伯伯。”楚离看出唐兴龙对大家没有丝毫恶意,更是极其善意的要想帮助自己。想想雪峰山天楼门早已失传。应该两者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有也无妨。既然他肯帮我,我又何必拒他千里之外呢。

楚离高兴的一口喝光这怪味‘汤’。

“现在不能去水牢,但要等他们把若儿提出来之前,做点手脚。否则傻子也会怀疑不是灵异怎么可能在水牢呆那么长时间还没事?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若儿受不了折磨垂垂欲死,我马上去联系关姨。”楚离说着就取出手机,信心满满得站起身走到客厅里。

“关姨,你替我去天牢看望若儿,并让她装死,………这样吗?真有这么药?好好好这样更好!到时候还麻烦关姨制造一下声势。好谢谢。”楚离挂掉电话眼睛里闪出一丝诡诈。

西沙平湖,波涛翻腾,湖水显黑且略有浑浊,风很大很远就听见水拍打的声音一阵阵‘哗哗地哗’蒙蒙的雾中远处山影一片迷茫。湖心船还停在那儿没有动,让人感觉这里整个环境充满寂寥萧索。

突然间远处传来叫喊声。喊声很大带着惊慌失措,寻着声音望去,湖心船上不知何时多了好多人,来去慌乱给人的感觉他们就像是沸腾的开水中的一撮蚂蚁慌乱而不知从那里逃生。

远处传来一阵突突突突的机械声,是一只机动船从西南方穿过雾帐开过来。

玄异秘案组大厅内。地面上躺着一个人?不对?尸体?也不对。可以算得上是濒临死亡的女人吧!全身捆着铁锁链面目全非看不出人样,只有从外部器官看出是个女人。全身除了缠绕的水藻还有醒目粗大的锁链深深的陷进她泡胀的身体内,勒出青紫的伤痕。灰白肿胀的身体上布满密集的红色小点点大部分里面还有什么在蠕动钻进钻出仔细看得出来是一条条的如黑线般的虫子。看出曾经时尚的衣衫此时条条缕缕的和水藻纠缠着身体。

“还不送去医院放在这里干什么?你们司徒组长呢!让他出来给个交代。”关海萍适时的出现在大厅里,严肃的态度让赫然瀑流的内威如水泄般环绕震憾着周边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