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5章 新一轮开战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林瑾睁开泪眼迷离的双眼。慢慢的从空中飘落在甲板上。凄凄艾艾的看着妙若儿。修长的双腿一屈跪在妙若儿面前:“谢谢您救我!求您帮我哥恢复容貌吧!求您啦。”

“瑾儿。”楚离跑过去一把拉起瑾儿:“一定会的瑾儿,若儿一定能修缮好大哥的容貌。”

“小妹,老哥丑一点没关系反正也没老婆。只要小妹漂亮就好。”林辉扶着林瑾,感觉着小妹的虚弱心痛万分。

妙若儿这才注意到跟前的男人原本应该很清秀的面容如今变得非常可怕,不仅是皮肉被烧损就连五官也稍许挪位,若在晚上看能把胆小的吓傻喽。可见他受了多少苦。

听他的意思看来这人世间的父母子女兄弟姐妹间的亲情也不是那么纯粹纯然,无不是站在自己的认识上去看待别人……若儿歪着头看着林辉,呆呆的发愣思考着人世间的亲情怎么有那么多的相同的温暖,也有万种不同的意外伤感。

小寒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妙若儿,把她拉到自己身边。若儿这才意识到这能在别人神心俱伤的时候盯着人家看,不礼貌。又想着自己的灵力耗去很多了。该死的楚离一点来安慰自己的意思都没有,一颗心都悬在林瑾那里。

“我问你蓝启,我漂亮还是瑾姐姐漂亮,死楚离快要死掉了一点都不看我。”极不甘心的若儿又不好去打搅楚离,把他拉过来更是不可能,死楚离坏起来样子可凶。若儿只能把心里的不甘问向蓝启。想从他那儿探出楚离为什么对那个林瑾那么好的原因。

蓝启看着妙若儿粉嫩的脸蛋因吃醋而变得潮红,小小的琼鼻微微右皱成一个小涡漩,可爱的纯洁神情让人生怜。禁不住手生贱意在妙若儿脸蛋上捏捏了一下下。

“当然是你漂亮了,可是楚离与瑾的感情很深厚,这一点你的漂亮就远远望尘莫及。嗯~”蓝启的贱手又要刮向若儿的玉胆琼鼻时。

“贱手,人家的脸是你捏的,这可是你兄弟媳妇。”斯冰一个巴掌打在蓝启的贱手上,怒气张显。前一秒钟跟自己怎么说的?这后一秒钟就……

若儿回头一看惊见一位与自己美貌不相上下的妖娆女子。

又气又急的指着斯冰,大声问蓝启:“这个女的也跟楚离感情深厚?”怪不得小寒不待见自己,原来这个死楚离身边有这么多的美貌女子。亏得自己还愚蠢到允许他不在自己身边。这不是蠢到极致,让别的女人都占了便宜吗?

“不是不是,我不认识楚离。”聪明的斯冰见若儿一副伤心的要哭的样子,赶紧的把话给说绝了。

蓝启过来抱住斯冰,亲亲热热的对若儿说:“她是我媳妇,第一次带她出来见世面。她长得丑吓得你了啊!”

“丑!”蓝启的话让妙若儿来回转了几圈的把斯冰上上下下,正正侧侧看了个通透。只差没剥皮剖骨的看了。

“她不丑啊!她很漂亮跟我长的差不多。丑什么?我看你才丑。”妙若儿翻了蓝启一个大大的白眼,觉得他欺骗了自己。

“你真是他蓝启的媳妇?”妙若儿半信半疑的问,并不太相信蓝启的话,可是又见这女的没有分辨,两个样子还很亲热。

妙若儿要确定这个妖娆美女到底是谁的媳妇?这个很重要。

“你为什么不喜欢楚离,要喜欢他蓝启。你知道他是什么?他是狐狸。”妙若儿的两只眼睛扑愣扑愣的看着斯冰,想从她的眼神里找到一丝半点不屑蓝启的意思来。这样就可以证明蓝启在说谎,在替楚离隐瞒。

斯冰撇了撇嘴冷冷的看了妙若儿一眼:“你说话真难听。狐狸怎么了?”回头挽着蓝启的胳膊:“走,我们别处去。”

狐狸没什么吖!妙若儿看着斯冰的态度因为自己说蓝启是狐狸而对自己生起反感来,更加奇怪的是她居然说狐狸没什么?

一时间愣是转不过弯来的妙若儿整颗心都系在楚离身上,只要是个女的,她立马就会怀疑跟楚离有点什么关系。何况是这么漂亮的女人,她是一定要提防提防再提防再也不能糊涂了。

撵上几步对着斯冰喊:“你真的不喜欢楚离,要嫁给一只狐狸,他是野兽。”

“若儿,说什么你?”楚离一个箭步跨过来拉开她,这丫头一个不留神就胡说八道。

“放屁,你玛才是野兽。”要不是蓝启紧紧拉住斯冰。愤怒的斯冰就要给她狠狠的一抽了。

哈哈哈哈……………

随着张扬而尖锐的笑声。客轮上多了四女二男。其中一个是林翔,其他的五个均是他的救援。

他们依次是军部五大首席将军代号为云,仓云海身着紫蓝色宽袍缀满的华丽宝石可与星星比美,比上次相见,仓云海明显的多了份稳重少了份浮燥。这张不食人间烟火的容颜总是让人感觉她被一种不真实所笼罩缥缥缈缈亦像天边云变化莫测不可捉摸,亦像环绕身边触手不得浓烟蒙雾。

雷,廉颇雷震。 身高一米七八浅蓝色文雅休闲装,严峻酷冷的表情让他那本不太好看的五官看上去让人心生畏惧。

电,浮华清。一袭紫翎羽裳高贵典雅,绝尘的容貌透出诡密莫辩的眼神

风,益衔冷墨。完全纤细的身体令人不禁哀之痛惋,与她精美细致的五官相比,她的身体更像没有发育成熟的少女。身穿一条鹅黄绿的宽袖束腰大摆裙越发让她时刻有种会被风吹走的轻缥之气。

雪,高皓雪,高天虎与飘娘的女儿,楚离的表姐,全身雪白衣裙,近乎透明的肌肤细致到看不见毛孔,身上散发出的冷冽之气绝不是肆瀑出的功力显现。眼神的温和透出她不是高傲孤冷的女子,就像一朵拒人于无形的雪绡花生于十三月的密林,盛名于喧闹红尘。

“你们是谁?笑成这样?又是美女还是四个。楚离你到底有多少个……”红樱的小嘴唇噘得如同盛开清晨的一朵小花。却被楚离满脸的寒霜给冻得缩回去了。

只得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这些个俊男美女,那个男的不好看长得吓人。妙若儿的目光与廉颇雷震冷冽严峻的眼神相撞:“你嫩凶干吖?我怕你呀!”妙若儿生气的从楚离的手中挣脱,这家伙不但长得严肃还嫩凶,真讨厌。

除了最右边上穿的一身雪白,手上还挽了一只小花蓝的女孩之外,其他这几个人的眼神都不是好眼神。

场面很冷,没人说话。此时阳光从灰白的云层里探出头来,周边染出大片的红彩,夕阳晚照彩霞放晴整片西天状观浓烈的鱼鳞云层层密密。

妙若儿澄明的眼珠子来回梭了几回看看人人都是面色冷峻眼神直直盯着对方。她隐约感到不妙“楚离,他们是谁?从那条船上过来的,那条船跑了。”

“他们是敌人,害你瑾姐的仇家。”蓝启的话让妙若儿回头看了林家兄妹一眼,看着林翔的眼神极怨恨极复杂。

“你敢用憎恶的眼光看我姐姐。”妙若儿说时快动作更快,一招“柳絮飞英掌”漫天白色虚影状似蒲公英,柳絮呈旋转,漂零恍如密密麻麻的小雪轻柔而美丽的从四野虚空而向站在舷栏边的林翔浮,然,其劲道每一片皆有百斤之力。

以如此之美景向敌人招呼而去,往往会化去敌人的戒备之心反加轻屑之意(林翔虽为人魔极阶但其实战经验几乎为零。)然后对于高等高手而言的军部首席将军他们而言就能意识到危险性存在。

一道劲极旋风从首席将军代号为风,掌中化出以拨山倒海之势刮向满天美丽。即时身形已然飞跃到林翔前面。两道劲体能量在船舷相碰,随着巨猛的爆炸声响处,客**半甲板舷栏四分五裂断飞出船体,落入海底溅起丈余水剑暴波,其力道触目惊心的鱼尸让林翔惊吓出一身冷汗。

“若儿!”楚离一声惊呼,身形急纵想拉回妙若儿。为时已晚了一步,这边久已视目等待的首席将军代号为云,雷二位将军即刻适时从楚离双侧面袭击而上。

震摄天宇的极光雷带着令人心抖发颤的轰鸣声代替新一轮的战斗又开始了。

电,雪,林翔与蓝启,斯冰,小寒已然交战上手。

十位超能量高手的对决再次招来天地色变,赤红的火烧云如同鲜血铺满天空让人触目惊心。

楚离内心放下一切情感纠结冷颜厉色的招呼仓云海:“既然你要打,我只有奉陪到底,看看经过千年魂溯而修的你到底有多大长进。”脚下点力‘嗖!’的一声步向高空回头看看廉颇雷震已经驾起数百道团团轰鸣的极光雷朝自己轰炸而来。

楚离空中一个急转身闪过威力瀑破的极光雷朗声笑道:“力量不错哦!在我想像之外,虽然没有资格和我一战可是拖着仓云海的后衣襟倒也可以较量一番,那我也拿出相应的态度吧。”楚离冷峻的脸上融起诡邪的笑容,看着仓云海的眼神由隐而不忍变成冷邪魅惑。眼神之中闪出妖冶的簇簇光蕴。

冲破天魔录的第九层足以控制内心宇宙东位面灵核行星。

帕唛灵核行星自宇宙东面位第十一颗星体虚影开始高速自转出体,其金色光芒将海天大陆照耀一片金光茫茫。夜晚开始逆转向白昼,广阔的天宇也因楚离调动帕唛的能量而变得畏惧而泯灭夜的痴暗。云层加厚形成整片整片黄蓝相间的密集云。天空之间的气流体加重,太阳体喷射出毒害辐射黑因子呈数百支箭头状在天海之间飞速形成。

于是楚离的太阳辐射黑因子借于天体气流旋风的作用以正反S形状高度疯狂旋转,所到之外一片死亡纠缠着歧形变异即使是深至大海里的大型哺乳动物也在所难免受到严重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