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3章 痛苦真相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昆鹏,跟哥哥上面玩啊,你小姨一人下去走拉。”昆小姨走下楼梯回头对着楚离和小昆鹏挥挥手。

夕阳婉约的照在江面上抹出黄昏最后一道胭脂色。轮船破江而前行两岸绿洲芳甸。水鸟来回奔波时不时见到的多时一头扎进水里叼起或黑或白的大鱼。看着惊心动魄,鱼儿水底的惊恐挣扎逃逸……….

楚离将小昆鹏举过头顶转着圈开玩笑。突然从侧边奔过来一个人,可以说是使劲全力冲撞楚离。

“啊!”被撞飞的小昆鹏发出人间最后一声惨叫飞似的掠过护栏,然,非也,他运气超好碰到的是楚离。楚离如鬼魅般的速度在小昆鹏发出惨叫的同时刻抓住了小昆鹏的腿子。下一秒钟已经稳当当的被楚离抱在怀中。瞪着被惊吓到空洞的双眼死死的抱着楚离,浑身因惊吓而发出颤抖。两只手臂死死抱着楚离的脖子险些勒得楚离一口气憋不上来。

紧促的脚步声带着一张欣喜的脸出现在楼梯口看到的却是与想像中完全不同的场景。面容的表情在瞬间凝固后变得似失望似愤怒似责备似…..一切所有的负面情绪纠结在脸上。这张脸正好与楚离面面相对。

冲撞的力度及出现如此神速的昆小姨带着这张表情的脸。楚离想到了谋杀这两个字。

“嘿嘿嘿嘿…….”楚离禁不住大声笑出声来,原来想借用小男孩的父母演一场闹剧打开床铺让焊接在舱室内的腐尸出现在大家面前。引起警方的调查给死者一个安慰。呵呵呵……却没有想到卷入到这场小姨欲谋杀亲侄儿的剧情里来了。

怀里的小昆鹏不过五六岁,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当小姨的处心积虑的要害死他呢?

“你笑什么?”昆小姨看见楚离大而明亮的双眼里射出浓浓的鄙视冷嘲。愤怒质问不由自主的显出有些心虚。

“小姨,”小昆鹏醒过神来伸出胳膊要爬到昆小姨怀里。求保护。

“叔叔保护你,送你去爸爸那儿。至于刚才撞我的人会从监控录相中找到他。”身子一转避开了昆小姨那冷漠残忍的双手。

“把孩子给我。”昆小姨的脸上盛起恼羞成怒与恐慌无措。

楚离故意这么说只是想试探一下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他看到了答案,从昆小姨的脸上看到了答案。

这个恶毒的女人朝着楚离张开双手扑过去。她不能让楚离见到昆鹏的父亲。更不能让昆鹏的父亲听信楚离的话,从监控录相中有百分之百十可以看出来这事与她有关,这样她就全完了。

江上夜色慢慢融进四野的深蓝。晚风在没有屏障物的江面肆意咆哮。

小昆鹏从来没有见过小姨神色如此青凌可怕,吓愣了。楚离听见后面轻微的脚步声。当前后快要扑进的一瞬间。楚离躲开。两个男人与昆小姨收足不及,撞到一起。小昆鹏大声哭着喊小姨并撕打着楚离,要挣脱楚离的怀抱。

“好吧,那就让你见识清楚你小姨的真面目,叔叔再救你也不迟。”楚离将小昆鹏寒进昆小姨的怀中。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们玩了,小朋友我还给你们了,放我走吧。”楚离举起双手笑着跟这三人打招呼开玩笑。

昆小姨狰狞的一把抓过向她伸出稚嫩双手扑过来求保护求安慰的小侄子,从口袋里掏出嘴套猛的塞进小昆鹏的嘴里。任由鲜血从小昆鹏的嘴角流出。走到护栏边当着楚离的面视若无睹的将小昆鹏往江里扔。

“小王八蛋要怪就怪你自己的命不好。碰到你不该碰到的事情。就一下子不会很痛。”两个黑衣男人手里拿着中号钉锤,面目狰狞的朝楚离一步步走过来。

“你喊呀,告诉你这一层的监控录相全被老子弄坏了。”矮个子男人嘴角边的红色胎记由于脸颊的颤动而跳动着,在夜色中像一颗爬在脸上的虫子。

受惊过度的小昆鹏根本就分不清谁可以保护他,当他看见小姨变得如此可怕并将自己往江水里扔时。出于求生的本能。小昆鹏像一只壁虎将自己吸附在这个恶魔小姨的怀里。一时间昆小姨还真奈何不了侄子小昆鹏。

“干脆把这个小王八蛋和他妈一起埋在这船上算了。这样更保险。今夜干掉这个小兔崽子,他爸爸就是我的啦,包括我姐夫所有的一切财产都是我的。”

昆小姨的话让楚离心一惊扭头看着这个恶毒的女人。原来床铺下的腐尸就是这小昆鹏的妈妈。这样想来,想必昆鹏的爸爸跟她有了一腿。至于有没有参予杀人现在还不能做决定。

昆小姨近似疯狂的嘶叫,让另一个高个男人朝小昆鹏走去。准备一锤头结果了小昆鹏幼小的生命。

“叔叔,…..”在生命最后一刻小昆鹏拿掉塞在口内的物体,含着满口血水,眼泪纵横,面色惨白朝着楚离喊出撕心裂肺的求救声。楚离当然如他所愿。

电光火石的一脚,楚离凌空飞起“啪啪”解决了两个男人。

昆小姨突然觉得怀中一空,当欣喜心还没腾出心田,瞬间听见“啪啪啪啪”十几个耳光。脸上一阵火辣未了,鼻嘴几孔热乎乎的液体冲出口嘴。嘴里散散碎碎包了一口的破牙烂齿。惊慌的四下张望只是苦了耳朵再也听不见来自骨架支散的哀嚎。

随着一声咣当的关门声。顶台上的夜风旋转着心灵煎熬处的恐慌绝望。

换了一间客舱的楚离抱着昆鹏,简单的治好了他的伤痛之后将疲惫的小昆鹏催眠让他深深睡去。

回到原客舱,踢爆焊接的床铺的声音,惊醒了旅客及值班的工作人员鱼贯而入进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触目惊心的躺在大家面前的真正是一具女尸已经腐烂的不认识了

楚离找到船长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并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找到他的父亲。这是一个潇洒倜傥年约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当楚离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他之后。昆先生随着工作人员及楚离的身后来到头等客舱。虽 然不认识人了,但是对于夫妻而言的昆先生来说,仔细辩认还是通过女尸身上特有的印记认出了是妻子。震惊,悲伤,后悔,痛苦将他深深掩埋。当他看见儿子的悲惨模样后,他深深的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