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九章 白静来信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毕业季来得快,去得也快,龙凤从那一晚过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她告诉黎少钦要珍惜眼前人,可他最终还是没有做到,在送白静进火车站的那一刻,他感觉心里空空的。

随着暑假的到来,很多人都开始了假期的行程,或是旅行,或是回家,或是参加社会实践等等,不一而足。

黎少钦却哪也没去,他拒绝了所有的邀请,一个人留在了学校。

离开商界的他,独自一人到后街一个不起眼的胡同里盘下了一个小铺面,他打算下学期在这里开了一间书店,闲暇之余看看书,顺便把学业补回来。

新的学期也很快来临,随着大一新生的加入,整个校园再次恢复了朝气。

军训生活紧张开展着,社团纳新也如火如荼地展开了,校道两旁摆满了桌子和遮阳伞,每把伞下面挂大字,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社团的名字,报名的新生前呼后拥,不断地寻找着自己感兴趣的社团,大多数社团都吸纳到了足够的成员,只有少数社团鲜有人问津,黎少钦的社团便是其中一个。

他的社团名叫“弹簧社团”,解释就是人要像弹簧学习,无论承受多大的压力,都能够弹回去,寓意是好的,但名字太过古怪,以至于几乎无人感兴趣,最后只收了两个成员。

随着新生的入驻,校园里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生机,韦英俊的跳蚤市场顾客络绎不绝,李子通的篮球联盟人满为患,陈小白的“果辣盐”店也终于开到了校园里来了,周末派对的举行,每一场都是座无虚席,很多新生都被这大学校园的精彩生活惊呆了。

联合会在林语晴的带领下,很快巩固了根基,而中南大学的发展,也带动了整个大联合会的发展,大联合会篮球联盟的重拾昔日辉煌,在吸收了第三十个高校之后,规模终于超过了大公会的篮球联盟,新生的加入更是极大地提升了篮球联盟的活力,商业中心的发展也越来越快,除了“山川异域”之外,又新陆续开发了几个小型商业中心,成功联动了整个大联合会的所有成员高校。

而最让人振奋的就是,湘辉集团投资的大型商业中心也开始动工了,动工仪式上,正式确认商业中心的名字为“大中南商业中心”,这个项目的动工,标志着中南大学重新回到了长沙高校商界的颠峰,从此以后,没有哪个学校再敢找联合会的麻烦,毕竟大家都想从“大中南商业中心”这个超级商圈中分到一杯羹。

王晓鸣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当初就不曝光黎少钦让他下台了,比起黎少钦来,林语晴这个姑奶奶才真正让他头疼。

这个女生根本不跟他讲什么道理,每次都是直接警告,发现他好几次小动作之后,直接就打电话警告他收敛一点,对此他根本不敢违抗,毕竟人家是金志军的外孙女,而他的父亲,也只不过是金志军的手下而已,他与林语晴的关系,就像是古代宦官与公主的关系。

这一次,他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联合会不断发展而无计可施了,每想至此,他心中就充满懊悔。

黎少钦也正如他计划的那样,开始去上课了,回到熟悉的课堂,他的生活变得无比简单,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自己的书店里,至于自己的协会,那两个成员偶尔会被他叫到书店里来帮忙,其余大多数时间,他都是布置一些实践任务,让他们独立去完成。

十一月,一年一度的校运会举行了。

足球场边上,这里正进行着男子1000米的比赛。

“加油!加油!加油!”人们不断地为自己支持的选手们打气。

“噢!”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声,终于有人冲过终点了,那是一个壮硕的男生,他穿着红色的运动服,此刻正瘫坐在足球场的草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厉害啊少钦!”远处,杨不凡、徐仁坤还有一些不是很熟悉的人都快步跑过来,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气,毕竟黎少钦是代表他们院的。

黎少钦也笑了,虽然他对自己有信心,可当比赛真拿到了第一名,心情还是截然不同的。

志愿者们在照料完他之后,又迅速跑向了下一个比赛场地,杨不凡也跟过去了,只有徐仁坤留了下来。

徐仁坤忽然从身后拿出一个信封,在黎少钦面前扬了扬,笑道:“你的来信,啧啧,这年头还有人给你写信呢,看来此人关系匪浅哦。”

黎少钦有些意外,连忙向他伸出手道:“哟,是谁寄给我的啊?赶快给我瞧瞧!”

徐仁坤把信给他,然后说了声:“你看吧,我走啦!”便离开了,作为黎少钦的好兄弟,他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女生的笔迹?”黎少钦看了一眼信封上的字迹,好奇的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纸,展开阅读起来,读着读着,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浮现了。

信不长,只有两页,看着一行行娟秀的字体,他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恬静的身影。

“少钦学弟,一切安好……”

这正是白静的来信,她在信中说,自己毕业后,在上海找了第一份工作,做了一个月之后便辞职了,因为龙凤找到了她,她和龙凤合资创办了一个小公司,主营一个名叫“重回课堂”的项目,专门为那些毕业已久的老同学安排课程,让那些聚在一起的同学,重新感受一下当年在一起学习的气氛。

“重回课堂”项目分为小学班,初中班和高中班三种,每种收费标准不一样,按人收费,课程由同学们自选。

这个项目一推出,就接到了不少业务订单,在服务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让人感动的事情。

“你知道吗,上次有个中年大叔,花了十万帮全班报了中学班,他们班总共59个人,那一次来了47个人,有两个已故,其他几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来,当我们上完课之后,他们都哭了呢,那个中年大叔哭得最厉害,因为当年跟他玩得最好的同桌,已经不在人世了,看着这些情景,我感觉自己做了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

“还有一次,是一帮初中的老同学相聚,班长在数人数的时候,发现少了当年的劳动委员,原本我们打算开始上课了的,却发现很多人都不同意,大家都坚持要求找到当年的劳动委员,人数凑齐再开始,最后一查发现,当年的劳动委员因为犯了罪,正在监狱里服役,大家震惊之余,也迅速商量出了方案,很多人纷纷通过自己渠道,最终说服监狱暂时放他出来两个小时,在重新见到当年班上同学的时候,那个男人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了。”

“记录着这些人相聚的镜头,我忽然觉得,自己在从事着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同时我想,我应该已经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好啦,时间不早了,我问小凤有没有想要对你说的话,她说该说的都说了,你自己没抓住,这是什么意思呀?感觉你俩好有故事哦。”

“虽然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跟你说,不过时间真的不早了,我该休息啦,珍重,勿念!”

看完手中的信,黎少钦微微一笑,折好放回信封里,龙凤和白静在一起工作,这让他感到欣喜,尤其是她们开办的“重回课堂”这个项目,让他都觉得惊叹不已,最让他开心的,是白静的那一句“我应该已经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人的一生,短暂而又漫长,能找到自己方向的人,实属幸运,白静她确实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了。

而龙凤要说的话,他也听懂了,无言以对,只好苦笑着摇摇头,把信折好,塞回信封里面。

“珍重!”黎少钦收起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