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八章 真情流露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傍晚的长沙,热气正浓,很多人都来到了江边乘凉,此刻湘江边的走廊上,正是凉风习习,好不舒畅。

龙凤站在栏杆旁,凭栏远眺,她抬手轻轻撩动脸庞的发丝,目视滚滚北去的江水,一语不发,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黎少钦则静静站在她身后,没有打扰这安静的气氛,他此刻的心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他是被龙凤叫过来的,也许等龙凤开口之后,才知道好不好吧。

龙凤似乎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这才慢慢转过身,在栏杆旁的石椅上坐下,坐好之后,她抬头看了黎少钦一眼,忧郁的眼神,说明了她此刻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唉!”黎少钦也在她身旁坐了下来,看到龙凤的表情,他知道这回自己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了。

两人静静地坐着,谁也没说话,这是他们俩一直以来形成的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也只有这样的关系,才能让这种沉默不会显得尴尬。

再过半个月,她就要毕业离开这个校园了,黎少钦能够感受到她心中的那一份眷恋和不舍,也许对于她来说,这里有着太多的记忆吧。

风渐大,浪花拍击江岸的声音也越发急促,走廊上出来散步的居民越来越多。

龙凤终于打破了沉默,她笑道:“你知道吗?我今天真的很开心,因为看到爸爸比以前精神更好了,也变得更爱笑了。”

黎少钦转头,讶然道:“是吗?我以为龙伯伯一直都是这么开朗的呢。”

龙凤抬头看向远处,此刻对岸江边的路灯已经亮起,一座座大楼也陆续亮起了灯,把长沙的夜晚照亮了。

“也许是因为你的关系吧。”龙凤说道,“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很容易受到他人的影响,却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去影响别人,这一点,我认为你做到了。”

“我呀。”黎少钦抬头望向天空,头上皎洁的明月,就如此刻他的心境一般明净,他想起那年除夕在韦英俊家乡菜市场所遇到的一幕,一个卖猪肉的妇女,她的钱被风吹飞了,散落得到处都是,而周围经过的人,自发地把钱捡起来还给了她,妇女最后连声道谢,也没点钱,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钱肯定是一分也没少。

“我也受过很多人的影响,正是受我生命中遇到过的一个个平凡的人的影响,才造就了如今的我。”他说得很平静,说的时候,他脑海里闪过很多人的面容,思想政治课老师诸葛明成、韦英俊的叔叔、卖烤鸭的张天江、为中南大学奉献青春的范今朝、对自己很好的黄婆婆、日本来的留学青年长山信、商学院商会的林云……

正是这一个又一个的人,在不同的时间里,用不同的方式影响了他,才造就了如今的他。

“你是主动接受很多人的影响,而又被动地影响了很多人。”龙凤看了黎少钦一眼,这一次她罕见地反驳了他的话,因为她知道,她这次的看法一定是对的,她永远忘不了中南大学商会被外商界支配的那一种无力感,多少人曾试图挽救中南大学商界,最后却无果而终。

她忘不了当初她姐姐一个人在家里郁郁寡欢的身影,那时候的林峰,因为商会的无情打压,几乎失去了面对龙莉的勇气,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中南大学商界的人们曾一度感到绝望,直到他的出现,终于让这一切改变了。

如今的中南大学商界,到处充满生机和欢乐,这不正是当初人们所追求的理想吗?而这个理想,正是被他实现的,眼前这个男人,他本值得所有人的感谢和敬佩,最终却自毁名声,如今有些落魄地站在这里。

自古美人爱英雄,龙凤也不例外,她是少数真正了解这个男生的人,她觉得他就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比自己爸爸还要伟大的大英雄。

都说少女怀春,龙凤如今便是这样,她对眼前的这个男生,从一开始的怀疑到后来的佩服,经过这几年相处之后,她心中的佩服,也渐渐变成了难以名状的爱慕之情,从没有哪个男生会像他这样,能令自己迷乱倾倒,可是她却知道,他的心不在自己这儿。

她曾责怪爸爸自作主张,要求他来追求自己,后来渐渐她也想通了,也许爸爸所做的是对的,毕竟想要接近如此优秀的男生,竞争对手是很多的,自己“江南一代”三姐妹的“内战”就已经让她有些吃不消了,何况据她所知的还有商学院的林云,以及后来者林语晴,这些对手无一不是极其优秀的女生。

也许姗姗的退出,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吧,她想起了李姗姗曾告诉过自己和白静两人,说她曾经在机场与黎少钦有过深情一吻,三人本就情同姐妹,何况李姗姗早已退出,自然也不介意把这件私密之事跟两人说了,好让两人知道,平时看似木讷的黎少钦,内心也有狂野火热的一面,只要大胆主动一点,也许就能捅破那一层薄薄的纸了。

龙凤也曾想过创造那样的机会,直到送别李姗姗那天,四人在船上的那一幕,让她突然意识到了,最了解他的不是自己,而是白静。

那一刻,她犹豫了,她脑海中开始不断问自己一个问题:要坚持还是要放手?

这个问题,她一直没有找出答案,直到此刻,再次单独面对他时,她心中忽然有了答案。

“大英雄。”她忽然含情脉脉地看着黎少钦。

“嗯?”黎少钦转头看了看四周,确认周围没人之后,这才回过头来,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同时心里暗暗纳闷,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大英雄。”龙凤再次开口,她一双美目柔情似水,“我就要毕业离开了,离开之前,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啊?什么要求啊?”黎少钦对她此刻的态度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平时不是最喜欢用语言怼自己的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

龙凤此刻脸上已是一片潮红之色,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开始不受控制地加速了起来,她鼓起了巨大的勇气,才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我希望你能抱抱我。”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仿佛皮球泄了气一样,浑身都软了,只能努力保持着抬头的姿势,看着眼前这个惊讶的男子,她心如鹿撞,感觉时间似乎都静止下来了,每一秒都仿佛无法越过一样,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发出如蚊呐版的声音问道:“可以吗?”

她忽然感到身体传来了一阵强烈的虚脱感,只感到眼前一黑,身形一晃,就要跌倒在地上。

“糟了,要丢脸了。”这是龙凤跌到前最后的一个念头。

黑暗中,龙凤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同时还有一只手臂伸到了自己的腰下,轻轻把她托住。

“没事吧?”黎少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说话的气流就像微风那样划过自己的脸庞。

龙凤轻轻睁开双眼,黎少钦帅气的脸就在眼前,近在咫尺,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再次加速起来。

“我……啊……”

然而她刚想开口,黎少钦就一把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双手紧紧把她抱住。

她先是惊叫了出来,紧跟着,双眼便慢慢湿润了。

原来,这就是被抱的感觉啊,他的胸膛好暖和,真的好暖和……

她仿佛回到了儿时冬天的被窝里,那时候就是这么暖和,妈妈就在身边守护着她。

黎少钦抱着龙凤,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出这个举动,也许是一时冲动吧,不过,管它呢!

他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闻着她身上的体香,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温暖,心中思绪万千。

原来这就是表白的感觉啊,真的要鼓起很大勇气才行呢,难怪很多人明明互有好感,最后却突破不了那一层薄薄的关系,龙凤心里忍不住想道。

她把头埋在黎少钦的怀里,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而心中却有些哀伤,没想到自己最终也走了姗姗的老路。

黎少钦并不知道龙凤此刻有那么多的心思,只是静静地抱着她,刚刚事情发展得很突然,他此时的心中依然有些恍惚和彷徨。

两人静静地抱着,谁也没有松手的打算,任由良久江风吹过。

良久,黎少钦双手都麻了,龙凤才最终离开他的怀抱,这让他心中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龙凤面向着他,眼角有隐约可见的泪痕,她柔情似水地看着黎少钦,轻声道:“谢谢你,在我离开之前,满足了我的心愿。”

黎少钦一惊,看着龙凤连忙问道:“怎么……”

龙凤伸手轻轻捂住他的嘴唇,不让他再往下说,她忽然退后两步,用朦胧的双眼看着黎少钦,笑道:“黎少钦,以后你要好好珍惜眼前人,不要像现在的我一样,等失去了才来弥补,那样太晚了。”

黎少钦怔住了,正想说什么,龙凤却快步转身离开了。

目视她慢慢消失在夜灯里,黎少钦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他不是傻子,龙凤的话他当然能听懂,只是不愿相信罢了,她真的就这样离开了吗?

是的,她真的离开了,带着最后的一丝留恋,就那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