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8章 无意血流流成河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哗!这里就是天宫花园,真漂亮。楚离这里应该很贵呢。你看这装饰都是古董哦!字画!哦!还有艺术品,每楼都有哈。还有宝石呢!

一步一个惊奇。斯冰表现出太热爱这个地方了。一路走来不停赞叹,不停惊呼。让楚离这帮男人觉得自己太特玛的才疏学浅了。

“斯冰…姐,呵呵呵…什么是艺术品?什么是古董?”妙若儿表现出好奇,可是自从那次说蓝启是狐狸之后,不但楚离骂了她一顿,连斯冰怒气冲冲的也想揍她。她顶觉得不好意思。虽然这是大实话,可是人家不喜欢听,在人的世界里畜牲是骂人的话。再说有的人还不如畜牲呢。

每次要跟斯冰讲话,斯冰并不理她而是将眼睛看到别的地方。比如今晚大家都要出门,若儿带着一副讨好的心态,递给斯冰一条她个人最喜欢的沙巾(蒙脸纱巾,这是楚离每次让她出门的时候戴。)

斯冰知道钱的重要性并没有要楚离或蓝启重新给她买新装而是穿着苏美玦的衣服,况且,苏美玦是极爱仪表装扮,她的衣服无论是质地,颜色还是款式斯冰都喜欢,也就兔了一番为了衣著折腾来回跑的力气。

今天她挑了件羊毛宝蓝底色勾以月白织花束腰荷叶裙,对着镜子前后照着非常喜欢。这种古朴的色调搭配让人想起了那个动荡的岁月,那个时代也是异族人跟人类接触最频繁的年代。她自己也有好几件,只是没有这料子柔软款式精美。正当斯冰的思绪畅游在回忆之中时。妙若儿推门进来。

“姐,我给你条丝巾。”很华丽的颜色。斯冰没有接过手,只是冷冷的说她不冷。

“这不是给你戴,这是蒙脸用。”若儿的解释却招至斯冰的嘲笑。妙若儿像傻瓜一样忤在那儿听着斯冰嘲笑自己完毕默默的刚转身要走。

斯冰见她眼里浸着泪水,心里又觉得不忍拉着妙若儿走到楚离面前,将两片蒙面丝巾当着若儿的面扔到楚离脸上。告诉他,女人的美丽是不允许糟蹋更不允许独自霸占,这两条丝巾让楚离自己留着擦屁股。

刚刚从深山里出来的妙若儿自然没有斯懂得多,看着斯冰一边走一边点说。周围的人个个以艳羡称赞的眼光看她。对她的美丽从内到外的赞叹反而相比之下妙若儿更像一个啥也不懂的花瓶。

妙若儿很诚肯的问斯冰这一路走来,墙壁上挂的艺术壁毯,柱子上安放的瓷器古玩。

“一时间跟你说还说不明白,回家我给你书自己看,还有你不要叫我姐,你比我大。我们彼此叫名字吧。”

面对着斯冰的回答及头也不回引领风骚的傲气拖曳着大量艳羡,妒忌,色迷,贪婪,渴望的眼神向前走去,留下妙若儿一人在后面。无来由的一股强烈的失落感及好奇感,在旁边一位女生的一句话里泼然爆发。

“书有什么好看的,看书不如看真藏品否则怎么学得来东西。”这是旁边一位也很漂亮出众的女孩说的话,她看着斯冰的曼妙的后背说出了好似这句可以彰显出她的见识比斯冰更高一层。

可是没有对斯冰起到作用,却让妙若儿听得好似‘全懂了’。

“请问是不是仔细看真藏就可以像刚才那个姐姐那样懂很多?”妙若儿纤腰款款的走到漂亮女孩面前问。等到回复肯定后。若儿抬头左右看着这墙壁里,柱子……

“若儿,走!”楚离一把拉住妙若儿的手臂。不顾她反对,拖着就走。这丫头简直不能让她单独。

楚离回头没有见到妙若儿,看着她老远的站着澄明的大眼睛不怀好意的晶晶闪出亮光。心里不知道她要搞什么鬼。反正以她的性格准没好事。

天宫花园,富丽堂皇是上等人流相聚寻乐,恣意寻欢的好地方,每当星光灿烂圆月之夜,这天宫花园平台就给人们一种伸手可摘星俯身云雾绕可与神仙相邻的感觉。

真是太美了。各种花草平常难以见到:秋丝兰,碧香,含笑,彼岸花,单瓣,复瓣,红,黄,蓝,青,金,镶边,渐变色,草本,树本,艳紫姹红。蝶飞蜂舞满目花繁,溢香扑鼻。虽说是冬季这儿又是室外天台,可是这里的环绕保温土壤特别好,以至于深冬季节依然保持着四季花香。

“来!大家都坐到这儿来”

怎么看着看着就像少个人呢?若儿不见了……想着她刚才的神色,楚离的心咯登一下子绊着了。

“瑾儿,你们坐着先玩着,我去找若儿…”楚离的心突然跳得很快,惴惴不安。刚走到下一层就听见警报响。成批穿着制服腰粗膀圆的保安拎着警棍冲进电梯。楚离看106楼,那不就是刚才拉妙若儿的那层……

整层大楼一片狼藉,钢化防盗玻璃被炸成碎片,密密麻麻的紫外线防盗如同蜘蛛网密集,难闻的气味夹着蚀骨的酸味让所有的人不堪而掩鼻。从后面冲进来一批戴着面罩的警员气势汹汹的朝着此刻正蹲在地上拿着刀剖解这些文物,艺术品,还一边嘴巴里叭嗒着:“她骗我,这里面没有什么她说滴知识,也没有她说滴能看懂的古董内涵,什么都没有只有这线……还有旁边特别重量 的…”妙若儿看着手边的这个特别重量级的青铜鼎。比她还高,半米厚的底座,四只雄鹿为柱底,上面四方形全身泛着青绿色金属光泽,上面雕刻着好多小人,还有各种器具,还有田,动物……

若儿上下看个了通透没当现有什么,气得大叫一声:“臭骗子!臭骗子!臭骗子!,叫你臭骗子骗我!骗我!敢骗我。”手上不由自主运上灵力“呯”一声巨响。巨大的青铜鼎爆破,厚重的青铜片挟着爆破的急速擦进空气呼啸而出。面朝者……正是戴着面罩疾步冲过来的一队警员

瞬间接二连三的惨叫声不足数妙变成惊踏而来的悲鸣哀嚎。惨不忍睹的场面一片血腥。从喉部穿过头断,脖子里冲出尺高的鲜血。身体扑到在地四肢还有动弹。从身体穿过肚肠落在地中间开了个洞,人未死挣扎着悲鸣。斩开头盖骨血浆脑液冲出……更多的是洞穿墙体斩向屋子里的人。褚赤色鲜血从屋内流向走廊汇聚将地面染红。

楚离看见只感到头部一阵眩晕,并不是吓的而是气的,被妙若儿活活气得差点吐血。愤怒的双眼下虽然蒙着条华丽的丝巾可是不想都知道,这条丝巾下是多么黑气沉沉的一张脸。此刻的楚离阴沉地看着面前这个拥有绝色天香的容颜,粗心大意的一塌糊涂却…自己从大深山里捡回来的累赘。屡教数次闯祸不改的累赘。

啊!妙若儿看见满眼惨相,人也惊呆了刚抬头就看见楚离怒极气绝的一时间。

来到人类社会在没有人带引下通过各个媒介网络,新闻,电视。可怜的妙若儿学习最多的就是推掉责任。这次也不例外:“我不是故意的,是他们……”妙若儿含着眼泪嗫嗫嚅嚅心里发着冷需:“不是我,是他们自己跑来的,真不是我。”

“啪!”极清脆的声音。妙若儿捂着玉臂赫然已经青红。楚离本想抽她的脸可是临末了还是打在她胳膊上。真不想要她了。楚离真是恨死她了。留她下来面对法律,看她挨枪弹子…这不可能。没奈何还是先离开。

楚离使出全身一大半力气死死的握住妙若儿的玉臂也不理会她痛的花容失色,泪眼婆娑大喝一声:“走。”

家里,大家都饿着肚皮,为了妙若儿一顿饭还没来得及吃就回来了。看着面前的新闻联播看着面前的罪罪魁祸首。

楚离回过头来同样恼恨的看着斯冰,那眼神也同样要把她吃掉:“不知道她的德性吗?为什么不跟她解释清楚。还有那个骗子,这就是你们女人喜欢嫉妒,喜欢出风头的后果。你…妙若儿,就是个牺牲品。”楚离突然话锋一转,替若儿说起话来。

大家一听愣住了。

“行了,这时候说什么都是胡扯,现在就是要送若儿走。她这张脸太醒目了”幽暗绿龙站起来走到若儿身边。吓得若儿一下缩到楚离身后:“我发誓,我再也不出去,不闯祸了。”

“不好了,有警察过来了。”一道青光从后面落地,小寒。

面对着妙若儿的死活不肯走,这死丫头什么药也晕不到她,怎么办。

“你要是不走,我们全成了窝藏犯,楚离也要逮捕坐牢。”

“你们走不了啦。”

进来的这个督察林辉认识。警局绰号“神鹰”慕天侦案及跟踪能力很强。跟林辉的关系还不错。

“她是误杀。她不是故意的!”林辉走上前拦在慕天面前解释。

“录像很清楚,她的确不是故意,但是她…属于异能吧?”慕天眼神犀利的看着林。

“无能如何那么多值钱的古玩尤其是那青铜鼎可是属于国家二级保护文物,是首富王天成向博物馆出钱租来的。不用说那么多了。这个小姑娘必需给我们走一趟。”

看着冰冷的手铐向自己而来,妙若儿急的大叫:“我不是你们人类,我不走,再上前一步我就不客气了。”

楚离上前抱住若儿的身体,非常冷静的说:“若儿,跟他们走。我会救你出来。”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mfZ03j'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