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8章 石破若归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嘿嘿嘿…….站在这儿干什么?不上去迎接吗?”充满诡异的笑让楚离变得更加让人心颤胆寒。仓云海内心复杂的到了极致,一方面是梵静庵掠夺来妙若儿,目的不过是要接受楚离内功星奥之力,说要借梦阑衫实则是要取昊戊灵体珠。这一切的一切代价就是这数十个多无辜者的生命。

楚离—魔尊子。天性与正派水火不容。现在他不但没有丝毫惧怕而且还要求自己和他一起去迎接。以他的功夫把这些人都杀了都算不得什么?可是这样一来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不是全白废了吗?他会这么傻吗?他到底在想什么?

“楚离,你抬眼往上看。正前方。”语气中充满挑衅,威胁,甚至没有任何余地。

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正前方有一大片阴影,高热的温度让周围空间陡然感觉沸气腾腾妙若儿被封存在一块巨石之中,整块巨石冒着金色的火焰,炙烤的巨石本身红如血洗。

可惜,楚离只有看着看着,一旦他发作,所有的一切将前功尽弃。心里对梵静庵的仇恨又增加。

“这群蜗牛还没有爬上来吗?不如老子下去迎候他们好了。”楚离听见手机声打开一看是关姨的短信,上面说的无非就是让他静心平和。妙若儿无论如何在此时是不会苏醒。只是…..一定要等到她来。在自已到来之前,千万不要开口说任何话。她已经知道这边的情况。

“楚离,普通人被封闭在巨石之中早就没命了,可是你的若儿。无论你再多忍受,终将会功亏一篑,没有用的。把书将出来。你就可以和你的若儿一起走了。”梵静庵这一句的确点明了。是呀!这样一来傻子都会信心,无论楚离是不是杀了自然门的弟子此刻都不重要了。

“楚离,你没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吗?重要的是一个普通的活人被封闭在巨石之中会怎么样?一个被医学专家对外称为奄奄一息的人此刻被封闭在巨石之中还被如此高温烘烤,居然还有呼吸……..你以为只要你不动手大家就当没看见一样吗?楚离,你何时变得如此蠢笨。”

“交出来楚离,把书交出来,只要你交出来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梵静庵的口气里显得是那么的镇定可是细听之下却感觉有那么丝丝的不耐烦。

栖霞山山下,从五辆车上分别下来了玄异秘案组成员及警察暑警员及警司在匡福田警司的带领下一路朝山上而来为。

“刘组长,你这么肯定楚离和那个女人都是妖孽,还什么借尸还魂,这些只有恐怖小说里面才有的吧!”匡福田略带睥睨的眼神,让生性清高的刘金山很是气恼,这个蠢才,我都已经把你带到这儿来了,还会说假话吗?

“匡警司,是不是真的上去一见分晓。到时候你手下的这些警员们不要吓得尿裤子就好哈哈哈哈…………”

匡福田懒得理会他的嘲笑,心里只想着能够拖延时间,等关海萍的到来。其实楚离到底是什么匡福田老早就已经感觉到了。这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反到楚离还帮他几次帮,比如这个高级警司的位置就是楚离为他争取来的。还有关海萍在公安部可是掌握着实际大权,她交待下来的事情一定是要办好的。

在匡福田看来人就是生老病死。脱离了这些就是逆生长,既然是逆生长也未必就是好的,比如这个圣师,据说一生出来没多久就长大了,就睡着了,一睡就睡了几百年,现在才醒,这算什么?说人家是借尸还魂,自己还不晓得是什么呢?匡福田的心明显的偏向楚离。

“你就那么肯定楚离一定在上面,而且还在跟圣师纠缠?哎哟!我的脚呀!这下这么大的雪还把脚给扭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坐一会子,你们也休息休息吧。圣师能量大,既然纠缠住了,那肯定是跑不掉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再上去也不迟。”

这些警员们都听匡福田的,一听说要休息都七歪八扭的坐在地上,雪地吗!干净。纷纷铲干净一块地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隔湿座垫垫在屁股下面。好好的休息。

“好好看看这可是栖霞山啊!平时是不让来的。”

刘金山一看他们这个样子,气得脸色发青冲到匡福田面前打断了他正在说的话。

“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工作。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平时就是这样工作的吗?太懒散太可恶了。马上整装待发往上冲。”

“冲个屁呀,冲什么?上面有能力高强的圣师,我们去干什么?当炮火呀,你把楚离说的那么厉害又让我们带着枪冲,当我们是炮灰!”坐在匡福田身边的洛警司出口叮了刘金山一句。

“我的兄弟们从来没曾来过这美丽的栖霞山,让他们欣赏欣赏一下风景吗?你们想不想欣赏风景。”

匡福田的话音刚落就得到了积极反应。异口同声的回应说想。

“刘组长,这么好的风景你就帮我的当个导游介绍一下吗?瞪那么大眼珠子干吗?想吃人啊!”匡福田心里暗笑这个刘金山目的就是想快点拉自己去看戏。可是主角没来,看谁呀?又听谁的呀?你有个圣师我们得罪不起。可是我们也要等我们的老大来了才行呀!

要不然就我们几个上去还不被你们欺负死。

“告诉你,楚离如果是妖怪我们去了就是送死,这毕竟是你们玄异秘案组的事情,不能用我的兄弟们当炮灰。如果楚离是个普通人,你还担心我们这么多人捉不到他吗?看看看,看你那张脸,都变色了。多难看。消消气给我们介绍介绍风景。”

看着刘金山气急败坏的模样。匡福田心里真是乐了,平时你们瞧不起我们。这回子我们也给你小鞋穿着试试,就不上去气死你活该。

栖霞山腰,花林雪原一片腥风。

楚离散开源力并昂头大喝:“听着,梵静庵臭婆娘。老子就是不把《天魔录》交给你。前生不会今世更不会。老子也想看看你是怎么收场,听听这些风中呜咽声。都是你们自然门弟子死不瞑目对你的控诉。”

殿内,梵静庵的脸色极其难看,看着已经融入体内的昊戊灵体石,嘴角露出阴冷的笑容。身体慢慢飘出主殿侧位,右手腾的冒出一层七彩花火,照着楚离的右侧后脑勺猛击。

楚离的神识早已意识到梵静庵有此举动,只是未曾想到她会选择自己的右脑后侧。因为自己如果躲闪的话,毫无防备的仓云海必然会成为首当其冲的受伤者。可是现在的楚离只是略略看了一眼仓云海。既然你选定了跟着这个恶婆娘,吃一个闷亏也是对你有莫大的好处,省得你不知道她的恶还继续糊涂的替她卖命。想到这儿。楚离本来可以瞬间携带仓云海躲开梵静庵的这一击。可是现在只是一道残影闪过。

“呯!”毫无防备的仓云海当头中击,人被击得倒飞撞到一颗两人合抱的古松上面。反弹摔落在地。只觉得头颅如同裂开一般。一股鲜血喷射而出。

梵静庵如离弦的箭一般射出来。宽大的长袍扫落一片花海。快速扶起仓云海。将手放在她额顶伤口处。运起能量为她治疗伤口。

“不要动,我为你治疗伤口。”梵静庵右手将几欲推开她的仓云海紧紧抱在怀中。回过头一双冰冷的眼睛如同蛇信子般的刺向楚离。没想到这家伙躲闪的如此之快。看样子他的神识已经超出自己的想像范围。

高手只能是在冥想时神识会有所感应活动,二则就是运用能量时才会注意到周边的状况,而楚离居然在这两者都不存在的情况下,就能运用神识监测到自己的行动。

“出来了就好,臭婆娘,老子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出来呢?”楚离看着山下的匡福田坐着不起来也不上来了,心里想,这小子还真是在帮老子呢!

楚离看着浮悬在半空的巨石,眼光冒出热烈厉光。

“寒星烟尘”楚离大叫一声全身源力猛涨,一掌拍向空中浮石。残影!瞬间!

“轰!轰!”

火光四射,乱石横飞。黑烟滚浪。

梵静庵惊愕的看着楚离腾身飞上半空拦腰抱住若儿。

刚才的情景明明是看着楚离一掌拍向天空浮石,而自己是一招绝明掌拍向楚离前胸。可是……楚离怎么知道绝明掌是唯一可以救妙若儿出亘古纹石的呢?自己拍向楚离的这一掌又是如何在瞬间被楚离所昨用反而击中亘古纹石?

一招之内不过数秒钟,楚离如同电蛇般抱着若儿离开了梵静庵的视线。现在的梵静庵如果没有神兵利器已经不再是楚离的对手。只是心计远比楚离狡猾。楚离的聪明也在她意料之外。

梵静庵看着楚离离去的背影,一张面若芙蓉的俏脸变得阴沉,眼底的阴冷冷漠令仓云海心头一震。前多世的怨仇至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相反仓云海多少还有些怀念在家里的那段日子温暖而快乐。对楚离的仇恨也在梵静庵的劝说下慢慢没有那么挂意在心。当然,梵静庵的劝说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计划,可是没有想到当仇恨淡去之后,回归的就是人类的感情。

在今日仓云海看到一幕幕血腥及中途背弃的梵静庵。她的心里疑云朵朵。

“匡大哥,谢谢你们。我已经带着若儿回来了。”楚离在落地的第一时间借用身边的公共电话给匡福田打了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