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0章 情恨深处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云姜凌空翻身,长发掠拂楚离面颊。哗!劲风突起,衣衫四分五裂扬飞于风中。明蓝抽丝束纤腰。宝石镶美阔襟袖,五华月光碧罗裙,乌发如云绕雾笼。不仅倾刻间浑身衣著装扮尽换,就连楚云姜的五官脸型也发生质的变化。鲜花般娇嫩的肌肤,星辉明月般瞳眸。熟龄瞬间退至少女青春季。

“楚离,谢谢你帮助我魂归正身。”唯一不变的则还是楚云姜的声音。仓云海站立在室内虚空听见远方传来的声音越来越近。抿嘴环视所见空间物景想着自己终于解除禁忌不由得生起几分嘻悦。目光清冷处看见高天虎正仰头看她,精光四射的眸子含着浓浓敌意。

仓云海喟叹一声:“高天虎你我并无宿仇,我不为难你。你走。至于我和楚离你还是省心为好。何况你我夫妻一场。”目光敛回之处眼底微绽几丝柔情。

楚离目瞪口呆的看着楚云姜的蜕变成仓云海,尤其是在未变之前那一指几乎要了自己的命。楚离明白,源始魔尊在将能量灵气传授给自己的同时,也将对仓云海的爱恨交付自己。所以他们的爱恨注定在今生纠缠。不禁眼前出现数千年前滨海竹林一幕。她的绝情狠意让魔尊金身毁绝。楚离的心中渐渐浮现起前生恨今生情交葛一起的情愫。

“仓….云…..海。嘿嘿嘿……..哈哈哈哈……….”楚离爱恨交加仰天大笑:“仓云海,你心好狠,你以为就凭你就能灭得了我吗?浩音魔吻,追溯经年。无论你如何变幻终究是我的女人。你非但灭不了我,你还会乖乖顺从于我,成为我怀中之宠。”

楚离睁开双目,眼中闪烁着妖冶的紫红光芒。他张开双臂气脉生虹,从右手中指尖化出一柄周身闪耀灰紫冷光宽七寸长三尺的魔刀。俊俏的玉面生起邪野。嘴角处的暧昧化出一泓深深的酒涡……….浑身霸气肆瀑滚滚无形而流。

“楚离。”高天虎见状惊得失色,一步跨上前准备纵身拉下楚离,却被唐兴龙一把拉住:“天虎,你糊涂了,他此时正值邪正交界处,你不要上去。顺缘吧。”说罢擦擦嘴角的血丝。紧紧拉住高天虎:“你我快出去,恐怕这昆山镜不能保了。”言毕,用力攥着高天虎不由他挣扎几个快纵逃了出去。

“恬不知耻魔头看剑。”

噌!!!的一声金属相碰。荡开仓云海剑身。力道之强震得室内蜡烛纷纷熄灭。光线顿时暗了一半。只见一道青色渺影在二人中间划了一弯美丽的弧度停留在仓云海身边。

“云海,你可让我好想。真不曾想到你的归来如此令人意想不到。”这道青影正是梵静庵—-楚离生死难酬的大敌仇。只见她紧蹙双眉。美目含烟。面罩怜惜之**。轻抚比她稍矮数公分的仓云海晶脂玉凝般的脸庞,真是万般庞色千般娇,完全不把楚离放在眼里。完全忽视了楚离的存在。

这边楚离看见梵静庵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又见仇人抚弄仓云海,尤其是这份神情,情意绵绵的眼神爱怜的看着仓云海,简直给楚离一种搞同心念……梵静庵真他玛恶心。要找你特玛的找谁都行,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瞎了你的狗眼。

“啐!”楚离恨恨地吐出一口恶心的痰。

楚离森然说道:“臭表籽,前世你特粮的以强凌强欺我魔教。今日你爷爷我要全数讨回来,收起你的臭手,别把老子的女人摸得跟你一样臭不可闻。”楚离张开双手,啸狂一声:“姓梵的,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爷爷这魔神一脉紫蕴魔刀。今日我以这魔刀起誓。你若还我云姜,小爷留你全尸。”刀柄处紫光尽处一团黑色气息笼罩着刀身慢慢升了上来。

梵静庵与仓云海如同一对仙子姐妹花双双面对楚离。

只是二人神色不同。若有人看到此情此景,让人更相信仓云海才是楚离口中的仇敌一般。只见她目光幽冷,眸晶深处尽是恨靡怨毒。反倒是梵静庵美目清光,毫无恨色。高傲的仰起她那美丽的孤世容颜以上位者的口吻娓娓有言。

“楚离,当年我已将尔毙死于剑下,怎奈重生之际,尔尽得魔尊之灵亦与我妹仓海有一世情缘。可见死亡血腥并非是我尔等人最终归结。………….”

“去你玛的狗屁。臭表籽。死就是死什么特玛的并非最终归结。屁。”

未等梵静庵说完话。楚离振出紫蕴魔刀:“天地之昧暗助我斩杀眼前仇人。”一道妖艳的火红从光芒四射的刀身喷薄而出。

仓云海冲到梵静庵前面,双手气化神剑各持一柄冷气傲杰。双臂前振两团冷气冲出剑身迎向前去。两股绝强的能量二白一红冷热不均相互碰撞。烟雾云袅水汽伴着发出剧烈的轰鸣声。听见一阵哧哧嚓嚓的破碎声。眼前的一切化为乌有。

楚离,梵静庵及仓云海各自为阵站在青翠浓郁的山峰之巅,头上白云层层,碧空如洗。满目苍翠脚下碧波白帆。海鸥叠飞。白浪翻滚。

山里的寒风带着芳草的气息吹遍整个林间。梵静庵死死拉住要与楚离绝死一战的仓云海。

在此时她眼中看到的已经不是楚离而是源始魔尊断天崖。滨海竹林,历历在心。那眼神那神情与眼前的楚离一般无二,怎么能让她不生出恨意。尤其是楚离那句无论你如何变幻,皆是他怀中之宠。这话简直对她是无上打击,对她人格简直就是无上亵渎。无法原谅。她此时的身心几乎接近于仓云海那日在滨海竹林之后…..。

仓云海伸手恨恨的擦拭脸庞隐约而现的吻印。依然浸在肌肤之内,无论经历多少生世轮回,吻音永不褪变。这是身为正道的灵魂之耻啊!

“云海冷静,此地不宜久留。”梵静庵强强拉住满腔愤恨永难平息的仓云海。面对直恨得自己暇呲裂目的楚离。平静而冷然的声音回荡在旷山野岑。

“楚离,不要恨我。不是我抢走楚云姜,而是你,如若不是你破了挪音生化阵,我还得精费功夫与这道士好一番纠缠。是你的无知杀死了楚云姜。”

梵静庵故意用到杀死这两个字眼,就是要激起楚离自我内疚痛恨的心态反映,扰乱楚离的心神:“你劈伤了你的舅舅,你不想知道他现在伤势如何。”

“啊!”楚离猛闻这话,才惊想起适才那番情景。内心立时充满了对高天虎的耽忧及对自已鲁莽行为的内疚与痛恨。再看看面前满眼充满怨念的仓云海。心思陡然而断。算了。先回去看舅舅的伤势。

楚离冷冷的回视梵静庵一眼。重重的从鼻音里发出一声:“哼!”目光移向仓云海。几分温情几分暧昧:“终究有一天,爷会让你投怀送抱。”见到仓云海如同小野兽般的凶狠。楚离更是带着几分不屑。手臂一挥:“暂且,你随她去吧。我会找你的。”

黄昏的终南市码头,人潮汹涌丝毫不为即将日落的暮夜而有所疏散,两边的路灯皆已经散出没入夕阳的光华,淡而渺几乎让人们不觉得它们存在。

熙熙攘攘的人群或独身或挑担急匆匆来来往往撞得码头上一个年青人东倒西歪,还好他个子高。此时的他望着入海洄流傻傻发呆,心想舅舅受了重伤是回去了呢?还是留在唐伯伯府上养伤?知道自己有错的楚离,在想到唐兴龙时觉得万分愧疚。真对不住他,算了,还是去他府上看看,说不定舅舅就在那儿等着自己呢。

楚离回身步上台阶。

“小伙子,你命中有桃花劫。你最亲的人会替你挡此一劫。”楚离听着背后有人高声喊叫。若是在平时,他才懒得理。无论是不是喊自己。可是今天就不一样了。经过唐兴龙这件事情之后,他心里怎么就对这道玄之类的感生了兴趣。或者是有了好感。

楚离回头一看,下面台阶十几步之处站着一个头戴旧时宽沿帽,浑身土黄色最少穿了有上十年的一套西装。满脸大胡子的精壮男人冲着自己招呼:“就喊你呢,小伙子。”帽沿下两只眼睛炯炯有神。顿时让楚离对他产生了好感。只可惜有要事在身,不能耽搁。就冲他笑笑回答:“先生安好,我还有事情要办就不在此耽搁了。”

“小伙子可是要找人。”眼前花影,精状汉子几个蹭步已经走到楚离面前,微笑的看着楚离上下打量。即要找人,那我就不能耽搁小伙子办正事了。说着话从脏兮兮的上衣口袋中取出一块铜牌,质地非常削薄递给楚离。

“如果日后遇到什么困难,就照着这铜牌上面的地址来找我。我与小伙子一面有缘就此告知你,你要找的人就在你最初去的地方的东南角等着你。切记,一切勿多话语。聆听点头即可。”说罢抬头走人,那副神情好像从未认识楚离,或是以后也不会再认识一样。

楚离拿着铜牌前后看了看,心中略有所动,随即收在口袋里。想着他的话,是在最初去的地方东南角?最初去的地方不就是唐兴龙的药店吗?东南角?楚离猛然醒悟,东南角不就是那片药山吗?

楚离拨开人群,凭着记忆快步跑了过去。此时已是黄昏近夜。四处一片迷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