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7章 酸拳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消耗了大半灵力的妙若儿睡着鬼都叫不醒,楚离看着大舅子林辉,心里想着妙若儿也说过林辉的伤我也可以治,那就不用叫她了。她也很累,于是就把林辉拉到自己房间内运足源力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将林辉变回原样,听了他的诉说从家里逃出去遭到家族逮捕。误听他人话进入黑帮地下赌场当保镖,他当然不会干了即被毒打后以为死了扔进菜人谷,适逢汽油发火死里逃生就变得谁也不认识这个曾经英俊的高级警司林辉。没办法他失去了一切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回到家中妈妈当时就晕了过去。

而父亲在惊痛之后就把他彻底抛弃了…让他欺骗林瑾嫁给方家四少爷。林辉不答应就被父亲遗弃甚至连证实是他身份,名字,学历的一切有关于林辉的证件都不给他。以免外人知道让他丢人现眼。失去一切的林辉只有到处流浪给人做苦力,无论他有多聪明可是凭他的残相及黑市人口的身份只能做最低贱的活。他痛恨这个世界。他放弃了林辉这个名字,改名楚相逢在马可里海岛经别人介绍进了海盗船,只希望能够有朝一日能与楚离及妹子相遇这就是他活着……

“哥哥!以后您就是我亲哥,等舅舅回来我就和瑾儿结婚,你要是想当警察我有关系让你进去。”

“不!我想从商…”

“过段时间吧,你好好调整一下心情,到处玩玩,对了樱儿在找你…算了。”

“不!我见她,如果她愿意的话,我们同时结婚,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什么大少爷了。”林辉吐出一口浊气,淡然自若的说。

“你从来都不了解樱儿。樱儿不需要男人有什么社会高端背景,她之所有喜欢你是看中……她说你做事为人有底线,虽然圆滑对人却很善良。不会害人。真实证明你小子真的不会害人。呵呵呵呵……好了,有时间…”

“我自己去约她好了。”林辉站起身来拍拍楚离的肩膀:“去看看我妹妹吧。”

楚离穿过走廊来到林瑾的房间,这是特地为她准备的房间在三楼走廊尽头,有一扇很大的窗户下面是园子里的竹园,整个家庭里最僻静的地方。中间一个圆形大床铺着双层荷叶边富贵花开的床品,原本这些都不是瑾儿喜欢的,可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不幸,她反而有点在乎身边所有的用具含意以图个吉利。所以选择了这款华贵富丽的宽阔的床品。宽大的落地窗选用了质地柔软的厚紫金丝绒拖曳在地。

房间深绿色羊毛地毯踩在上面没有声音,即使如此可能是爱人之间的心灵感应吧,林瑾回过头温柔的看着楚离,没有笑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面色的柔和度让人看着很舒服。

“回来了,晚上睡觉会惊梦吗?”楚离轻轻的走进她,坐在她身边看着她正在梳头,秀发静静的披在肩头像匹发光的缎子。心里不由得感叹妙若儿的灵力高强。以前瑾儿的发质是没有这么好的。楚离从没有这么近这么细致的看过林瑾,只见她祥和庄重的神情里五官精美。玉白的肌肤纹理细致丰腴,两条玉臂温润而有弹性。雪白束胸的睡衣让胸前这对高耸的雪峰看似烟袅雾笼。

“瑾,怎么不多睡会?”楚离抚摸着林瑾性感的琐骨。

“睡的有一天多了吧,我…我想出去走走,头有些沉闷。” 楚离站起身来拉开厚重的窗帘,清新的风从窗外吹进来,回头看着林瑾对着梳妆镜发着呆。就过来扶着她慢慢走下楼梯吃早餐。

蓝启及孟氏兄弟和高云赐上班去了,只有几个女人和幽暗绿龙正在用餐。

红枣花生粥,猪脚汤及牛奶,面包,蛋糕,包子,饼子中西合并琳琅满目,看样子大家的胃口都不错各挑所爱。吃的不亦乐乎。

“哥!”林瑾看见恢复容貌的哥哥,愉快而甜浸了站在林辉侧边喊了两声“哥。”

现在的林辉可比以前壮实多了,皮肤也彻底的黑了。不过看上去更有男人气质了。以前的小白脸形象无所去踪。

“吃吧,妹子。吃完哥去把你嫂子接回来。”

“嫂子?”林瑾坐在林辉身边听见哥这么说,两只眼睛立时发亮兴奋的看着哥哥:“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从来不知道。”

“很早以前的事情,比哥大几岁。”林辉爱怜的摸摸妹妹的头发。

“只要对哥好就行,大几岁无妨,只要哥能对嫂子好这样相互恩爱就好。其他的不重要。”林瑾见林辉碗里的肉汤没了,伸手拿勺子给林辉添,又给楚离添了一碗,自己盛了红枣莲子汤,拿了块蛋糕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咦!楚离,这位是谁?几位……”

“哦…哦我来自我介绍一下。”幽暗绿龙的眼神与林瑾的眼神相遇看出她内心想融入这个家庭并与每个成员和睦相处。

“我是楚离的叔叔,你叫我绿叔就好,这位是斯冰的妈妈,孤扇舞,还有斯冰的妹妹,小果子,这小寒你认识的。”

“哦,叔叔好,楚离只有一个叔叔就叫叔叔好了。扇舞阿姨好年青啊!姑姑呢,小离。”

“呃……”

“云姜回老家了,以后会回来。”孤扇舞看出楚离的伤感知道中间的内情。就出言替楚离圆了这个谎言。

“我们今天晚上出去聚聚吧!去橙仙楼。”林辉想起樱儿喜欢吃橙仙楼的水果餐。

“去口富之居。”斯冰听说要出去吃饭,立刻想到那烧鸡了,眼神都亮出彩光了。

“都不去。”一眼就看见斯冰脸色不好看了,眼睛瞅着他,嫌他小气。

“那儿只能吃,不能玩,我们去能吃又能玩的地方,那个地方的食物不是口富之居能比的。口富之居算什么。跟天宫花园比起来简直就是小丑比仙女。只有我表哥那小气巴啦的才会请你去吃口富之居。哈…斯冰”楚离讨好的看着斯冰,真心感谢她救回了林瑾兄妹。

这边讨好了斯冰,那边小寒生气了:“楚离,我家云赐可是辛辛苦苦为这个家在外面打拼,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手操办,全心费力,你除了会打架闯祸之外还会干吗?”

“呃……”所有的人看着楚离,那表情???

与此同时楼上传来机关枪扫射:“死小寒说什么你,敢说我楚离哥哥只会闯祸,你男人那叫什么的高云赐是吧?除了会几个嘴皮子的吧叽功夫,我看才什么都不会呢?”

“你再说一遍。”小寒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两只筷子此时已如电速向楼上插去。

“啪!啪!”筷子落地声。

还没等众人开口劝解,大家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酸味直扑五官。眼泪哗哗直流,牙齿几乎软如豆腐。舌头与咽喉都连粘一块儿啦。

一道刚劲霸道的蓝光将俩个刚伸手相博的女孩束缚得动弹不得。除了幽暗绿龙之外,其他的人无论视觉还是说话都被酸得意识迟钝。

斯冰跑到窗边全部打开窗户冲散家中的酸味,这样大家才稍微好些。依然难受的够呛。

“谁…弄的…”

“是她。”

若儿见楚离非但表情很不好看而且还眼泪模糊于是也不敢承认是自己干的,干脆就诬蔑到小寒身上。

“切!”小寒不与她分辨头一扭牙根不理她。

“谎辩!”

面对楚离的愤怒以及咄咄逼人。

妙若儿吓得退后俩步不敢直视楚离的双眼:“你护着她。我才是你媳妇。”

“媳妇个屁,像你这种满嘴谎话的媳妇老子不要,老实说是不是你干的,用什么干的?东西拿出来。”

“你不能不要我,人家是护着你的,什么东西没有。”这回妙若儿可哭了,真是委屈加委屈。

幽暗绿龙拉开楚离:“她没有用具,这是用拳打出来的。灵人一脉最擅长的檬梅噬骨拳。就是聚集所有以柠檬或杨梅之类的酸性水果精华……具体我也不太懂,反正她不是借以什么工具干的。”

“是是是……是这样的,我…我是想打一拳让小寒哭几滴眼泪出出丑,我好趁机奚落下她。没想到她没有被入侵,反而是你们……”每个人除了幽暗绿龙及小寒外个个都是泪眼汹涌。鼻涕纵横。牙齿醊的感觉都不是牙齿了。

“什么狗屁拳!就你,除了闯祸惹事之外屁也不会干。这会今天又学会了撒谎诬蔑,你还有脸哭,滚上去早上不许吃饭。”楚离真是雷霆大怒,感觉这满口牙都不是自己的牙了都是豆腐了,生怕稍有不慎就会全掉光。这掉光了难看岂不说,这以后吃不到天下的美食岂不是太亏了。

“谁说我没用,瑾姐姐不是我给治好的。你就算是替瑾姐姐报恩也不能这么对我。就算你顾念我帮你,爱护你,你也不能对我这么无情。”

妙若儿抽抽嗒嗒的哭得特别伤心,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人家要不是为了他个无情无义的东西,人家会跟这个破小寒吵架吗?

“真是多情女子,负心汉…呜……”

“你说什么?”楚离没太听清楚,可是旁边的林瑾是听清楚了。走过来拉着妙若儿的手说:“好妹子,你喜欢小离也应该了解他的脾性,他不喜欢的你为什么要做呢?他最讨厌人家撒谎尤其是在重要时刻或是正经事上面。还有,小寒是自家人还是表嫂,你怎么能诬蔑她呢!小寒跟他很长时间,会什么功夫有什么特长,小离还会不清楚?了解别人才能与人好好相处吗?”

见妙若儿哭得伤心,林瑾拉她走到餐桌边:“小离说不要你是气你才说的。她怎么会不要你,小离但凡说要娶的女孩那就是终生的。以后大家要和睦,不哭了啊!吃饭。”

“楚离说要娶多少个,除了你我,还有凌儿妹妹,还有谁?”妙若儿擦擦眼泪睁着水灵灵的美目看着林瑾,等着她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