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9章 恶心的牙齿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其实你们也不需要替这个丫头太操心。”幽暗绿龙坐在沙发上点燃一只香烟吸了一口慢慢地说:“灵脉一族是整个宇宙唯一化生而出的智慧生命没有心脏也没有命门,她们集合天时地利而生,如果真要说到她们会死,只有一个法子就是她们出生的在什么物体之层面……说到这儿你们也知道了。可是现在是绝不可能了,在她们出生后的十几万年里曾经发生过一次宇宙小范围的灾难。地球以前是整块陆地及一片内陆海洋,湖泊,泽地。在这场灾难中地球地壳发生变化,海洋的面积大大的超越陆地,而陆地也在这次灾难中划分为数块大小不一。”

幽暗绿龙见大家都沉着气没有刚才那股焦烁劲,静静的听他说话。于是就继续:“灵人一脉是地球最早的生物,她们的出生是由最原始的仙人采集了各个星球的灵力在地球淬取各种,雷,电,虹,风,霜等。

比如说妙若儿就是一道彩虹初成透过柠檬树叶叶脉临近柠檬果化生而出。所以若儿无论是在情感上或者心性里都带有酸性。她越在乎的人或物她流露出的酸性越强烈。所以她醋劲很强。为什么她身上会有《苍海修亦》这本书的钥匙,说来话就太长了。我说这么多就是告诉大家,妙若儿不是任何武器可以伤害。”

“绿叔的意思是 我去告诉若儿装死。”楚离觉得这个办法也可以。

“现代科学可以检验出来若儿的身体内部结构与人类不同,现在我觉得你们不要去在乎若儿会不会死,而是你们人类在发现这个秘密之后要怎么折腾她,人类科学家对异生物的残忍度远远超过寻常人的思维范围,妙若儿她会为此做出激烈的反抗……”

刚刚坐落定的楚离一下子从沙发上面窜起来:“救她出来。”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那个警官目前只是把若儿当成异能者,而若儿又说了自己不是人类。我们可以以她是精神病患者请律师要求把她救出来。”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绿叔叔,目前不急着救她,让她多吃点苦头让她知道凡事不是可以任由着性子就可以胡来的。林辉,我们还是去天宫吃饭吧,座位都已经订好了。”楚离由刚才的性燥变得沉静安然许多。也对,反正已经到晚上了大家不能饿着肚子,再说饭局已经订好了。也方面找天宫花园董事长好好谈谈事情,我想我应该给他所有的补偿。

几个人坐着车先后又来到位于叉阳西路繁华地段的天宫花园。走到门口已然是焕然一新六根汉白玉柱重新蒙上金箔铂丝毫看不出短短三个多钟头前这里发生过血案。还是照常营业。只是那一层古玩艺术楼层被封闭了。

他们选了一个最大的房间摆上了天宫花园最好的招牌菜,甜点,饮料

“小寒,你快吃吃完了给若儿送些食物过去,别让她饿坏了……”。楚离边说边夹上最精致。妙若儿最喜欢的食物打了一大包包括饮料,汤水等等。末了啦,楚离还买了一束新鲜的香水百合让小寒一块稍带进去。

席间,大家讨论着若儿的事情。

“小离,我约了王天成九点钟在这里的第四十九层。”高云赐叹了口气:“他的口气很难听,你不要焦燥啊!他这个人居说…嗯…”高云赐低着头思考了一下,重新抬头看着身边的表弟:“楚离,我觉得你还是等他来找我们赔偿的时候,你再给,这家伙有些难缠他……”高云赐想起来上次王天成请他们父子吃饭的事情。

“没事 ,,老子承受得起,谁让老子倒霉爱上这么个祸害呢?”

楚离的回答让周围众人释然一笑,看来先前口口声声让妙若儿滚蛋要送她回深山的话都是假的。

美味的饭菜让大家把不快乐都一扫而光。楚离和高云赐下到四十九楼,在一位大约二十岁左右,身穿绿色齐膝裹身裙,眉清目秀的女生带引下,三人绕过长长的走廊穿过一个圆形茶厅走到最里面的一间房子。

女生敲了敲门,从里面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进来。”

屋内暖气很足,二人走进室内印入视线的是空旷,好大的办公室,这哪儿是办公室,完全给人的感觉太…空旷,墙壁上面挂满了超大幅油画及色泽鲜艳的壁毯目光向里转印入眼帘的是一个超级大的办公桌。桌后面一个小小的影子,甚至比新闻里出现的他—王天成看着还要矮小。

附庸风雅的家伙为。高云赐低声说了一句。立刻笑溢洋洒在脸上:“王总裁,您好……”

好字还没有落音,电脑后面的小小身影拍案而起。楚离实在是想笑,因为看见这个王总裁站在一张特制的小櫈子上面。即使如此也不得不佩服他—一个侏儒在毫无任何背景的基础下打拼下这么一大笔家业。

只见他此时威立赫然的站在办公桌后面,一套笔挺的棕灰色西装面容冷沉尤其是看楚离的眼神精芒毕露,好似一把雪亮的手电筒把楚离罩得死死的。

“你们站着说话就好。”说话的王天成完全不像新闻介绍的有六十多岁,此时的他站在楚离及高云赐面前不过五十左右的样子,皮肤暗黄但擦得油光泛亮显得气色很好。矮小的身体硕大的头颅看上去虽不协调却给人一种威严赫赫的感觉。棕灰西装刻意的将袖口做的略短半寸给人视觉手臂长一点。

王天成的一句话让楚离及高云赐一愣,他把我们当什么……高云赐马上反应过来顺手扯了扯楚离的衣服。怕他发彪,暗示他忍忍就过去了。

“王总裁,我们对这件事情感到非常惭愧,若儿是个低能弱智女孩子。求王总裁高抬贵手放她一马,至于所有的费用,我来赔偿。”

“她是不是弱智我不知道,不过我看你倒像个弱智。那个女人是袭警是破坏国家文物,你们以为一个疯子就可以让她活命吗?妄想。做梦。”王天成重新坐下去,阴鸷的眼神从比较阴暗的背面看向楚离。让楚离觉得他很阴险。话说不阴险可以坐到东海首富这个位置吗?国家七大富翁之列吗?

楚离右嘴角略微向上斜,不易察觉的冷笑往前走一直走到王天成办公桌旁边才停下来:“把你的要求说出来。表哥你出去在外面等我。”

“哎!楚离……”高云赐见这场面略微想了想就出去。心里想这老家伙可别惹恼了楚离才好。

“小子我见过你,在拍卖会上。我就好奇以高天虎的身价不可能有那么完美的珠宝,为什么你这么个跟着一个穷姑姑,穷碗里长大的孩子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拥有这么一大笔财富。”

王天成的话锋一转让楚离有些惊讶:“你查我?”

“不!你自小在东海出生,长大。瞬间的变化太让人吃惊,这已经是公开的疑惑。做为一个商家我只是想知道答案而已。”王天成阴狭的双眼盯着楚离:“我相信你会告诉我。回去想一想再来跟我谈。”

“不用回去了,就在这儿谈吧,王先生是不是要拿出点诚意来呢?”楚离斜靠在办公桌前镇定自若丝毫没有被要挟而露出来愤怒或是些许的不满。

“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呀!”王天成心里大为惊喜,对于这个疑惑他早就从一些捞偏门的些人嘴里七七八八知道了不少有关于楚离的事情。就算他是个傻子不懂得那些珠宝的价值,可是做为一方霸主黑佬的高天虎而言,以他的聪明才气难道也不知道吗?何况这个楚离一看就是个聪明相,曾经不下数次自己让人去试探他,均无功而返。真是天从人愿。这个秘密终将被自己得知。

我会放了那个女孩吗?当然不。自古英雄谁不爱美女,管她是白痴还是疯子不过是享受一下而已。到手的美人鱼会放手不是傻子吗?楚离的财富哈哈哈………

“想坐椅子吗?”王天成脚下用力将脚上踩的小櫈子给踢了出来正好碰到楚离腿。

“坐吧。”

楚离看也不看提起右脚踩在边缘用力。小櫈子突的一下飞起来“咚”的一声落在办公桌上面:“这就是你的诚意?”楚离划开嘴角阴冷的笑意让房间的温度降了下来。泰然自若的目光迎对王天成阴鸷而凶狭眼神,丝毫不畏所惧。

王天成心里有很拿不定主意了,听他们说楚离是个不易对付的硬角色,看他的眼光,气势均不在高天虎之下。这种眼神和气势绝对不是可以装出来的。可是这么点事就承,受不了,又这么毛燥!难道他就是那种功夫高有点小聪明的人?给他点颜色看看……不,暂时还是不要把事情的冲突性加强。

“年青人啊!就是喜欢毛燥…哈哈…一个櫈子就受不了啦吗?”伸出右手按响左手方向上端红色按扭:“张经理搬张椅子进来。”

“不必了,我就是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这些都是我家传之宝,听起来很好笑,但的确是。并不像王总所想像的是在某个山洞或某个树洞里发现的宝贝。我告诉王总这些并不是受你要挟,而是因为我楚离坦荡荡。我来这里只是想给你一些补偿,如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盖倒我。那你就想错了。既然你不想要,我也省了这笔钱。我的女人我想救没有救不出来,今天就把话搁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