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0章 缚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林瑾坐在阳台看大海,看星星。心思却追随着范佳缘的电话。自打到家后。佳缘就不像平时那么巴紧紧的陪着她,而是不停的打着电话。从佳缘打电话的语气,态度来看。林瑾慢慢可以猜测到,是妈妈偷偷放自己走并让佳缘护送自己。为什么不能做飞机?因为人多眼杂更要命的是自己的身份过安检时会被察觉。很有可能就是没飞到一半就会被护送回来。那哥哥呢?看样子并不是妈妈说的那样,是要用自己的婚姻………哥哥会出事吗?妈妈的头发还有皱纹。妈妈是极注意形象仪表的女人,在自己的印象里,妈妈是极拒绝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体上。然而………

哥哥一定出事了。想到这儿,林瑾觉得心疼如绞捂着胸口弯下了腰。从小到大只有这么一个哥,他又是极疼我的。为了自己跟楚离,他可是没有少操心。可是……林瑾慢慢从靠椅上坐直了身体,张望四周没有半个人影。我是真的要走了吗?将近一个月的轮船行期。我就要回到东海了。

也许事情没有这么糟,必竟哥是爸妈的儿子。一定会护哥周全。等我见到楚离一定要让他来寻哥。

“小瑾,船要提前开了。我给你在街上买了些吃的和用的东西。我们现在就走吧。”范佳缘从外面急匆匆的走进来。轻轻的将林瑾从靠椅上抱起来。

“我让仆人带了很多浓缩清水,够我们在船上喝了。”

林瑾什么也没有问。任由他抱着上楼,上车来到码头。上了船之后才发现,除了自己跟范佳缘之外只有三个客人。偌大的轮船显得格外冷清异常。不过这样更好。

林瑾从怀里掏出随身所带的钥匙扣,这是一只金色系着红三角巾的小兔子很可爱。楚离陪她逛夜市时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那个时候楚离还是个标准的屌丝,穷得很。为此,她包了楚离半个月的伙食。

“我要回来了,小离。”

林瑾含着眼泪抚摸着这只小兔子。突然脑子里出现幻觉她看见妈妈洒在餐桌上的葡萄酒血红的颜色宛若鲜血。

她呆呆的看着平静无风的大海。为什么自己的心情没有半丝快乐激情。有的只是满心的担忧还有卟卟乱跳的心让她坐立不安呢。看着海面一会儿就觉得大脑发晕。随即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意识模糊中好像有人七手八脚将她抬起来,手很重而且还有男人呼吸浑浊的口气。林瑾下意识的去推,尔后使劲挣扎。

“放开她,你们放开她,这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范佳缘愤怒中带着几近乎哀求的声音如同一阵风将林瑾模糊的意识清拂干净。

“你们是谁?放开我。”

“瑾儿,不要动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声音熟悉而冷漠。林瑾回头一看,是堂哥。

温柔的海风拂去她柔软的长发。林瑾被三个男人硬抬着手脚出了船舱。她看见范佳缘被制约绑了起来。轮船已经停止航行,旁边一艘小型客轮停靠。林瑾瞬间明白了………

……………. …………………

“干脆睡宾馆好了,看这房子怎么成这样。我坚决怀疑是斯冰干的好事。”小寒怒气冲牛斗的声音在别墅空间回荡。

“不是她。”

“不关她的事。”

“好了,小寒,斯冰是个明事理的姑娘,没因由不会把房子弄成这样。再说你看小离和蓝启都异口同声的为斯冰辩护,这就证明真不关她的事。”幽暗绿龙小声的劝着小寒。

“好了,你们去住宾馆。我和蓝启留下来住。”楚离说完就上楼。

小寒紧走几步跑上来:“我不去,斯冰在干吗?不是醒了吗?”

“干吗你们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小寒发现,包括刚被修理过的高云赐在内,幽暗绿龙叔叔,楚离及蓝启全都用不耐烦的眼神瞅着她。对!是瞅,都不用看的。

“走,我们去酒店。叔叔。”小寒走过来挽住绿龙的胳膊。

“你和小赐去吧,我留下来好。装修房子吧,是在楼下又不是在楼上。”幽暗绿龙也跟着楚离走去楼上。

“高云赐你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很讨厌我。”小寒故作凶恶的看着男朋友让他说真话。

“不敢啦,姑奶奶,除了你嘴巴不消停之外,其实你蛮可爱呢。”高云赐撇了下嘴翻过栏杆跳到楼下:“不要跟下来,下面很脏,我打电话让人来修。”

楚离出了斯冰的房间走到栏杆边朝楼下喊:“小寒,今晚或者是过两天我要和斯冰远游一趟,你在家不要管太多事啊!表哥,我让蓝启留下来,也电联了太真他们过来帮你。”

小寒抬起头惊讶的嘴巴成O字形:“他刚才说什么远游?跟谁?斯冰吗?他没有跟我远游过呢。小赐。楚离你没有跟我远游过………”

高云赐三下五去二跑上去,拉下小寒就往屋外跑可以说是连拖带拽。

楚离听着小寒的叫声,轻轻的叹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就是太护家,把自己人和外人分得太清楚。不知道人的关系会在微妙中发生变化的吗?如果不是自己和蓝启及时赶回来。斯冰又要活活受一顿委屈。

“干吗这样看着我?不会笑吗?我要的是这种笑吗?楚离,你听好了,我要你馋媚的对我笑,否则就算你让蓝启好好对我,我也不会带你去找林瑾。想想你对我做的事情吧。哼!”斯冰抱着双臂,高昂妖娆美丽的头颅骄傲的站在窗前,毫不顾忌对面住宅别墅楼里面的男人朝她露出非份贪婪的眼光以及淫意无耻的动作。

“馋媚?妈的,老子还真没这么笑过。”楚离自语说。沉默了一会儿以商量的口吻说:“斯冰,要是蓝启加上烧鸡和漂亮的衣服,可不可以换种笑。”

“不 可 以。”斯冰的斩钉铁截让楚离没可奈何,谁让自己孤陋寡闻呢?谁让自己喜欢动粗呢?这不!求上人家了。

“呵呵呵呵………”

楚离嬉皮笑脸的笑声未过,斯冰冷哼一声模仿着他,好不正经的一串冷呵呵。呵得楚离半点意思也没有了。

“听好了,本姑娘没闲情怡致听你放冷屁,滚 出 去。”

“斯冰,你不要太过份啊!从昨天到今天现在已经快二十四个小时了,老子长嫩大还没陪过谁这么时间呢?”妈的,这妞真特玛一个倔,又不听话又不好伺候,这该他玛怎么办呀。

看着楚离眼角寒光星闪。斯冰一步一踱的走到床过:“你自己也说了二十四个钟头,你这是陪吗?你这是耗。我累了,我要睡了,你 还 不 出 去哥~~”

前一句还是冰刃寒刀过九关,这后一句无论脸色还是声音,口吻就变成娇滴滴软腻腻百分情意千般媚惑。自坐在床边娇躯斜靠,眉目含情处似寒风冽。嘴角妖娆处又见雷威摄震几分狠。这最后一个拖腔拉调的 哥 字。这哪是 哥 呀,分明是割。

哥 得楚离原本就有一肚子火星子往外冲。偏偏碰上她这软绵娇滴的,似像一块沾足了水份的棉絮塞进楚离这壶早已咕咚咚冒热气的热水壶的壶眼里。以至于让楚离干生气冒不了烟。干咕泡倒不出去。

“明天早上收拾好,我来…请你。”楚离说罢甩手出门。

刚下楼就碰上小寒买了一大包零食上楼,还没等她开口,楚离就冲着她一阵咆哮:“你会馋媚的笑吗?不会就不要到处若人烦恼。这包零食算我的,你没份了。今天不许睡家里,出去睡。不许说话,我很讨厌你,又爱管事,又爱啰嗦,……”

小寒生气的翻了楚离一眼冲着楼上喊:“斯冰,扇舞姐姐回来了,快下来。”

楚离这才将视线往小寒身后看,扇舞姐和表哥并排站在客厅。

“扇舞姐,你回来了也不说声,我好去接你呀。”楚离这话说出口了才突然想 起来扇舞已经告诉过他要回来以及搭乘的几点飞机。楚离刷的脸红了,尴尬的表情挂在脸上。讪讪的又是一阵呵呵。

“没事,蓝启已经去接我了,你去修饰一下吧,看你像一宿没睡的样子。”扇舞上下打量了楚离。

“妈!”

斯冰出现在楼梯口,她真是我妈妈,跟爸爸给我看的画像一模一样。

她真是我女儿,长得这么像耶男。扇舞看着斯冰慢慢的走上楼。

楚离以为他们母女要抱头痛哭,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诗词大调准备好好的安慰一翻,趁此机会让斯冰知道自己对她有多好,好早些成全自己出去找瑾儿和美玦。可这会子,母女俩个见面就跟多少没见面的老朋友。切!还不如老朋友呢。老朋友见面还哈哈大笑。这母女俩个简直就这么呆傻的望着对方。大眼瞅小眼。看什么看!什么意思?楚离伸了伸等得站着有点发麻的双腿。回头一看大家都坐在桌边吃吃哈哈啦。

“冰儿,明天陪着小离去找两位姐姐吧。”

听着扇舞说了这话,楚离腾的一下回身,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斯冰。可是斯冰理都不理他。

“妈妈,我们上去说话。”摞了个背影给楚离。拉着扇舞上楼了。

次日,阳光明媚,楚离刚从床上怏蔫的爬起来,想着扇舞姐帮自己说的怎么样了。斯冰是不是同意去了。

敲门声就炸在他耳朵里,烦燥的他拉开门,瞪着眼睛刚要吼出来。

“快点穿衣服,一个小时等不到你,这一辈子就别想我带你去了。”斯冰换了件冰红色修身裙子,玲珑有致的身段曲线优美。头发束起来披在脑后。

“带着蓝启一块去吧。好在公司现在不忙我也回来了。”扇舞回头看了蓝启一眼,冲楚离递了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