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8章 未卜先知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执法人,说话要有证据,我们一家人……”

“你堂兄林翔就是证据,你还不承认吗?他可是你们林家族长的嫡长子,会诽谤你们兄妹?”

刘金山打断林瑾的话并且提到族长等,让林瑾很显气恼:“承认什么?我本来就是楚离的老师,你说我跟我的学生有暧昧你拿出证据来,你们把我抓到这里来无缘无故说些让人听不明白的话。执法人员都是你们这么做的吗?我要找律师。从现在起我保持沉默。”

刘金山双目如炬看出林瑾听见族长及林翔名字时,眼底出现丝缕狂乱,这是精神受损前期的信号。刘金山见此心里有了几份把握,但不敢逼迫太厉,万一把她逼的怎么样了,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好吧,你现在可以回去,需要的时候我们再找你。记住你说的每一句话。”刘金山刻意的说出最后一句话以造成林瑾内心自我疑惑强迫。刘金山相信在自己这种心理主打战上面,林瑾因为爱楚离,会一遍遍的想自己说的话是对是错,越是谨慎越是会出错何况她曾经受过精神创伤。

看着林瑾的走出去的背影,刘金山摆摆手制止了傅日的冲动。虚假的冲动。二人相视阴笑。

半夜两点一刻钟,林瑾站在玄异秘案组大门口并没有离去,漆黑的天空没有星子,狂风卷着寒流如波浪般向人间压下。她此时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楚离,只是担心哥哥,不知道哥哥说了什么。如果哥哥出来了必会在这里等她。可是在门口没有看见哥,那就是说哥没有出来。

有脚步声,由远至近。听见呼喊声。林瑾扭头看是孟太姒和哥哥林辉,他早就出来了只是门口太冷,他跑进对面一家火锅店。

热闹沸腾的火锅店人声鼎沸,杯光交错,通亮的房子里可以看见无数处火苗猛烈燃烧,这是一家传统式火锅店,客人们就是喜欢这有火光煮出来的东西就比电锅煮的好吃。

林瑾连喝两杯酒。辛辣入口马上感觉到肚子里有火在烧一样将寒气驱出体外。

不远处玄异秘案组的高楼上有一户窗户仍然亮着灯,这里暖气流通,两个人穿着衬衫的***在窗前注视着斜对面的火锅店里林瑾兄妹。

其中一个中年人嘴角露出深深的笑意,一道浅形的疤痕让贴窗的脸看上去更加阴毒。

“妹,快吃,吃了回去吧。”

“回哪去哥?就因为我们在楚离家住太久所以才会被人怀疑我跟我的学生有暧昧。你马上过去把证件拿出来,我们去酒店住吧。”

“呃!小妹你……”

林辉的脚被林瑾踹了一下。孟太姒明白过来,林瑾是想让这件事尽早完结。有太多的人围绕着楚离,总会有人不小心露出端倪。也保不准她自己会因经不住精神上的折磨而说错话累了爱人。哪怕是万分之一也会让他们那群狗顺藤摸瓜。林瑾不想这种状况发生在自己身上。

林瑾害怕楚离为了他们兄妹分神而不能全力救出妙若儿。

趁这机会不如早早离开。

“不说,不说这多人!………喝酒。”太姒见林辉脑袋转不过弯来,端起酒杯递给林辉,抬头看见玻璃上印着一个身影,那眼神像鹰一样盯着林氏兄妹。遂一把搂过林辉的脖子:“不要回头,有人监视我们。照小妹的话去做,我们在这儿等你。”

林辉这才番然醒悟为什么那些家伙要把他们留到深夜。早就知道他们因为抵不住天寒地冻会在这火锅店里取暖吃饭。并在这儿安插了眼线。

“好吧,小妹,我回楚离家里取证件去酒店住些日子就去看看那些同事们。你和太姒在这儿等着我啊!”说完,林辉就往门口走,以他做警察的敏锐程度在回头无意的眼睛一扫就发现了是谁在看他。

大约二十多分钟林辉回到火锅店装做没注意从那人身边擦身而过失手掉下烟头在灰色地毡上烧了个小窟窿。林辉低头捡起来弯腰的时候看清楚那人的编号:XZ012。

三个人又谈了些无关痛痒的闲话,离开时。孟太姒站起身愤愤然说了气话:“都是妈的蓝启个王八蛋跟老子们兄弟几个说。楚离那小子有钱聘请老子们给他当保镖。呸,这钱没赚多少倒还卷进官司里来了。晦气走走……”手里拿着证件,护照等等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三人走出火锅店大门,明亮的路灯在强风的打劫下显得力不从心难见的衰弱令其昏暗的灯光时明时亮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有些让人心生慌张。伴着寒风风的呜咽雪花零零落落从空而降。三人走在空旷的街道上面时不时有几辆汽车来往。

继而从火锅店走出的是一个身穿色羽绒服的男人,扭过头看着三人的背影从其神色中可以看出失望,双手捂紧脖子将拉链拉到最顶端,缩着身体往斜对面的玄异秘案组跑去。

“外面下雪了。”清湛的声音响在二楼,手上拿了条被子走下来。伸出右手牵拉身上的长睡袍免得踩在足下绊倒自己。

“睡不着吗?”

“嗯!”

“小离,你看我的手没有色彩。”

“取下来吧,我给你涂。”楚离的声音很淡。

“在这儿。”姚清湛从口袋中取出几瓶指甲油及花彩图案。清湛坐在沙发上面,和楚离摊开被子相拥在一起。

“总是我们俩人在一起。黄色吗?”

“不!大红,喜庆。”

“你听见林辉的声音啦?他拿走了所有的证件。”

“嗯!换了我,我也会这么做。”

楚离抬头深情绵绵的看着清湛:“你像盐一样,生命中不可缺少。”

“为什么要涂红色,你一向不大喜欢。”

“红是希望的鼎胜色,生命的活彩熊熊燃烧。”

“清湛,我一直想问你,你不吃醋吗?”

“不!你心窝里有我,给我找的姐妹们都很爱我。我要这朵崖壁牡丹”姚清湛指着图案中一张青色牡丹图盛开在悬崖峭壁。

“好!这可是朵野牡丹。”楚离戏谑。

“跟什么样的男人,就要有什么样的生命力无论严寒酷暑我都要开的繁荣靓丽。”

“湛儿,我好喜欢你。”楚离说完这句话轻轻抱着姚清湛在她朱唇吻了一下。

“瑾儿本来就因为我而受过一次精神重创。虽然有太姒的保护我还是放心不下。”

“你明白就好,瑾姐害怕受不起精神折磨说错话连累我们。”清湛拿起叶片贴在指甲上面。

“我当然明白,有心不让她和哥走。想了想还是随她去吧。我让凌儿住在她酒店隔壁房。姐妹俩在一起有个照顾。”

清湛疑问:“瑾姐不认识凌儿吧?”

“她听若儿谈到过。凌儿认识瑾就好了。”

“不认识最好,这让监视瑾姐的人少了个目标,以凌儿姐姐的身手还可以反过来监视他们。这好玩…….嘿嘿嘿。”灯光映照出清湛眼角沽出几颗星点滴落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思来想去………”楚离停止了手上的细涂抬起头来看了清湛一眼继续说。

“我想救若儿出来,凭我!他们谁也挡不住。”楚离的目光坚韧而稳定。

“那就先报仇吧!杀了梵静庵,我先和瑾儿去把美玦找回来。全球通缉对于我们来说不算什么!易容术可以让我们照样过得逍遥。”

“不行。”狂乱凛冽的寒风冲进客厅。来人一胖一瘦两个中年人。

“舅舅。”楚离喜出望外看着门外的人揭下帽子抽出钥匙走进客厅。放下指甲油跑到门口紧紧的抱住高天虎。舅舅不恨自己了吗?还是这新闻的力量太大,他不放心我,一定是这样了。舅舅不放心我。

“不要太热情,都多大了总是像个孩子。喊唐伯伯。”高天虎轻轻的抱了抱楚离,拍拍他的后背。

“唐伯伯。”楚离这才发现站在舅舅身边的胖子就是那个道士兼医生唐兴龙。楚离满面愧疚之色的继而又喊了声:“唐伯伯对不起。”这声唐伯伯真的是发自楚离五脏肺腑之内喊得有些热泪盈眶。想着自己的莽撞无知,不仅害了舅舅和姑姑,还把恩人打伤。对!唐兴龙算是自己的恩人了,他曾经救过舅舅,又当着自己的面救了一次舅舅,还帮了姑姑,如果不是自己的无知野蛮捣蛋,现在一家人多好……

“唐伯伯来坐,清湛来客人了把东西那些收起来。”楚离低头看见唐兴龙拎了一口大箱子,赶紧接在手里,感觉忒重。

楚离心想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呀!怎么这么重,连我拎着就这么吃力。

“舅舅,唐伯伯请喝茶。”姚清湛给唐兴龙上茶时觉得怎么就有点面熟不免多看了两眼。

“姚大哥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真漂亮。还认识我吗?清湛。”

高天虎闻言一愣:“你怎么知道她是姚大哥的女……儿?”心想,他什么时候见过清湛。可是听唐大哥的口气,分明是清湛很小的时候见过。小时候?

唐兴龙并不马上回答高天虎的问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姚清湛。

姚清湛看着眼前这个国家脸,宽眉挺鼻五十来岁的中年人,看了一会儿摇摇头,刚把头低下来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你是不是给我算过命,小时候。”

“嗯!小女孩记性不错。”

唐兴龙看着清湛笑眯眯的说。

“可是,那个时候我是男孩。为什么你能算出我的人生会有这么大的变故?”清湛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童年时期的印象依稀渐明。

“唐伯伯会算命呀,给小侄算一个好吧!就算最近会发生什么事情。”楚离按舅舅说的话将大箱子搬进寝室内,就走下楼正好听见唐兴龙跟清湛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