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4章 世间最难爱恨情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回到东海已经是午夜两点。站在门外想着每次回家都难得是白天,差不多都是半夜时分。楚离站在门外,想着在这个门里面一定是空荡荡冷清清,楚离驻足在屋外的台阶上站了很久,没有拿钥匙没有开锁,回转身慢慢蹲下来,俩腿一伸干脆坐在台阶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月亮蒙着一层水渍,像洗完脸没有擦掉余留下的水。又像只泛着黄晕电力不足的灯泡。反正不明亮,让这个地上的人看着只觉得心里幽幽泛出浓浓的伤感。

夜风很凉,冬夜里吹着口哨的寒风像操练的兵士,刺骨的寒刀穿透骨髓。

楚离依旧感觉到热,或者说是心里发烧堵得发慌。心一阵阵的难过。小雨一样的露水滴在脸上。楚离感觉不到它的寒度。这栋房子里再也没有姑姑的身影。舅舅。想到舅舅的身影会是那般萧索,孤寂。楚离的心一阵阵抽搐。这栋房子里再也难见温情的笑声。

姑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舅舅会恨我吗?半年的时间有多长?我打他的痛会有多深?我误解他的伤痕会有多长?

楚离无力绵软的靠在背后冰冷的墙壁上面。一条修长的腿伸很长,脚尖碰到那盆背阴角落里的四季桅子。这是年前自己和清湛陪着姑姑去花草市场挑的种子,回家帮着姑姑将它埋进土里。姑姑说喜欢四季桅子朴素的花朵雪白泽润,芬芳而幽香。说等它长大了就给它换个盆。可是……..

雪白的花朵衬着浓绿的叶子。娇小而芳香。映入眼帘的花草树木哪一盆或哪一颗身边没有姑姑辛勤劳作的身影?这些植物都是她的最爱。可是屋子里的人都变成了她的最恨?或是陌路……..

楚离探出腰伸手将那盆四季桅子端起来抱在怀里。仔细的抚摸感受泥土的湿润与温度,脸庞贴进枝叶,感受花叶的温柔仿佛姑姑就在身边又像以前那样关切的抚摸自己。

环视这栋新别墅,这是家里人渐渐多了,又新买的一栋别墅有很大的庭园以供姑姑嗜花的需求量而选。此时,楚离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以!

舅舅好比这是栋别墅,姑姑好比是这庭园芳霞。这样的组合才是家的感觉。而自己永远都是这栋房子里跑进跑出的孩子。楚离躬起双腿,头深深埋下将四季桅子安稳的放在中间的怀抱里。寒冷的冬夜它尚知为这寂静的庭园贡献出自己的芳芬。而我去硬生生的拆散了…….是我的错。

唐伯伯是有信心将仓云海从姑姑的魂深处吸出来。为什么我这么狂为任意刚愎自用毁了这一切的美好。楚离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不能自拨,害怕起身走进这栋房子……………..。

路口一辆金色伏迪斯迎着第一道晨曦驶进来..。高云赐从车上走出来拎着一只红色塑料袋,习惯的抬头看着那熟悉的窗口,欣喜跃上眉稍。窗户打开半扇,天蓝的窗纱随风拂荡。这是小寒回来的迹像。

爱人的回归是脚下的动力。高云赐健步如飞走到家门口。哟!门外睡着一个人披着一身的露水不说还抱着自家的四季桅子。高云赐低头一看。咦!楚离。

“睡这干吗?没带钥匙吗?家里没有人吗?”高云赐的心像飘在水面的葫芦,想到家里没人那小寒肯定是不在屋里。心情顿时冷了一大半。

朦胧中楚离感觉有人站在自己面前,恍惚中看见一对男人的脚。他紧紧的抱着怀里的桅子去抓这男人的脚。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舅舅,舅舅。”

“起来,起来,你怎么啦?睡成这样,我是小赐,走走,门开了快进来都湿了一身的露水。”瘫坐在地上的楚离被高云赐用力拽起来。

“抱着它干吗?放下。”高云赐夺过楚离怀中的四季桅子把楚离连抱带拖的拽进客厅。

高云赐将塑料袋放在桌上就扶着楚离倒在沙发上面,刚抬起头来就听见甜美的声音在二楼响起:“小赐哥,我回来了。”急促匆忙的脚步声让高云赐直拉丢下手中的楚离,朝着楼梯奔过去。亲眷热烈的抱住久别重逢的女友。

“小赐哥你抱了什么回来,我看你抱了个东西挺大的。”小寒将头从云赐怀里伸出去看沙发上面却躺着一个人。

“他是谁?”

“楚离那小子,不知道为什么不进门,抱着桅子花在门口睡着了。看见我就喊我爸。算了不理他,我们上去玩。”高云赐搂着小寒的纤腰,无论是眼光还是直觉都告诉他。小寒变了好多。他要好好看看,好好问问,好好跟她聊聊天以解这许多时候未见的相思之苦。

“楚离?是楚离吗?”小寒非常奇怪使劲摆脱了高云赐的章鱼手跑到沙发前一看,楚离躺在那儿,模样看着好惨的样子。胡子都长出来了。怎么回事?

“绿叔叔,楚离出事了快下来。”小寒嘹亮的嗓音响在整栋别墅内。一个长发男人威猛而高大出现在高云赐面前。云赐几乎都没看清这人是从那儿来的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一样。对于楚离带回来的这种不速之客。高云赐现在几乎已经是斯空见惯。个个能力非凡。

“小寒你陪着你男友出去玩。我来照顾楚离。”幽暗绿龙抱起楚离腾身而起跃上三楼,将原本有心理准备的高云赐还是惊到了。

“嗨,这家伙有这么必要吗?在家里走楼梯不好吗?一个男人抱着另外一个男人这样蹦上跳下?”云赐抬着头看着三楼。

“他是谁?干嘛的!看上去很了不起的样子。当然我不是说他的功夫而是说他的气质,他穿的什么衣服?”高云赐想起这位绿龙叔叔叔叔在自己眼前一晃,颈前的扣子闪耀出的宝光华丽并非一般的贵族能拥有。他的年龄应该有四十岁了,身上的穿著西式复古风。像这样的商人如果是在国内为什么自己没有听说。若是在国外自己就更没理由没有听说了。

拥有这种王族般气质的男人出身的家庭一定非同一般无论再多低调,也瞒不过现在媒体的眼球。云赐咬着下嘴唇望着三楼呆呆发愣。他突然间不想出去了,想跟这个男人聊一聊的想法冒了出来。

“走啦,我们出去。”小寒看着男友仰头对着那个门出神的思考。

“对他有兴趣了是吧,出去啦。”小寒推着男友往外走。这家伙的好奇心简直比她还重。

浑身僵硬的痛,尤其是脖子稍微扭一分寸就疼痛无比。头下的枕头感觉如同枕在砖块上面。幽暗绿龙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打开所有的窗户让阳光毫无阻挡的射进来。

楚离微微闭了闭眼睛。看看窗外楼下那一笼翠绿的竹子。

“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不必太自责了。心情好一点。”幽暗绿龙坐在床边安慰着楚离。

“也许高先生还有别的事情。再说了那个唐先生就算是今生困住仓云海。魔尊也会想办法救出她。”

“什么?你说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楚离吃惊 的抬头看着幽暗绿龙,请求他解释个中缘由。

“魔尊将魔灵赋予你的同时不仅是所有的功力,还有他的情感。魔尊一世没有什么牵挂除了 我,就是那个仓云海。她是魔尊一生最喜欢的女孩子。而仓云海也因为被魔尊吻了一下而被同道所不耻,远离遗弃。最终在她人生的暮年她放弃了修真路回归红尘入轮回,世世修练半途而废,世世无夫情感孤独,她的怨恨埋葬在灵魂深处,只到有一世她遇到一个女孩子。与她互成知已。”

“仓云海说出了自己所有的心事并说自己不想再入轮回却已无法抽身。女孩对她说,愿我们同生同死。自此之后仓云海的灵魄深住女孩的魂所深念。”

“这么说来仓云海与我姑姑还是两个人是不是?”楚离激动的坐起身来内心纠结着对俩个女子他已经不知道是用爱或者是用恨去诠释。

“不对,女孩在让她住进自己的灵魂深处之后,放弃了自身也可以说是将自身的意识与她的揉合在一起。仓云海是楚云姜,楚云姜亦是仓云海,只看主体是谁?好了,你好好休息,不用半年之后,我相信高先生会毫发无损的回来。你好好的睡睡吧。我出去走走。熟悉一下周围。”

楚离看着幽暗绿龙的背影出去。独自躺在床上又好好的伤心了一翻悠悠然睡去。次日醒来眼睛睁开的一瞬间:“我明白了,魔尊是要借我之身让仓云海爱上。补偿数千年来对仓云海的亏欠。魔尊如今已修练成正果不再留恋世上任何一种情感。只是这一桩心愿未了。只是仓云海会爱上我吗?住扎在内心对仓云海的情愫又让我如此难弃不舍。姑姑对我的关切之情会让她对我稍有眷恋吗?”想起仓云海那日苦恨自己的眼神。楚离坐在床上不禁哑然苦笑。我与她必然会有一场仇爱,不在今生便在未世。只是苦了舅舅无端卷进这场爱恨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