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9章 突然而至的喜讯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露水带着寒气降下来,月亮像多情的女人躲进云层。浓夜时分,风水爱恋的情意大大渲染了林瑾相思。听着风声温婉缠绵。闻着流水柔情**。楚离的音容笑貌融进相思人的脑髓精血。不知道是林瑾融入夜的分子。还是夜的精华被林瑾全数吸收。总之。夜,纯粹是夜,无数的阴阳交合处以恒之宁静。

静坐了一夜,身体的麻木在稍动之末,酸痛袭击大脑神经。林瑾这才醒来,睁开双眼瞬间爱人离去,河面雾气氤氲。阳光洒下千丝万线。再次闭上眼已经找不到爱人的形踪。

旁边有什么动了一下。林瑾清醒的意识告诉她,这不是她身体的一部分。衣服滑落了。谁的衣服?

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捡起了落在地上的衣服,重新为她披在肩上。林瑾抬起头看到熟悉的脸。

范佳缘。这个很有帅气男人的名字。

“佳缘,你什么时候来的?”林瑾温柔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男人,这是妈妈的朋友的儿子,也是妈妈撮合自己的对象。在所有被撮合的对像中。佳缘与她最谈得来。她当他是弟弟。

“昨天就来了。”

佳缘眼里欣喜流露。好!她认出我来了。

“昨天……昨天?哦!是啦!你昨天都来了,看看我,居然还没有认出你来。”林瑾对他至以抱歉的笑容。“佳缘,以后不要叫我瑾儿,喊我姐姐。你在这儿陪着我一整夜?”

“不,我不。瑾儿,我会等你忘记他。我等,多久都可以。只要瑾儿不拒绝我来看你,不拒绝我接触你。我等。”范佳缘的执拗倔强让林瑾无奈。林瑾不想再多说什么。同样的话说的太多,她感觉很累。

想着他居然在这里陪了她一整夜。林瑾不想亏欠他的情感。哪怕是他心甘情愿,她也不愿意:“你回去吧!”林瑾活动了下酸涩的肢体从大青石上面站起身体。向树林深处走去。

“我来的时候,伯母说,让我接你去我家住些日子。”他跟在她后面。

佳缘的话,林瑾想都不想,断然拒绝:“不。”

“为什么?”佳缘急走几步轻轻拉住这条曾经丰膄润滑的手臂。如今早已是皮包骨头。瘦的让人不忍视目。

“这里有河,有西娜尔河,我的西娜尔河我不能离开她。”

看着林瑾温情的目光注视着这条河,比看他的眼神更依恋更深情。而林瑾的现在的回话让范佳缘越发的百思不得其解个中味。

“我家在海边,附近就是大海,我每天晚上可以陪着你去海边看星星和月亮。海边天地辽阔不比这儿强多了。”佳缘拉着林瑾纤弱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听我的心跳,我对瑾儿的心是炙热……”

林瑾想抽出却没有抽出自己的手:“放手,我跟你说过多少遍,我的心里只有楚离再也装不下任何人,我们只能单纯的做姐弟,否则什么也不是。”纤弱的手被佳缘有力而温暖的握住。根本挣脱不了。换在以前林瑾还能有力气好一番挣扎,可是现在的她,完全失去力量。说话走路都对她算是耗尽体力了。

“放开我,放开我,我已经融入西娜尔河,河水会带着我的眼泪流去家乡,有一天楚离会尝到那咸咸的河水,他会知道那是我的眼泪……你无法将我和西娜尔河分开。任何人都不能让我离开西娜尔河。”林瑾说着说着就情绪失控。早已哭出血的咽喉嘶哑悲痛的喊出恋人楚离的名字。伤痛的眼神满含祈求,祈求他放手。这种极端柔弱的坚决拒绝深深刺痛了范佳缘心。

“你就那么爱那个楚离吗?瑾儿。那个楚离有什么好,可以让你为了他变成现在这副样子。我很心疼啊,瑾儿!求你啦,不为别人想也为你自己想。还有你哥……”范佳缘的话嘎然而止。这是不能透露给林瑾知道的。不能的。她接受不了。

“我哥?我哥怎么了?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哥哥了。”上次见到他的时候,几乎认不出来他了,沧桑让他明显老了很多。他为什么不回来看我和爸妈。听佳缘的口吻,哥可能出事了。

“没有,他只是被关起来了,谁也不让见而已。”范佳缘艰涩的说着谎话,他并不是个惯于说谎的高手,何况是在爱人面前。

“你没有告诉我实话,我要回去问妈妈以。……”林瑾扭头向前跑了几步,脚步变得凌乱身体在数妙的东倒西歪后向右斜步踉跄。

抱着林瑾的感觉,如同指尖托着一只枯叶蝶。毫无份量没有体重。

范佳缘的心好悔好痛。那一年如果不是为了报考一心向往的军部,就不会让感情停滞。那时候林瑾刚进东海中学还不认识楚离。如今虽然算是功成名就的成为一名少校军官。可是却失去了一生最重要的感情—爱情。

抱起林瑾,他有种预感,今生再也挽回不了这份感情。人在世间,就是如此,差之分毫,失之千里。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刻他错误的选择了军部受训。人生不回重来,世间没有后悔药。如果当时他选择和林瑾恋爱,如今他可以家也有了,更能成就梦想。

可是今天他,如果可能的话他愿意以这身兵马戎甲换回爱情。可是……可能吗?泪水轻轻的滴落脸庞滑过嘴角的那丝苦笑。

刚从床上起身的林太太听见背后温柔而烁急的呼唤,并没有反应过来。

“妈妈!”

林太太浑身一震,猛然回头看见女儿在身后。这是瑾儿在喊她。她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听见女儿喊她妈妈了,尤其是像今天林瑾会这么主动的喊她。

“妈妈,告诉我,哥哥去哪里了。”

“瑾儿!”林太太看着骨瘦如柴的女儿,皱纹提早爬上她曾经丰腴的脸庞。她今天才二十七岁。可是现在的林瑾看上去至少也有四十岁了。林太太的心像刀刺一样难受。伸出的手倏然收回。她不敢去触摸女儿瘦至经脉毕现的身体。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看女儿。可是今天女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女儿曾经是自己的最爱。现在也一样爱如明珠。

林太太闭上双眼深深的叹了口气。

“瑾儿,你去休息,我和佳缘商量个事,一会儿再去看你。”

林太太绕过女儿林瑾。伸手拉开范佳缘离开卧室。

“佳缘,我想,我是没有福气当你的妈妈啦!我……”这一刻林太太终于说出来,看见女儿惨悲不堪的样子终于冲破她心里最后一道防线,她要为女儿争取一条活路。

“不要再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我有个请求让我带着瑾儿回东海。我要看看那个让辉哥和瑾儿用生命去维护的男人。”

范佳缘看着眼前这个好多次都想喊她,妈妈的女人。他好想当她的女婿,可是……方才一秒钟他已经知道这个愿望不可能实现了。所以,同为男人的他要看一看楚离。他从林太太的眼睛里读出来的意思同样让他不得不承认感情的堤坝骤然崩溃。心血肆流的悲伤让他有一种与有爱人生离死别的痛苦,虽然她从来不认可自己是她的爱人。

“两个孩子,我总要保全一个。佳缘你是好孩子,懂我的心啊!你们悄悄回去,不要告诉任何人。走,只要是把瑾儿交给楚离就安全了。”林太太哭得泣不成声残碎的心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女儿有任何风险。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餐桌,满是林瑾最爱吃的食物。

“来,多吃点孩子,记得妈妈说的话,不要让哥哥的婚姻没有任何意义。”谎话,纯粹的谎话,可是林瑾相信了。她就是这么单纯,哥哥娶了不爱的女人以换取她的自由。她可以回家了,可以见到心爱的男人。这对林瑾而言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只是,妈妈说不能坐飞机走。只能坐轮船。为什么不能坐飞机?两天就到了呢!坐轮船要一个多月呢!可是不管怎么样,能回去就好。

突然而至的喜讯来的这么毫无征兆,林瑾多少有些怀疑,尤其是妈妈的表情更让她心生疑虑,不过她不愿意想太多,即使最差也不过这样了:“妈妈,真的是明早凌晨就走吗?这么急?”

“你早点走,我也早些安心至于你哥哥那儿你就不要太过操心了。毕竟你哥是男人而且心里也没有喜欢的女孩。”

“你们说什么?聊的这么起劲。”

林太太的手一下撞到面前的酒杯。洒了满桌的红葡萄酒的颜色让林瑾如同看到了满目鲜血。心不由得上下乱卟腾。爸爸回来了,不过一句再也平常不过的问候。为什么妈妈会慌张成这样?

林太太佯做整理桌面及地毯上面的酒渍,爬到餐桌底:“瑾儿,你什么也不要说。快吃然后陪着佳缘出去。”

“凤婶,去哪儿啦?”

林先生走到沙发边,放下包包,向餐桌走过来看见老婆爬在桌子底下清理酒渍,不免皱眉,四处张望不见佣仆的踪影。

“不用,已经擦干净了。今天难得佳缘过来吃饭,一时高兴就喝点酒不小心泼了。”林太太背着着丈夫给佳缘使我了个眼色。

“瑾儿答应嫁给佳缘了吗?”

“是的”林太太急促的回答。

“是的,爸,瑾儿终于答应嫁给我了。”范佳缘站起身走到林瑾的背后,用身体将林先生的视线隔挡。

“瑾儿,答应我吃完饭之后,陪我回家。”范佳缘抽出纸巾扳过林瑾的身体,给她擦拭嘴角的油腻。

“是吧!瑾儿真的可以做到不想楚离就真的太好了。”

爸爸的话让林瑾依偎在佳缘的怀中抽搐发抖。佳缘努力抱着她。双臂几乎盖住她整个后背。但她依然能明显的感觉双腿在裙子里瑟瑟发颤。

“好吧,跟佳缘去多玩些日子再回来。”

范佳缘几乎是隔在林瑾和她父亲之间,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抱出家门。

“我不会再回来了吗?”

林瑾坐在车上木然的抬头看着这栋四层楼的别墅。三楼她看见妈妈的身影。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哭总之两种情绪呼之欲出又被冰冷的脸庞给挡了回去。

爸爸的话让她对这个家最后的一丝情感彻底烟灭绝望,无力的她靠在车窗玻璃上面,她突然间觉得自己不像想像中那么眷恋这个家。中午的太阳将别墅染成暖暖的金色。可是林瑾眼里这儿是寒冰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