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6章 两爱交易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小寒,不要生气了,这是人类的弱点,包括我们在类也会犯这种错误。他能及时醒悟已经是男人中的上品了。”

“不为色迷的才是上品,他算什么?”

幽暗绿龙的话遭到小寒的一阵炮烘。跟小赐认识这么久,他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大声的跟自己说过一句话。

“这不就是看了斯冰一眼吗?斯冰还没冲他笑呢?还没跟他说过一句话呢?他就这样迷进去了。要是碰见更大的美女。那我岂不是跟电视剧里的黄脸婆一样了吗?他怎么能这么伤害我。还厚颜无耻的说爱我。人间的爱情不就是要情人眼里出西施。何况我蓝沁寒比西施美很多。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子。简直叫人神伤心碎,他简直不是人!”小寒越说越恼终于哭了出来,甩手奔出家门。

“小寒”

“小寒”

幽暗绿龙伸手拉开高云赐,自己追了出去。

“好了,别追了还是先给你封眼吧。”楚离一把拽住往大门外跑的表哥。

“对我是就疯了,怎么能对小寒这么大口气说话呢。”高云赐懊悔的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愚钝。内心的悔恨浪海滔天再也看不见斯冰的美貌。冷峻的神情用力甩开斯冰的纤手。

“让我来吧。”楚离接下斯冰手中的蔓丹沫,配合斯冰的咒词,一点不落的洒在高云赐眼睛里。

“你们….”高云赐只看见眼里被吹进一阵暗灰色的烟尘。紧闭了一会儿眼睛之后。再次睁开。眼前的斯冰依旧娇妖。只是心田里再难对她生出半丝贪恋之情。

“去去去,去追吧。”楚离推了高云赐一把。然后怡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斯冰的这张脸,心里盘算着。舅舅不是个贪色的人,而且斯冰也要勤快贤惠才好。他们俩个到底能不能凑到一块儿呢?

“蓝启呢?蓝启哥哥呢?为什么没有见到他?”斯冰莞尔一笑走过来坐在楚离身边询问着。

“蓝启?”哎呀!对了,这丫头好像对蓝启有意思?楚离马上醒悟过来。

“你喜欢蓝启吗?”楚离整个身体侧过来十分正经的问斯冰心里是不是有蓝启。

答案让楚离大为失落。

“嗯,楚离,我喜欢蓝启。为什么没有见到他,是他不想见我吗?”斯冰的脸上显出落落寡欢。

“不是,他在上班。”还好没有跟她讲,要把舅舅介绍给她,这不是乱点鸳鸯谱吗?人家心里都有情人了。舅舅啊舅舅!你到底在哪里,好歹也要给个电话回来吗?楚离想到老舅,立马心情失落提不起半点精神。

“上班?在哪儿上班?他的工作不就是跟着你吗?”

楚离抬起头来看着斯冰:“你才看人家蓝启几眼,就爱上了。刚醒来饭也不吃,满嘴张口就是蓝启长蓝启短。可告诉你,他是一句也没提到你。”漂亮的大眼睛冲着斯冰一眺,那眼神莫过于不要自作多情太甚,小心伤害自己。

“我和他的时间最多,不在乎这此许片刻。你少操心我。要我吃饭?假惺惺,你有准备我的饭菜吗?”斯冰朝楚离冲着餐桌的方向抬抬下颔。满眼的讽刺他的虚伪。

楚离顺着斯冰扬起下颔的方向看向餐桌,狼藉一片。连半粒剩米都没有。想起来小寒原本是在收拾饭桌,可是不争气的表哥看见斯冰从楼上走下来,顿时露出低等男人的出息劲来。跑了小寒。结果狼藉还是一片狼藉。“谁知道你要起床?你不是冬眠吗?上去再回床睡会儿,等你妈回来直接去你房间找你。”

斯冰翩翩妖娆走到餐桌前三下五去二将满桌狼藉收拾得干干净净。

“你穿谁的衣服?”楚离眼角余光瞅着那身裙子好似眼熟。

“不知道,我在柜子里随便找的一条,我还挺喜欢这个颜色。是我妈妈的吗?”

“什么你妈的!这是美玦的衣服脱下来!啊!算了。你喜欢就穿着吧。”楚离抬起身子看仔细了这是美玦的衣服。又想到美玦的离去沓无踪迹。他又无比神伤身子更沉重的倒在沙发上。刚刚提起的精神头现在又含着忧伤昏昏欲睡了。

“好了,你别睡了,你要是真喜欢这衣服的主人,我把她给找回来,不过,你要答应把蓝启给我。算是笔交易吧。”

斯冰的话让楚离的精神为之一振。

“你有这本事?”

“我们族人要找人没有找不到的,相信我,以这件裙子的主人来换蓝启。”

看着斯冰认真的模样。楚离摇摇头:“那不行,别人不愿意我也不能强迫他是吧?找个能被你的脸迷上的吧。”楚离想起蓝启与她交战时的冷酷嘴脸来。

“今时与往日的身份不同吗?以前是敌对,现在是……算是一家子吧?他跟着你算是随从,我妈也是是你的助手这就不一样了是吧?你帮我多做做工作就可以了。别的不要求你什么。这总该行了吧。”斯冰一脸的哀求,让本就妖娆的面容越发多了几分媚,眼眶里的泪水如钻石般晶晶闪闪,这副表情真让人欲拒难安。

“你喜欢那小子啥?”楚离想着蓝启不为美色所迷那副战斗时心狠手辣的心肠。心中不由自忖,老子要是女人老子就不会爱上他。这妞刚刚离开父亲睡了一觉醒来,全然不像老子想的那样伤悲甚至胡闹。这样子完全跟没事人似的。又也想妈妈。张嘴闭嘴就要蓝启。还把她打得差丁点就挂掉了。对!她是不是想要报复。先让蓝启爱上她然后再由她为所欲为最后毫不留情的抛弃蓝启。

想法透着楚离的双眼让聪明的斯冰洞悉而出。

“你想哪儿去了,我之所以喜欢蓝启,就是因为他不为美色所惑,在大事方面分得清敌我关系,不会因为美色而放弃自己的原责,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我与他的寿命都很长,可以相伴很长时间,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我们都可以相互帮助,不会因为爱上平凡人而去忍受生死离别病痛的各种折磨痛苦。”斯冰认真的对楚离说出自己的想法。

看着楚离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不由的哀叹一声:“我们族人是很阴昧但是我除外,还有柳霜姐她能保住性命全身而退这是我最高兴的,谢谢小寒没对她痛下杀手。在你们人类世世代代都信奉这样一句话:上梁不正下梁歪,骨子里流传的血液绝对了这个人甚至是整个家族都是这种人。正邪对于人类而言就是这么武断。每个人都在诵念心才是正魔之界。而每个人都雀雀欲试想去做别人内心的裁判者。

阴昧是异人族的特有性格心性,可是相比人类的阴险而言。异人族这种心性也就没什么可怕。我父亲是王者,我母亲是星之灵者,我并不想说明我流淌的血液有多么高贵,但是我要说的是,这个星球万物万生总有自然规律,我比起他们。”斯冰美丽的脸轻轻的往后侧了侧:“更有资格生活在这里,至少我没有做违背良心的事情。如果说我的美貌对她或他们而言是某种灾难,那么也只能说他或她们的心智无法承受美丽事物。”

“好吧,我没说不让你在这儿住。即使扇舞姐走了,你也可以住在我楚离所拥有任何一户的产权里。如果这小区里有谁为你动之以情,你别对他笑啊!”楚离脑瓜里已经开始在想像那些富男贵婆们看见斯冰的面目表情是啥样滴啦。

“我只对你们四个笑。我要吃饭,你给我买回来,要肉多的那种饭。份量要足,知道我的绿叔叔走了。唉!要不然他可以买菜做饭给我吃。”斯冰扫兴的坐在一边等吃饭。话说出来让楚离大为吃惊。

她居然让绿叔叔做饭给她吃?

“看什么?以前小时候跟爸爸和绿叔叔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绿叔叔做饭给我们吃的。哦!现在不行了,我要学会自己煮饭。可是今天你们吃的也不是自己煮的饭,所以你也要给我弄饭去。站在这儿干吗?还不快去弄。”

“弄什么弄。打个电话就可以了,嫩么凶?你说你喜欢吃肉,说,要吃什么肉。”楚离边说边掏出电话按下了口富之居酒楼的电话。玛的,女人是不是都很凶呀。幸好我们家的几个都是天字第一号的贤惠柔顺。

“哇!这肉肉好好吃哦!可不可以再叫些来。我怕我吃不够。”

楚离看着斯冰那副贪吃兴奋的样子不由得想起小寒初次来吃到百果琼奶时的景象。心里想这女孩子们吃东西都没有形象,都这么像一两岁的娃儿看见脸盆里的月亮时的兴奋贪求。

“吃的高兴哈,吃完了就坐在这儿好好冥想美玦现在的所在地址和方位然后告诉我。”

“唔!”斯冰咬着一块鸡腿听着楚离这些话不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怎么,你忘记了。你才说的话。”楚离见她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顿时满心的欢喜要落空。不免生气的看着她。这妞是在耍我玩呢?

“你让我坐在这儿傻呆呆的冥想,我想不出来,我不是小寒拥有那种可以直抵他人思维深处的能力,我们是直接去找人。直接。明白吧?”斯冰咽下鸡肉贪吃的吮了一下手指头,生怕楚离不明白最后一句加重了口气。

“明白个屁。”楚离从饭桌上跳起来一脚踢在椅子上。“老子有地址还要等你去找?早把我的小瑾和美玦都找回来了。涮我玩呢?死丫头”。

说完楚离甩头而去离开餐厅。

斯冰放下猪蹄站起身来冲着楚离的后背大声叫喊:“你才是个大笨猪,我的能力就是寻找失踪人的地址消息然后去找他们,笨蛋。就是怕你听不明白,用了两个直接二字。谁知道你比蠢猪还蠢还是听不明白。”

“呯!”

“呯!”

一声关门声妙后随即一声开大门声再次暴响。楚离面带疑惑惊喜之色冲到斯冰面前:“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就已经知道了美玦的下落,然后吃完饭就去找是吧?”

斯冰看着楚离满脸的期盼之色。还有这些话不由得让她重重的哼了一声:“你什么破脑仁儿。”

“呃!”楚离一阵愕然:“你这妞儿,玛的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要那样?”

“坐下来,我好好跟你讲。”斯冰拉住性急的楚离坐下告诉他自己的寻人能力让他稍安勿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