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6章 心本向明月,明月不领情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狂暴的雷光奔放的向楚离击来如同一滚滚波涛汹涌的江流从廉颇雷震双掌中泄流不止。一声声惊天动地的极光雷暴响在楚离身上。并打进楚离的身体内。无以暴数的极光雷攻进楚离体内以至于楚离全身瞬间变得漆黑并泛着黑色金属光芒。身上的衣裳尽毁掉落在海中,从肚脐处无形而有声的扩散出穿透力极强阵阵带着尖叫的鸣音……

惊险闪光的极光雷瀑向楚离时,以火速而高热的温度蒸发并燃烧以楚离为中心的圆周距之内空间的一切生物,烧焦的呛鼻气味弥漫整个空间。

当所有的极光雷聚焦在楚离身上即刻发出爆破的瞬间时。楚离启动天魔录第六重:魔生重天,幽暗灵体带动帕唛星核以肚脐中心的音波以光速之能将极光雷从体内拨出以排山倒海之势挟以太阳辐射黑因子箭头,以电光火石的速度呼啸着向廉颇雷震招呼而去。

廉颇雷震知道楚离有多厉害,所以第一击就竭尽所能将能量发挥到最极端际以最狠辣的绝招极光雷想胜出楚离,至少能将他耗去一半功力。事实?超出他的想象力范围更超出他的能量范围。

看着极光雷挟以黑因子利箭以迅于自己双倍的能量反攻自己。廉颇雷震这才后悔没有听圣师的话,自己过于自傲轻敌了。眼看已经躲无所避绝望至极时。只觉眼前一片星光闪耀已然易地时空。

在远处观战的仓云海纤手用力,一块暮云宝石朝廉颇雷震当头扔去。眼看着廉颇雷震逝去踪影的同时。面对楚离,面容冷静玉臂横挥一道血色波光横空而出向楚离腰部斩去。楚离身形急转数圈影之快速无以形容。等到仓云海察觉时楚离已在她身侧。楚离对她已经不再使用星核灵力。

“仓云海,你我即是前世怨敌,那就以前世功力相以抗对吧,使出天楼门的《流虹剑脉》,小爷也用本门《天魔录》第七重与你相敌,不占你分毫便宜。”

面对楚离的豁达宽容,仓云海也不愧是昔日一代仙宗掌门人。即脱去七宝梦阑衫抛于天宇,身袭一件月白束腰裙。

“你还是穿上吧!”楚离从廉颇雷震的逝踪已然看出七宝梦阑衫的特别之处。楚离当然不知道这件七宝梦阑衫的特别意义,如果知道这里的一切包括日后的事情都不会发生。这是后话暂时不提。

仓云海微微一笑,明秀的眼眸中虽不再有那日的恨绝碎心却增添了更多的冷漠与静然。双手遥空一招左右手各多一柄森然冷凌的长剑。左手挽出数道剑花聚以空气中所有的水份化成蛇形水纹以迅猛之力楚离刺去。

刚才炙热的辐射黑因子化成水蛇蛇信,四米多长的水纹蛇,蛇身略成圆桶形高昂着细脖张开巨口黑因子蛇信子灵活而敏捷带着强劲内力而向楚离噬去。虽然这只是虚影可是一旦触极到普通人必会碎成粉末,即变是被气浪拂袭也会因辐射而变异。

楚离形身剧晃双臂张开左右手各持三颗火明珠气通神脉将三颗神珠以距离相隔一尺而连在一起,华丽而张扬的火焰风从火明珠珠心燃起,炙热而霸道的气温让周围水蛇变得烦燥不安在磁磁的热气温吸收下,水纹蛇开始疯狂四处窜动躲避。

楚离将三珠锏举过头顶将源力肆瀑而狂暴起来紫红色烟雾裹起楚离杀入骚动乱窜的水纹蛇中迎着仓云海挽出数道剑花临头砸去。两股几乎相当的力量在空中爆出巨响。让不远处战头的数人纷纷停止撕杀,均抬头望向天空。炫丽的气波将辐射黑因子与海面客轮强力隔外。

天空因为仙宗天楼门的仙旨玄功及魔教天魔录两大超能量的交互爆破而发生巨大变化,逆极而生的白昼恢复黑夜苍穹。太阳辐射的黑因子因此而消失殆尽。乌云滚滚遮住天暮厚厚的压在众人之顶,由下往上而看仿佛黑压压的天空会将楚离及仓云海二人压碾粉碎,雷鸣带着巨大的轰隆声在云层中闪出巨大的寒光……海浪愤怒的伸出浊黑的巨掌拍在早已破败不堪的客轮上,一阵金属连续的震裂声…客轮四分五裂在海面上晃荡了几下沉入大海。小寒撕出几片衣衫丢到海上变成几片翎羽将惊魂不已的林家兄妹及范佳缘放在上面。

“无论你们来的目地是什么?我是不会放手的。”楚离一脸冷峻的看着仓云海,这里面仓云海的功夫最高。

“呵呵呵……”仓云海看着楚离寸丝不着的站在虚空与自己对持,在觉得万分羞涩之际也非常好笑,捂着嘴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奷手飞扬七宝梦阑衫重新穿在身上,华丽灿璀的珠宝在夜空仿佛就像一团放射星彩…流兮飞扬…楚离看着她那件衣服思绪渐渐随着衣裳的变幻莫测的轮廓飞扬纷繁。脑子里渐渐出现断续的丝状思绪及繁复思绪好像触摸到什么。却又不得而解其中密?

一阵清脆的笑声将楚离的思绪拉扯出来看着仓云海那戏谑不屑的眼神这才惊觉自己…“咳咳”楚离尴尬的干咳人两声。

心里痛恨的想蓝启这小子平时很聪明这会子怎么也不见送见衣裳给我披!害老子丢人现眼,一团风雾汽流朦朦胧胧绕在楚离腰部以下。楚离回头看时斯冰对他眨眨眼睛。

仓云海恢复庄重的表情毫不退缩的说:“你要真的不放林翔,我们也只有决战到底,人我是救定了。”

仓云海的话让楚离一愣,弄了半天他们是来救林翔,也对!为了林瑾,那个小子本来就要蓝启给宰了,既然这样就暂时放了那小子一马,以后有的是时间处绝他。

“怎么到哪儿都有你的影子?救这三个人也需要你亲自来吗?亲自来对付…他?”仓云海清眉微蹙秀目微侧海面飘浮的羽翎上面 站的三个人。不等楚离说话,就开口相讽。意思说楚离身边没人都是草包。

“自己的老婆当然需要自己亲自救,你没有爱情你故然不知道个中味!”楚离的眼神像钉子一样看着仓云海。借她的讽刺,以图激将仓云海看看她心底是不是真的无动于衷。仓云海眼中的疏漠如同久已荒芜的沙漠对楚离的话毫无半点感觉。

仓云海低首思想:楚离的功夫远在自己之上,今日不能胜他,回去好好思量是否真要与静庵合作……只是这件梦阑衫从未借予她人。太师尊可是千叮万嘱并让自己发下誓愿…算了!还是带着林翔回去再说吧!

“你们怎么回去?”楚离看着茫茫大海,想着自己倒是可以帮她们一把。再怎么说以后也是要做夫妻的,能尽快把关系往好处发展总比看着势不两立的好。

“不用你操心碍着你甚事。”仓云海丝毫没有楚离的想法一句话冷冷的抽过去,噻得楚离心里面只犯烟火,要不是看在你是姑姑的…老子才懒得管你,楚离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是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去看她脸颊那块隐约而见的吻印。每次看见这块唇吻,楚离心里就有种暖暖的感觉。

楚离真心不想将事情越变越复杂无奈这小妮子根本不理你的心情实意。

顺着仓云海的目光极处,一艘海舰停在西方海面上。仓云海扔出一把气脉神剑,人站在剑身,当剑擦过海面时一把抄起林翔。其他的人运起能量各自向海舰飞去。

楚离望着远去仓云海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这上一辈子的怨业情债要怎么……抱着林瑾坐在小寒背上。其他人均由斯冰带上一路无险回到东海市。

回到家房子已经重新装修的差不多了还就剩下刷墙之类的细活。

“这房子是不是又小了呀!楚离?”

楚离回头看着表哥:“怎么说?”

“他们不是 要在这儿住一辈子吧!”高云赐清早从房间里走出来穿好的衬衫正在系领带。看见楚离带了一群人从外面进来,也没去搂抱他的小爱心…小寒。

“不是,他们跟我住,这房子就你和小寒俩人住,当然是以后,现在怎么啦!不够住吗?楚离抬头看看这四层别墅。他们的这么宽还不够装这几个人?”楚离瞟着表哥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这小子平时没这么小鸡心眼的!

“我的意思是说…”高云赐回头看看扇舞母女,示了个眼色拉着楚离到后门:“这房子当然够现在住,可是你想啊!要是他们的七姑婆,大舅子都来的话……”

“行,行,没有那回事啊!除了斯冰要在这儿住之外,其他的祖宗十八代都没有。孙子八十代也没有。行了!你就别担心了。看谁来了?”

楚离突然记起林辉毁容了,马上接口说:“算了,我忘记你不认识了,你上你的班去吧!”

“我还没穿好衣服呢,咦!你身上这是什么呀!你好像没穿衣服……”今天雾气很浓,所以云赐没有怎么注意,只到这屋里楚离身上依然云盖雾绕裸透出的肌肤让高云赐久久盯着,当事情说好了,这嘴巴自然也就落到楚离身上来了。

想着被那个混蛋廉颇雷震使出的绝招将自己的衣服全烧了。害得自己在仓云海面前赤身不着寸缕本已是晦气至极,偏偏蓝启又说要在斯冰面前注意形象根本就不理自己的要求,就脱件衬衫给自己扎在腰上。真不是他妈的东西。现在想起来比那个雷震更坏。

林辉及佳缘倒是大方。楚离想想也算了到这边虽然路近,可是也要遭遇风霜冻坏了可不好。

斯冰呼唤云雾气流将自己团团罩住这才羞了一路的回来。

楚离一把将表哥扒拉出后门:“行了吧你,上你的班去吧。屁事都要管。”

楚离刚穿好衣服就听楼下一声尖锐的惊叫来于自己那个管事婆表哥。接着就是小寒的呵斥推搪声,以及上楼声。要不是急着穿衣服也不会把林家兄妹搁在后面进来。这个表哥怎么每天都起来这么早, 这才几点钟?

楚离一边系皮带,一边看钟,这不才刚刚六点四十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