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2章 救出林瑾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海盗船,这个离现实生活很遥远的传说,今天就在这儿。罗尼特丹这个名字在几代航海人的耳朵里闻风色变的经久传说。传说他是个不死的怪物长着三头六臂,模样能够吓死一只野豹。传说中的海盗船总是在夜黑风高之夜才会出现。他们的出现预示着死神的招唤。

可是这终究只是传说。传说是不能做为历史依据。在这个酷热难耐,太阳张开巨大的焰翅狂嚣天宇,光亮刺得让你睁不开眼的时刻。他来了。海盗带着不老的传说来了。

如果船主不说自己是海盗,如果不是这些令人恐怖的火器塞满船舷炮眼,如果不是看见他眉目之间的邪野狂戾。林瑾真的很难相信这么一艘看似普通的轮舰竟是传说中的海盗船。

“兄弟们,这次看来老子们是要亏本了,却赶上了一场好戏。哈哈哈……………一个小白脸加上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看着像是林翔他妈跟捆在地上的小帅哥偷情私奔被他逮着了啊!哈哈…………”

“放你妈的娘母总的秀逗屁。他妈我见过没这么老,人家林大夫人气质高贵,这个女人起码可以当他奶奶了。给他偷个爷爷出来,还是个小爷爷哈哈…………”粗鄙不堪的内容像从NS机关枪里扫射出来,几乎扫光了林家祖辈几十代人。

高大魁梧裸露的身体上交叉捆绑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金属物品包括叫不出名字的贝类。青皮的秃头在阳光的暴晒下泛着青光。五官不算英俊但是很耐看。与传说中的海盗相差十万八千里,就这形象在陆地上如果披件西装…呃!也不像什么!但是绝对能跟黑道联系起来,像黑帮老大吗?林瑾想起了高天虎。那也差很远。只是这犀利的目光相似之处更增添了猖狂。

“老大,这老女人看着你的目光有点怪。”身边说话的是个身材如刀削出来的男人。

“她不老还不到三十岁而且很漂亮。”罗尼特丹没有回头带着玩笑的神情看着对面的林瑾。

“林翔,听说你小子有个妹妹长得非常漂亮跟一个不能相爱的人相爱,想必就是这个吧。”罗尼特丹向前走了几步站在船头大声喊话。

林瑾突然用尽全身所有力量支撑起孱弱不堪的身体,拼尽全力喊道:“罗尼特丹你是男人吗?是男人就快杀了这群恶寇,这船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全是你的。我可以当你的奴仆,只要你杀了他们。”

两船之间的距离不过两三海里。在空旷无风的海面。林瑾的话传得很远,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我是男人,这船上的一切本就是我的。我不需要你当我的奴仆,你看样子也活不了多长时间,要了你还要给你办后事浪费老子的精力。”罗尼特丹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原本应该很漂亮丰满的女人。眼神里流露出的死气冷漠非但没让林瑾害怕反而让她精神倍振,只是非常痛惜脚下的范佳缘,整个船上他是是无辜。

“这是你一个人在唱戏吗?说的跟你妈的真的一样。”好一会儿没有哼声的林翔从后面慢慢的走了过来,他的动作 一向很轻柔这次也不例外。走到林瑾身边,右手抚摸着她的颈脖:“你想我死,亏我还听我妈的话想让你活。恶寇?好名字。想过去当奴仆吗?成全你。”骨骼被拧碎的声音让宁静的海面透出难以名状的恐怖。

刚刚醒来的范佳缘正好听到这一切。张开嘴紧紧的咬着站在身边林翔的裤脚。牙齿碎了鲜血从嘴里留出来污垢了林翔的脚。

风从大西密海洋的北部吹过来,这是裹着北部雪寒的寒风浑合着恩罗山脉的热气流。冷热在这片海洋聚积。海浪开始动荡像时而倾斜的巨大水盆,一浪高过一浪往陆地上拍打侵袭。

轰隆隆……的雷声在林瑾看来就像人生最后一场戏的锣鼓点。

她尽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摔到在被这翻滚海浪顶撞的轮船甲板上。她现在已经没有心再去怜惜范佳缘了。死!是必然。

林翔万分憎恶的看着林瑾,只是惊奇倍受折磨的她居然还可以站着不倒。这到是令他刮目相看,看不出这柔弱的女人还有如此坚强的一面。

吩咐手下将范佳缘抬去后舱。范氏家族目前没有必要得罪。当然,如果不火拼的话这小子还有可能活命的机会。

海洋气候总是变幻莫测。天空乌云密布。刚才还嚣张的太阳这会子被狂风驱赶进云层深处。收起炙热的气焰。只是一会儿的时间,狂风大作,雷鸣电闪,巨浪滔天。支脉错节的闪电如同天空的巨手大吼着要撕碎这海洋陆地。

“哦!真是不错的力量啊!林翔,你不觉得这……”罗尼特丹看着舱底炮眼升出的大炮口。笑着将头部环绕四周一圈后,目光定格在林翔身上。

“这种场景更适合我们单打独斗。嗯~”罗尼特丹的拳头握着咯咯发响:“我很喜欢在这种天气里证明我的实力。怎么样?如果火拼的话,你我都占不到便宜还得损失两方面的兄弟。为了你这条破轮,不值得”。

虚空中狂风涌显汽流层中隐约站了三个人。目视着脚下在巨浪中巅伏的客轮尤如两片瞬间被吞噬的树叶。

楚离的眼神如一张丝网紧紧束缚在死死抓住护栏舷穿着青色裙裳的女人。内心不弱于外界的狂风巨浪激励的拍打着楚离。这条裙子空空荡荡裹着这个外表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女人。是她,是瑾儿,短短一年多没见,他的瑾儿居然变得如此苍老,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晚到。看见林瑾如此惨不忍睹的模样,楚离直觉得心如刀割。

前面的那个男人是谁?林翔是吧

在得到斯冰点头的同一时间内。楚离破空而出,抬起一脚凌空踹向林翔。

林翔刚要出击罗尼特丹,猛感觉头部右上方风声有异,嗖的一声闪到一边。回头看时轮船上多了一位少年,身高一米八以上。穿着一件墨绿色修身长袄子,这一看就知道他是从北方来的。

楚离一脚踹空没有再追打,而是一把抱住护栏边的林瑾:“瑾儿!”

是幻觉,我要死了,人家都说要死的人都会出现幻觉。我听见小离在喊我了。林瑾自干瘪的眼眶中蕴出两行清泪,望着苍茫茫的海面波涛汹涌喃喃自语:“小离,我要走了再也见不到你了。”

“瑾儿”楚离的声音异常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身体也同时被熟悉的感觉紧紧的抱着。这份温暖是她在梦里缱倦缠绵很多次。

楚离捧起林瑾的脸让她面向自己。

“小……离……”

确定是楚离的那一瞬间,林瑾的心脏负荷不了突然而至的幸福身体巨烈的震动了一下晕了过去。

林翔知道这个凭空而现的少年是个硬角,还没等他问话,就看见少年抱着林瑾,眼中的痛惜让林翔明白了这个男生的身份—–楚离。这就是重伤师尊的魔尊子也及险些给整个家族带来大祸的罪魁祸首。

楚离运起《天魔录》第二重玄针浩脉紫气从右手向林瑾心口输进。

“唔……”林瑾嘴唇轻张一口鲜红的血喷了出来。

“不要这样,楚离,她除了身受重伤之后,还有经久历年所得的积苛及相思所带来的虚脱。你的源力属于阴昧对她有害无益。她会死得更快。”斯冰伸出手将林瑾抱过去。

“那要怎么办?送她去医院。”楚离不知所措痛心的回过头看着晕死过去意识不清楚的林瑾不停的向外咳血,生命的迹象慢慢从她身体内消失。

楚离的心慢慢的冷却了,这是他第二次明显又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这身功力并不能保护身边最爱的人。在亲人紧要性命攸关的时候,自己一点帮也心不上还只会拉后腿。他不能看着她死去,更不能在自己找到她时,眼睁睁看着她离开他。泪水肆瀑让他只能隐约的看见林瑾模糊的身体轮廓。他的心冷到冰点。瑾儿死了,活着对他还有什么意义?

这边见势不妙准备逃跑林翔。刚起步奔往船尾就觉二股凌煞的狂风袭击而来。蓝启双拳贯通数十团白色光球向着林翔火势攻来。林翔脚尖点地双掌化出火焰光斩迎向蓝启劈去。三股巨大的能量在之空中爆发出刺目的光亮,从而击出数十里汹涌滔天的巨浪。

“小子,当老子是瞎子呢!跑你妈的这么快。害了老子的弟妹就想跑,受死吧!”蓝启紧随其后又发出第二拳:“血陷海震”海水如龙卷风翻出数百米高的浪头挟着附近区域里所有的海鲨向林翔当头压下。卷在龙卷浪中的鲨鱼张开巨盆大口咬向林翔。眼看着林翔避无可避。

“断流平夷掌”从林翔身体内鼓出一股狂暴的能量袭卷黑风雷鸣虚空中气流层内所有的水汽分子从林翔胸口呈圆形平面至下布开数十层黑白二色光刃呈时针方向急速旋转。一时间海面鲨尸一片。

‘嗖!嗖!嗖!’三只极为细小的信号箭夹着尖厉刺声能刺穿耳膜的啸声冲上黑如墨斗的天空绽开数十道花彩。

血腥通过流水的速度引来海底深处所有的食人鱼,鲨鱼之类。巨大的鱼翅像航帆一样从四面八方急速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