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8章 房战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里就是适合我存在的地方,我哪儿也不去。”林瑾从他的眼神中走出来,重新坐在大青石上面,将眼睛轻轻闭上再度将自己毫无保留的将给苍穹夜色。迷离的月光绕尽千丝银线带着她的思绪飞到另外一个国家,那里有她的楚离。

洒在饭桌上面的阳光,让满桌的佳肴添染了充满食欲的颜色。楚离看着斯冰吃的喷香,不由自主得再次走进厨房拿了双碗筷。一边吃着,一边听着旁边这个自封为‘神’的神经病侃侃其谈。

“不是买给我一人吃的吗?”斯冰不高兴的抬起头来看着楚离。这家伙很过份呢,吃饱了还跟别人抢饭吃。好讨人厌。

“你把窗户开嫩么大,这菜都吹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楚离大大咧咧的一口塞进嘴里又大又好肉又厚实的一块,这可以斯冰最喜欢吃且留在最后吃的脆皮烧鸡。

“你………”

斯冰很生气的放下筷子,看着楚离咀嚼着她心爱的脆皮鸡,金黄的油脂从楚离嘴角溢出,脸庞的每粒细胞每寸肌理都随着咀嚼美味而兴奋的跳动。楚离的表情对于现在的斯冰而言从方才的好感变得如今不知是有多么的可憎。尤其是他的眼神,轻佻,挑衅似怒非怒的眼角。浮华,邪魅似笑非笑的嘴角。

“怎么?生气呀!吃啊!很多呵呵…………”楚离的笑声让斯冰觉得分外刺耳。

斯冰恨恨将目光从楚离那可恶的脸上转移目标—-脆皮烧鸡。

抢!

同一时间四只手以最快的速度伸向那盘烧鸡,倾刻间金黄肥嫩的烧鸡被尸解。斯冰看着手中的鸡冠,脖子,半个鸡翅两个鸡脚指头。

看着楚离这张十恶不赦得意洋洋的臭脸。斯冰真正是气上心头。不过呢。眼珠一转,臭小子,本姑娘不拿点真东西出来还制服不了你了吗?一定要让你乖乖的听我的。而且是言听计从。斯冰重新坐下来,优雅的抽出纸巾擦掉手上的油腻。

“这是一阵来自尼慕日那的晚风。她在盘旋在哭泣………”斯冰娓娓道来不像是在跟楚离讲话,两只深碧色眼睛看着窗外那萧瑟的植被。

“哦,这阵晚风跟你说什么呢?说她受到了虐待,比如说被烟熏了,比如说………”楚离半撑伏在餐桌上面调侃着坐在对面的斯冰。

“她告诉我,她遇到一个女孩很伤心,每天黄昏都会来到西娜尔河畔,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面以泪洗面,日以继夜的想念她远在琼山大都,位于东海的情人楚离。女孩的名字叫林瑾。”

“啪!”桌面被狠狠的拍得震动了。饮料受到惊吓晕到在桌面上流了一地的汁浆。

“闭嘴,我不允许你拿我的爱人编故事。”楚离的脸微微发红。眼神亮着簇星火焰闪烁着伤痛。

“流动的空气,从大西密海洋吹过来的晚风到我身边来,告诉我,你们听到的故事……………是吗?你们盘旋了很久,带着伤心来到这个院落……是吗?好的。我会把你们背给我听的话,一字不落的告诉他。谢谢你们一路艰难经过暴风,历经炙炎。谢谢。我会让他相信我。好的……再见。”

“楚离,你还记得吗?苏醒后的第一刻,你在我怀里,责怪我抱你太紧,会让你窒息”

这一句话紧紧的捆住楚离愤然离开餐桌的脚。倏然回首的楚离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斯冰

“你不顾伤病,拨下针管从床上跳下来,面对我哥,告诉他,只要我不愿意,没有谁可以强迫我做出违背我意愿的事情,即使是亲哥也不行。我像被施了魔法的女孩,明明看见亲哥流血伤重,明明怀疑真的跟你有关。神使鬼差我居然挪动不了步子情愿守在你身边。楚离,楚离,楚离你在哪里呵!……我好想你。”

“我告诉所有的老师,朋友。告诉他们楚离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真的是这么涌泉相报你的恩情吗?不!我只是想找一个借口,希望从他们的嘴里听到对你的赞叹。我只是找一个理由让害羞的我时时刻刻能谈及到你,感觉你就在我的身边是这么的亲近。

楚离,我拒绝你,只源于肤浅的以为你同其他男人一样对美丽的需求。需求之后的冷淡会留给我锥心刺骨的伤痛………。楚离如果有一天你尝到河水咸咸的味道,那就是我的眼泪流尽西娜尔河水……”

楚离非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斯冰,她眼中流淌着哀伤。碧绿色的眸光深处好似有另外一个女人。楚离伸手想握住斯冰。颤抖的手只是轻轻触及斯冰的衣袖。楚离好怕惊动此时的斯冰。没有谁告诉她,林瑾的故事。包括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她怎么知道?包括林瑾的心事,楚离自己都不知道。斯冰又是如何得知?

“你…真的能跟风,跟空气交流语言!”即使不相信而此时的楚离从潜意识里也强迫自己去相信斯冰的话。因为他太需要。

“说啊!”楚离的双手力道加劲的握住斯冰细小的骨骼。痛的斯冰全身颤抖:臭小子,此时此刻居然还弄痛我。

“它们盘旋在这个房子屋里屋外已经很久了。很痛啊!放手啊!”斯冰用力去推开楚离,挣扎。

“盘旋很久?为什么你现在才说。你心好狠。”楚离手上力道加重。根本没想过自己牙根没对斯冰谈起。更没想过斯冰重伤在身一直睡到今天中午才醒来。对爱人的思念让他将所有的怨念全加注在无辜的斯冰身上。

“臭小子,你放手啊!”斯冰挣脱不了,无奈之下双臂运起能量。双掌向楚离胸口拍去。

楚离正在激动怨念中突然感觉到一股能量当胸袭击。脚下用力一蹬。身体往后速退数十步远。斯冰恼怒极了这小家伙太不识好歹了。人家都说了吃完饭可以把他的爱人找回来。他不相信就算了,末了啦!还这样对人家。想到这儿。气上心头。

当空盘风一旋,双手撕开裙子往上一搂系在腰间。修长的双腿高高扬起。两记鞭腿前后秒钟以电光火石之速向楚离右肩胛及腰部横扫而去。

面对斯冰破风而来的两记鞭腿。楚离这时已经清醒了,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必要跟斯冰较劲。

楚离脸色沉稳,身体高健并不打算回击或闪躲。身体倾斜,右脚单立,左脚旋画出一个大圆圈。紫灰色能量自圆圈喷薄而出。带着强光迅猛的向冲击斯冰而去。斯冰虚空中撤回双腿,闪速中将头与四肢收缩进身体内。然后伸出身体暴然拉长叠卷成巨型卷筒。紫灰能量光体穿过中孔,抨击到身后的墙体上。

“砰!”的一声巨响。残砖飞石,墙灰迷眼。墙体洞穿出一个周径为半米的洞。钢筋裸露在外。家具饰品‘哗!’同一时间内发出不同的声响全部摔掉在地上支离破碎惨不忍睹。

斯冰所修炼的墨斗功释放全身毛孔喷射出黑色雾气。瞬间墨气弥漫整个房屋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无数个小型气流以游动的快速向楚离而去,挟带数以千数的满天星分别以360度角力朝楚离全方位暴射而去。

楚离的视觉看白天与夜晚是一样。黑雾并不能给予他什么障碍。只是瞟了一眼斯冰。看看斯冰此时一副不战赢誓难罢休的表情。心里想,这丫头也太野了借机好好**下她也未尝不可。想到这儿。气贯心田一股自然引力积聚在右掌。数以千计的钢针全部改变方向。向楚离的右掌射去。楚离眼见诸钢针全数以众矢之的射过来。右掌朝后轻轻扬动一道虹光引数以千计的满天星穿透玻璃射向门外只听得一阵叮叮叮叮叮的金属雨落到地上的声音。

正当楚离以夜明幻意珠的神力收化满屋的墨气时。又是一声响动。门被踹开绛红色人影犹如离弓之箭一样扑向站在楼梯中段的斯冰。

“蓝启,不要。”楚离电闪雷鸣般向斯冰后背暴射而去。

斯冰正准备闪开已经来不及了,横暴的力量冲她胸口袭击而去。只听‘波’衣裂破皋的声音。斯冰大脑一片空白绝望侵罩她全身。斜间力量将她拉过。听得“咚”的一声。硬碰硬的力量让斯冰颤颤的睁开眼睛。

楚离硬生生的接了蓝启一记暴拳。蓝启惊呆了上前扶住楚离。刚要说话就被楚离拦住:“你不用说了。这不是斯冰的错。跟她没关系。我没事。没事。”

蓝启新理了一个发型准备让家人看看。一回来就觉得氛围不对。房子里面传来打斗声。而且墙壁也被打了个窟窿。踹开门全力直扑这个陌生女人的后背。当他看清楚斯冰转过头来,收拳已经晚了。这第二次把她打死了,谁还能救她?

谢谢天地,楚离在临危之时救了斯冰。蓝启扫视了这狼藉一片的房子。是什么人能够在楚离的面前把这房子弄成这样?

面对蓝启惊诧的目光。楚离没理会他。而是回头看着斯冰美丽的两眼如碧波烟潭,凄凄哀哀的看着蓝启,泪倾珠洒早已经伤心的不成样子。再次被心爱的男人直取性命的滋味是……无论男女,是任谁也经受不起的打击中。

“他不是故意的。”楚离必需为他解释。

“我真不是故意的。看你背对着我。你又穿成这样,房子也毁成这样。我……”蓝启突然觉得楚离这时候好碍手碍脚的忤在中间。害得自己不能好好跟斯冰解释。

斯冰注意到蓝启手指着自己的裙子,是的。跟楚离打斗的时候不方便,裙子让自己给撕了搂在大腿上面系了个结。

立刻又羞又臊又伤心,单手打开裙结,裙子落下遮住两条玉白修长的大腿。一边捂着脸转过身:“嘤………”的一声大哭的跑回楼上去了。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PxXMMb'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