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3章 大西密海战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地动海啸,天崩地裂。浊浪滔天,分钟都会有死神将你勾走。密密麻麻的食人鱼张着数无边际的嘴,尖厉的牙齿在电闪中冒着幽蓝的寒光。海鲨张开血红的大嘴噬咬着同类的血肉片刻数十头海鲨只见其巨大的白骨飘在海面。

“蓝启,杀了他。”

楚离抱着林瑾离开大雨即将到来的甲板。恨意的熊熊烈火吞噬着楚离的理智,抱着爱人灵魂即将逝去了身体。楚离的恨燃烧到了极致。周身肆暴出狂乱的杀意,震荡着周围横冲的气流。如果不是要抱着林瑾,他肯定要将这船人杀得片甲不留。血海葬尸。

“等不了啦!时间不够啦!呼唤小寒接妙若儿过来吧。只有灵脉一族或许可以救她,试试吧。楚离。”

悲痛欲绝的楚离猛听见斯冰的话,如同见到一丝曦光那里还敢有半点停怠。迅速将意念传给小寒。

“斯冰,你告诉我。求你啦!她们赶过来需要多少时间,我的小瑾,我要怎么做才能延续她的生命迹象。”

楚离拉着斯冰的玉滑粉白的手臂。悲尽神伤的眼神让斯冰的心隐隐颤抖。她深刻的感受到楚离此时的心境是多么的…痛!对此刻的楚离而言已经是麻木而浅基初的感受。他的生命已然随着林瑾生命迹像的逝去而消沉。

斯冰感到自己无法回答楚离这个问题,她无法确定小寒的速度,更无法确定小寒是否能说动妙若儿随她一起前来。

来这儿之前听妈妈说过。小寒跟若儿不合经常打架。这女人的心都是小鸡肚肠。小寒倒是没有话说,因为她的心在重要时刻都是向着楚离。只怕若儿因不知情由的严重性而耽误最佳时间。

面对着楚离凄恍渴盼的眼神。斯冰感到一阵心慌,不敢直视。低下头答非所问的说:“小离,我们可以招呼瑾儿对生命的执著。这样才能争取时间。”

“怎么做?”楚离将林瑾平放在床上,替她盖上被子,看着被子的皱形根本感觉不到床上躺着一个人。楚离搂着她不愿意再放手。生怕这一放手就是永生不见。

“喊她的名字,诉说你与她之间的点点滴滴唤醒她的潜在意识对生命的渴求。”

天地间巨大的噪音浑合着海浪中各种鱼类的争斗声,劈力的闪电,轰轰的雷鸣所有的一切让人震耳发聩。

大西密海洋西部方向以每小时进速为五百英里的速度向前挺进一艘海舰。

“你他妈的原来不是人。”

林翔看着蓝启的双眼瞳仁异变成焰。在狂风中皮肤及发质变成黑红两色并放射出耀眼的火纹光斑。这才骤然发现与自己打斗半天的家伙就是时常听同道中人说起的黄金岛主头号保镖—蓝启。师尊也曾经提到过他。属于灵魔一宗。

“你特娘的才不是人,是人会干你这种事,以为报信就会逃得了小命吗?不过是多叫几个人来送死而已。”蓝启眼神中闪烁出妖异的红色光芒双手一阵剧烈的搓动一团裹着巨大黑乌鸦的灭磁之火由手掌发出笼罩出他全身,蓝启全身散发着缥缈的妖灵气息腾身跳起骑在乌鸦背脊。

“天下以人为万物的领导者。魔界亦同。人魔怎能屈就于借尸还魂的阴魂麾下。想让人魔屈服就要让人魔的心屈服。蓝启你以为跟着阴魂魔尊子就能够统领魔界吗?妄想。”林翔伸开双臂,眼中精芒毕露射出戾恶的黑色魔光。从脚环绕至上越卷越浓的气能肆瀑出他内心的张狂气焰。异常俊美的精致面孔此刻变同罩了一层寒凝面具。狂啸的海水从他背后分出四翼。翻腾而汹涌,层层浊浪形化成凶猛的恶狼仰劲高亢向蓝启厉扑嘶咬过去。

蓝启驾驭着灭磁火鸦扫光狂暴的雷电交错出正负极荷电,寒光闪耀的铁爪渗透出雷电的磁力“呜~~~嗷~•”杀气腾腾的狂啸代替新一轮开战锣点。炽爆的雷光转眼间化成赤红粗长的绞锁铺天盖地的向林翔招呼而去。

怒啸海浪失去雷电磁力的贯融倾刻间瀑散洒开。林翔失去四扇浪翼保护,从高空跌入深海。已经翘首等待多时的食人猛鲨张着血喷大口朝着……林翔从高空跌落的一瞬间将功力运至巅峰状态。四周的海水被震荡成一个巨大的涡形。可是脚下没有支撑点的林翔很快意识到自己就要葬身鱼腹。因为他没有太多的后继能量支撑太久。

数十声狂暴的力量砸向水面激起数十丈标高的水花,聚多海鲨食人鱼被这十几股力量从海水中喷出内脏剧损的落在海面奄奄一息。林翔被一条粗沉的铁索卷起快如闪电重重的扔颠跛不已,东倒西歪的在甲板上。

“斯冰,你去救林辉,让他和我一起呼唤瑾儿的生命。快去。”楚离温柔的抱着林瑾,感受着她内心的挣扎与纠结。

“妈的,什么鬼天气让老子们给遇上了?白跑了一趟又没捞到钱。走吧!老大。”刀削般身材的男人仰头望望天上的乌云像黑马一样腾腾飞来,太阳像失宠的小媳妇被雷声轰进云层不敢吱声。两股冰热气流在这里形成疯狂的飓风似乎要扫荡海上所有的生灵。

“真是特玛的死神要降临了。”

罗尼特丹让船只后退数英海里饶有兴趣的观望这边的情景。

“早听说蓝启这小子带着他那几个弟兄离开了黄金岛,没想到跟着一个少年混。这呼云纵风的本领还没听说是他蓝启这小子的能耐。你们猜猜是这个少年还是旁边这个绝色佳人。”罗尼特丹手持望远镜紧紧盯着船上的斯冰。

“这个美人儿让老子想起了上个世界初期亚那森王爵的小女儿,真是特妈的让人迷得连觉也不想睡,饭也不想吃啊!”罗尼特丹的鲜红的舌头伸出嘴巴舔了一圈嘴唇眼神微眯似乎在回忆那甜蜜时光。

一声透着冰冷寒意的声音尤如来自寒九地狱:“蓝启,杀死他。”

隔着海浪聚焦雷点的海面,罗尼特丹听到这个声音不大却能贯穿每个人耳膜,心里冷冷一沉。蓝启是什么人?没有人比罗尼特丹更加了解他。像他这种人会听从一个少年的话。那这个少年是谁?他抱着林家小姐。难道他就是风传的不能与之相爱的男人。否则必然会带给几大家族恶运的男人?传闻仅仅如此,可是现在见面罗尼特丹还吃不准内情因由。难道就因为这少年异能功力?这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

海面的西部方向不远处出现一条海舰。显现在罗尼特丹的望远镜内。罗尼特丹嘴角挑开一丝笑意。买卖到了,生意来了。他身为海盗看中的就是金钱利益。

“咳咳咳………”林翔从被巨浪抛起又落下的客轮甲板上捂着胸口好不容易稳定身形站起来咳出大量的海水。苦咸的海水真不是他妈的滋味,呛得林翔整个上呼吸道及五官内部都是火辣辣的难受。

还没等林翔给罗尼特丹说声谢谢。

“咚!呼!”甲板上就多了两个人出来。

“交出来。”严厉冷峻的声音不带半丝商量的余地。

“交出来。”清脆悦耳的声音透着无比的心焦火虑。

斯冰和蓝启异口同声的向罗尼特丹要人。

“蓝启,你现在跟着谁啦?还是放手吧,看看你们后面。”罗尼特丹站在甲板中间表现出异常好心的样子劝阻蓝启再次攻击林翔。

“回去喝你的啤酒吧烧鸡,这事你管不了,交出林翔,你们可以全身而退。”蓝启根本就不往后方看,直接拒绝。如果不是看在这家伙的父亲跟他关系特别好。才懒得跟他啰嗦半天。

“把林辉交出来。”斯冰心里发急,看着蓝启跟这家伙扯着不相干的事。示意蓝启的事往后拖,先让他们把林辉交出来再说。

一个滔天巨浪将海盗船抛向一百多米的高空,数人因船的颠伏性彻底失去身体的平衡点,翻滚在甲板上。因海浪的巅伏方向性,数人要么滚挤在一起叠罗汉。要么来回翻滚。妖冶而刺目的紫色闪电挟着暴雷的轰鸣声冲着船头痛击。

“先保护船要紧,其他的都是废话。”罗尼特丹不亏是常年经历海上,身体的平衡点比常人高出数百倍加之他是罗尼特丹家族唯一的男丁,自小可谓是经历大风大浪不在话下。

可是等他站起来奔向船头失火的船长室时。一道挟着无数颗水球的光雷以点到为止的节奏熄灭了船头烈火。

海盗船上甲板上面多了四女一男。分别双腿张开以重心压住海盗船的四个角,力透最大级别平衡海盗船。

斯冰看着对方力量集中在平衡海盗船上,也就是暂时放弃对她与蓝启的攻击。此时的海盗船被飓风狂浪袭击于海平面以上的虚空中。不起不落。因数人的力度不同而在虚空旋转。

斯冰趁着此时开始呼唤飓风热流与它们沟通:“告诉我,你们何时才肯离去,我要救人很急……是这样吗?热气流拦住你的去路………你就要去撕裂它们吗?我跟你们好言相说,难道你们真要等到灵脉一族和我一起……是的,这样我们一定会两败俱伤,可是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那你们要怎么样。好,等我把人救出来,你们愿意怎么撒彪都可以。”

暴风慢慢的停息,船只重新降落在海面上随着微波的震荡

清冷如霄翰的声音从斯冰正前方传来:“你是莫珂耶男的女儿,斯冰是你吗?早就听闻你在旷宇恒星能与风流大汽层交流,传言果然不虚,今日一见真是闻名不见面呀。”

斯冰注意到眼前说话的女子大致不超过十八岁,身着一袭月白色亦古亦今的长裙。眉目清冷处豪见孤傲。精致的五官透出丝许不易察见的忧伤,颇有让人我见犹怜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